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从高考开始〕〔蚁仙〕〔港乐时代〕〔凶尸实录〕〔郡主恃美行凶娱乐〕〔疯狂心理师〕〔英雄联盟之最强荣〕〔守望者舰娘〕〔超级捉鬼道长〕〔重生之绝世武神〕〔爷是病娇,得宠着〕〔沙漠中的农场〕〔影视世界诸天大佬〕〔乡村透视仙医〕〔丝路大亨〕〔逃婚王妃很逍遥〕〔地球最强修仙〕〔惹谁都别惹医圣大〕〔主母,Boss又精分〕〔吃货召唤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萌狐悍妻 第八十二章 可怜人的可恨处
    紫莲的力量在净化她的灵魂,狐血的力量在炼化她的灵魂,她身上被净化的不止是唳气,还是圣皇跟她订下的那个灵魂契约。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圣皇的力量是黑色的力量,包括他跟人订立的契约。

    紫莲就是这种力量的克星!

    不久,这个契约消失了,葵姬与圣皇之间的关系中断。

    同时,圣皇渡入葵姬身躯内的黑色力量也被净化,也就是想,圣皇想用对付赵英彦那种方法对付葵姬,令葵姬的气海和全身经脉破碎而死已经不可能。

    圣皇的契约消失的同时,狐血又将葵姬的灵魂炼化了,重新订立了一个契约。

    在炼化葵姬灵魂的同时,难免会读取到她的记忆。

    原来葵姬如此喜欢糟玩男人,吸男人的血,跟过去的一段爱情有关。

    她曾经爱上一个人类男人。

    那个男人被葵姬的美貌深深吸引,并且发下海誓山盟,爱她爱到海枯石烂,不离不弃。

    她也想跟他白头偕老,携手共渡此生。

    只是可惜,这个爱的承诺比纸更薄。

    当这个男人发现,枕边的女人是一只吸血鬼时,怎么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最后,他为了消除心中的恐惧,去找来一个驱魔师,企图杀掉葵姬。

    她绝望不已,没想到一片真心换来的只有无情的背叛。

    她是来自魔界的神级吸血鬼,又岂是凡间普通的驱魔师所能收服的?

    一怒之下,她将驱魔师和那个她曾经深爱的男人的血喝得一滴也不剩。

    她回去魔界了,从此以后,她痛恨世间所有的男人,并且对男人进行疯狂的报复。

    这千万载以来,死在裙下的男人已经枯骨如山。

    可是她的恨却无法平息下来。

    也许那个男人所带给她的伤痛,永远都不会愈合。

    直到紫莲祥和的光芒照亮了她心中的暗黑。

    那些前尘往事都化为风中尖埃,随风而散。

    何苦为了一个根本就不懂得爱自己的男人而痛苦千万载,让双手染满鲜血呢?根本不值。

    葵姬终于安静下来了,她不敢再正视云河,虔诚地向云河跪下,又恭敬又慌张地说:“拜见主人,万望主人饶恕葵姬之前的无礼。”

    云河心里舒了一口气,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葵姬成功转化了。

    刚才真是凶险万分,救活小仙之后,紫莲的力量已经所剩无几,不能维持那种神圣紫光太久,要是没有这种光芒震慑葵姬,葵姬用一只手指头就能将云河捏死了。

    现在葵姬不再是圣皇的奴仆,而是自己的奴仆。

    以归空境的修为,收复一只界王神境的吸血鬼做手下,想想也觉得自己挺拉风的。

    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

    尽管葵姬的遭遇很令人同情,但这并不是她滥杀无辜的借口。即使她向云河臣服,但不等于她过往所犯的错就能一笔勾销。

    “葵姬,这次我可以不杀你。只不过,以后你要好好为过往所犯的错赎罪!要是被我发现你再伤人命,我是绝不饶你的!”云河叹了一口气道。

    “谢谢主人宽宏大量给葵姬改过自身的机会,葵姬必定谨遵主人的命令,重新做人。”葵姬欣喜地道谢。

    云河没功夫再跟葵姬说客气话了,他直接下令:“葵姬,你立即带小仙回长风山。”

    葵姬一脸担忧地抬起头,望着云河问:“主人,你为什么不跟葵姬一起走?这里是圣皇的地盘,主人的处境非常危险。葵姬自问带着两个人飞完全没问题。”

    云河凄然地说:“我跟你订立主仆关系,是以取消你跟圣皇之间的契约为前提。想必在我成为你主人的一瞬间,圣皇就觉察到了。他很快就会来了,他的目标只是我,要是我跟着你们一起逃,你们就逃不掉了。再者,你现在已认我为主,圣皇最无法原谅的事情就是背叛,要是遇上圣皇,他也绝对不会留你活命的。”

    云河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地将睡着了的小仙交给葵姬。

    葵姬抱着小仙,却不愿意离主人而去。

    她是知道,主人是想用自己做饵,引开圣皇,为自己跟小仙争取逃生的时间啊!

    这世间哪有这么傻的主人,为了让仆人逃生,自己却冒着生命危险留下来?

    葵姬着急地劝:“主人,万万不可!圣皇的实力已经恢复至界王神,主人只有归空境,在圣皇面前只会不堪一击,就别说拖延时间了,还不如抓紧时间跟我一起走!”

    云河微笑着反问:“葵姬,你也是界王神,你赢得了我吗?”

