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雪落关山〕〔武神圣帝〕〔重生之都市仙帝〕〔顾太太又走桃花运〕〔回春有术〕〔都市之最强仙帝〕〔第一战王〕〔世界因你而甜〕〔金粉〕〔北宋大丈夫〕〔重生之逆世骄凰〕〔陌桑迷途〕〔绝地求生之空投成〕〔超强妖孽狂少〕〔唐残〕〔少独行〕〔张龙周晴〕〔5188张龙周晴〕〔5188小龙〕〔镖师王妃有点彪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萌狐悍妻 第一百七十二章 原谅我的选择
    ,!

    颜少秦被云河一席话感动得热泪凝眶。哪有仆人闯了祸由主人来背烟祸的?为了自己,不值得啊!主人你真傻!

    但云河温柔而温暖的目光却在明确告诉他,为了他,一切都值!

    无声胜有声,一切尽在不言中。

    远远在云海村观战的人都被影像中的画面吓得不轻,云河身边这个仆人是个杀了人也不眨眼的狠角色?难怪燕家的人一直跟云河作对,原来云河和燕家之间有这段血海深仇。

    不过,并没有人同情燕家。燕家在绿灵世界一直作威作福,不知道害了多少人,大家斗不过燕家只好忍气吞气,逆来顺受。而燕家能嚣张只是因为他们一直没有遇到对手而已!

    遇到云河,就算燕家倒霉了。所以,在惧怕云河的力量的同时,这些岛民觉得大快人心,有些人甚至在骂:

    “燕家的人这么恶心,这种下场也是活该!”

    “杀别人的同时,就该有迟早被人杀的准备!”

    “燕坚,你最好跟他们一起下地狱!”

    这些岛民不恨燕家才怪!就是燕坚把他们害得失去家园和亲人啊!不过,他们所说的燕家是指从前燕坚带领的燕家。现在的燕家自从被燕刚捷接手后已经从良了。

    远远听到岛民们诅咒,燕坚十分不爽。他本来是想揭开云河冷酷的一面,是视人命如草芥的妖怪,没想到竟然收到反效果,于是他红着脸吼:“不管怎么说,云河你指使颜少秦杀了我燕家近百名族人就是铁证如山的事实!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云河沉着声音道:“燕坚,你还有脸讨债?你命令烟鳞巨蜥屠岛的时候有没有想过那些无辜的人,现在绿灵岛已经变成废墟,数以千计的孤魂还埋在废墟之下,他们的债又该找谁偿还?”

    燕坚毫无悔意,反而疯狂地哈哈大笑:“那些蝼蚂不听我话就活该永远消失!他们没有资格跟我讨债!云河,你别转移话题了,今日如果你不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就算你奉献出定海神珠,颜少秦的命同样保不住!”

    提到颜少秦,云河的眼眸中没有任何挣扎,有的只是内疚和心痛,他缓了一缓,凄凉地说:“颜少秦是我的人,他的债,我帮他还!”

    云河一反常态,并没有作任何辨解,直接就表态愿意替颜少秦还债,这让燕坚一时之间觉得很诧异。

    听到这句话,颜少秦瞬间又飙泪了,他既感动又悲伤。他说不出话,只好拼命摇头。

    感动是因为主人为了他,甘愿牺牲自己,这是何等的伟大!悲伤,是他不想看到主人受伤,尤其是为救他受伤。应该保护主人的是自己啊!为什么现在本末倒置,变成主人替自己受罪了?

    燕坚见目的达到了,冷笑:“很好!那你就用命来还吧!”

    哪知云河却拒绝了:“我还有未做完的事,命不能给你。但我可以不闪不避任你打三掌。三掌过后,不管我能否活下去,颜少秦的债一笔勾消。”

    颜少秦一听,拼命摇头挣扎,心里在喊:主人!不可以啊!那燕坚是归空境九重,你的境界只有归空境三重,别说挨燕坚三掌,就算是一掌也会要了你的性命!你怎能提出这么蠢的要求?

    看到颜少秦被绑着了仍动来动去,赵英彦觉得太碍眼了,又是往颜少秦腹部打了一拳。

    一声闷响之后,颜少秦再次吐了一口血,脑袋一歪垂了下来,身躯也瘫下了。气海破碎,身受重伤的他哪堪赵英彦如此频频折磨,他直接痛晕过去,不省人事,唯独嘴角那触目惊心的血痕一直流淌。

    “秦秦!”云河看得目断魂销,泪撒长空。这是赵英彦在云河眼皮底下第三次打颜少秦了,云河气得紧扼拳头,关节格格地响。

    抠打一个手脚被反绑,奄奄一息的人出气,这是多么卑鄙行动!绝对不可饶恕!云河前所未有地想教训赵英彦……

    他真的看错了赵英彦!

    他以为赵英彦只是小气,心肠狭隘,还有点睚眦必究,虽然屡跟自己有口角之争,但是都是一些无伤大雅的小事,也并未伤害到自己其他人,云河根本都不放在心里,也就不去跟赵英彦计较。

    他还以为赵英彦好歹是一个出身于名门世家的天之骄子,应该流淌着正义的血液,到了关键的时候,也会放下儿女私情,站在正义的一边。

    但他错了,大错特错!他万万没想到,赵英彦为了报复自己,丢弃了正义和良心,跑去投靠燕坚!燕坚放出烟鳞巨蜥屠岛,造成数以千计的人断送了生命,赵英彦就是一个帮凶!

