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正义的使命〕〔超维武仙〕〔都市医道龙神〕〔老婆是花瓶,得宠〕〔特战之王〕〔重生都市之我是仙〕〔重生药王〕〔叶辰萧初然〕〔太荒吞天诀〕〔我能神游亿万里〕〔异常魔兽见闻录〕〔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管这个叫正经炼〕〔朝仙道〕〔男人三十〕〔封神:请尽情吩咐〕〔洪荒:我食铁兽,〕〔扬天〕〔雾都侦探〕〔宇宙职业选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 第5章 冷血和热血
    _: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 第5章 冷血和热血

    皮囊里的水不太干净,但是在这荒郊野外,有得喝已经不错了。

    区区野外的幸存者,有资格碰巡查队员的水壶吗?

    “多谢大人,”曲涧磊还是老老实实道谢,打开皮囊,小口地喝了六口。

    六口就足够了,他知道装在皮囊里的水是做什么的,也不敢多喝。

    污浊是难免的,但只要没毒,少喝一点不要紧,关键是要控制好度。

    然后他又打开一管营养剂,毫不犹豫地吞咽下去。

    紧接着,他站起身鞠个躬,“多谢两位大人。”

    那名长刀巡查明显来了点兴趣,“还能吃吗?我这里还有营养剂……要几管?”

    这个问题并不是善意的,他甚至已经开始琢磨:要不要坐庄开赌?

    “多谢大人,不要了,”曲涧磊缓缓摇头,“过犹不及。”

    “这家伙在说什么?”有人出声,又过来了一个独眼的巡查,看起来还是个小头目。

    曲涧磊的措辞习惯,一直跟本地土著有点区别,算是对神州的怀念。

    他不是改不了,主要觉得没有那个必要——反正别人都认为他脑子有问题了。

    独眼小头目听不懂“过犹不及”,但是沟通一阵之后,他知道了对方的遭遇。

    “纯粹扯淡,”小头目取出一个小巧的圆盘丢下去,“自己测……会用吧?”

    这是一次性注射器,放到皮肤上使劲一按,能弹出一个针头注射。

    注射器里液体不多,但是做一些简单测试没有问题,这也是测试堕落者最便捷的手段。

    不过他嘴里的“会用吧”,对曲涧磊来说,是实打实的高科技。

    也亏得此人是小头目,要不然真不可能随手拿出这东西。

    曲涧磊翻看一阵,尝试着往手背上按下,然后又抬头,用疑问的眼神发问,“这样?”

    “没错,”小头目点点头,忍不住又嘀咕一句,“这家伙的观察能力不差啊。”

    曲涧磊也不知道这是啥东西,不过很显然,他没有拒绝的权力。

    液体注射进手背后,他感觉到一股热气沿着手臂,直接蹿向了心脏,“啊……这个?”

    过了差不多半分钟,小头目说话了。

    “没有变化,应该没有吃过人,自己上来……背上那具尸体!”

    曲涧磊一颗心放了下来,却忍不住暗暗吐槽,你这检测手段,也太简单粗暴了吧?

    刚才那突如其来的燥热,用户体验真的太差了。

    不过,终究是随手拿出的免费检测物品,要求也不能太高。

    至于说走出大坑,并没有多大的难度,哪怕背着一具尸体。

    “好了,聚拢到一起吧,”小头目微微颔首,转身离开了,“正事要紧!”

    曲涧磊背着尸体走过去,看到了二十来个拾荒者,三十多个猎杀者,还有人受伤。

    这些就是攻打堕落者的主力了,不过现在,这些人都抱头蹲在地上。

    周围穿着巡查队员制服的,有最少五十人。

    不远处还有三辆越野轻卡和两辆装甲车,以及十几辆宽胎高轮的摩托车。

    轻卡是敞篷的,简单粗犷,马槽上架着重型高斯机枪,口径狰狞。

    装甲车的前方有滑膛炮,顶上有机枪,更是大杀器。

    越野轻卡和装甲车围住了曲涧磊这帮人,相关的武器平台上,都有人在值守。

    谁敢不听招呼乱跑,那些武器绝对不会是摆设。

    曲涧磊扫视了一眼之后,丢下尸体,老老实实走到一边,蹲下身子双手抱头。

    按说他是一个辅助工种,跟这些人根本不是一回事。

    但这里是废土,想要强调自己不一样,往往等同于作死。

    老老实实随大流,才是王道。

    那辆较大的装甲车上,走下了一行人,打头的是一个二十七八的年轻人。

    此人相貌非常英俊,衣着华贵器宇轩昂,只不过眉眼间带着一丝阴鸷之气。

    曲涧磊用眼角的余光看着他:居然比我都英俊,这应该……是反派吧?

    此人走上一辆敞篷轻卡,拿着高音喇叭发话,“不要问我是谁,你们不配知道!”

    “我现在问一个问题,答对可以活命……十天之内,有谁捡到了一副粉色机甲?”

