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个聚宝盆〕〔重生最强毒医圣手〕〔九品相婿〕〔万灵苍穹〕〔重生后女主又作死〕〔妾心已凉〕〔乔总求别惦记我〕〔我能举报万物〕〔影后的嘴开过光〕〔总裁独宠亲亲我的〕〔重生八零:家有媳〕〔全球巨导〕〔穿越财富人生〕〔仙墓〕〔洪荒历〕〔甜蜜的冤家〕〔重生之商界大亨〕〔超级精灵之龙一〕〔都市之最强仙帝〕〔再见时承诺不是敷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萌狐悍妻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衣无缝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火焰仿佛是黑雾的克星,所经之处,就像阳光照耀下的雾霾,黑雾倾刻烟消云散。

    而在另一边,云潞跟那个傀儡也打得不可开交。

    云潞本身的境界是不如傀儡,但是他是一个身经百战的人了,招式灵活多变,而傀儡即使再厉害,也是没有思维没有战术的,两人竟然相持不下。

    “咔嚓!”一声,云潞一招出奇不意,将傀儡一条手臂整齐砍下。

    那宝剑,削铁如泥,居然连圣祖级别的傀儡也能砍伤。

    也只能说明,这宝剑是一件圣祖器。

    失去了一条手臂,傀儡的动作明显迟滞下来,慢慢就处于下风。

    云潞恃着有圣祖器在手,越战越勇,又是几个回合,但见刀光一闪,一道寒芒横过傀儡的咽喉,傀儡便身首异处。

    被砍断的头颅飞出数百丈之外,若不是傀儡并非血肉之躯,这片虚空早已血染成海。

    失去了头颅,傀儡的躯体依然没有停止下来,而是继续拖动着残缺的身躯发疯似的向云潞进攻。

    傀儡,并不是生命,自然是不靠眼睛看东西,也不靠大脑去指挥身躯。所有他一切动力,都来自圣皇。

    身躯的缺残,并不能中断他的行动。

    要是放在凡间,突然出现一个断臂的无头怪人,一定会吓坏不少人。

    只是云潞身为华夏战队的总队长,什么妖魔鬼怪没见过呢!他完全没有惧意,又是手起刀落,在傀儡身上连砍三下!

    这下子,傀儡剩下的一条手臂以及一双脚全被云潞砍下来了。

    身躯被“拆散”后,傀儡的断肢仍在虚空中死而不僵地挣扎着,只是已经失去了攻击性。

    兰俊侠又是放出几道蓝色的火龙,傀儡的断肢便在火焰之中燃了起来,倾刻间化为灰尽,飘散于茫茫的宇宙。

    就是这样,拥有越级实力的两人,天衣无缝地配合,居然将一个圣祖傀儡消灭了。

    孟飞熊和赵英彦看得目瞠结舌,他们自问没有这份实力。

    “云总队!兰副队!你们太帅了!”

    华夏宇宙的天兵神将齐声欢呼,好像是这两人的粉丝似的。

    看到父王的遗体被烧得连渣都不剩,天仑眼睛红红的。

    不管其他人怎么看待父王的生前,父王为了吞天族的发展,一生呕心泣血,建功无数,如今却落得尸首灰飞烟灭的下场,连葬身之地都没有,实在太悲哀了。

    站在天仑旁边的球球道:“王兄,别难过。圣皇将父王的遗体炼制成傀儡,行不道之事对父王来说只是一种莫大的侮辱。现在兰副队将之烧掉,反而保住了父王的尊严,我们应该幸庆才对!”

    “天珠,或许你说的对……”听了球球一番话,天仑无可奈何地苦笑一声。

    云潞又道:“所有人听着,虽然现在暂时击退了敌人,但是不知道敌人什么时候会卷土重来,我们必须时刻保持最高的警惕,筑起最坚固的防线。当务之急,兵分两路,我先率先一部分人协助紫云宇宙的朋友寻找黑色碎片,小侠你负责带领大家保太阳系,等老大回来。”

