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九转星辰诀〕〔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风尘刀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天之传 第14章 凶手
    第14章 凶手

    沙漠热烈的阳光照在牙门客栈外的湖面上,岸边的树荫下几只黑色剑鸦正在低头用喙梳理自己的羽毛。这时候没有风沙侵袭的古城显得格外安静祥和。

    客栈大厅里,大家围在餐桌上吃着午饭讨论案情。案头的龙羽镖头撕咬着手里的半只烤鸭,那是昨晚餐桌上剩下的。周围的镖师们倒是没什么胃口,都在各自喝着手上的酒。

    木杉挨着素琴坐在斜角靠窗的位置,现在没有镖师愿意挨着他们,大家端着酒碗纷纷坐到了他们的对立面。桌上十几双眼睛盯着他们,那是脸上要审问犯人的表情。

    龙羽扔下手里啃得只剩骨架的烤鸭,他疑惑的望着木杉说:“按你的推测是我们镖局的二当家让人背后捅了刀子?”

    木杉肯定的说:“没错。”

    龙羽一掌拍在桌上装酒的瓷碗上,“扑通”一声碎响。他掌心的内力硬生生将碗振成碎末,桌上溅起水花。他嘴角挂着笑,环顾周围的所有人,说道:“你是说我们镖局里出了内鬼,啊?”

    桌上的镖师们再也按耐不住,拔出腰间的刀剑纷纷指着木杉,骂他:“放屁。”

    素琴将手里丝巾包裹的蜡烛扔进桌上的酒碗里,蜡烛在酒里浸泡后冒起了泡沫,随即腐蚀了碗,汇聚在桌上冒着浓烟渐变成了褐黄色。

    素琴说:“这支蜡烛是木杉从发现尸体的库房里拿出来的,里面含有迷释香的成分。迷释香生长在沼泽之地,闻久会令人昏迷不醒。”

    李彪怒目相对,他愤怒的说:“你如此了解毒物,可见凶手就是你。”李彪望着窗外波光粼粼的湖面,他继续说:“昨晚我们镖局二当家白元在湖边调戏你,你忍不下这口气,于是半夜点着蜡烛毒晕他,趁其不备用刀刺杀了他。”

    木杉站了起来,他挡在素琴身前说:“她是大夫,自然了解一些药材。如果真想要杀死白元,我昨晚在湖面就会杀了他。”

    龙羽镖头愤怒的吼道:“够了,都坐下来。”

    大家纷纷放下兵器,愤慨的坐了下来。龙羽摸着胡须,他疑惑的问:“说回密室杀人,凶手是怎么进去行凶的呢?”

    木杉回答道:“密道。”

    “我在这间客栈来回住过好几年,那客房要是有密道的话我早就知道了。”

    “密道不在墙壁周围,而在屋顶上。”

    “屋顶。”龙羽回想着客栈的构造,他似乎想到了怎么回事儿。他离开餐桌,跑回二楼。大家放下酒碗,跟着镖头回到二楼的库房里。这是一间封闭的木板房,头顶两丈高是绿瓦覆盖的房顶。大家跃过地上的尸体,仰着头望着房顶,拼命想要从中发现一些端倪。

    龙羽吩咐李彪去把走廊外的木梯抬过来。众人架起木梯,托着龙羽蹬了上去。龙羽站在木梯的上端抬头望向屋顶,他看着眼前这些青绿的瓦片,周围明显有被人挪动过的痕迹。他揭开其中一块瓦片,刺眼的光芒透过房顶揭开的洞口,直射到尸体的刀刃上。站在木梯上的龙羽低头望向地上的尸体,恍然大悟。他从木梯上跳将下来,来到尸体的身旁。他说:“凶手是在昨晚之前进入这间库房,在桌上预先放好含有迷释香的蜡烛。只等夜间白元点燃蜡烛,待到蜡烛燃尽毒晕他。凶手只需埋伏在房顶揭开瓦片待到时机成熟,就能悄默声响钻入房内使用长刀杀死他。凶手找到藏于金玉茶壶的夜明珠使用轻功飞回上去,将房顶的瓦片盖回原来的位置就以为能够神不知鬼不觉。”

    李彪望着屋顶,他问:“那凶手怎么会预先知道白元会进入这里。”

    龙羽将白元后背上插着的刀拔了出来,将一块桌布盖在死去的白元身上。龙羽沉痛地说:“凶手压根就不在乎手上杀死的是谁,他的目地就是偷走我们押镖的夜明珠。他熟悉我们镖局,知道我们存放宝物的地方每晚都会安排人去看守。是以出此诡计。”

