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只想享受人生〕〔重生后我有了锦鲤〕〔国家终于给我分配〕〔嫁我不吃亏〕〔重生之长姐持家〕〔桃色小神医〕〔龙刺兵王〕〔七次总裁,爱上我〕〔校园全能王牌少女〕〔网游大相师〕〔少帅的女娇医〕〔超级军工科学家〕〔轮回守望者〕〔吉星高照:胖媳旺〕〔我是最强战神〕〔诡秘探索〕〔隐婚老公萌宠妻〕〔夏日生花〕〔时光能缓故人不散〕〔史少太太是裁缝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萌狐悍妻 第六章 陪老婆逛街
    陈彤彤打起精神,起身梳洗一下,就去上学。Δ.『ksnhu『.co

    陈彤彤跟李赢是同一个系又同年级。相同的课堂一般会把同系同级的班合并在一起上,所以两人经常有见面的机会。

    当陈彤彤走进教学楼的时候,李赢刚好跟她迎面相遇。

    看到李赢之外,陈彤彤十分惊讶,因为李赢右边脸有一只红色的掌印!

    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李赢就真的被人赢出红掌印,而且掌印还落在一模一样的位置?

    难道那个梦境里的事情是真的?

    那是不是说,李赢真的对自己有非分之想?

    陈彤彤深思甚恐,脸色刷就铁青下来。

    李赢可不知道陈彤彤做了一个跟他一样的怪梦。

    他正在郁闷呢!为啥梦里被打,睡醒后脸上就真的有手掌印?

    难道他自己在睡着了之后梦游,自己打自己?

    李赢觉得特不顺心,可看到陈彤彤后,他又立即起歪心。

    可是今天能将猎物拿到手,什么晦气的事情都冲淡啦!

    想到这里,他笑眯眯地向陈彤彤打招呼:“彤彤,早呀!晚上有空吗?我想约你出外吃饭,我有好多事情想跟你说的。”

    满意为陈彤彤会答应,岂料陈彤彤却冷淡地说:“李赢,不好意思了,我晚上没空。还有,你有什么话想说就直接在这里说清楚吧!我们只是普通同学关系,没必要特地跑出去吃饭。”

    李赢一听就好像头顶被浇了一盘水,什么兴致都没了。

    他一下子就听得出,陈彤彤的心已经对自己防备起来,还毫不犹豫就拒绝跟自己的约会。

    李赢不甘心地伸着陈彤彤的手,焦急地道:“彤彤,难道我有做得不好的地方吗?请你说出来,我一定会尽力改正的。”

    陈彤彤生气地把李赢的手甩开,气乎乎地说:“李赢,我们只是普通同学,请你放尊重点!还有,你没必要为我改变什么,你的事跟我无关。如果你想说的话就是这些,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她就真的转身而去,留给李赢的只有一个仓促的背影。

    李赢盯着陈彤彤的背影,怒不可遏,心里骂:

    这个该死的女人在装什么清高!之前明明还对自己投怀送抱的,昨天突然就好像撞邪似的,对自己避而远之。

    她是故意冷落自己,然后想自己拼命倒追她吗?这样才显得她矜贵?

    哼!想玩是吧!那我李赢就陪你玩到底!

    李赢用怨毒而阴险的眼神盯着陈彤彤的背影。

    上课铃响了,李赢这才回过神来。

    为了赶在教授来到之前回到座位,李赢不得不加快步伐,岂料在楼梯的拐弯处跟一个人撞个正着。

    说起来也是巧合,李赢撞上的人居然是幽王耀。

    幽王耀的脾气可不是那种谦让的类型,无端被撞他生气地大骂:“你走路都不长眼睛的吗?”

    李赢觉得自己今天真早倒霉到家了,眼看快到嘴的肥肉就掉了,现在还被人骂,他便所有气泼到幽王耀头上。

    于是李赢不但撞了人不道歉,还理直气壮地吼:“撞你又怎样?谁让你挡我的路!”

    “路”字还没说完,幽王耀就一个勾拳直击李赢的下巴。

    李赢被打得整张脸都扭曲了,还狂吐了一口牙血,整个人往后倒退几步。

    幽王耀已经手下留情了,以他的拳头,一拳将李赢打得直接进医院绝对只是小意思。

    李赢气得火冒三丈,手颤颤地指着幽王耀,就是骂不出来一个声音。无他,他整张脸被打得又红又肿,痛得麻掉了,眼泪还不受自主地拼命冒出来呢!样子狼狈不堪。

    “哼!不识好歹!以后就要长眼睛了,有些人是你惹不起的。”幽王耀得意地说着,扬长而去。

    李赢快气晕了。

    在背对着李赢的时候,幽王耀的脸色沉了下来。

    李赢在学校里是个班草,小有名气,幽王耀当然认得他。

    让幽王耀在意的,并不是李赢是杂草还是班草,而是他在李赢身上感应到了那只男鬼留下的魂念。

    准确来说,是李赢被那只男鬼做了“标记”,通常被鬼做标记的人就会莫名其妙地变得倒霉起来。

    比如说,李赢无端端会撞到自己,还被自己打了一顿,这就是霉运当头的表现。

    要是李赢再倒霉一些,小命丢掉也是很正常,就看那只鬼到底有多凶了。

    幽王耀不介意教训这个对自己无礼的李赢,但鬼魅在这个校园内作蒜,危及师生的安全,那他就不允许了,毕竟紫荆大学是他罩着的地方啊!