    燕坚看着失去意识的颜少秦,又看着悲愤落泪的云河,笑了,前所未有的开心!他就是要这个效果,比起直接击毙云河,让云河心里痛苦更让燕坚觉得痛快。

    “好吧!我今天的心情很好,你的要求我答应了!我出三掌,不论你是否能活下来,颜少秦的债一笔勾消!”燕坚笑道。

    “好!一言为定!绝不反悔!”云河坚定地说。

    燕坚用鄙夷的眼神盯着云河,仿佛在看着一只被钉在砧板的兔子。

    别说云河承诺不闪不避,就算让他闪避,他也避不过。归空境八重跟归空境九重的差距就像天与地。可以说,云河在燕坚眼中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燕坚迫云河许下这个承诺,无非是想当着绿灵岛所有人的面堂堂正正地取云河性命,也堵住了所有人的嘴,以后想为云河报仇就没理由了。

    现在燕坚和云河两人之间的距离仅有一丈之距。

    燕坚一步一步地向云河那边迈进,右掌缓缓伸出,掌心渐渐凝结了一团可怕的力量,他已经准备好随时发出第一掌!

    墨离回到云海村后,唐紫希和那些受伤的人已经从小鱼的船仓里出来了。刚才在船仓里的时候,她已经帮那些人进行了紧急的处理,血都止住了,现在只需要交给村里的人进一步治疗。

    当她忙完救人后,才知道云河并没有跟着回来,而是一个人跑去救被捉走的颜少秦,她吓得魂不守舍,慌张地向村门口冲过去。

    此时此刻,云河正准备不闪不避迎接燕坚的第一掌。

    他怎么可能承受得住?实力不如燕坚,还一身的新伤旧患……唐紫希又害怕又担心。

    她想冲出去阻止他,但几个仆人把她拦住,他们苦婆口地劝:“唐姑娘,不可以啊!外面很危险!如果你什么不测,我们怎么向主人交代?”

    他们的劝告唐紫希怎么听得进去,可惜在这些归空境的仆人面前唐紫希只是一介弱质女子,她无法挣脱他们的束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燕坚一步一步向云河逼近!

    “放开我!”

    “你们的主人去慷慨送命,你们还不让我去阻止他?

    “云河!你这蠢货,不能这样做啊!”

    唐紫希嘶心裂肺地吼。

    她的声音隔着虚空传到云河耳中,云河回眸深情地望了她一眼,仿佛有千言万语想跟她诉说……

    在他那布满血丝的湛蓝色的眼眸中,唐紫希又看到了那一丝丝义无返顾的柔情、不求回报的爱以及悲凉而无奈的内疚。

    不后悔认识你,不后悔爱你,不后悔为你所做的一切,哪怕有一天我不在了,爱你的心永远都不会变!

    但是今天,请原谅我的选择……

    “砰!”的一声巨响,云河的身躯在唐紫希的视野中像枯叶一般飘落了,他手中的定海神珠脱手飞出。

    紧接着又是连续两声巨响,燕坚朝着被拍飞在半空的云河连出两掌,每一掌都印中云河的心脏。

    云河摔下来后,就静静地躺着没有动静。头垂向一侧,银发凄凉地延着苍白的脸颊披散下来,嘴角涎血不断,头发被他自己的血浸透了,红白斑驳,甚是骇目。

    他的心脏还在微弱地跳动着,微弱得随时都会停止跳动。

    “不!”唐紫希的眼泪像断线的珍珠潸然而落,心脏痛得无法呼吸!

    这三掌都是燕坚全力一击,燕坚断定,云河中了自己三掌根本就没有活命的可能。现在虽然仍活着,那也只剩一口气了,过不了多久,那个身躯就会完全冰冷。

    一种报仇成功的喜悦疯狂地涌进燕坚的心头,他仰天狂笑了一阵,他并没有急着给云河补刀,而是弯下腰,拾起遗落的定海神珠,珍爱无比地托在掌心,还用袖子小心地擦掉珠子表面的血迹和尘灰。

    “定海神珠,你终于是我的了。”燕坚满心欢喜地笑了,仿佛失物重返。

    “燕大人,颜少秦怎么处理?”赵英彦阴险地问,他恨不得立即就将颜少秦宰了。

    “放了他!”燕坚毫不犹豫道。那语气挺大方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得到定海神珠,燕坚心情大好。

    不管云河的死活,只要云河老老实实受了燕坚三掌,交出定海神珠,燕坚就会放了颜少秦,云河跟燕家之家的恩怨也一笔勾销。这是燕坚跟云河之间的约定。

    “为什么?放了他岂不是太便宜他?反正云河已经被我们除掉了,定海神珠也到手了,我们没必要遵守那个无聊的承诺。”赵英彦不甘心地说。

    这赵英彦也真够坏的了,言而无信,背信弃义,是个真小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九星毒奶〕〔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豪门宠妻:刁蛮大〕〔绝对一番〕〔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修真聊天群〕〔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峡谷正能量〕〔出道就是巅峰怎么〕〔这号有毒〕〔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