    “这么说凶手早就和我们一起进入过这间库房。”李彪望着被桌布覆盖的尸体,他吓得后退连连,虚汗淋漓。李彪腰间挂着此间的钥匙,照说昨晚因该是他来看守这间库房。可是二当家昨晚闯了祸,老大才将他关押在这儿。只是谁也没想到,二当家竟成了自己的替死鬼。

    一时之间,镖师们都心惊胆颤的望着彼此,互相猜疑,生怕凶手就在自己身边。镖头将大家赶出库房,将大家召集到一楼的客厅。大家不自觉站成队,龙羽镖头站在他们面前。镖头梳理着自己的情绪,他说:“按照现在的推断,木杉夫妇的嫌疑洗清了。可是凶手,一定就藏在我们之间。”听完镖头说完,大家纷纷侧目议论起来,都在排除自己身边人的嫌疑。这时候坐在阴影的木杉来到镖头身旁,他对着镖头耳语了几句,镖头点头。

    镖头站回队伍的前端继续说:“大家安静。现在只有一个方法能够洗脱自己的嫌疑。”李彪首当其中从人群里走了出来,他问:“老大,什么办法?”镖头回答道:“搜身。”

    李彪最先配合起来,他脱掉黑色长袍光着膀子当众转了一圈。龙羽来到李彪面前,双手在他身上摸索,片刻对他摆摆手。接着第二位镖师从人群里走了出来,接着是第三位,搜身的活动一直持续到傍晚。每个人都被搜完身,毫无所获,大家又躁动了起来。每个人都显得精疲力尽,又饿又恐惧。

    镖头拿出怀里的火折子,在漆黑的大厅里点燃蜡烛。原本嘈杂的客栈大厅又亮堂起来。他示意所有人来到餐桌,他要给大家看一样东西。大家好奇的围了过来,只见镖头松开紧握的右手,在掌心摊开一些草屑。李彪皱着眉头说:“我还以为镖头找到夜明珠了,原来只是一些杂草而已。”镖头在点燃蜡烛的密切注视着周围每一个人的表情。就在镖头摊开掌心的草屑,他敏锐的发现坐在无人察觉的角落里的车夫有些按耐不住了。镖头望着角落里的车夫说:“你别小看这些,这些草屑就是凶手行凶时留下的证据。”小心翼翼的车夫这时候察觉到有人在注视他,他悄身往门口挪去。

    在客栈明晃晃的灯光下,一道吓叫声差点吹灭桌上摆放的蜡烛。

    “站住。”

    身穿长袍的车夫收回了脚步,他站在客栈门口假装不明所以地回头望着龙羽镖头。

    镖头问:“吴车夫,你要干什么去呀?”

    吴车夫说:“回禀镖头,这个时辰马厩里的马该饿了,我去给它们喂些粮草。”

    镖头说:“我们在这儿绞尽脑汁想要查明凶手,你却有心情去喂那些马儿?”吴车夫狡辩说:“老大,你不是对我们所有人搜身了吗?那夜明珠并不在我们身上,可想而知,我们并不是凶手。一定是外来入侵的盗贼杀人夺宝而去了。”

    镖头一拍桌子,他说:“那从你身上搜下来的这些草屑怎么解释?”

    吴车夫轻笑一声说:“这有什么好解释的,我是车夫,常去马厩喂马,身上沾上一些草屑很正常。”

    镖头从桌下掏出来一把刀,将它摆在桌上。他说:“就是眼前这把凶器杀死白元的,刀柄上这些草屑跟你衣服上残留的相同。除此之外,在尸体周围以及库房的屋顶都残留了些许草屑。”大家围着刀柄,果然发现刀柄上缠绕的布条周围掺杂着草屑。

    镖头对吴车夫怒吼起来:“你这个背叛同门的杀人凶手,快说,夜明珠被你藏到哪儿了?”

    吴车夫眼见自己所做之事被镖头拆穿,也就不在演藏,他索性尖声厉叫起来:“没错,是我杀了他。”说完他推开门,朝着对面漆黑的湖岸跑去。栖息在岸边的剑鸦听到响动,向着天空盘旋起来。这些剑鸦不知何时飞过来的,它们似乎越来越多,逐渐笼罩了整个湖面的上空。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大夏文圣〕〔光阴之外〕〔我的属性修行人生〕〔道诡异仙〕〔深空彼岸辰东〕〔宇宙职业选手〕〔我的老婆从游戏里〕〔曾经,我想做个好〕〔我用闲书成圣人〕〔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大唐之第一逍遥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里是封神,励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