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雪落关山〕〔武神圣帝〕〔重生之都市仙帝〕〔顾太太又走桃花运〕〔回春有术〕〔都市之最强仙帝〕〔第一战王〕〔世界因你而甜〕〔金粉〕〔北宋大丈夫〕〔重生之逆世骄凰〕〔陌桑迷途〕〔绝地求生之空投成〕〔超强妖孽狂少〕〔唐残〕〔少独行〕〔张龙周晴〕〔5188张龙周晴〕〔5188小龙〕〔镖师王妃有点彪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萌狐悍妻 第十八章 被算计
    天   书

    在弈文太傅心中,云河毕竟是王爷之尊,他又怎会好意思让云河动手烧饭,都争着把所有活儿包揽了。天   书  天  书中文网

    云河不是养尊处优的人,他喜欢自己动手,于是便两人一起做。云河觉得跟太傅一起烧饭时光就好像回到从前,特别的暖心温馨。

    可能唯一偷懒的,就是那只趴在树下舒服地睡懒觉的狮虎兽了吧!

    不久,一顿飘香的饭菜就做好了。

    有狮虎兽最爱的烤番薯,也有香味浓郁鲜美的蘑菇汤,云河还炒了一个农家小菜,材料是在小树林里摘的新鲜野菜。

    这一顿虽然简单,却是有滋有味的。

    一碗热气腾腾的蘑菇汤下肚,云河觉得心满意足。想到回到九重神殿之后,每天都能过这种写意的田园生活,云河十分向往,现在只要把唐紫希和唐家的事情解决了就好。

    狮虎兽吃饱了就呼呼大睡,像猪一样雷打不动了。

    不过,现在要赶路回去的呀,不是睡觉的时候。真的太困,也不能直接睡在这里,可以去定海神珠里休息,因为里面十个时辰,外面才过了一个时辰,这样就不会担耽太多时间。

    狮虎兽虽然平时很调皮,但关键时刻是个非常可靠的伙伴,见狮虎兽累成这样,云河也不忍心叫醒它,正想把大家收起音鳞秘境里。

    突然云河脑袋泛起一阵眩晕,紧接着他整个人失去重心“啪”的倒下。

    全身一丝气力都使不出来!

    他的黑发很快就变成银色,黑瞳变成蓝眸,现出来狐妖的形态。

    这种状态,分明是中了毒,一种专门对付狐妖的毒,镇狐丹!

    灵气被镇狐丹住了使不出来,云河觉得很难受,并没有立即失去意识,在渐渐模糊的视野中,看到弈文太傅一脸冷漠地走向自己……

    是太傅在饭菜里做手脚?

    不可能,他不是已经记起从前的事了吗?他对自己如此溺爱,又怎会伤害自己?

    “太傅……”云河用迷茫而惊惧的眼神望着弈文太傅。

    “哈哈哈!云河,这回我看还有谁能救你!”

    这个时候,一阵阴阳怪气的笑声突然空灵的飘过来。

    一只庞大的黑雕盘旋在半空。这黑雕的翅膀展开足有两丈宽。它遮住了烈日,在地面形成一片阴影。

    从黑雕背部跳下一个长发白衣的人。

    这个人正是梵祭司。

    梵祭司出现后,弈文太傅就恭敬地走到他身边,一声不哼地站着,眼神再次变得空洞冷漠起来,就像当初在唐府和坟前遇到他那样。

    “怎么样?我这个傀儡的演技很逼真吧?逼真到连善长魅术的狐妖都能骗过去。”梵祭司冷笑:“你以为,我作为一个高级傀儡师,我跟傀儡之间的认主关系是你能轻易抹除的吗?真笨!那只是装出来,骗取你信任的把戏!他的一切言行都离不开我的掌控。”

    “怎么可能……太傅他明明有以前的记忆……太傅,求你醒醒,我是云河啊……”

    云河虚弱地哭泣着,他睁大了不信的眼睛,悲伤地凝望着面无表情的弈文,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愚蠢!傀儡怎么可能有思绪和记忆呢?我在炼化他之前,已经将他的记忆全部提取出来,他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行动,都是我植入去的指令。话说,看过他的记忆之后,我真的被你们感动到了,没想到你们之间的感情如此深厚,不惜以命相救呢!”梵祭司残酷地笑着。

    所有行动,只是指令?

    云河摇了摇头。

    那温柔的笑容,慈祥的声音,都是假的?

    这段时间,跟自己温馨相处的那个人,只是一个傀儡假扮的?

    他还是没有记起自己?

    被重逢的喜悦冲昏了头脑,云河现在才恍然大悟。

    如果真的抹除了认主关系,弈文太傅就会成为一具无主傀儡。

    失去主人的宝物,就不会自动运转,那么弈文太傅应该失去一切自主行动才对。

    而在音鳞秘境中的弈文,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主动地跟自己聊起以前的往事,好像真的活过来一样。

    他早就应该觉察到不妥。

    但是他太思念弈文太傅了,以致于看到太傅有一丝所谓“活着”的希望,就一厢情愿地相信,以前那个慈祥的弈文太傅又回来了。

    自己被狡猾的梵祭司算计了……

    看到云河绝望的表情,梵祭司格外的愉快:“事到如今,不妨告诉你,当你们躲在秘境里的时候,我的确短暂地跟傀儡失去了联系。这个时候,傀儡就会启动我预先设定好的应急模式行动,假装成从前的弈文跟你相处。如果你们一直躲在秘境里不出来,我永远都找不到你们。但是只要你们一出来,无论你们逃到天涯海角,都逃不出我的魔爪。傀儡有定位功能,会把他所在的位置和所获得的信息全部回传给我。所以,你们是逃不掉的!”

