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雪落关山〕〔武神圣帝〕〔重生之都市仙帝〕〔顾太太又走桃花运〕〔回春有术〕〔都市之最强仙帝〕〔第一战王〕〔世界因你而甜〕〔金粉〕〔北宋大丈夫〕〔重生之逆世骄凰〕〔陌桑迷途〕〔绝地求生之空投成〕〔超强妖孽狂少〕〔唐残〕〔少独行〕〔张龙周晴〕〔5188张龙周晴〕〔5188小龙〕〔镖师王妃有点彪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萌狐悍妻 第两百零四章 把我一起埋了
    ,!

    “小武哥,不用管我。我决定了,会一直陪在主人身边,哪怕主人睡进坟墓里。你们要埋主人的时候,把我一起埋了吧!主人怕寂寞怕冷,有我在坟墓里陪着他,他才不会害怕。”小金龙圆溜溜的小眼睛泛着楚楚可怜的泪光。

    这小动物实在太有灵性了,听得弈武都感动得鼻子酸酸的,云河平时果然没有白爱它啊!

    不过弈武又怎忍心真的把小金龙跟云河一起埋了呢?真的到了哪个时候,再想办法把小金龙从云河的怀中弄出来吧!

    反正现在大家还在为云河守灵,就让小金龙多陪云河一会也无妨。或许忠心的小金龙能安慰云河的英魂。

    想到这里,弈武并没有赶小金龙出石棺,而是由着它在里面陪云河。

    小金龙太伤心了,哭到最后晕倒在云河怀中。它虽然失去知觉,一双小爪依然紧紧地抱着云河不放。

    小家伙体型就跟一只小蜥蜴般大小,蜷缩起来的时候不太占太多空间。如果不拉开云河的衣服,从外表看不出来他的衣服里还藏着这么一只贴心的可爱小动物。

    由于小金龙很小巧,也很安静,没有打扰到其他人,弈武一时未发现小金龙的异常。

    排队入灵堂见云河最后一面的人很多。这时,一位年轻的母亲牵着一个小男孩的手走了进来。

    这个女人是林氏,她的丈夫在燕坚屠岛时不幸丧生在烟鳞巨蜥爪下,当时若不是弈武英勇相救,连她和孩子也保不住。

    屠岛和水龙卷正面撞击之后,绿灵岛的人口从原来的两千锐减至三百多人,破碎的家庭比比皆是,林氏这一家只是其中之一。

    前阵子,云河是狐妖这一身份公开于世后林氏夫妇对云河颇为反感,不但厉言相向,还不准自己的儿子接近云河,甚至在背后说云河坏话。

    但自从云河炼石补天,拯救了绿灵岛的人,还把大家送到八仙岛后,她已经彻底对云河改观了。在她心里,云河是神圣而伟大的狐仙大人。

    短短几天林氏经历了丧夫之痛,人变得极憔悴,现在连大家的精神支柱,敬爱的狐仙大人也与世长辞了,她整个人好像丢掉魂似的。

    林氏的小儿子叫林天,他跟父母去云河村领鱼时曾经跟云河有过一面之缘。林天就是当时那个玩脚踢球的小男孩。

    “妈妈,狐仙大人为什么要躺在石头做的盒子里?”看到石棺中的云河,小林天地问。

    “小天,狐仙大人睡着了。你别说话了,会打扰到狐仙大人的。”林氏红着眼睛咽哽着说,不忍心告诉孩子那个残酷的事实。

    “是不是过几天也要把狐仙大人埋入地里?”小林天不安地小声询问。

    屠岛过后人们在云海村建了一座公墓,集中掩埋逝者的遗体。小林天看到很多睡着了的人被装入长方形的盒子里,然后埋在泥土之下。

    “妈妈,能不能拜托那些叔叔把狐仙大人埋浅一点?我怕狐仙大人醒了想出来的时候大家找不到他……”

    小男孩的话触动了大家的心弦,在场有很多人忍不住再度落泪。

    林母眼泪潸落,执着儿子的手猛然紧了一下,痛苦地说:“傻孩子,狐仙大人永远不会醒了。”

