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老婆在修仙〕〔超神乐园〕〔领跑全世界〕〔我让剧情大转弯〕〔嫁我不吃亏〕〔重生那些事儿〕〔太古武神〕〔重生之绝世仙尊〕〔那座山河那把剑〕〔地球最后一条龙〕〔夫人今天又被黑了〕〔家有王妃〕〔伏天帝〕〔我做二哈那些年〕〔农门闲女之家里有〕〔我的收入可以翻倍〕〔无敌继承人〕〔琳琅的理想人生〕〔极品全能保安〕〔神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萌狐悍妻 第一百二十一章 身份被识穿
    “唰!”黑骨老怪举起铁牌,念了一道口诀,那铁牌突然发光,紧接着一幅栩栩如生的画面投影到半空。

    这影像竟然是迷宫之内,颜少秦手持炼神剑灭掉燕家闯关者的画面。燕坚眼睁睁就看着燕景仇的头颅被颜少秦一剑斩了下来!

    虽然这些只是影像重现,但仍可感受到炼神剑散发出来的可怕气势以及颜少秦那双冰冷的眼眸里闪烁的令人不寒而悚的杀气。

    像颜少秦这种收割人命连眼睛也不眨一下的人,是不折不扣的杀手。

    “这个人是谁?”燕坚看得倒吸一口凉气。

    “他叫做颜少秦,是云河的仆人。云河跟燕景仇长老在神墓外发生争执,云河进入神墓后便指使颜少秦灭掉燕家所有的人。”黑骨老怪一边说,一边调动影像,把神墓外发生一切影像重现,包括为了救唐紫希,端木晨和燕景仇之间的气氛一度紧张。

    看到端木晨跟端木崇长得一模一样,燕坚十分厌恶。不过,得知端木晨也进入神墓后,燕坚幸灾乐祸地笑了。

    两父子不但长得一模一样,连命运也一样。被端木家指派入神墓的人全部都要服下黑星丹。端木崇的儿子就算能活着闯过第一关,也只不过是一个只剩下二十载寿元的短命种而已!

    端木崇老是跟自己作对,这下子报应来了吧!

    想到这里,燕坚竟然不为一百名族人的陨命悲伤,反而哈哈大笑。

    赵英彦看得有些发寒。这个燕坚真的太可怕了!对族人没有半点怜悯之心。恐怕整个燕家都是这样的人吧?赵英彦觉得很不安,这次投靠燕家是对还是错?

    不过,他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

    “颜少秦当时放过我一马,是因为我并不是燕家族人。虽然我不是燕家族人,但我既然已经投靠于燕家,就要对燕家忠诚。我不是颜少秦的对手,只好冒着生命危险录下这份证据,等待日后有机会再为不幸陨命的燕家族人报仇。”黑骨老怪说得十分悲壮。

    燕坚却觉得他是装出来的。他在心里冷笑:装吧!这点演技在我面前错漏百出!原来你这家伙是恃着这段录像想来讨好我。只要我得到这份录像,你还有何价值?

    在燕坚心中,他觉得黑骨老怪并不可信。

    如果黑骨老怪真的忠于燕家,为何不跟颜少秦力战到底?人家饶你,你就真的逃了?一点骨气也没有!

    再换一个角度想,颜少秦饶你一命,而你却在背后偷偷录像,阴人家一把,这是忘恩负义之举,难保哪天你为了活命就坑我。

    想到这里,燕坚觉得黑骨老怪和赵英彦这两个人都不能留。

    “黑骨老怪,多谢你告诉我这件事。只要把这些影像公开,绿灵岛的人就能看清云河的真面目,到底时候,我看绿灵岛的人还敢不敢拥护他?”燕坚命令:“把这铁牌交给我!”

    黑骨老怪却笑道:“燕长老,别着急。我还没把话说完呢!”

    燕坚想过桥拆板除掉自己,黑骨老怪又怎会不知道?不过他却胜券在握的样子。

    “难道云河还有把柄落在你手里?”燕坚心里有些不耐烦了,这个黑骨老怪怎么不把话一次性说清楚。

    “燕长老,你可知道,这一块是什么铁牌吗?”黑骨老怪得意地问。

    “哼!无非就是一件能录影的小法宝。难道还内有玄机不成?”燕坚不屑地问。

    “这铁牌的确内有玄机!实不相瞒,我黑骨乃猎人公会帝都总门的一员,这铁牌是我的身份令牌。我这次来到神梦山是奉陛下之命执行任务,只是队友全部遭遇不测,我才不得已投靠了燕家。”黑骨老怪忍着心中的愤慨地说。

    “黑骨前辈,原来你是一名猎人啊?实在太酷了!”赵英彦的脸立即洋溢着崇拜之意。

    在赤炎国,除了炼丹师之外,还有一个职业令人心生敬畏,那便是猎人!猎人能享有的资源绝对不比炼丹师少。但是要想成为猎人,那些考核比成为炼丹师更难。

    “猎人公会是什么势力?我没听说过!”燕坚还以为黑骨老怪为了敷衍他,瞎编一个子虚乌有的势力来吓唬他呢!