    这人的气场实在太足了,巡查队的人跟他比起来,根本是小猫和老虎的差别。

    不过蹲在地上的幸存者们,也没几个简单的,大家偷偷用眼神交流,没有谁出声。

    见到没有反应,独眼小头目出声了,“赛先生来自洪字总号,这可是难得的机会。”

    洪字总聚居点,下辖所有带洪字号码的聚居点,有多么强大,一般人根本无法想像。

    有人愕然出声发话,正是独腿蹲在地上的三爷,“赛先生,粉色机甲很多!”

    阴鸷年轻人看他一眼,轻哼一声,“我要所有粉色机甲的消息。”

    三爷顿时不做声了,以他的阅历,已经看出今天的局面不对,多听少说才是正道。

    但是只剩半个左耳的疤脸女人,就没有这么敏锐的感知能力了。

    她直接粗声发问,“赛先生,这粉色机甲……有什么异常征兆?我们也好去打问。”

    赛先生的下巴微微一扬,“砰”的一声枪响,疤脸女人的头颅瞬间炸开。

    现场顿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只有“呜呜”的风声吹过。

    过了一阵,赛先生才轻哼一声,“是我在问,谁给你们的错觉……觉得有资格问我?”

    “不要尝试教我做事,你!们!不!配!”

    “我们是猎杀者!”一个男人站起了身子,冷冷地盯着对方,“你发火发错方向了!”

    “咦……你挺令我意外!”赛先生上下打量对方两眼,居然没有生气,“你不怕死?”

    “去尼玛的!”男人的脚下烈焰一闪,身体像炮弹一样冲了过去,“臭女人……等我!”

    他和疤脸女人不仅是管鲍之交,还相约生死与共。

    废土的人命不值钱,但也不缺乏热血——大家都没把自己的命当回事。

    高斯机枪哒哒哒地响起,汉子凌空就被打做了筛子,血洒长空。

    但是几乎与此同时,曲涧磊就闭上眼睛趴到了地上。

    果不其然,“轰”地一声巨响,整个大地都抖了几抖。

    男人在中枪的同时,引火暴了身上的火乍药。

    赛先生可以小看这些底层人的血性,但是曲涧磊实在太清楚了,是以躲过一劫。

    一阵冲击波刮过,曲涧磊只觉得后辈火辣辣地生疼,应该是受到了一点点波及。

    等他再次蹲好的时候,前方的轻卡已经四分五裂。

    赛先生倒是没有受多重的伤,有两个人拿着盾牌挡在他身前,只是衣裳有点破损。

    他的脸上,也有点烟火气,连头发和眉毛都燎了半边。

    他一时间大怒,“这些人渣,统统该死……给我干掉他们!”

    “赛先生,请你制怒,”独眼的小头目,不得不出声了,“这些都是生存好手!”

    “如果能干掉所有人,也就算了,万一干不掉呢?”

    他说这话的时候,硝烟逐渐散去。

    地上蹲着的幸存者已经消失了好几个,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赛先生怔了一怔,果断地做出了决定,“我只针对矿场的人问一问,跟猎杀者无关。”

    很显然,他已经意识到了,洪字聚居点字号确实强大,但是不能奈何无法无天的幸存者。

    这原本也就是废土的常态——你很强大,但是于我何关?

    分化是必须的,否则万一惹得急了,洪四的巡查队也束手旁观的话,他的乐子就大了。

    他此番来,是要追究一条详细信息,傲慢是必然的,但是影响了结果的话,他百死莫赎。

    刚才的杀人,只是不喜欢被人冒犯,顺便立个威而已——反正废土的人命不值钱。

    但是底层的刚烈,他也着实见识了一番,不得不收敛一下。

    没办法,遇上这种一言不合就要自火暴的,谁也没办法。

    以他的能力,让整个洪四聚居点消失都没什么问题,但是……能灭了所有人的口吗?

    所以不如老老实实地承认,他其实主要针对的是拾荒者。

    猎杀者更为桀骜不驯一点,没必要再得罪一帮原本不是对手的群体。

    但是三爷不干了,他抬起头轻笑一声,“合着矿场的人,更好欺负一些?”

    在垃圾场讨生活的人,社会地位确实低一点,不像猎杀者会去主动猎杀变异兽。

    但是社会地位低,不代表权势就差,更不代表经济收入差。

    事实上,矿场的上层阶级,比猎杀者的上层收入要多得多——巡查者的上层都比不上。

    千万别小看收破烂的,没通天的能力,真做不了这个行业。

    猎杀者只管玩命就好,但是想做好矿场,不仅仅得会玩命,还要会做人。

    很多高端拾荒者,背后都站着大势力,他们根本不需要“洗矿”,直接自身就消化了。

    要说这些人不是白手套,别人也得信不是?

    三爷从猎杀者的职业上退下来,确实是断了一条腿,能力上不允许了。

    但是他一点都不认为,猎杀者真的就比拾荒者高贵——无非是听起来好听罢了。

    打打杀杀的事情,谁都做得来,可是想做一个合格的拾荒者,还得会用脑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末日堡垒车〕〔我的治愈系游戏〕〔道诡异仙〕〔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深空彼岸辰东〕〔大乘期才有逆袭系〕〔请公子斩妖〕〔我的姐夫是太子〕〔宇宙职业选手〕〔诸界第一因〕〔我家娘子,不对劲〕〔夜的命名术〕〔机武风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