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间谷雨〕〔苏爽世界崩坏中[综〕〔传奇在继续〕〔我的人生变成了通〕〔天苍奇缘〕〔极品医神当赘婿李〕〔李石川吕紫烟小说〕〔我和死对头恋爱了〕〔逃婚王妃很逍遥〕〔代号桃园〕〔万能芯片经销商〕〔南安〕〔时光情书〕〔乡村透视仙医〕〔我是大工匠〕〔美女大小姐的贴身〕〔顾南舒陆景琛〕〔最难不过说爱你〕〔摇曳花瓣爱落泪免〕〔我的史前帝国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萌狐悍妻 第一百二十章 猎人
    阿奴摇了摇头,心有余悸地对燕坚说:“庄比的气海碎了,服用了圣品洗髓丹也不见起色。看来震碎他气海的那股力量恐怕达到归空境八重,想不到云河拥有这么可怕的力量。”

    “你说云河拥有归空境八重的力量?这怎么可能!我几次派人取他性命不成,他必定会对我怀恨在心,要是他拥有归空境八重的力量,他不可能窝在云海村,早就来对付我了。他一定有秘密!如果我能知道他的秘密就可以打败他!”燕坚恨恨地说着。

    阿奴一听,眉飞色舞地说:“燕长老,刚才探子回报,说云河突然得了重病需要捐血。这是大好机会,趁他病,除掉他!”他还幸灾乐祸地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哈哈哈!很好!我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就觉得他是个病怏子,这么快就撑不住,想必是跟我手下的人过招损伤了有关,我的牺牲总算没有白费。不过现在还不能正面下手。虽说他重病在身,但只要他仍活着,云海村的阵法就固若金汤。”燕坚笑道。

    他已经板着脸好几天,这个好消息一下子让他笑逐颜开。

    “燕长老,那现在我们要继续静观其变吗?”阿奴不解地问。

    “非也!不能明着下手,就暗地里下手。如果云河病情突然加重,一命归西,那也是他福薄,怪不得我们。你让那些去领鱼的兄弟在云海村的水源加点料。记住,不要让人发现!”燕坚阴险地笑着。

    “属下明白,燕长老真是高明!”阿奴领命,正想告退,这时又有一个守卫进来禀报。

    “启禀燕长老,门外有两个人求见,他们说持有燕家的信物,燕长老您看到他们的信物一定会召见他们。”那个卫守禀报。

    “是何信物?”燕坚惊讶地问。

    他心想,难道是燕家的新闯关者?几天前神墓就开启了,算算日子,燕家的闯关者早就应该到达第二关才对。

    可是到目前为止,除了云河他们,就没有发现其他燕家的人,不但没有看到燕家的人,就连端木家的人也一个都没有看到,这让燕坚觉得十分不安。难道现实世界中发生了什么变故?

    “让他们进来!”燕坚道。

    不久,守卫就领着两个人进来。这两个人不但衣衫褴褛,蓬头垢发,还全身臭气薰天,好像从茅坑里爬出来似的。

    燕坚和阿奴他们都快被薰晕了,捂着鼻子,皱着眉头。

    “是你们?大胆!竟然敢冒充燕家的人!来人啊!把他们拖出去剁了!”燕坚气得大吼。

    原来,这两个人并不是别人,正是黑骨老怪和赵英彦。

    黑骨老怪和赵英彦都是云河在绿灵海救回来的,当时端木崇和燕坚都在云河的船里,自然不会忘记他们。

    “燕长老请息怒!我们的确拥有燕家的信物。”黑骨老怪拿出一面木牌,高高地举起。

    燕坚看到那块木牌,愣了一下,瞪大惊讶的眼睛,接着吼:“拿过来给我看看!”

    阿奴接过黑骨老怪的木牌,恭敬地递到燕坚面前。

    燕坚拿起木牌,反复端祥。木牌刻着一个燕字。

    片刻,燕坚沉着声音道:“这的确是现世燕家的信物,而且只有燕家嫡系子弟或长老以上地位的人才有资格拥有。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盗用燕家长老的信物,冒充燕家的人?给我从实招来,这木牌是怎么得来的,或许我会给你们一个痛快,否则我让你们生不如死!”

    燕坚已经断定,燕家的闯关者迟迟没有出现,很有可能跟黑骨老怪有关。他甚至怀疑黑骨老怪谋财害命,除掉了燕家的闯关者,取而代之,闯入神墓。现在走投无路又想假借燕家族人的身份来混一口饭?

    燕坚是何等聪明的人,怎会当凭一块木牌就轻信黑骨老怪?现在他只想理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清楚后,黑骨老怪和赵英彦就可以安心上路了。

    看到燕坚一脸阴霾,赵英彦吓得脸都青了,心里嘀咕:完了完了,燕坚一定是不相信黑骨老怪,恐怕这次不能活着踏出燕家大府……我真命苦啊!