    “燕长老,你与世隔绝二十载肯定不知道现实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十年之前,武帝驾崩,二皇子赫连云烈继位,自封烈帝。千万年以来,妖族和人族的战事不断,妖族更是用层出不穷的方法渗透入我赤炎国,危害我赤炎子民。为此,烈帝登基后组建了猎人公会。猎人公会,是以狩猎妖族妖兽,捍卫赤炎国的安全为己任的。”黑骨老怪自豪地说起自己的身份。

    武帝驾崩,烈帝继位,这些事燕坚并不在乎。反正他无法离开绿灵世界,现实世界中谁做皇帝都跟他无关。

    黑骨老怪是一个猎人,这一点让燕坚有点动心。

    在绿灵世界,人族仍受到龙鱼和海蛇的威胁。猎人是专门对付妖族和妖兽的职业,那么这个黑骨老怪就有用处了。如果黑骨老怪哪怕能稍微克制一下那些龙鱼和海蛇,对于燕坚争取这个世界的资源来说是相当有利的。

    但所有一切都是黑骨老怪的一面之辞,也许猎人公会是他捏造的,又也许猎人公会真的存在,但黑骨老怪的实力不乍样,只是夸夸其谈。

    看到燕坚阴晴不定的眼神,黑骨老怪知道燕坚心动了!起码,燕坚从刚才一心想除掉自己变成考虑自己还有没有存在价值。

    黑骨老怪知道时机来了,便自信地说:“燕长老,也许你觉得我只是一个归空境三重的修士,在绿灵世界这样的实力并不够看,但你要知道,对付妖族光靠实力是不够的,还得运用智慧和技巧。而你的最大敌人,只有我才能帮你对付他。”

    “你到底想说什么?”燕坚急得大吼。一直被黑骨老怪吊着胃口,而黑骨老怪好像还有无数秘密藏捏着的样子,燕坚恨不得将黑骨老怪的心剖开,看看里面还装着多少秘密。

    黑骨老怪一字字道:“云河并不是人类,他是狐妖。燕长老要对付云河,用对付人族的办法自然行不通的。”

    狐妖?这个消息太震撼了!燕坚一时惊得瞠目结舌。

    黑骨老怪又笑道:“如果燕长老不相信,我可以给你看看我的证据。”

    “唰!”黑骨老怪再次念了一句口诀,一幕虚像投放到半空。

    画面中,是云雾萦绕的神梦山,一个黑发少年独自走在山林间,他眉目如画,道骨仙风,青衣飘逸,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仙。这个少年,燕坚和赵英彦都认得,他正是云河。

    紧接着,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在雾气之间,云河的模样突然发生了变化,黑发变成银白色的雪丝,眼睛变成宝石般的蓝色,还长得白色的狐狸耳朵和尾巴。

    虽然妖化了,但半点都没有影响到云河的盛世美颜,反而有种说不出的空灵妖魅之美。

    “这……”燕坚和赵英彦都吓出说不出话。

    “这就是他的本来面目!神梦山能令所有妖族现出原形,他也不例外。这是他第一次进入神梦山时被我的队友巴杰无意中拍下的画面。本来巴杰差点就能把他的头砍下来,但被颜少秦偷袭了。”燕坚说着,又念了一句口决,调出第四组影像。

    山洞中,巴杰准备给奄奄一息的云河最后一击,却被颜少秦从后背刺穿心脏,当场毙命……

    “最后一幕是巴杰的铁牌自动录下来并发回帝都总门的。我们收到消息后就火速赶到神梦山处理巴杰的后事。岂料误入食人柳森林,除了我,其他队友都牺牲了。”说到这里,黑骨老怪的语气中充满了愤怨。

    “若不是云河,我也不会落得如此田地。燕长老,我跟你有共同的敌人,而且我有信心,能让云河身败名裂不得翻身,难道这样的我对你来说仍然没有半点合作的价值吗?”骨黑老怪沉着声音问。

    “黑骨前辈,对不起!是我失礼了,从今天起,黑骨前辈就是我的合作伙伴,我们共同进退,一起对付云河!”燕坚立即变脸,友善地伸出手,主动向骨黑老怪示好。

    黑骨老怪毫不犹豫地跟燕坚握了手,得意地笑道:“合作愉快!”

    听闻云河是一只狐妖,而黑骨老怪竟然能说服燕坚一起合作对付云河,赵英彦狰狞地笑了。

    他就觉得奇怪,一直以来无论是相貌,气质和修为,自己在年轻一辈中都是天才中的天才,为何自从遇到云河之后就总是什么都不如他!原来云河并不是人,不是人,那就没有可比性!

    这一瞬间,赵英彦的优越感又回来了。

    黑骨老怪又道:“燕长老,既然我们是自己人了,那我要提醒你几句,从现在开始,你必须谨言慎行。我是猎人,什么样的妖族没收服过?以我的经验判断,云河身边那个叫做千瞳的少年是桃妖后裔,他拥有千里眼神通,方圆数十里内的事物都逃不过他耳目。也就是说,燕长老你们的一举一动极有可能已被他看到。他的监测范围可能还不止数十里,这只是保守估计。”

    黑骨老怪这番话可把燕坚吓得一身冷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九星毒奶〕〔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豪门宠妻:刁蛮大〕〔绝对一番〕〔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修真聊天群〕〔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峡谷正能量〕〔出道就是巅峰怎么〕〔这号有毒〕〔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