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个聚宝盆〕〔重生最强毒医圣手〕〔九品相婿〕〔万灵苍穹〕〔重生后女主又作死〕〔妾心已凉〕〔乔总求别惦记我〕〔我能举报万物〕〔影后的嘴开过光〕〔总裁独宠亲亲我的〕〔重生八零:家有媳〕〔全球巨导〕〔穿越财富人生〕〔仙墓〕〔洪荒历〕〔甜蜜的冤家〕〔重生之商界大亨〕〔超级精灵之龙一〕〔都市之最强仙帝〕〔再见时承诺不是敷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萌狐悍妻 第二十九章 你以为我不敢
    梵祭司望了躺在地上气若游丝,浑身浴血的云河一眼。

    云河越是表现得无畏、伟大,就越是把他和烈帝衬托得丑陋。

    云河身边高手如云,全都对他忠心耿耿,视死如归。而自己身边,只有一群没有思维,对自己唯命是从的傀儡。

    看着悲痛落泪的颜少秦,又看着面无表情地站着如同木偶一般的弈文,两人的差别就像天与人。

    这种对比对梵祭司来说,无是一种无言的侮辱。

    一种憎恶和妒忌在梵祭司漆黑的内心油然而生!

    梵祭司变出一把银手杖,表情阴沉地朝着云河一步一步地走过去。

    很快就走到云河面前。

    他双手高高举起银手杖,眼睛狰狞地瞪大,布满红丝,但闻他用阴森如同鬼叫的声音道:“叶王殿下,你说我对你有所求,就不会伤你性命?你以为我不敢?”

    说完最后一个字,他就猛地将银手杖往下刺……

    那手杖下端尖如利刃,寒芒闪烁,还散发着归空境九重的威慑,竟然是一件九重道器。

    这一杖下去,云河那个单薄的身躯绝对会被刺穿啊!

    “求你!不要!”赵英彦、颜少秦和弈武他们几乎异口同声地悲吼。

    他们为云河求饶的声音反而极大地满足了梵祭司那种寻乐的心理。

    他嘴角勾起一个阴险的弧度,双手却没有丝毫的停顿。

    “咔嚓”一声,银手杖刺进云河的肩膀。

    云河哼都没哼一声,依然半瞌着眼帘,眼涣散地望着某一个方向一动也不动。其实他早就失去意识了,否则又要承受这种折磨,哪得有多痛?

    “唰!”梵祭司双手冷漠地一提,那银手杖便连血带肉地从云河的身躯里取来,杖尖还滴着鲜血。

    这一杖并不致命,却在那个单薄的身躯留下一个骇目的伤口,血之海再次扩散。

    “我求你了,只要你不伤我的主人,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赵英彦看得心都碎了,一向心高气傲的他,如今哭得泪人,像丧家之犬般在为主人向敌人乞求活命。

    继赵英彦求饶后,颜少秦和弈武他们也纷纷投降求饶。

    若不是被定住不能动,他们恐怕已经向梵祭司跪下了。

    如果能让主人少受一点痛苦,尊严这种东西,就算舍弃也没有关系。

    “这才对嘛!要是你们早点想通,叶王殿下就能少受点痛苦。”梵祭司听到赵英彦这番话,满意地笑了,缓缓放下手中沾血的银手杖。

    这晚,赵英彦他们全部落网,他们被锁进水牢里,而浑身是血的云河则被重新锁回铁架。

    当然,梵祭司又用了最好的灵丹给云河疗伤,云河的命还有价值,他又岂会让云河轻易断气?

    经过这次劫狱,又让梵祭司明白一件事,云河的秘密,远不止妖族世界地图和两个秘境那么简单,比如他额头那朵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紫莲。

    紫莲散发着神圣的七彩光芒,同样是一件宝物,就不知道云河把它藏在哪里。

    除此,还有天星剑。

    不过天星剑除了赵英彦之外没人能拿得动,梵祭司只好暂时用结界封印了天星剑所在的地方,不让任何人靠近。

    这一晚的悲剧还没落幕。

    在帝都客栈,有一个人彻夜难眠,这个人就是唐紫希的父亲唐仲礼。

    今天一大早,他就从皇宫的公告得知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他的女儿不但获封皇宫炼丹房首席,还被烈帝册封为唐贵妃。

    这意味着,女儿不再是平民,而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从此成为帝王枕边的女人。

    普天之下,以天子为大。不管你是否结婚生子,一旦天子看中了你,要你成为他的女人,那么你就得放下过去的身份,全心全意侍候天子。

    也就是说,唐家主之前跟云河定的三年之约已经无效了。不管云河在三年之内能否突破至化神境,也不能改变唐紫希已经成为唐贵妃这个事实。

    唐仲礼恨不得将这个消息立即回传到青桐郡唐家,让唐家所有人都是一起高兴高兴。

    唐仲礼是太开心了,以致于激动过头才睡不着的。

    突然窗外括起一阵阴寒的妖风,烛火怱明怱暗,一个黑影在树丛间闪动。身经百战的唐仲礼一下子就察觉到有东西接近!

    他立即警惕地从空间戒指里变出一把剑,然后沉着声音吼:“是谁鬼鬼崇崇地藏在树后,给我出来!”