    跟胆小如鼠的赵英彦完全不一样,黑骨老怪面无惧色地道:“燕长老,实不相瞒,我黑骨和赵英彦并不是燕家的人,但我们在入神墓前已经归顺于燕家。这块木牌是属于燕景仇的。”

    “燕景仇?”听到这个名字,燕坚的瞳孔一缩。

    燕景仇不但是现世燕家嫡系子孙之一,而且很年轻就成为长老。而燕坚只是一个旁系子弟,论到血统和地位,燕坚和燕景仇相差十万八千里,就连燕坚都没有资格拥有那块木牌,所以燕坚看到那木牌和听到燕景仇的名字时才会如此惊讶。

    “你说你们已经投靠燕家,有什么证据?还有燕景仇长老的身份木牌为何会在你手中?”燕坚目光如炬,警惕地盯着黑骨老怪和赵英彦。

    黑骨老怪向赵英彦使了一个眼色,两人便同时把膛前的衣服扯开。

    当看到两人心脏处那个黑色星斑后,燕坚眼神中再次闪过一抹寒意。

    “有黑星斑又怎样?只能证明你们曾经服食了黑星丹。这种东西端木家也有。天晓得你们是不是端木家派来的卧底?再说,就算你们当初真的归顺于燕家,现在也极有可能已经背叛了。否则,燕家高手如云,就凭你们这种实力,燕家只有你们能闯入第二关?其他人不知所踪这实在可疑!还有,这事在船里为什么不说,非要等到现在才找我?”燕坚越说越怒。

    黑骨老怪不慌不忙道:“燕长老,请息怒。我们在船里缄口不言是情非得已!当时燕长老跟端木崇在一起,而端木崇跟云河之间又极友好,要是我们说出来恐怕已经没命了。”

    “你想说什么?”燕坚突然觉得黑骨老怪的语气有些不对劲。

    “燕长老,事关重大,我只能对你一个人说。”黑骨老怪瞟了阿奴和那个侍卫一眼。

    “他们是我的心腹!你直说!”燕坚道。

    “不行,不是我信不过他们,而是云河的神通实在非比寻常,我不想折外生枝。”黑骨老怪态度很坚决。

    听黑骨老怪的口气,似乎云河在外面跟燕家有不少的过节?

    “好吧!你们退下。”燕坚真的着急了,他很想知道现实世界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是!”虽然极不情愿,阿奴和侍卫还是退出房间了。阿奴心里骂:好你个黑骨老怪!居然在燕长老面前怀疑我的忠诚度?以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待阿奴和侍卫走了,燕坚急着催促:“黑骨老怪,你现在可以说了吗?”

    “还有劳燕长老立即布下隔音掩耳之阵!因为黑骨接下来说的实情将会撼动整个绿灵岛的格局!”黑骨老怪越说越神秘了。

    “你的要求真多!等下要是被我证实你故弄玄虚,我必定不会轻饶你!”燕坚虽然对黑骨老怪极不满,可又按照他的要求筑起结界,把自己、黑骨老怪和赵英彦笼罩在其中。

    燕坚半点都不怕黑骨老怪玩花样。因为黑骨老怪只不过是归空境三重,他一只手指头就可以把黑骨老怪碾碎。

    当保护结界牢牢筑起后,黑骨老怪向燕坚虔诚地行一礼,然后故作悲沧地说:“燕长老,燕家所有闯关者已经被云河在第一关除掉了。我带着燕景仇长老的遗物来找你,除了想找一个安身之所,还希望燕坚长老能为燕景仇长老报仇,拯救绿灵岛的生灵,世人都被云河虚伪的外表蒙骗了!端木崇与云河为伍,就是背叛人族,他没有资格做岛主!燕坚长老敢于与云河为敌,是替天行道!你才是真正有资格当岛主的人!”

    赵英彦一听黑骨老怪这番话,心里快恶心得吐了。真会拍马屁啊!

    “哼!吹奉的话就免了。我知道你们跟云河有过节,想假借我之手帮你们对付云河,别天真了。你们这点小把戏如果我看不懂我就不是功德殿的长老。”燕坚冷哼一声,道:“你说云河做掉了燕家的所有闯关者,可有证据?”

    黑骨老怪拿出一块铁牌,郑重地说:“燕长老看完里面的内容,自然会相信我说的话。”

    如果云河在场,他就会发现黑骨老怪手中的铁牌,跟猎人巴杰的令牌一模一样!只不过是铁牌署名那一行字不同而已!

    巴杰的令牌刻着巴杰的名字,而这个铁牌刻着的是“黑骨”。很明显,黑骨老怪是这铁牌的主人,如假包换。

    黑骨老妖和赵英彦刚来到绿灵岛不是被洗劫一空吗?为啥黑骨老怪还能保得这块猎人铁牌以及燕景仇的身份木牌?

    原来为了保护这两件最重要的信物,黑骨老怪受了不少苦。

    登陆绿灵岛后,黑骨老怪就意识到这里并不安全,于是他将所有重要的财物收进一只微型的空间戒指里,然后悄悄一口吞进肚子里。果然不出他所料,不到半天,就遇到归空境四重的劫匪。

    赵英彦的确被抢走了所有的财物,但黑骨老怪被抢的只是无关紧要的东西。等到事情过去了,他跟赵英彦已经被公认为山穷水尽的乞丐了,再没有任何人会打他们主意的时候,他才服食滑肠剂把那枚微型空间戒指从肚子里拉出来。

    虽然用这种方法保护财物很恶心,但不得不说,很有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网游之生死劫〕〔九星毒奶〕〔伏天氏〕〔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第一序列〕〔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元尊〕〔这号有毒〕〔当医生开了外挂〕〔咫尺之间人尽敌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