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歌宴〕〔笙倾楼联盟〕〔情定一生无悔过〕〔房市见闻录〕〔苍生录之我欲修真〕〔重生之狼帝归来〕〔先生你是谁〕〔劫后60年〕〔梨落庭满园〕〔汉元1836〕〔时间之主〕〔妃狠佛系暴君您随〕〔我娘子超凶〕〔替嫁娇妻:偏执总〕〔我的极品美女老师〕〔娇妻归来:宝贝叫〕〔冷少宠妻甜入骨〕〔雪落关山〕〔一胎两宝老婆大人〕〔一胎俩宝,老婆大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萌狐悍妻 第五十八章 天大的误会
    ,精彩无弹窗免费!

    所有的想法云衡都没有说出来,他只是温柔地说了一句话:“殿下,你在凡间受苦了,以后我会慢慢补偿给你。”

    他的语气充满了怜香惜玉之意,只是让云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云河淡然地说:“衡长老,谢谢你的好意。但凡间的事已经过去,我早就不在乎了,只当作成长中的一点小挫折而已,你言重了。”

    云衡又笑道:“殿下的心态真是好,我受教了。”

    赵英彦心里吐槽:我家主人当然心理素质好!否则怎能容忍得了你这只色迷迷的大灰狼?

    云河想起母亲的事,眼睛变得红红。

    “如果母亲懂得分魂术,那么以魂补天的是母亲的主魂,在凡间与我父亲相遇的是母亲的分魂吧?”云河难过地问。

    云衡回答:“没错。当年陛下执行补天计划之前,为了以防万一,留下一道分魂暗中守护中天和凡间。但是主魂一旦消散,分魂也不会存留太久,也就一万载左右,分魂也会随着主魂的消散而消散。”

    云河听了,情绪更加低落。

    按照云衡的意思,母亲并不是生下自己才离开,而是在怀上自己之前就已经陨落了一万年。

    直到今天,他才知道自己的身世,他是替母亲和父亲难过,因为他们的爱情从相遇那一刻开始就注定要结束啊!他的双眸瞬间被泪水朦胧。

    云河的身世可以说是迷朔迷离,不可思义。

    赵英彦越听越觉得自家主人很可怜。

    狐女王在一万多年之前就因为补天而陨落了,她留下的一缕分魂飘荡到凡间,与武帝相恋,结合,最后生下主人。

    那主人岂不是一个人类跟一缕狐魂生下的孩子吗?人鬼情未了啊!

    按照凡间的说法,主人就是个鬼胎。在凡间,这样出生的孩子是很不吉利的,传说会给人们带来可怕的灾劫。

    当年人族和妖族水火不容,跨族的爱情是不允许的,更何况对象还是一缕妖族的幽魂?可想而知当年的武帝承受了多少闲言闲语才把主人养大?

    赵英彦很了解云河,他知道此刻云河肯定触景伤情,为他母亲和父亲的事伤心,于是他便安慰他道:

    “主人,尽管他们不能相守到海枯石烂天荒地老,但是只要两人真心不改,爱便是永恒,而你好好地活着,就是他们在天之灵最大的回报。而且,主人你并不孤独,从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大家会一直陪着你。”

    赵英彦这一番话提醒了云河。

    虽然父亲母亲都不在了,但他真的很庆幸,有希希女神和小彦他们风雨同路,甘苦与共,他是知足的,也倍加珍惜。

    正因为珍惜,才要不惜生命去守护这片天空。

    “小彦,谢谢你。”云河悄悄把眼角凝结的泪珠擦掉,绽放着如雨后初荷般的笑容。

    看到主人的笑容,赵英彦就知道,主人的心情已经调整过来了,他也放心了。

    赵英彦用深情的目光注视着云河,云河的目光与他相会,也是充满了感动。两人又陷入了主仆情深的模式。

    云衡完全被两人的气场排斥在外,他不甘心啊!

    他就不相信,自己堂堂一个德高望重、境界高深的狐族长老在云河心中还比不过一个卑微的人族小子!

    你会安慰殿下,我也会!

    于是云衡再次无视赵英彦的警告,不甘示弱地闯入两人之间,还用自己的身板把赵英彦隔开,然后一厢情愿地执起云河的手道:

    “殿下,请你不要难过,也不要害怕,即使女王陛下不在,我云衡也会代替女王陛下好好保护你的。男人保护女人是正经地义的,更何况殿下是我天狐族留下的唯一皇族血脉,是公主之尊,我建议殿下不要急于对付孟飞熊,这种打打杀杀的事情就交给我云衡就可以了。”

    云衡说得情深款款,就像爱的告白,还向云河眨了一下眼睛,放了一个电!

    云衡扪心自问,自己年纪虽然大了一些,也就十几万载而已,但是保养得还算不错,样子也长得不错,当年在族中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爱的美男子啊!对女人的吸引力还是有的。

    而且他还是大长老,位高权重,像他这种长得好看,成熟稳重又事业有成的男人,应该很受狐族女子表睐才对!

