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老婆在修仙〕〔超神乐园〕〔领跑全世界〕〔我让剧情大转弯〕〔嫁我不吃亏〕〔重生那些事儿〕〔太古武神〕〔重生之绝世仙尊〕〔那座山河那把剑〕〔地球最后一条龙〕〔夫人今天又被黑了〕〔家有王妃〕〔伏天帝〕〔我做二哈那些年〕〔农门闲女之家里有〕〔我的收入可以翻倍〕〔无敌继承人〕〔琳琅的理想人生〕〔极品全能保安〕〔神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萌狐悍妻 第四十二章 一片冰凉
    这是什么回事?

    嘴角残余着血味的香甜。这些血带着无境的力量!

    难道自己在失去意识的时候又被灌血了?云河瞬间就明白了……

    一边放血,一边灌血,用这种极端的治疗手段,在短暂之间将自己的血换洗一次,以达到净化的目的。

    看到自己醒来后仍在幻夜的房间,云河心里又有一些失落。这足以证明,希希还没原谅自己,甚至没进来这里看自己一眼……

    接着,云河还发现了更可怕的事情!

    自己裤下水辘辘的一片冰凉,空气中还充满了一种怪异的气味……

    难道自己昨天做那个春意绵绵的梦时,身躯有生理反应,浑不自知地遗了一裤?

    天啊!云河顿时吓得满脸通红!

    糟糕了,这里是阿夜的房间!那自己这种糗事儿,岂不是被他看到了?好羞人啊!你叫他身为兄长,以后该如何面对幻夜?

    云河窘迫地打量了四周一眼,发现幻夜趴在不远处的琴桌前睡着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嘛!

    云河这才稍稍放心。

    只是,阿夜又一次让他感动。

    竟然为了安抚自己的心神,通宵达旦地抚琴,还累得睡倒在桌前?

    云河顿时觉得好感动!

    云河掂手掂脚地起身,轻轻地给幻夜披了一件衣服,才悄悄地走了。他一身的油腻和怪味,得要找个浴池清洗啊!否则怎么见人?

    在云河掩门而去的一瞬间,趴在桌前的幻夜突然睁开眼睛。

    其实他早就醒了,怕云河会尴尬,才故意装睡的。

    幻夜欣慰地笑了笑,心想:太好了,云哥看起来好像没事了呢!

    云河忐忑不安地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昨天说错话了,惹得希希大发雷霆,也不知道此刻她消气没有?要不,平心静气地跟她好好道歉,希希一向很溺爱自己,应该会原谅自己的。正所谓两小口,没有隔夜的仇嘛!实在不行,还可以卖个萌,希希一定不会那么恨心的……

    云河终于走到房门前。

    他深呼纳一口气,然后紧张地敲了敲房门。

    “谁?”唐紫希的声音凌厉之中带着冷漠,让云河有些胆怯。

    听语气,似乎仍在生气啊!

    “希希,是我。我能进来吗?”云河低声下气地小声问。

    听到步伐接近的声音,云河心里一喜,知道唐紫希这是走过来开门。肯开门,是这被原谅的第一步嘛!

    “嘎!”的一声,门吱开了。

    唐紫希面无表情地盯着云河。

    老实说,跟希希女神一起这么久,第一次看到希希女神给自己摆丑脸啊!

    云河心里都凉凉的,只是不过他脸皮厚,不气馁,打算依计而行。

    他的笑容很可爱,小动物般忠心的眼神,只恨现在妖力全失,否则把狐狸尾巴变出来像小动物那样摇几下,效果肯定会更佳的。

    只是,这一次努力的卖萌似乎失效了,希希女神完全没有反应啊!依然是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笑也行,骂也行,这没反应的,的确让人着急。

    云河尴尬的脸全都是冷汗,只好一脸内疚地说:“希希,昨天对不起……”

    “云河。”唐紫希突然板着脸,打断云河的话,问:“你做对不起我的事了?”

    “没……”云河慌张地说。

    昨天在紧要关头,自己及时醒过来了,又巧合地变回狐妖,从迟霜公主的魔爪里逃了出来。

    不至于失身于人,最多只能算被人非礼了。

    “既然你没做过对不起我的事,为什么还要道歉?”唐紫希又气又恨地说。

    云河被她问得哑口无言。

    “你总是这样……你以为光是道歉就能解决问题吗?”唐紫希恨恨地说。

    “嗯……”云河心虚地低下头。

    为了讨得希希女神的原谅,云河打算无论希希女神说些什么,都表示认同即可。

    只是听希希的言下之意,她既然觉得自己昨天没过失,那为啥要赶自己出房间?

    自己唯一的污点,就是不小心被希希女神发现了那本《民间春图大全》了……

    老实说,云河对那本书还真挺感兴趣的。

    身为一个男人,里面有很多动作他都想尝试,光是想一下,他都特激动。

    可惜现在那本书还被希希女神没收了,该怎么开口,把那本书要回来呢?

    “昨晚……”云河吱吱唔唔的,不知怎说下去。

    唐紫希平静地说:“昨天我正在研究从市集找回来的那只小小的黑炉鼎,正在冥思的关键时刻,不想被打断。再说你当时一身酒气,难道就不该先梳洗一下吗?”