    要是有人在他的地盘里出了事,岂不是等于打脸,说明他的能力不够,连一个人都保护不好?

    只是幽王耀想不明白,为啥那只男鬼会盯上李赢的。

    幽王耀打算好好查一下这件事。

    刚才打李赢那一下,他已经顺手帮李赢解除了那男鬼的诅咒,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李赢不会再倒霉了。

    幽王耀嘴角得意地笑了笑:李赢,打你这一拳,算是便宜你了,免费帮你驱鬼了!

    也就是这一瞬间,李赢被幽王耀打肿的脸依然很痛,但是他突然觉得浑身好像轻快了不少,梦中那种令人郁闷的感觉消失得无影无踪。

    云河的确在李赢身上留了一道魂念。

    只要李赢一动歪念头,这道魂念就会用各种方式制止他,比如让他遇到倒霉的事。

    只可惜这道魂念被幽王耀误以为诅咒之类的东西,还被幽王耀破了。

    幽王耀完全不知道,他这次是好心做坏事。

    他现在的心思全放在捉鬼身上,对今天的课程已经不感兴趣。

    身影一转,就离开了教学楼。

    走到教学楼后面无人的小树林里,幽王耀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纸鹤,轻轻一托,那纸鹤就有如活物,竟然飞了起来。

    幽王耀轻轻道:“小鹤呀小鹤,带我去找那只鬼吧!”

    说着,他的手指比划了一个手印,将在李赢身上捕捉到的那一缕鬼留下的魂念传递给纸鹤。

    那只纸鹤仿佛听懂了幽王耀的吩咐,拍了拍翅膀就朝着一个方向飞过去。

    幽王耀笑了笑,不动声色地跟在纸鹤后面。

    幽王耀决定,只要那只鬼还在天元市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来。

    他使用的神通叫做鹤踪术,专门是用来追踪鬼魅的。

    幽王耀有两位师父,分别是他的姑婆和祖母。姑婆教他通灵之术,而祖母教他体术。而他的姑婆和祖母都是在华夏国有名的灵修者。

    鹤踪术正是他幽王家的独门秘术之一,今天正好拿那只鬼来练练手。

    他这回有心在两位师父面前炫耀。要是能不依靠他们两位,凭自己的真本事捉住一只厉鬼的话,想必两位严厉的老人家高兴起来就会夸夸他呢!

    与此同时,云河正陪着唐紫希在平安商业步行街游玩。

    平安街距离长风山并不远,也就十公里左右,是古代遗迹之一。

    在千余年之前,这里是一个市集,古人用大理石铺成一条长长的路。为了保护古迹,这段路用玻璃盖起来,设计成成悬空的玻璃路。

    走在玻璃路面上,可见到下层是一条古代的石路,别有一番特色。

    由于经历千余年,街道两侧还保存了不少有些年份的古建筑,如今改建成商业步行街,一种古今交汇的特殊气息十分浓厚,更加上各大商家为了吸引游客,都纷纷推出很多活动,令到这条街客似云来,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云河不知道希希为啥突然想跑到这些热闹的地方购物了。

    在印象中,希希似乎很少来这些地方的,除非自己硬是拉着她去。希希有空的时候,总是喜欢躲在书房里废寝忘餐地研究灵草医书,或者兴致勃勃地跑去深山去摘药。

    云河跟唐紫希相反,他喜欢流连市集,喜欢人多热闹的地方,还喜欢民间各种美味的小食。

    难得希希女神肯主动跑出来散心,云河是求之不得呀!

    话说,云河还以为希希会跑去时装店或是护肤品店的,毕竟女孩子逛街购物,不就是买衣服和护肤品之类的吗?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唐紫希却跑去母婴店。

    想到自己跟希希的第一个孩子即将要出世了,自己作为父亲,却什么东西都没有给孩子准备,云河有惭愧,还是希希想得周到,带自己去母婴店。

    话说,这个世界的东西的确让小两口大开眼界!尤其是母婴店!

    云河当了这么久的奶爸,不知道带大了多少个娃,可谓经验丰富得很呀,带娃的东西他飞狐谷可谓种类齐全,可是跟这家母婴店的各种带娃神器一比,真是直接倒退到原始世界了。

    奶瓶,感温勺子,防辐射衣,婴儿喂药神器,各种各样的背带,婴儿推车,还有新奇有趣的婴儿玩具……

    云河真的发觉地球人的创造力太惊人了,没有你找不到,只有你想不到!

    好想把这些东西全部带回去慢慢研究呀!

    这便是云河此刻的心声。

    看到小丈夫一进这间店里,眼睛就闪闪发光了,唐紫希没好气地笑道:“小云河,你喜欢的我们都买下吧!”

    “嗯嗯!”云河高兴地点了点头。

    “希希,这个我要……”

    “希希,这个我也要……”

    “哇!希希,你快看看,这玩具好可爱呀!”

    ……

    童心未泯的云河在各种各样的货架里跑来跑去,比唐紫希本人还激动。

    他恨不得将这里所有的东西全部买下来。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豪门宠妻:刁蛮大〕〔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修真聊天群〕〔绝对一番〕〔神秘甜妻:我家影〕〔九星毒奶〕〔画魂〕〔剑来〕〔重生野性时代〕〔一品修仙〕〔学霸的黑科技系统〕〔魔临〕〔明朝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