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歌宴〕〔笙倾楼联盟〕〔情定一生无悔过〕〔房市见闻录〕〔苍生录之我欲修真〕〔重生之狼帝归来〕〔先生你是谁〕〔劫后60年〕〔梨落庭满园〕〔汉元1836〕〔时间之主〕〔妃狠佛系暴君您随〕〔我娘子超凶〕〔替嫁娇妻:偏执总〕〔我的极品美女老师〕〔娇妻归来:宝贝叫〕〔冷少宠妻甜入骨〕〔雪落关山〕〔一胎两宝老婆大人〕〔一胎俩宝,老婆大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萌狐悍妻 第二百一十章 痛知实情
    想到这里,阿灰便道:“哼!我也不想成为邪神的食粮,这次就免为其难让你救。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 ..kan.shu..co但是你是为了战胜邪神,我是为了保护公主,我并不欠你的!”

    “随便你怎么理解。”云河笑了笑。

    只要这个人不要拒绝自己,继续寻死就好。

    就是这样,云河拎着阿灰一路飞行,直接回到他与小云雅合力谛造的那个结界里。

    穿越结界的障壁,又让阿灰吓一跳。

    眼前出现的是一片山清水秀,鸟语香花,小桥流水人家的田园风光。

    花海的中间有一片波光鳞鳞的湖泊,湖畔有一座山庄。这座山庄以木材而建,设计风格上充满了异域特色。山庄旁边搭着一个凉棚。棚上长着一棵葡萄藤。

    葡萄藤结出了一串串五颜六色的葡萄,在阳光下晶莹地闪烁着亮光。

    一个十岁的娃子悠然地坐在葡萄棚下的竹椅上,手中拎着一串熟透了的紫葡萄。

    木屋后面是层峦叠翠的青山。

    安逸清宁的景象跟外面唳气冲天泥潭黑山是完全相反的两个世界。

    还有,这里的风景,为何如此似曾相识?

    阿灰想起了郦苏为云河兴建的那座墨宫!

    墨宫里也有这样的一个蓝色的湖泊,也有这么绚丽的一片花海。

    不同的是,金碧辉煌的墨宫换成了简朴雅兴的山庄。

    沉睡在墨宫深处的活死人换成了一个等级高得让阿灰不可企及的灵魂。

    云河把阿灰扔在花海里。

    一只蝴蝶在阿飞眼前飞过,优美地翩翩起舞,湖面一道水花疾驰,一条鱼儿跃出湖面,又“噗通”一声灵活地潜入水中。

    阿灰看得目瞠结舌。

    “邪神的肚子里,怎么可能会有生灵?这是幻觉吗?”阿灰惊讶地问。

    云河笑道:“当然不是幻觉。这是我用紫莲净化了这片空间之后,这里自然繁衍出来的生灵。”

    看到云河回来了,小云雅拎着那串葡萄从凉棚里走出来。

    看到云河出去一趟,带回来的人竟然是阿灰之后,小云雅不满地说:

    “小狐狸,你捡什么东西回来不好,偏偏要捡这种人?你忘了这家伙三番四次要害你性命?”

    云河淡然地说:“小豆丁,这个人可是我在这个空间唯一能找到又能救活的一个。要是放任不管,他就会成为邪神的养分。与其便宜那邪神,还不如将他带回来。”

    小云雅恨铁不成钢地说:“你倒是大方啊!连害自己的人都出手相救,可你的敌人,却不会同情你,就是这种性格害了你。”

    “好啦!别一个劲地批我嘛!怨怨何报何时了,大家都是死了一回的人,前尘往事,就当作是过眼云烟也罢。”云河笑道。

    阿灰盯着小云雅。

    小云雅看起来就像一个没有修为的小孩,他完全看不出小云雅的境界。

    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要么这小孩真的很普通,要么他的修为比自己高出很多……

    但是,能在这个唳气冲天的地方活下来的,会是普通小孩吗?

    在阿灰的记忆中,他可没见过这个小孩。为何这个小孩处处对自己针锋相对?还巴不得自己从这个世上消失?

    还有就是云河这种维护自己的态度让阿灰很反感。

    “我可没求他救我,是他自己擅自主张罢了。”阿灰冷漠地说。

    “你这个人,真是不懂得知恩图报啊!没有云河出手,你现在已经成为那个泥潭里的一部分了吧?”小云雅嘲笑。

    阿灰不以为然地对小云雅反唇相讥:“若不是为了保护迟霜公主,我才不屑于让一个如此龌龊的人救我。你以为他是救世主吗?他只不过是皇帝的玩具罢了。什么天下第一美男,分明就是天下第一面首,比泥潭里的泥还脏!”

    听到阿灰这样说自己,就算云河脾气再好也有些生气了。

    “虽然我跟郦苏的志向不一样,但是我们毕竟是朋友,我们之间的关系岂是你所说的不堪,就算你恨我,也不能如此捏造事情诬蔑我啊!”云河脸上的笑容没了。

    被穹苍吞噬灵魂之前,郦苏看到了自己狐妖的真面目,他明明在害怕着自己妖化后的模样,明明恨着自己对他隐瞒身份,明明骂自己是妖怪,不配当他的朋友,可他还是拼命为自己向穹苍求饶,甚至不惜许下诺言,用一千个灵魂换回自己的命,当自己的灵魂被吞噬,生命气息为之中断的一刻,自己分明看到了郦苏悲伤痛苦的眼泪。

    如果他心里没把自己当成朋友,又怎会愿意救自己,怎会为自己的死而哭?