    “呵呵,原来是这样啊!”云河顿时觉得宽心了不少,搞了这么多事情,才发现原来是自己误会了呢!希希让自己滚,是滚去洗净再回来。自己心虚,以为人家女神误会自己出了轨。

    看到云河因为自己的只言半语就愣在那里傻笑,唐紫希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

    昨晚,她真的有些生气的。

    并不是因为云河跟迟霜公主独处一室,研究那本民间奇书,而是她从小丈夫惶恐不安的眼神里看到一丝令人心酸的凄凉,想必小丈夫在迟霜公主那里又受了委屈。

    小丈夫只是圣者,牡丹楼里的人全都是无境,更不用说公主本身和她身边的侍卫。小丈夫就算百般不愿意,恐怕也没有抵挡的余地。

    她生气是因为,明明受委屈受伤害的人是云河,云河为何总要反过来向自己道歉?他何必活得如此卑微?

    他这种卑微,来自他的自卑心理,过去受到的伤害,直到现在他仍没放下。

    他不想自己知道,他不想自己因为这种事情怜悯他。

    自己同情怜悯的目光,对他来说,就是乞讨回来的爱,无余是二次伤害。

    既然他不想自己知道,那就装作不知道,装作生气好了。

    这样,就能让他心里稍稍安乐一些吗?

    谁也不知道,唐紫希当时内心有多矛盾,多心痛!

    明明很想抱一下他,安抚他,却又不敢碰他,怕他受伤,想不开,做愚蠢的事情。

    唐紫希很了解云河,几乎他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明白他心里想的。

    只是,唐紫希千算万算,都想不到云河昨天中了女儿春,若不是小夜夜当机立断,估计云河真的会憋废了。

    见唐紫希这次没赶自己走,云河心里便踏实些了。

    看来希希的气是消了大半,这是好的开始嘛!

    为了能赖在希希女神身边,云河便厚着脸皮,继续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笑眯眯地说:“希希,你研究了那个小炉鼎一晚,可有发现?”

    为了这个小炉鼎,连自己都不要了,说白了,小丈夫因为这个炉鼎醋意大发了。

    若是平时,云河一定会大胆地开玩笑,希希你不如研究我吧?而且我绝对能满足你……

    他恨不得变成这只炉鼎,这样就能在希希女神的香闺中待一晚了。

    可是,唐紫希刚刚才稍微原谅自己,说话得要谨慎些,否则就要前功尽弃。

    云河忍了,白白浪费了这个调侃希希女神的大好机会。

    唐紫希可不知道,男人醋意兴起时,也会脑子短路,尽想些无聊的事儿。

    她一本正经地说:“我们这回捡到宝了。它的外表看起来虽然像一个普遍圣级旧烧水壶,但是根据神书的扫描感应,它是一只达到无境的炼丹炉,只不过需要在灵力的驱动之下才运转。正因为如此,世人才看不出它的本质,而遗落在市井之间。只可惜这个空间不能使用灵力,就算我们得到它也没有用武之地。”

    天啊!无境炼丹炉?这岂不是比从前的紫火妖鼎更加高级?

    云河激动地说:“希希,如果我说,我能使用灵力呢?看来天无绝人之路,有了这个炼丹炉,我们可以改变命运了!”

    唐紫希听了十分惊讶:“云河,你恢复灵力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还没,只是找取一些恢复短暂灵力的门道,要不我们一起来研究小炉鼎?说到炼丹,我也很有经验。”云河尴尬地笑了一下。

    只有在女儿春的推波助澜之下,才能短暂地出现狐妖形态好不好?而且还有一个严重的副作用,只有行男女之事方可缓解。

    云河正想好好解释一下,就在这时,码头一片人声鼎沸。

    原来公主派使者驾到。

    “云公子,公主殿下给你送来了好多赏赐,你快出去领赏吧!”小陆和小章兴高采烈地跑过来,好像比自己领赏更加高兴似的。

    “公主的人来了,看来以后有空再一起研究吧!话说,你昨晚做了什么好事啊!昨天不是已经赏过十几坛酒了?今天又赏?”唐紫希盯着云河,不悦地问。

    “呵呵,不就画了一百张图吗?”云河汗汗地笑着。

    “我倒要瞧瞧,这回她又要送什么给你。”唐紫希气呼呼地向船外跑。

    “希希,等等我!”云河心虚地跟着出去。

    公主的侍卫阿灰,骑着一匹骏马,威风凛凛地走在队伍的前列,后面的车队,拖着十几箱沉甸甸的东西。

    云河一出现,阿灰就皮笑肉不笑地说:“云河,公主殿下托我给你传话,她很满足你画的设计图,还说你昨天赴宴时衣服不小心被几个笨手笨脚的下人扯烂了,殿下有些过意不去,今天特地让我给你送来一些漂亮的新衣服和绫罗绸缎,除此还有一千万,要是这些衣服和布料不喜欢,可以自己去市集里挑些喜欢的,这就当作晚宴之事的赔礼。”萌狐悍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九星毒奶〕〔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豪门宠妻:刁蛮大〕〔绝对一番〕〔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修真聊天群〕〔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峡谷正能量〕〔出道就是巅峰怎么〕〔这号有毒〕〔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