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王的腹黑医妃〕〔重生之最强剑神〕〔修真狂少〕〔重生嫡女有空间〕〔一笔论江湖〕〔甄帅向往的生活〕〔斗破之万噬决〕〔我想当包租公〕〔仙尊重生林君河〕〔陋俗之婚闹〕〔真龙女婿〕〔重生宅男之名剑谱〕〔隐秘的人类身世〕〔爱你江先生〕〔西域降魔记〕〔国术大明星〕〔邪王宠妻:废材嫡〕〔一世兵王〕〔画演天地〕〔斗武乾坤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萌狐悍妻 第二十三章 苍连报恩
    最大的优点除了可大可小,速度还不赖!时速足可以让一般归空境九重的修士追不上,而且还有护罩。

    到了批产的年代,粉色鱼形船在九重神殿已经是家家户户都必备的交通工具,就像现代人的摩托车或小汽车一样。

    钱小珊黑着脸上了船,看她的表情,好像上了一艘贼船,十分不爽。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这条“其貌幼维”的船却出奇的舒服。

    不止舒服,连船里的空气都比外面好得多!

    云河在船仓每个房间都镶了紫灵珠作装饰。

    这些紫灵珠全都是神器啊!

    钱小珊对于宝物的辩识度还是有的。

    “你这狐狸男!真是禾草盖珍珠,一颗这些紫色的珠子估计都比一百艘这种破船值钱。”钱小珊忍不住又要吐槽了。

    对于钱小珊的吐槽,云河已经见怪不见了。

    她喜欢大呼小叫的,就随她吧!

    钱小珊去到处悠转了。

    “姐,你不能这么没规矩啊!”钱小信提醒她。

    钱小珊立即反驳他:“你又何来这么多规矩?我们现在上了一条破船,要是不赶紧把这里的环境弄清楚,待会沉船了你还不知道要往哪里逃生!”

    呃……

    刚上船,就想到沉船了。

    这话说得真是不吉利。

    钱小信多么害怕云河会生气,可回头一看,见云河满不在乎的样子。

    老实说,云河只把钱小珊当成一个淘气小女孩而已,这样的小女孩,以前他见得多了。

    钱小珊大摇大摆地继续在船上“参观”,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不时发出阵阵惊叹,然后就是刻薄地吐槽,言辞无非就是骂云河穷侈极奢,是个纨绔之类。

    突然,钱小珊在墙角前停了下来,惨叫一声:“救命啊!”

    看到钱小珊一直活蹦乱跳的,突然又大喊救命,钱小信还以为姐姐走路不小心撞到那里受伤了,急急脚跑过去,关心地询问:“姐,你怎么了?”

    钱小珊手颤颤地指着墙角道:“有……蜘蛛!恶心!我最讨厌这种长着很多脚的虫子!”

    钱小信呼的舒了一口气。

    顺着钱小珊所指的方向望过去,果然有一只小小的黄金色蜘蛛在编织着一张复杂的黄金色大网。

    “姐,不用害怕,我立即灭了这虫子。”钱小信不敢大意,连忙变出云河送的宝剑。

    如果有普通人站在这里,一定会觉得钱小信小题大作了,杀一只小小的蜘蛛要用九重道器?是不是太夸张了些?

    其实完全没有夸张,那只小蜘蛛竟然是一只归空境九重巅峰的妖兽,论境界,跟钱小信不相上下呢!

    “蜘蛛妖!受死吧!”钱小信举起寒光闪闪的宝剑就向着那只蜘蛛妖劈过去。

    岂料那只蜘蛛妖竟然轻巧地闪开,然后腹部向着钱小信喷了一道蜘蛛丝,这玩意还瞄准了钱小信的眼睛。

    这种黄金圆蛛本来是有毒的,只是毒性不高,但化为妖兽之后,毒性就会增大千万倍,要是眼睛被击中的话,就算不瞎眼,估计也不会好受。

    钱小信连忙向宝剑向前一挡,把蜘蛛丝挡下来。

    趁着钱小信手忙脚乱防守之际,那蜘蛛妖便吐出一道丝线,线头固定于船仓顶,它整只蜘蛛就悬挂于半空,然后来一个大飞荡,像人猿泰山似的从船仓一角荡向云河。

    “云公子!小心!”钱小信以为这只蜘蛛妖要攻击云河,连忙大叫。

    不过细想,那云公子可是比自己厉害的绝世高手,那蜘蛛妖要是敢对云公子下手,绝对是自寻死路啊!

    想到这里,钱小信瞬间不担心了,看来这只蜘蛛妖要倒霉了。

    孰知道钱小信估计的事情却没有发生。

    但见云河风轻云淡地轻轻伸出手掌,那只小小的蜘蛛妖便轻灵地落在云河的掌心,仿佛把云河的手掌当成了一个安全的停机坪。

    “若然没记错,你是叫做苍连大仙吧?你不在家中照顾伤病的老母亲,跑到我船上做什么呢?”云河亲切地询问。

    蜘蛛妖跟面对钱小信时的嚣张截然相反,它老老实实地待着,一动也不动的,表情瞬间变得既虔诚又恭敬,比起那些在狐仙殿朝拜许愿的人眼神之中有着更多疯狂的崇拜。

    “恩公!谢谢你还记得我的名字!请恕苍连不请自来,我是在恩公把船放出来时,悄悄溜进来的。”蜘蛛妖诚惶诚恐地解释。

    “我知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云河问。

    “母亲常常教我做人要知恩图报,是母亲让我来追随恩公的!要是我做不到,母亲就永远都不认我这个儿子了……恩公,求求你收留我吧!我一定会尽心尽力为你做事的。”蜘蛛妖眼泪汪汪地说着,生怕云河不同意。