    云衡对自己的魅力很有信心。

    赵英彦对云河过分亲近,超越了一般主仆的距离,但偏偏云河一点戒心都没有,云衡实在不能再保持一贯的作风了,也采用了主动的手段。

    岂料他此举适得其反,同时又再次激怒了那位护主狂魔。

    尤其是他在赵英彦面前第二次拉云河的手。

    还有,拉手就算了!为啥这个云衡还要称主人为“公主”,难道他从一开始就以为主人是女儿之身?

    赵英彦已经忍无可忍了。

    而云河则汗笑着把自己的手从云衡那里缩回来,尴尬地说:“衡长老,看来你对我有所误会了,我是一个男人。”

    “什么?殿下是男人?”云衡的表情好像遭雷劈似的,惊恐得全身都僵了,抓狂地说:“这怎么可能?殿下你的样子明明就……”

    云衡的视线越紧盯着云河的前面看。

    呃,好平……

    这回惨了,自己从一开始就被殿下那张美得空灵绝世的脸吸引了,没有察觉到最重要的地方啊!试问一个正常女人的那个部位怎可能如此平坦无奇?

    原来殿下真的是一个男人!

    云衡的脸上写满了失落。

    云河的脸明明跟美丽而高贵的女王殿下长得一模一样啊!

    他还以为自己遇到的是狐族的公主殿下呢!

    他还以为,公主殿下穿着男装,是为了在中天行走方便。毕竟一个年轻貌美又境界低微的女子在陌生的世界历练是很危险的,那些龌龊的男人会如豺狼般扑过去……

    看到云衡因为自己的性别问题好像受了很大的打击似的,连脸色都变得不好了,还失神地自言自语,云河的表情十分委屈,他低声地对云衡说:“衡长老,你是在说,我长得很像女人?”

    赵英彦听了,被云衡激起的一腔怒火顿时消了,他笑道:“我可爱的主人,你不是长得像女人,而是比真正的女人还美好不好?连这位长老都被你迷倒了!”

    云衡老脸一红,尴尬不已地说:“我这样说并没有抵毁之意,只是殿下的容貌实在太倾国倾城,出凡脱俗,风华绝代,我真没想到世间有如此风韵的男子,所以才一时误会了,殿下请恕罪啊!”

    赵英彦听完云衡的解释更加肯定自己的观点了。

    原来这个老古董从一开始抓紧各种机会接近主人是因为误以为主人是个公主,想讨得公主的欢心做天狐族的驸马。

    什么狐族长老嘛?分明就是只为老不尊的大灰狼!

    好哇!难怪这个老古董一直瞧自己不顺眼,原来是妒忌自己能一直站在“公主殿下”身边。

    此刻,云衡一脸尴尬地站着,却又忍不住偷偷地去瞟云河几眼。

    这个老家伙此刻还在纳闷着为啥云河长得这么美居然是个男人呢!上天居然把一副这么好的皮囊给了一个男人,真是浪费啊!

    弄明白云衡的心理之后,赵英彦已经对他忍无可忍,他再次亮出天星剑,指着云衡的鼻子冷冷道:“老古董,从刚才开始,我就一直觉得你说话怪怪的了!什么我跟主人不合适,什么主人会受到伤害,原来你以为我们是一对?亏你是天狐族长老,想法却如此龌龊!”

    “这……”云衡被赵英彦骂得无力反驳。事实上,他真的是这么想,想抵赖都不行。

    他活了十几万年了,从来没发生过如此尴尬的事,此刻他恨不得在地上挖条缝钻进去。

    见云衡难得地站着挨骂不还嘴,赵英彦乘胜追击,再次警告:“好了,现在你知道我家主人是皇子了吧?请你的言行和态度放尊重些,否则就算你是长老我也不会跟你客气。”

    刚刚是被赵英彦突然说中痛处,云衡一时反应不过来,懵在那里挨了骂,现在赵英彦一而再,再而三地放话,会对自己不客气,云衡的忍耐性也是有限的。

    自从遇到云河以来,云衡就无视赵英彦的存在,甚至把他当成空气,一来是被云河的光芒吸引了,二来是想在“公主殿下”面前塑造一个君子的形象,以讨得“公主殿下”的好感,所以不敢随便对“公主殿下”的奴仆下手,而现在“公主殿下”变成了“皇子殿下”,那就没必要畏首畏尾了,既然大家都是男人,那就用男人的方式去解决问题。

    云衡冷静下来后,就开始反击了。

    此刻,赵英彦的天星剑仍指着云衡。

    云衡看了看那寒光闪闪的剑刃,又看了看赵英彦那张讨债似的脸,突然察觉到赵英彦身上有一股异于人族的浓浓的血脉气味。

    原来是这样!

    难怪殿下一直说,这个奴仆是他的亲人,而这个奴仆又一直这么嚣张,不把自己放在眼内了。

    原来殿下居然把珍贵的血分了给他,殿下真的太善良,太好骗了。

    不过,这也成了自己对付这个奴仆的利器。

    于是云衡嘴角轻轻一扬,皮笑肉不笑地说:

    “小朋友,你别冲动。说说你的天星剑吧!你身为天星剑的主人,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听听天星剑的秘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九星毒奶〕〔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豪门宠妻:刁蛮大〕〔绝对一番〕〔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修真聊天群〕〔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峡谷正能量〕〔出道就是巅峰怎么〕〔这号有毒〕〔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