    傀儡师和傀儡之间是能传达信息的。也就是说,在从音鳞秘境出来的一瞬间,弈文已经悄悄把音鳞秘境里的情况跟梵祭司汇报了。

    一开始,梵祭司以为云河是躲在结界里,没想到云河还拥有一个秘境。这让梵祭司相当意外,也相当惊喜。

    他本来只想得到云河的记忆,这样就能得到妖族世界的地图,然后就把云河炼制成一具傀儡,用这具妖族傀儡去号令妖族,助烈帝一统两大族。而现在,梵祭司还渴望得到鳞音秘境。

    而且,由弈文回传的消息看来,云河拥有的秘境还不止鳞音秘境一个。

    只要得到云河,那么云河所拥有的一切,都会是他的了。

    他前所未有地觉得云河的价值非凡!凝望云河的眼神狰狞中又多了几分险阴的贪婪。

    梵祭司说到这里,云河终于明白了一切……

    弈文太傅故意说要在这里歇息,是为了拖延时间,让梵祭司赶到这里。然后趁自己去找食材之际,他偷偷在汤里做手脚。

    什么喜欢在这里用膳,这里风光独好,重温旧梦,全都是骗自己的。

    还有,梵祭司骑着一只大黑雕出来,以狮虎兽的警觉,居然没有惊醒,而是还在呼呼大睡,明显连蕃薯也被做了手脚。

    黑骨老怪只是炼丹师,他炼制的镇狐丹足以云河现出原形,失去意识。而梵祭司是炼丹宗师,他炼制出来的灵丹,威力比黑骨老怪高了成百倍、千倍。

    云河能苦苦撑到现在已经算很厉害了。

    “阿天!快醒醒……不要睡了!”

    尽管不能使用灵力,云河仍能用心念跟狮虎兽联系。

    “小狐狸?”狮虎兽被云河的求救声吓醒了,但是它还来不及睁开眼睛,站起来看看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脑海中又传出云河的声音。

    “阿天,不要动!继续装睡。你听我说……”云河又用心念虚弱地跟狮虎兽沟通。

    狮虎兽这几天狼吞虎咽的番薯,全都是在紫烟湖畔生长出来的,可谓充满净化之力的灵气。

    梵祭司以为狮虎兽只是普通的妖兽,给狮虎兽下的药,并不是专门对付云河那种镇狐丹,只是会令归空境八重的妖兽昏睡几天而已!

    他又岂料到,这些灵气番薯本来就有净化作用,那药的效力,只是过了一会,就被净化得差不多。因此在睡梦中,听到云河的呼唤,狮虎兽才能及时地醒过来。

    “咔!”的一声,云河的脖子多了一圈银光闪闪的东西。

    这是锁妖项圈。

    当初在长乐石窟,用来拴住楚梦白的那种锁妖项圈。

    被扣了这种东西,基本跟任人宰割的羔羊没什么区别了。

    “殿下,恕我冒昧说一句,以你现在这种形态戴着这玩意,实在太合适了!妖族就应该跟狗一样戴着这项圈的,这样就不能再害人了,哈哈哈!我觉得陛下的想法也会跟我一样。”梵祭司笑眯眯地说着,眼神中闪烁着一种令人不寒而悚的无情。

    这是赤果果的侮辱,绝对是梵祭司故意的。

    自己都被镇狐丹封住了,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还用得着用这项圈来折磨自己?

    “卑鄙小人!”云河狠狠地瞪了梵祭司一眼。

    “呵呵,殿下看起很精神,这项圈有很多有趣的功能,你想不想体验一下?”梵祭司皮笑肉不笑地说着,心里念了一道口诀。

    “磁!”的一声,项圈长出很多锋利的倒刺,瞬间陷进云河脖子的肉里,同时那些倒刺释放出可怕的电击,云河痛得惨叫一声,就两眼一黑,头一倾失去意识。

    脖子一圈被电成青紫色,还伤口处还淋淋地渗着血。

    如果梵祭司愿意,他可以瞬间令云河身首异处。

    只不过,为了烈帝一统妖族和人族的大业,云河的性命留着还有用处。

    现在只不过是小小地让云河尝尝苦头而已,好戏还在后头呢!

    见终于把云河拿下了,梵祭司对弈文太傅使了一个眼色,扔出第二个锁妖项圈,示意他把狮虎兽也拴起来。

    弈文太傅木然地捡起来那个冰冷的项圈,无情地从云河身边踏过,甚至连眼尾都没有望云河一眼,全然不知道,倒在他脚下,不省人事的这个人,完全是为了救他而沦落如厮。

    弈文太傅正想拿下狮虎兽,岂料就在他走到狮虎兽面前的一瞬间,狮虎兽突然睁开眼睛,“吼!”的咆哮了一声,然后腾空而起,脚踩祥云,眨眼间就消失了。中 文  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九星毒奶〕〔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豪门宠妻:刁蛮大〕〔绝对一番〕〔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修真聊天群〕〔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峡谷正能量〕〔出道就是巅峰怎么〕〔这号有毒〕〔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