    “苍连,你真的那么想跟着我?”云河笑着问。

    “当然!恩公你是我的偶像,能跟在你身边,是我的福气。”蜘蛛妖眉飞色舞地说着。

    云河和蜘蛛妖沟通,用的都是心念,别人是听不到的。

    但是眼神不会骗人。

    蜘蛛妖的眼神对云河很尊敬,完全没有敌意,而云河看待蜘蛛妖的目光居然带着一种慈悲。

    总之,这两人完全不像是第一次见面,倒是像相识已久,久别重逢,有无数心底话的感觉。

    钱小信和钱小珊看得目瞠结舌。

    满以为像蜘蛛这么恶心的妖虫,云河是肯定不会收留的,没想到云河居然笑着道:“苍连,既然有缘,那你就留下吧!”

    蜘蛛妖听了,高兴得跳起来,还爬到云河肩膀上,激动地说:“谢谢恩公!”随即,它又想到了什么,咯咯地笑道:“不,我应该改口了,苍连拜见主人。”

    同时,蜘蛛妖很恭敬地交出一丝自己的灵魂之力。

    云河在想,这只蜘蛛妖是因为在自己的雕像后面结网,长年累月聆听凡人的愿望,炼化了狐仙庙周围浑浊的灵气才进化成妖的,也算是跟自己有缘份,收了它也未尝不可。

    这蜘蛛妖本性不坏,如果循循善导,说不定能成大器。

    想到这里,云河便炼化了蜘蛛妖的这一缕魂念,两人瞬间建立了灵魂契约。

    钱小珊觉得云河心理太阴暗了,居然跟那么恶心的妖虫认主!有钱人都是这么奇葩的吗?

    钱小珊原本就一直与云河保持着距离,现在云河收了这么一个恶心的“庞物”,钱小珊站得离他更远了。

    钱小珊还白了云河一眼,吐槽:“臭狐狸男!”

    至于钱小信,他则有些羡慕那只蜘蛛妖。

    其实他也很想跟着云河,但是姐姐肯定会反对,又不知道父亲会不会同意。

    再说,人家一直没有表态要收留自己,人家只是承诺带自己去穹庐神岛把父亲救出来。

    也就是说,他们现在的主仆关系,就像一份临时合约。

    看到这姐弟俩的反应,蜘蛛妖苍连觉得好笑了,它用心念悄悄跟云河说:“主人,这两个人类还不知道你真正的身份呢!真是愚昧无知,主人为什么要留这种人类在身边?”

    云河笑着用神念回应:“他们是我一位好朋友的孩子,我那位朋友遇到一点麻烦,被困在穹庐神岛,这对孩子又被坏人盯上了,我得保护他们,还要尽快将那位朋友救出来。”

    “主人的朋友叫做钱乐是吧?”苍连问。

    “你知道的倒真不少呢!”云河点了点头。

    “嘿嘿,主人你莫见怪,苍连冒充你的名号坐镇在狐仙庙多年,也炼出了一点读心术,刚才那个男孩在狐仙庙里偷偷地向我许了愿,希望他父亲平安归来呢!”苍连略略得意地说。

    无师自通,自学成才,这苍连的确是有值得傲人的天赋,这也是云河愿意收留它的原因之一。

    但闻苍连又愤愤不平地说:“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睛的家伙居然敢打主人朋友的主意,苍连一定会替主人好好教训他们!”

    “这事,我已经有计划了。”云河平静地说。

    “嗯,主人有用得着苍连的地方,尽管吩咐,苍连很想为主人分担。”苍连已经按耐不住了,因为它心里只想着报恩。

    “好,不过现在还有些时间,你先去提升一下修为吧!”云河轻轻伸手,用手指点了点苍连的小脑袋。

    “主人!”苍连惊讶地叫了一声,身影就凭空在大家面前消失了。

    蜘蛛妖消失,最高兴的人莫过于钱小珊,她心里大呼:谢天谢地,狐狸男终于把那只恶心的蜘蛛变走了!

    岂料钱小珊高兴不到一会,蜘蛛妖又回来了,它依然蹲在云河的肩膀上,奇怪的是,这回蜘蛛妖似乎变成了一只普通的蜘蛛,钱小珊感应不到它身上有灵气波动。

    “噫!”的钱小珊愣了一下,突然想到什么,道:“难道……难道狐狸男担心这蜘蛛妖会害人,把它的修为废了?”

    这个女人,真是愚蠢得无药可救……

    苍连睥睨了钱小珊一眼,就连骂她都觉得浪费时间啦!

    刚才苍连并不是消失了,而是被云河收进了九重神殿。

    云河先是用神念将苍连的境界提升至化神境,然后召唤紫雷山的劫雷帮它渡化神劫,最后还把它送到四重天。

    别看苍连只是消失了一刻钟的时间,苍连已经在四重天渡过了漫漫的十年岁月,走到了四重天的尽头。

    现在它的境界已经突破至九重化神。

    只不过被云河召回现实世界后,苍连隐藏了修为,装成一只普通的蜘蛛而已。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九星毒奶〕〔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剑来〕〔咫尺之间人尽敌国〕〔超神机械师〕〔这个明星来自地球〕〔第一序列〕〔鹿妖逐鹿〕〔饲养全人类〕〔变成血族是什么体〕〔伏天氏〕〔绝对一番〕〔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