    葵姬被云河问得哑口无言。

    的确,自己明明是界王神,可是却败给了云河,还沦为云河的奴仆。

    主人的实力深不可测,并不是用肤浅的目光所能洞察。

    是不是自己太杞要忧天了?

    或许,该害怕的人是圣皇。

    主人身上那种神圣的紫色光芒,足以令圣皇如鼠辈逃蹿。否则圣皇又何必多此一举,用那么麻烦办法,将明川炼制成傀儡,又用那种复杂而古老的阵法将自己从魔界召唤出来,自己亲自出手,一巴掌不就能将主人拍死了?

    一定是圣皇在畏惧紫莲的力量!

    这个圣皇,真是太可恶了啊!明知道主人手中的紫莲是所有暗黑生物的克星,还让自己和明川来当袍灰。

    同样是主人,圣皇把自己的命当作草芥,随时都可以牺牲,而云河则会关心自己的安危,对比之下反差是这么大。

    就算再笨的人,也该知道如何选择了。

    云河真的是一个很善良的人。

    想到这里,葵姬的心便安定了不少。

    既然主人有必胜之计,自己的担心就显得多余了,于是她便道:“主人,那好吧!我先带小仙回长风山。你一定要好好保重!”

    葵姬好不容易才认了一个好主人,可不想失去主人。

    “行了,你抓紧时间。”云河再次催促。

    葵姬依依不舍望了云河一眼,才变出黑色双翼,抱着小仙,拍了拍翅膀几个瞬飞飙出石洞,然后振翼高飞,冲入天际,化用一道黑色的闪电,眨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见小仙终于安全地被带走了,云河长长舒了一口气,双眼突然发黑,视野越来越模糊,单薄的身躯晃了晃,他连忙扶着石壁,才能勉强坐着。

    双膝和脖子上的伤口又开始渗血了。

    被葵姬捉走时,他曾经不小心从半空中摔了下来,双膝摔断了,到现在还没好。

    刚才给小仙疗伤时,他是爬过去抱小仙的,由始至终,都没有站起来。

    然后又失去太多狐血,更加上耗用紫莲,并不是目前他这副虚弱的身躯所能承受的。

    萦绕在他身上的紫色祥光渐渐黯淡下去,最后光芒散尽,眉心的紫莲消失。

    云河整个人看起来非常衰颓,如同一棵在秋风中凋零的枯树。

    云河,你一定要振作点!

    你还没给希希女神幸福呢!你不能死在这里!

    云河不断鼓励自己,好不容易才重新凝神聚气,让视野恢复正常。

    只不过,还没等他多喘一口气,一把阴森而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云河,我要杀了你!”

    是圣皇,那声音由远而至,带着滔天的怒意。

    云河苦笑,来得真快。

    这圣皇真是阴魂不散啊!几世几年了,还揪着自己不放的。

    云河并不打算逃,淡定地原地坐着,准备迎接最后一战。

    他心里在盘算,不知道这里距离长风山有多远?以葵姬的脚力,把小仙安全送回去了吗?

    待会能拖延多久就多久吧!

    在云河沉思之际,一阵黑雾从洞外以极快的速度蔓延进来,这黑雾仿佛有生命般,绕着弯弯曲曲的石洞径直来到云河面前,然后层层黑雾翻涌升起,渐渐凝聚成一个充满唳气的人影。

    人影越来越清晰,他身材高大魁梧,一身霸气的黑衣劲装,黑色的卷发长如同盘舞的腾蛇,森红的血眸凝聚着世间的唳气与怨念,惨白的肤色仿如追命的无常。

    只是这个极阴森可怕的一个人,长得倒是十分英俊,分明的轮廓就像岩石,高高的鼻子就像凌厉的鹰勾,只是这种英俊带着一种令人不寒而悚阴霾。

    在葵姬与云河他们周施的小半天里,圣皇继续疯狂地吞噬炼化凡间的唳气,此时此刻,他的容貌已经完全恢复至最佳状态,只是他实力仍未恢复,只有九重界王神。

    毕竟凡间是一个非常低级的界面,圣皇想从这稀薄的天地灵气里摄取力量恢复至圣境那是不可能的。

    云河那一身童装只是普通布料,又怎经得住折腾,早就破破烂烂,衣服还不怎合身,连四肢都遮不住,脸色苍白像纸一样,浑身还沾满泥泞,脖子上有吸血鬼留下的伤口,双膝断了,连站都不能站,样子狼狈之极,比起意气风发,威风凛凛的圣皇,云河这造型,就像从牢里逃出来的奴仆,又像在街头跟人抢饭被人揍了一顿的乞丐。

    看到云河如此落魄,圣皇觉得十分得意,他幸灾乐祸地取笑他:“云河啊,从智障儿童到乞丐,你就没有一个能见得人的形象吗?你不觉得丢人吗?重生活得这么卑贱,不如死了算!免得污染我眼球呢!”

    云河不以为然道:“你要是受不了我,大可以离开,何必在我面前啰嗦?真没想到,堂堂一代魔君圣皇,重生之后,比起我这个卑微的狐妖更加沦落,变成了市井话唠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九星毒奶〕〔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剑来〕〔咫尺之间人尽敌国〕〔超神机械师〕〔这个明星来自地球〕〔第一序列〕〔鹿妖逐鹿〕〔饲养全人类〕〔变成血族是什么体〕〔伏天氏〕〔绝对一番〕〔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