    小林天不明白永远不会醒是什么意思,但他知道一旦被埋下去就再也见不到了。

    在他的记忆中,狐仙大人是个心地善良的好人。狐仙大人的声音很温柔,笑容很美,让人如沐春风。

    他们一家子饿肚子的时候,是狐仙大人给慷慨地给大家送鱼,那是小男孩这辈子尝过的最美味的食物。

    还有一天,自己不小心把脚踢球踢远了,是狐仙大人帮他把球捡起来,不过当时他还没有来得及跟狐仙大人好好说几句话就被母亲拉走了。

    他记得当时狐仙大人好像心事重重,并不开心。

    小林天觉得狐仙大人孤伶伶的很可怜,狐仙大人不开心,他也不开心。他想跟狐仙大人一起玩,逗狐仙大人开心,这样他才会开心。

    现在听说狐仙大人永远不会醒了,那就是说他没有机会再跟狐仙大人聊天了,小男孩觉得很委屈很难过,竟然哇哇地哭起来。

    “小天,给狐仙大人磕过头我们就要出去了。这里地方有限,排队见狐仙大人最后一面的人还有很多,我们不能耽误……”林氏悲伤地劝。

    林氏合着双掌,望着石棺中溘然长逝的狐仙大人,心里悲痛莫名。

    她不知道狐仙大人的实际年龄,但狐仙大人看起来是一个少年,这样的年纪在这里只是一个孩子,一个本来应该在父母的呵护之下快乐成长的孩子!但他的肩膀却扛着沉重的使命。

    出生是不能选择的。云河生为狐妖之身,饱受绿灵岛的人诽议。但他从来没做过害人的事,反而行善积德,济世为怀。

    世人不理解他,用尖酸刻薄的言辞深深地伤害了他。尽管这样,他并没有半句怨言,也没有放弃这里的人,为了拯救这里的人不遗余力,以德报怨,最后还陨命在人类手中。

    看着云河那张年轻而带着稚气的脸此刻伤痕累累的,嘴角却挂着幸福的微笑,林氏觉得很揪心。

    这分明还是一个孩子!孩子是父母的天,父母的地!将心比心,如果换作自己的孩子遭遇了这些,她会多心痛?实在太可怜了,她不敢想象,如果这孩子的父母知道这个噩耗会难过成什么样子?

    林氏在内心默哀:狐仙大人,从前真的很对不起!我那样说你坏话,请你原谅我的无知。你是这个世界最善良的孩子,不该遭受这么多厄苦,从今以后我会多做善事,希望能将所有功德回向你,希望神保佑你早日投胎为人,来世能出生在一个平凡的家庭,过着平凡而幸福的生活……

    林氏和小林天恭恭敬敬地跪拜了好一会才离开。小林天不知道依依不舍地回头望了云河多少眼,直到云河沉睡的脸容在他的视野中消失。

    这只是灵堂里的一段小插曲。

    每一个来送云河的人心里都有一段话,过去都有一段故事。

    让人感叹的是,龙鱼把云河送回来后并没有离开,而是围着八仙岛徘徊,依依不舍地哀悼着逝去的主人,又像一群忠心的士兵,默默守护着主人的长眠之地。

    颜少秦不知道昏昏沉沉地睡了多久意识才被震天动地的哭喊声拉回来。

    这到底是多少人同时嚎哭才能造成这种震撼的效果啊?哭的人有男人,有女人,有老人也有小孩。连空气都弥漫着一种极抑郁极悲伤的气氛。

    都说情绪是能互相感染的,全岛的人都陷在无限的悲伤之中,自然而自然,无论你走到哪儿,无论你在做什么,都会被这股悲伤的气氛所感染,鼻子一酸就想哭。

    颜少秦睁开疲倦的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坐在自己身边的岳依岚,她面容憔悴,满脸泪痕。弈武和千瞳去给云河守灵了,她留下来照顾重病的颜少秦。

    “岳姑娘,你怎么了?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大家都在哭?”颜少秦虚弱地坐起来,不安地询问。

    岳依岚听到他这么一问,哇的一声哭得更厉害了,捂住脸吱吱唔唔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外面那些悲伤的哭喊声中,颜少秦听到最多的声音,就是“狐仙大人”,还有“狐仙大人别走”,“狐仙大人求你复活啊”……

    狐仙大人是指云河!

    一种可怕的不安笼罩在他心头,他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迷迷糊糊的脑袋好像被人浇了一盘冷水,瞬间惊醒!

    “岳姑娘!你快告诉我,主人怎么了?”颜少秦双眼急得通红,捉住岳依岚的肩膀,惶恐地问。

    岳依岚觉得没必要瞒他,便忍着眼泪悲伤地说:“颜大哥,云河他走了……大家都在为他守灵,如果你想见他最后一面,我扶你去灵堂。”

    听到这个可怕的噩耗,颜少秦的心脏仿佛被利刃刺了一下,痛得他天旋地转,差点眼前一烟就要晕过去。

    “不可能,主人他不会陨落的!我要去见他……”颜少秦失神地吼着,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可双脚一酸又重重地跌倒。

    “颜大哥,小心!”岳依岚连忙去扶起他。

    颜少秦半点也不相信!主人神通广大,怎会轻易离开人世?

    可是当岳依岚扶着他走进灵堂,当他看到睡在石棺中那个惨白凄美的人儿后,他再度崩溃了……

    他推开岳依岚的掺扶,发疯似的向着石棺冲过去,但没迈出两三步就一个踉跄跌倒。他重伤在身又感染了风寒,双脚使不出力。既然走不动,他便用双手爬,一寸一寸艰难地爬!

    一边爬,一边嚎嚎地哭着喊“主人”。

    听到颜少秦嘶声力歇地喊着“主人”,守在石棺旁边的弈武心里突然一阵揪痛。

    弈武恍然想起了,那一天自己为表臣服之心向云河下跪时,云河落泪的悲伤表情。

    他说,高处不胜寒,亲生的兄弟姐妹都在挖空心思取他性命,这些年身边虽然有一群忠心跟随他的人,却没有一个愿意跟他交心以朋友兄弟相待,他们只会敬他,远他,视他为主人。他觉得很寂寞,很痛苦。他哀求弈武不要这样对他。

    一想起云河的眼泪,再看到此刻睡在石棺中看似安详实则没了心跳,伤痕累累的他,弈武的心就不能平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九星毒奶〕〔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豪门宠妻:刁蛮大〕〔绝对一番〕〔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修真聊天群〕〔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峡谷正能量〕〔出道就是巅峰怎么〕〔这号有毒〕〔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