    仅仅是这瞬间的情份,就让云河感动不已。

    这些天以来,他还很担心郦苏的处境。

    虽然远古封印是郦苏解除的,但是那尊邪神以噬魂为生,充满了唳气和贪念,他会愿意真心侍奉郦苏为主吗?而且邪神的修为比郦苏高太多,以郦苏的力量,根本难以跟邪神抗衡。

    云河最担心的情况,就是郦苏被邪神蛊惑,逐渐迷失心志,最后灵魂被反噬,沦为邪神的傀儡……

    看到云河如此维护郦苏,阿灰觉得好笑了,甚至笑得肚子痛,笑出了眼泪,他指着云河嘲笑:

    “哈哈哈!我真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愚蠢无知之人!你把郦苏当成了朋友,那你可知道郦苏对你做了什么?他用你的灵魂献祭给邪神,换取无上神力!然而他又垂涎你的皮囊,舍不得你死后枯腐成黄土,于是他把你的遗骸炼制成活死人,把你当成行乐的玩具,每天每夜临幸于你,甚至为了你,不上早朝!现在整个无上国都知道,你是皇帝陛下幕中的第一面首!他还抢夺了你的全部遗物,包括你那艘钻石船还有你的妻子!你的妻子现在可是皇帝陛下亲自册封的皇后呢!现在这位皇后娘娘已经怀上龙种安胎待产!你的朋友可真是对你物尽其用啊!”

    阿灰笑得越来越狰狞。

    云河听了气得脸都青了:“你别瞎说!郦苏他不可能会这样做!”

    “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皇后娘娘的册封大典,宴请千席,我也有幸参与了,一睹皇后娘娘的神仙芳容,难道我还会认错人不成?难道这世间还有人容貌一样,姓名一样不成?”看到云河如此抓狂,阿灰便继续得意地奚落他。

    云河越痛苦,阿灰就越快乐。

    云河活着的时候,总是一脸的清高的样子,明明只是一个下民,却丝毫都不把自己放在眼内,更可恨的是,无论是迟霜公主还是皇帝,都对云河着迷到狂魔的程度,自己绞尽脑汁,处心积虑,用尽一切所有办法都无法除掉他。

    如今终于被他找到云河的痛处,他当然是极尽所能地嘲讽云河一番。

    别人说,郦苏对自己做过什么,他可以当作无中有生的诬蔑视而不见,唯独他不能忽略唐紫希的事情。

    云河一反常态,表情冷了下来,突然身形一闪飙到阿灰面前,一把揪着阿灰的衣领。

    这瞬间,他的眼眸深处燃起了幽幽的蓝焰,变得深遂而神秘莫测,仿佛能贯穿灵魂,看透一切。

    天啊!正常人的眼睛,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

    这云河,难道真的如民间传说的那样,是妖孽所化的不成?

    阿灰被云河震慑得一动也不能动,只觉得灵魂被一股可怕的寒气笼罩,这种感觉,就像临死之前被穹苍定住,一动也不能动,任由别人宰割那般恐惧无助。

    犹未及阿灰细想,他的心神就被慑住,眼神一滞,脸上狰狞的笑脸渐渐地僵硬下来。

    云河不想再听阿灰废话,他直接用神念读取阿灰的记忆。

    记忆是不会说假话的,没有言语带入主观感情的修饰,只是纯粹地记录着眼睛所看到的最真的画面。

    片刻,云河的手颤着放开了阿灰。

    当阿灰恢复意识的时候,看到云河呆站着,默默地流泪。

    可怜的云河,看到了躺在冰冷的墨宫之中,如同活死人般的自己;看到了希希女神后服加身,与郦苏双双走在世人的祝福之中……

    他看到了皇帝一从早朝下来,就直奔墨宫,直到夜深人静才依依不舍离开,从此后宫妃嫔三千都成了摆设!

    他还从阿灰的记忆中,听到了宫中的闲言闲语,说自己是一个妖惑君心的可耻面首……

    虽然阿灰没有亲眼看到,郦苏对自己做那种不堪之事,但是种种迹象表面,事实如此啊!

    阿灰说的事情,竟然是真的?

    “郦苏,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就好了!为什么要这样对希希……”云河痛苦不已。

    “怎么样,你现在还当他是朋友吗?”阿灰流着冷汗嘲笑。

    云河没有理会阿灰,他慌张地自言自语:“不行,我不能这样下去……我要出去找希希……”

    云河都快崩溃了,他可以承受在自己身上发生任何事,反正自己早就龌龊不堪,只是破罐子破摔罢了,可是希希不一样……她是像月光一样圣洁的女神!

    他不敢想象希希女神在郦苏膝下所承受的委屈……

    他转身就往结界外的方向走。

    小云雅见事情坏了,哪有还有心思啃葡萄?把葡萄一扔,追上去,拉住云河的衣角,着急地道:

    “小狐狸,你别冲动!以你现在的修为,还没走出心灵之地,就会被那邪神发现!你敌不过他,下场只会被他当成食物消化掉!这样一来,你既救不了自己,也救不了唐丫头!必须忍耐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九星毒奶〕〔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豪门宠妻:刁蛮大〕〔绝对一番〕〔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修真聊天群〕〔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峡谷正能量〕〔出道就是巅峰怎么〕〔这号有毒〕〔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