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娱之我为搞笑狂〕〔农民工玩网游2〕〔重生豪门:霍少暖〕〔护花状元在现代〕〔狼途万界〕〔护花特种兵〕〔地球求生指南〕〔厉少宠妻入骨〕〔女王幽荧〕〔人发杀机天地反覆〕〔我的漫画家攻略〕〔三国之巅峰召唤〕〔朕有帝皇之气〕〔九龙圣祖〕〔亿万老婆,你好甜〕〔史上最强血脉〕〔都市阴阳师(都市〕〔乡村小郎中〕〔一胎二宝,总裁追〕〔痴鸡大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萌狐悍妻 第五十四章 球球的逆鳞
    唐紫希给了它一个安全的成长环境,而云河则给了它一个温暖的窝窝,还有那满满的爱。

    云河是第一个真心抱它的人,这种感觉,是刻骨铭心的,让独自流落异乡的它第一次有了家的感受。

    如果没有遇到唐紫希和云河,球球现在还孤零零地待在冰冷的陨森林,过着凄凉孤独的日子。

    神书空间生活的时间虽然短暂,却是它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然而,这段快乐的时光对球球来说,却有太多悲伤的插曲。因为很多时候,云河出现在神书空间,是因为他受了重伤,唐紫希是带他回来治病疗伤的。

    如果球球有逆鳞的话,云河就是它的逆鳞。每次看到云河受伤,球球就特别难过,特别生气。

    它是气那些伤害云河的人!

    云河已经被劫走近半个月了,球球想念云河那温柔的声音,纯真的笑容,还有那温暖的狐尾巴……

    一想到此刻云河正在牢室中受苦,球球就坐立难安。所以它才会恳求唐紫希把它放出来,它恨不得将那些伤害云河的人统统杀光。

    感觉到球球对云河的思念和担忧,唐紫希抚了抚球球的蛋壳,心里很欣慰,球球虽然只是一个妖兽蛋,却懂得知恩图报,反观有些道貌岸然的人,忘恩负义,冷漠无情,连妖兽都不如。

    唐紫希沉着声音对球球道:“球球,谢谢你。现在我们就去救他!”

    半天前,帝都皇宫。

    冷雪以烈帝的身份上完早朝,就在御书房召见梵祭司。

    由于她拥有跟烈帝一模一样的容貌、身材和气息,甚至还拥有烈帝的记忆,处理朝中的事完全没有问题,也没有人察觉有什么异常。

    而现在,到了最关键,也最艰难的时刻,如何才能在梵祭司手中获得主人的信息,并且成功把主人救出来。

    不久,侍卫通报,梵祭司来了。

    “微臣叩见陛下!”梵祭司一进来,就规规矩矩地行了一个君臣跪拜之礼。

    “梵祭司,叶王那边的情况可有进展?”冷雪平静地问。她并没有让梵祭司平身,梵祭司就得一直跪着。

    “回禀陛下,微臣不力,至今仍不能炼化叶王的灵魂,恐怕妖族世界的地图和那两个秘境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得手。”梵祭司低着头跪着回答。

    “朕决定现在去亲自审问,你带路吧!”冷雪下令。

    梵祭司一听,顿时脸色大变!

    虽然现在有慕雪逸的抢救,但是云河仍未渡过危险期,根本就经不住审问。莫说云河现在还没醒过来,要是他醒过来,看到烈帝,会不会气得再次吐血?不要忘记昨晚,烈帝还刚刚跟唐紫希圆房啊!

    “陛下,昨天叶王殿下在同步影像中亲眼目睹陛下与唐贵妃步入新房,突发气急攻心,至今仍昏迷不醒,恐怕不方便审问啊!”梵祭司诚惶诚恐地说。

    “那你什么时候才能将他救醒?”冷雪脸色一变,沉着声音冷冷地问。

    “陛下,微臣已经让天下第一神医在争分夺秒抢救,目前进展一切顺利,应该很快就能把叶王殿下送回牢室。”梵祭司回答。

    冷雪皱着眉头,用略带怒意的语气道:“朕的最大目标,是收服妖族世界。那份地图,朕是志在必得的。在得到那份地图之前,你必须保住叶王的性命,要是他有什么不测,导致坏了朕的大计,朕唯你是问!”

    “是……微臣谨记陛下的旨意。”梵祭司慌张地应答。

    “要是叶王的伤势有所好转,立即向朕汇报,有些事情,朕必须要亲自问他。”冷雪又下令。

    其实,冷雪恨不得现在就去见主人,把主人救出来。可是现在她只有一个人,就算能见到云河,也没有办法带云河离开啊!

    她必须等到唐紫希回来!

    唐紫希这次出宫,表面是去见父亲,其实是跟帝都两大家主汇合。并用神书空间将他们带入宫里。有了这两位家主助阵,胜算才会更大。

    而她现在要做的,并不是一时意气用事,冲动地去救云河,而是尽可能获得更多的消息,以及为唐紫希的营救行动铺路。

    “微臣明白。”梵祭司恭恭敬敬回答,但他心里却觉得有些奇怪,为啥突然觉得,烈帝特别关心云河的安危,还两次提出必须亲自见云河?