    唐仲礼刚吼完,眼前青影一闪,一个清瘦的身影已经落在他面前。

    唐仲礼定眼一看,此人眉目胜画,银发飞瀑,狐耳披雪,蓝眸如焰,分明是一狐妖,但风韵慑人,青云飘举,就像月下的天仙,正是他最忌讳的云河。

    “云河,夜半三更的你来我的房间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女儿不在现场,唐仲礼便毫不掩饰对云河的厌恶,何况这种大家都已经就寝的时间不敲门就直接闯进来,实在太没礼貌了!

    跟平时如沐春风、温柔大方的神态相比,此刻的“云河”脸颊布满阴霾,眼眸更是闪烁着凶光,充满危险的敌意。

    唐仲礼打了一个寒颤。

    云河冷冷地说:“到了这种时候你还要问我为什么?我为了拯救你们唐家,不惜放血散财,身陷险地,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才活着回来。而你们回报我的态度是什么?在得知我是妖族后,就违背当初的婚配之约,逼我定一个三年之约。现在好了,你们连三年都等不及,把紫希送入皇宫当贵妃娘娘,唐家从此就辉煌腾达,而没有价值的我就被你们丟弃在一边,除了冷嘲热讽,什么都没有!”

    唐仲礼一边用剑指着云河,一边反驳:“云河,你别强词夺理!希儿被册封为妃完全是她的福气,圣旨如山,就算我们唐家不同意,也阻止不了这件事!你跟希儿有缘无份,只怪自己运气不济!你再这样缠着希儿,只会给希儿,给唐家带来无穷无尽的灾劫。现在希儿前途无限,如果你是爱她的,就该放手!”

    云河越听越怒:“如果你们唐家不是三番四次从中作梗,紫希就不会不辞而别,千里迢迢地跑去丹神宗考炼丹师资格,烈帝也不会有机会认识她。而我和紫希早就能共结连理,成为神仙美眷,都怪你们无情地拆散我们!今天我是来报仇的!”

    云河杀气腾腾,变掌为爪。妖化后的指甲足有两寸长,锋利如刃,如果被爪到,绝对会在身躯上留下一个大窟窿。

    看到云河要动手,唐仲礼仍然面无惧色。

    唐仲礼记得唐紫希曾经说过,云河的修为已经恢复至归空境三重。要是换作以前,唐仲礼在云河面前可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今他今时已经不同往日。

    因为唐仲礼已经凭借紫火晶和破境丹的力量一举突破至归空境二重,在境界方面,他虽然比云河稍逊一筹,但他手中的宝剑却是一件五重道器。若真的打起来,自己还是有优势的。

    唐仲礼便厉声道:“云河,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吧?果然妖族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唐家不同意你跟希儿在一起是正确,你的善良是伪装的,只不过是为了骗希儿的芳心罢了。我现在恨不得希儿就在这里看清你的模样!”

    云河不屑地冷笑:“可惜你没有这个机会了!只要把你们唐家的这些冥顽不灵的人全部杀光,就没有人能阻止我!然后我就带紫希远走高飞,去一个世人永远都找不到的地方过快活逍遥的日子。”

    唐仲礼惊吼:“你想杀我?”他没想到,云河为了唐紫希,会不择手段。

    “没错!纳命来吧!”云河冷冷道。

    “哼!谁胜谁负还言之过早。既然你这狐妖心存歹念,我就为世人除去你这一害,也好让希儿从此断了对你的心思!”唐仲礼义正辞严地说着。

    两人同时出手!

    剑光和爪影交织,又瞬间烟消云散。

    “滴答,滴答……”血滴在地面的声音。

    血是从云河的利爪滴下来的,但云河身上没有伤,而唐仲礼拿剑的右手却被爪出五道深深的伤口。

    唐仲礼依然紧紧地抓着手中的剑,而用左手捂住伤口渗出来的血。

    鲜血渐渐地从他的指缝里渗出来。

    唐仲礼脸色惨白,用难以置信的表情望着云河,惊得全身都在抖。

    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在云河爪下战不过一招!

    怎么可能?刚才云河展示出来的实力,是归空境八重!他是什么时候突破到这个境界的?为什么希儿不告诉自己?

    这回完了,就算希儿成为唐贵妃也没有用,因为整个唐家都没有人都抵得住云河一击。

    唐仲礼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云河杀了自己之后,就会去杀唐家其他的人,一定要阻止他!

    想到这里,唐仲礼便亮开桑子大吼:“唐家的人听着,云河要灭我们唐家,你们快逃!”

    他只是想尽快传达信息,哪怕有少量的人能逃出去,把这个消息传达到青桐郡的唐家就好了。

    然而,他这样做非但没有令唐家其他人知难而退,反而把大家都引过来了。

    唐家的人一向都是心连心的,一个族人在外面遇到危险,其他族人又焉有独自逃跑之理?

    不到片刻,其余九个留在客栈的唐家族人就赶到,其中就包括唐紫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豪门宠妻:刁蛮大〕〔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九星毒奶〕〔修真聊天群〕〔绝对一番〕〔神秘甜妻:我家影〕〔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画魂〕〔剑来〕〔重生野性时代〕〔一品修仙〕〔超神机械师〕〔明朝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