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九零辣妻撩夫〕〔大小姐的贴身狂医〕〔男星的契约保镖〕〔老婆比我先重生了〕〔修仙奶爸在都市〕〔从观众席走向娱乐〕〔鉴宝直播间〕〔重生之彪悍小跟班〕〔谁先动的心〕〔假如我有读心术〕〔神说世界之风起云〕〔淡蓦凉亦棣星辰〕〔九零奋斗甜军嫂〕〔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女神的超级赘婿〕〔男装大佬在娱乐圈〕〔最强赘婿〕〔穿成反派大佬的亲〕〔茵魂不散〕〔全球示爱慕太太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萌狐悍妻 第十三章 打劫
    说起来,那时候自己白天在星光学院上课,晚上傻呼呼地去飞狐谷“打工”,每天吃着云河亲手做的农家菜,又是多么幸福平静的生活。

    可那时候的自己并不懂得珍惜云河,心里还惦记着那个负心的未婚夫……

    而现在,这里的生活已经可望不可求了。

    唐紫希紧紧地抓着云河的手,不想再放开他了!

    “希希……”云河顺势把唐紫希拉入怀中,他低头柔情无限地俯视着眼眸中泛着爱火的希希女神。

    两人的唇,距离越来越近。

    这里四下无人,环境又宁静幽美,气氛浪漫,正是恩爱的好时机呀!早就想跟希希女神亲近的小狐狸又怎会错过呢?

    唐紫希没有拒绝,合起眼睛,掂高脚,静静地等候着她勇敢的小云河主动献身。

    眼看两个就要亲到了,突然有一个女人喝道:“打劫!把黄金会员卡交出来!”

    云河的柳眉蹙了蹙,唐紫希也黑着脸睁开眼睛。

    小两口同时吐槽:靠!你打劫不会挑个时间么?

    小两口不约而同分开,忧怨地朝着声音传出的方向望过去。

    他们是想瞧清楚,到底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这种紧要关头煞风景,煞心情!

    一个穿着橙衣,梳着大马尾的年轻女子正虎视耽耽地盯着云河和唐紫希,她相貌清秀,手中拿着一把短剑,是一件五重道器。

    橙衣女子身边站着一个绿衫少年。

    这绿衫少年的容貌跟橙衣女子有几分相像,只是眉宇间还十分生涩,没有那个橙衣女子的凶悍。

    橙衣女子瞪着云河骂:“看什么?姐就是打劫!你看这身衣服的布料挺不错的!应该是出自名门望族的纨绔子弟吧?要怪就怪你跑到这种荒山野岭泡妞,这正好方便我下手!”

    她说话就像弹簧似的,一个劲停不下来。

    呃!这女人真是没礼貌!不但打扰了自己的好事,竟然还骂小丈夫是纨绔?唐紫希十分不悦。

    唐紫希也不表态,她就想看看这种事情平时脾气一向好得没话说的小丈夫会怎么处理。

    云河本来是生气的,可怜他满腔的爱火无处可泄呀!但当他用神念扫了那橙衣女子一眼之后,嘴角诡异地笑了笑。

    没错,他用心灵感应读取了橙衣女子的记忆。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瞧瞧,自己都发现了什么?

    唐紫希可没有云河这种隔空读心的神通,看到小丈夫不怒反而笑了,她有些不解了。

    “我在这里幽会怎么了?犯着你了吗?”云河微笑着问。

    “我知道你身上有黄金会员卡,交出来,我可饶你们一命,否则你们就等着成为一对亡拿鸳鸯吧!”橙衣女子恶狠狠道。

    呵呵,看来是刚才自己进去天宝阁的时候,被这橙衣女子远远地瞧见了。

    要是她知道自己跟店长那番交谈讲的是什么,恐怕未必会敢贸然打劫自己。

    云河发现一件乐事,就是他身在这身打扮终于没人误会他是山野农夫了。

    其实云河成神之后,就可以将灵气直接凝练成衣服。

    神仙的灵气所凝结的衣服,那就是仙衣。仙衣,就算是再简单的款式,那布料自然是人间的绝品。

    不过,把仙衣看来纨绔子弟穿的绫罗绸缎,这橙衣女子的眼力也不怎么样。

    橙衣女子手中的利刃晃晃的闪人眼睛。

    她旁边的绿衫少年却怯弱地说:“姐,这样抢别人的东西好像不对啊!不如别抢,我们跟他们借吧!这位公子看起来不像坏人,说不定他会愿意借给我们的。”

    橙衣女子险些被绿衫少年的话气晕:“小信!你真傻!那黄金会员卡价值十亿!他怎么会借给我们!这是我们唯一去穹庐神岛的机会,机不可失!”

    一边教训绿衫少年,一边继续用剑指着云河:“拿来!”

    云河伸出两只纤纤手指,将剑尖钳住,然后轻轻推开,风轻云淡地说:“你弟不傻,是你太冲动了。”

    橙衣女子吓了一跳,她想将短剑从云河的指间收回来,但无法她怎么使劲,就纹丝拔不动!那短剑仿佛在云河的手指上生了根!

    这怎么可能?

    云河看起来就像一个弱不禁风,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而自己手中的可是五重道器啊!

    没有修为的人绝对会被这把宝剑震慑得无脚无力的。

    糟糕了,这回撞到钉子了。

    这个看似文弱的富家少年,原来是一个绝世高手,难怪他会有黄金会员卡,难怪他敢一个人跑到这种荒山野岭把妹……

    真是的,这皮囊长得比女人还女人,扮猪食老虎啊!不带这样欺负人的!