    “好的,潞哥。”兰俊侠回应。

    “是,总队。”华夏战队的天兵神将们齐声响应。

    这是,这支浩浩荡荡的战队在云潞和兰俊侠的带领之下,一部分人留下来随兰俊侠保护地球,另一部分跟着云潞协助赵英彦和球球他们寻找黑色碎片,一切都密锣紧鼓地进行中。

    圣界外域。

    此刻,木星正全速向着吞天星的方向全速飞行。

    他是守护这方宇宙的域主,傀儡入侵太阳系的事情他不可能没有觉察。

    只需要动一下心念,就能获悉那边发生的事情。

    让他放心的是,云潞和兰俊侠这两位兄弟总算及时赶到,化解了太阳系的一场灾劫。

    地球这边暂时有他们守护,应该无惧圣皇的傀儡和黑气,除非圣皇亲自出马。

    比起地球,更让他担心的是云河的处境。

    自己的牺牲,居然还是保不住云河。

    云河被圣皇捉走了,唐紫希独自赴约,这是非常坏的消息。

    由于损失了一个复制人,心神严重受创,他的飞行速度受到严重的影响。

    一向朗硬的身板此刻看起来有几分单薄,脸色也苍白得难看。

    云河,你一定要坚持住……

    木星在心里着急不已。

    就在这时,木星面前虚空突然出现一片扭曲,紧接着,一个身穿紫袍的少年踏破虚空而来。

    那紫袍上纹着一条白龙,那白龙栩栩如生,有一双金色的眼睛,炯炯有神,仿佛是活物,恍然间,好像萦绕在少年动了一下。

    这少年跟木星一样,都是黑发黑瞳,一头飘逸的长发未梳,眉目如画,眼神却清澈如秋月冷潭,带着一种看尽千年沧海桑田的孤冷。

    这紫袍少年的容颜,竟然几乎跟木星一模一样,甚至连眼神都十分相似,只是这个紫袍少年的长相十分柔美,身材相对单薄一些,不如木星那般硬朗。

    这两人站在一块,就像在照镜子,又像一对孪生兄弟。只是木星给人的感觉,是极地冰川的冷,而这紫袍少年,是一种沧凉的冷。

    一群紫色的蝴蝶萦绕着紫袍少年翩翩起舞,就像紫色精灵,使那紫袍少年看起来更加神秘。

    看到这个紫袍少年,一向高傲不羁的木星居然缓缓地停下步伐,恭敬地行了一个礼,然后不安地问:“父亲,你怎么会来这里?”

    “星儿,你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我怎么可毫无觉察?具体的情况司南已经跟我说了。救云河的事由我替你去。你就留在这里陪我媳妇好好养着吧!”紫袍少年用不容拒绝地语气道。

    “父亲,圣皇能一招击杀圣祖,我和天宗都不是他的对手,父亲不可蓦然前往。”木星担忧地说。

    “难道像你现在这样子,损失了过半灵力,走路有气无力的就能对付得了圣皇?省省吧!我降魔伏妖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再说,哪次遇到的敌人在我境界之上,而我不能应对的?”紫袍少年自信地说。

    原来,这个年轻貌美的少年竟然是木星的父亲将邪。

    “可是……”见自己的父亲执意前往,而自己怎么劝都劝不动,木星一时之间更是着急。

    都怪司南太嘴多!

    之前把自己去吞天星的事情告诉云河,导致云河跟过来就算了,现在又把自己和云河遇到麻烦的事情告诉父亲,岂不是存心害父亲不得安宁?

    木星的两行剑眉恼火地扭在一起,脸色已经黑得不能再黑。

    可是木星再生气,也不敢对将邪发一句火,老老实实地站着。

    果真是一物降一物,天不怕,地不怕,不怕敌人,也不怕老婆的木星居然怕自己的父亲。

    “星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怪司南。我倒是要感激司南,否则我还不知道你胆子这么大。”将邪冷着脸警告。

    “父亲,你有所不知,小狐狸是我们蓝魂皇族先祖再世,我身为皇族后裔,又是现任蓝帝,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小狐狸有任何损失。不如我俩一起去吧!俗语有云,父子同心,其利断金。”面对父亲严厉的目光,木星汗笑着道。

    “不行!”将邪一口拒绝,突然脸色一凛,伸出纤纤手指,往木星身上轻轻划了几下。

    木星四周顿时被星罗棋布的阵线覆盖。

    “父亲,你不可以这样对我!”木星顿时脸色大变,他想向前冲出来,无奈身躯撞到一面无形的障墙上,怎么都无法向将邪靠近半步。

    “星儿,为了防止你偷偷跟过来,我只好用缚龙阵暂时将你锁在这里。你给我老老实实待在这里,我去帮你收抢拾烂摊子。”

    木星极不甘心,他又撞了几次,可结果都一样。

    结界固若金汤,而木星却撞得浑身上下都痛得快散掉了。

    这是因为他的灵力损失了一半,没有足够的力量冲破这个结界。

    将邪叹了一口气道:“你瞧瞧你自己,连我的结界都冲不破,如何去对付圣皇?”

    将邪又是训斥了木星一顿才转身而去。

    “父亲,放我出来!没有我帮你,你去了也是送命!”木星气急败坏地大吼。

    就在这时,将邪的紫袍上那条白龙突然飞了出来,在木星面前幻化成一个银发金眸,身穿白色古服的美男子。

    那白衣男子足足比紫袍少年还高了一个头,拥有成熟而深秀的轮廓,高大健硕的身材。

    只是与英俊飘逸的外形极不相配的,这白衣男子一副嘻皮笑脸的,还冲着木星招了招手,打了一个招呼:“哈罗,小魔星,好久不见了。”

    这白衣男子突然鬼斧神差地跟木星说了一句英文,自以为很时髦。

    看到这个白衣男子,木星的心情更是跌至了底谷。

    因为这个人老是生生世世跟自己的父亲和二弟纠结不清。

    木星甚至连理会白衣男子的心情都没有。

    见木星黑着脸不说话,白衣男子又笑哈哈地说:“小魔星,干嘛哭丧着脸,给你小白叔叔笑一个嘛!”

    笑?明明可以置身事外,父亲却铤而走险,这是在玩火,随便连命都会玩没,怎么可能还笑得出来?你以为现在是家庭团聚吗?

    见木星郁闷得一声不哼,白衣男子又笑嘻嘻地自言自语:

    “小魔星,我知道你在担心小邪邪和小夜夜,放心好了,有我小白同时照顾他俩,他俩会没事的。”

    木星用鄙视的目光瞪了白衣男子:“正是因为有你在他们身边,我才更加不放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豪门宠妻:刁蛮大〕〔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九星毒奶〕〔修真聊天群〕〔绝对一番〕〔神秘甜妻:我家影〕〔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画魂〕〔剑来〕〔重生野性时代〕〔一品修仙〕〔超神机械师〕〔明朝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