    梵祭司不由得偷偷地瞟了“烈帝”一眼。

    发现这个烈帝的眼神看起来怎么比平时更加凌厉冷酷。这种凌厉,并不是一朝一夕所能积累的。

    烈帝虽然有帝王风范,也只不过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而此刻的烈帝给梵祭司的感觉,是有一种经历了沧海桑田的沉着冷静,稳如泰山。

    冷雪的气质来自于她的经历。她在音鳞秘境协助绝女王管治了音鳞族人千余年,看着生灵新旧交替,看着大地沧海桑田,这份深沉的气质,自然不是年轻人所能具备的。

    梵祭司的洞察力比一般人敏锐,他觉得就算是先皇武帝,也没有这份气度!

    难道是经历了一晚的游龙戏凤,使烈帝从气质上发生了变化?据烈帝所知,烈帝虽然有后宫三千,但从未临幸于任何一个妃嫔,唐紫希是第一个!

    男人的第一次,的确会让一个男人的心理发生很大的变化,使之变得更成熟。但也说不通,这份成熟会带着沧海桑田的气质啊!

    梵祭司心里还有很多疑惑,但并没有多言,见烈帝没再吩咐他什么事,他就告退了。

    离开御书房后,梵祭司第一时间就直奔东云所,来到云河养伤的厢房前。

    “弈文,云河的情况怎样?”梵祭司询问。

    一直守在厢房外的弈文便回答:“慕雪逸一直不让我进去,他也一直没有出来,但里面没什么动静,想必治疗进展十分顺利。”

    一直不出来,不眠不休,不吃不喝?还没有任何要求?也没有动静?这不正常啊!

    梵祭司觉得有些奇怪了,“砰”的一声推门而入。

    慕雪逸坐在帷幕边,用深情而空洞的眼神凝望着沉睡中的云河。

    他的头发原本只是两鬓变白了,但现在已经全白了。

    他原本漆黑的眼珠子就像魔化了般,被染成鲜血的红色,眼角还有两行凝固了的血痕,容颜憔悴不堪。

    但与他憔悴的面容不相称的是,他的嘴角勾着一丝傻痴的笑容。

    慕雪逸原本是一个儒雅的古风美男子,他身上有一种非常睿智和古朴的气质,但此刻却像一个得了失心疯的人。

    白发如丝,红眸柔情,眉目俊雅,但却不修边幅,头发散落,依然是美的,只是美得有些凄凉妖魅。

    “慕雪逸,你怎么会变成这样?”梵祭司吓了一跳。

    慕雪逸似乎沉浸在只有他和云河的世界里,并没有听到梵祭司的声音。

    “殿下,你安心睡吧!醒来后,这伤就会好的。”慕雪逸看着云河,温柔地自言自语,他的声音就像哄小孩入睡。

    反观云河,他睡得很安详,很平静。衣服被打理得整整齐齐,脸颊和手脚的血迹都被抹掉了,然而那张脸却苍白得发青!

    这样的脸色,根本就不属于一个活人!

    梵祭司觉得不对劲!

    他猛地把慕雪逸推开,执起云河的手腕把了一下脉,顿时脸色大变!

    人早就没气了!不但没心跳,没脉搏,就连手脚都冰冷僵透了。这样的僵化程度,至少已经断气一天!

    现在,梵祭司终于明白发生什么事了!

    想必在昨天,自己离开东云所没多久,云河就咽下最后一口气。

    慕雪逸与云河感情深厚,受不住这个打击,疯掉了!疯掉的慕雪逸还以为云河仍活着,继续不眠不休地照顾着云河。

    而弈文见慕雪逸在忙碌,便以为云河的伤势有起色,传了错误的消息给自己。

    这下子糟糕了!刚才烈帝还说个,如果云河有什么三长两短,就唯他是问。

    现在活着炼化云河灵魂的办法还没研究出来,而云河已经没了,妖族世界和地图和那两个秘境的秘密将会石沉大海,恐怕烈帝不会轻饶自己。

    梵祭司有些慌张了!

    人一旦断气了,灵魂就会崩解,记忆也会散失。但是这个过程快慢因人而异,妖族和妖兽的生命力比人族强,因此散失的过程也缓慢很多。

    所以虽然时间已经过了一天,但是应该还有少部分记忆保留下来的。

    不过,读取一个没有生机的灵魂,应该不难吧?

    梵祭司一掌印在云河的额头。

    云河的额头冰凉透了,梵祭司绝无半点恻隐之心,连他最后的安静也不放过,将灵觉探进他的灵魂之中,打算读取残留的记忆。

    但这一瞬间,梵祭司突然感到一阵可怕的灼痛!

    云河虽然咽了气,但他的灵魂竟然仍蕴藏着深不可测的力量,把梵祭司的灵觉活生生地吞噬了!

    这股力量,是云河活着时并没有表现出来的。

    若不是梵祭司当机立断,立即撤走灵觉,那股力量还会顺着他的灵觉侵入他的气海,吞噬他的灵气。

    “叶王殿下,为什么你死了还是浑身充满不能解释的秘密?你到底是什么人?”梵祭司气急败坏地吼。

    刚才的经历只告诉梵祭司一件事,那就是死去的云河,比起活着的云河更难对付,炼化云河的灵魂,可以说是永远不可能!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九星毒奶〕〔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剑来〕〔咫尺之间人尽敌国〕〔超神机械师〕〔这个明星来自地球〕〔第一序列〕〔鹿妖逐鹿〕〔饲养全人类〕〔变成血族是什么体〕〔伏天氏〕〔绝对一番〕〔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