    橙衣女子额头冒出豆大的冷汗,现在骑虎难下,怎么办?

    那绿衫少年虽然性格憨厚,却不是愚笨之徒,他一下子就看出云河深藏不露的实力。

    担心姐姐的处境,绿衫少年连忙向云河赔礼道歉:“这位公子,我姐因为救父心切,走投无路,才出此下策打劫你的会员卡。望在公子念在我姐一片孝心份上,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过她一命吧!”

    “小信,你可是男子汉大丈夫,别求他!我们姓钱的,不能如此没骨气!”橙衣女子气急败坏地骂。

    云河听了,又觉得好笑了:“我倒是更认同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再说,要是我是钱乐,也不希望自己的一对儿女为了救他随便拿性命冒险。”

    云河此话一出,无论是橙衣女子还是绿衫少年都大吃一惊。

    “你怎么知道我们的父亲是钱乐?你到底是什么人?”橙衣女子警惕地问。

    云河故作神秘地笑了笑:“我还知道你叫做钱小珊,今年二十岁,理想是成为一名劫富济贫的侠盗。小时候七岁瞒着父母偷偷跑到山上打劫路过的富商,没想到遇到真正的山贼,还差点被人拐走当童养媳。”

    云河又望着绿衫少年道:“你叫做钱小信,今年十五岁。因为三岁的时候不小心捣了一个蛇洞,被蛇咬了一口,从此以后,不但怕蛇,总之是滑滑的,长长的东西都怕,比如小蚯蚓。”

    钱小珊和钱小信两姐弟被说中童年糗事,顿时脸颊通红!

    这些事情,都是极秘密的,只有天知地知他们知,他们的父亲钱乐都不知!而云河跟他们素味谋面,他是怎么知道的?

    两人再次吓得不轻,脸颊又由红转青。

    难道眼前这个扮猪食老虎的家伙会读心术不成?

    看到这两姐弟的反应,唐紫希一下子就明白了。

    小丈夫跟这两姐弟之前应该并不相识,小丈夫一定是用了心灵感应之术隔空读取了他们的记忆和想法,才发现姐弟俩是钱乐的孩子。

    云河笑道:“你们打扰了我的好事,打劫不成,还想一走了之?天下可没那么便宜的事情。”

    “那你到底想怎么才肯放过你们?”钱小珊惊惧地问。

    云河冷笑:“你赔我二十万吧!我就放你走!”

    “二十万?你不如去抢?!就算我刚才想打劫你,你现在也没什么损失吧?”钱小珊气呼呼地道。

    “谁说我没损失?我是精神损失!你坏了我大好兴致,你不知道**一刻值千金吗?”云河道。

    “切,你那么喜欢泡妞何不去万春楼?”钱小珊骂。

    “谁说我在泡妞?这位是我的妻子!我跟妻子在这里散步!这笔费用你赔定了!”云河道。

    “我没那么多钱!”钱小珊说。

    “没钱话你们两个给我当仆人吧!”云河又笑了:“我要去参加穹庐神岛拍卖会,正好缺两个仆人,劳动合约从现在开始,直到拍卖会结束刚好十天,一人一天一万,这可是高薪的好差事。”

    云河开出的条件的确很吸引人!

    放眼整个赤炎国,乃至整个东川大洲,日薪过万的差事真的寥寥无几,而且还需要过人的武艺。

    就算是皇帝身边的侍卫也没有这种待遇吧?

    眼前这个狐狸男要么就是另有所图,要么就是个败家子,闭门不知天下事,出门也不知行情。想必平时也是个一掷千金,挥金如土之辈,到处沾花野草,过着风花雪月、纸醉金迷的生活。

    就算他家底再优厚,像他这样挥霍,始早会有倾家荡产的一天。

    一直在底层苦苦拼搏奋斗的钱小珊就最看不起云河这种只懂得把妹烧钱的纨绔子弟。

    此人若不是出身好,资源多,他什么都不是!

    不过,话说回来,给狐狸男当个仆人混进穹庐神岛对自己也十分有利呀!

    反正自己的目的就是去穹庐神岛救父亲,拍卖会一结束,就一拍两散,答应他也无妨!要是中途有什么变卦,想办法把这人身上的黄金会员卡偷走再去救父亲……

    此计是一举两得!

    想到,钱小珊便道:“好吧!我答应!”

    “公子,我也答应。”钱小信附和。

    云河又微微一笑,轻轻放开钱小珊的剑道:“你们可别想着中途溜人,要是你们违反约定,就算你们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把你们捉回来,到时你们可就别想着去救钱乐了。”

    钱小珊听了又是脸色大骇,狠狠地瞪着云河:“你为什么能知道我内心的想法?”

    “实不相瞒,我会读心术。”云河不以为然道。

    钱小珊睥睨地说:“卑鄙!窥视别人的内心!”

    云河反唇相讥:“那也是因为我要提防时刻想着打劫和盗窃我的人而已!”

    “你!”钱小珊急得直跺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修真聊天群〕〔绝对一番〕〔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九星毒奶〕〔第一序列〕〔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超神机械师〕〔豪门宠妻:刁蛮大〕〔剑来〕〔出道就是巅峰怎么〕〔烂柯棋缘〕〔这号有毒〕〔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