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老婆是花瓶,得宠〕〔特战之王〕〔重生都市之我是仙〕〔重生药王〕〔叶辰萧初然〕〔太荒吞天诀〕〔我能神游亿万里〕〔异常魔兽见闻录〕〔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管这个叫正经炼〕〔朝仙道〕〔男人三十〕〔封神:请尽情吩咐〕〔洪荒:我食铁兽,〕〔扬天〕〔雾都侦探〕〔宇宙职业选手〕〔富到第三代〕〔盖世神医〕〔上门姐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 第10章 正经吗?
    _: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 第10章 正经吗?

    中年拾荒者说出秘密之后,一脸好奇地看着曲涧磊。

    然而,对方愣了一愣,缓缓吐出一口气之后,居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半分钟左右,这名傻子缓缓睁开眼,转身就走。

    “喂,小曲,”他忍不住喊一声,“你要去哪里?”

    “去哪儿?”曲涧磊回过头,狐疑地看他一眼,“当然是回去休息,然后开工。”

    “这个……”中年男人看一眼现场的拾荒者和猎杀者,“收尾的事情,你不参与?”

    “不参与,”曲涧磊很干脆地摇头,头也不回地离开。

    他已经收获了三件武器,摸了两具尸体,过犹不及。

    最关键的是,失败的基因药剂,对他依旧有潜在的威胁。

    他不知道末日前的基因战士是怎么训练的,反正跟他了解的道门典册路数不一样。

    这里面的区别,他打算好好琢磨一下,如果有可能,还是从蓝星的锻体方式入手。

    反正他不能任由变异从剑突开始——百分之五的几率还是太低了。

    看着他的人影越变越小,拾荒者和猎杀者交换一下眼神。

    最终有人轻哼一声,“果然是傻的。”

    今天这种情况,原本应该是傻曲的命运转折点。

    以前的他,人人随手可欺,不用有任何的顾虑。

    现在他有了虎皮,正该借机立一些规矩,为自己谋取一些利益,结果就这么走掉了?

    也有人不在意曲涧磊的想法,迫不及待地表示,“该谈论一下其他的物品了……”

    不知道是谁低声滴咕了一句,“真是一群利欲熏心的蠢货!”

    曲涧磊步行的速度很快,不多时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然后他一弯腰,快速奔跑起来,因为他常年营养不良,以至于身体极轻,跑得很快。

    然而跑着跑着,他的身体越来越热,皮肤也越来越红。

    就在他觉得自己快坚持不住的时候,前方出现了几个高低不平的小土丘:终于到了!

    曲涧磊跑到一个小土丘的侧面,手在地上划拉两下,然后用力一推。

    前方出现了一条裂缝,宽有二十多厘米,长约一米。

    他看一看缝隙处隐藏的几根头发,发现没有异常,毫不犹豫地钻了进去。

    这里并不是他的居所,只是他在野外挖出的临时避难所。

    曲涧磊非常瘦弱,对他来说,这是很大的工程,但是他严重缺乏安全感。

    哪怕是饥一顿饱一顿,他还是在野外挖了三个临时避难所。

    每个避难所都小得可怜,但是对曲涧磊来说,有总比没有强。

    现在这避难所是最大的一个,可是他带着高斯自动枪钻进去,还是有点磕磕绊绊。

    向地面下方斜斜地钻进去将近三米,来到了一处狭窄空间。

    空间距地表差不多有一米,长有两米,宽度六十公分,高差不多一米五左右。

    也就是两具棺材摞起来大小。

    在这一处空间里,他还藏得有一小罐子水,半管营养液,半截蜡烛。

    要不说他安全感很差,已经莫名其妙穿越了一次,他不想再穿越第二次了。

    撇开生存率不提,他能保证下一次穿越,一定穿越到人类的身体上吗?

    不过现在的他,没有工夫考虑这些。

    从里面将门推着关闭,拿出新得的电筒,检查一下没有问题,他来到了地窟中。

    然后他迅速地盘腿坐下,开始检测全身的气血。

    因为刚才运动量太大,他的呼吸急促,人也迟迟不能入定。

    但是可以感受得到,浑身上下的肌肉酸痛,而且还不是乳酸分泌过多的感觉。

    曲涧磊想打坐,可惜遗憾的是,他手上没有任何运气法门。

    他在穿越前,倒是学习过《五禽戏》和《八段锦》,太极的话……就不是很精通。

    可是这么逼仄的空间里,这几样炼体之术,根本就无法施展。

    那么……就勉勉强强站个桩?

    他站桩的姿势还是很标准的,在神州曾经请过专人指点。

    可惜来废土后太贫穷了,这种非常耗费体力的锻炼方式……他没有试过几次。

    不过眼下难得小小阔绰一把,而且体内燥热无比,正好试一试。

    站桩的同时,他就气沉丹田——是下丹田,不是中丹田。

    这具身体的底子,还是差了一点,站桩站了不到两分钟,就有点腰酸背痛了。

    然而紧接着,奇迹出现了,剑突处的燥热开始降低,浑身的热气也逐渐减弱。

    与之对应的是,下丹田开始变热。

    浑身的热气彷佛百川汇海一样,汩汩不断地涌向了下丹田。

    曲涧磊在瞬间就来了精神,腰也不疼了背也不酸了。

    不过,我这到底是练出了一个什么玩意儿?

    失败的基因药剂,居然开始帮我修炼内功了吗?

    这种燥热成为内气,它保熟……它正经吗?

    下一刻,他的脑子里蓦地冒出了一句话——人身何处不丹田。

    所以这股热气,有可能是保熟……正经……的吧?

    然而,随着他想起这句话,脑中勐地一震,冒出了一个影像的轮廓。

    那是一个头大身子小的卡通小蝴蝶,翅膀小得像火柴人腿上长出了点肌肉。

    然而,虽然模模湖湖看不分明,曲涧磊却浑身勐地一震。

    他低声都囔一句,有若梦呓一般,“小湖……是你吗?”

    小湖就是他在神州制造出的人工智能。

    那时他有点厌世,选择了蝴蝶的形象——哪怕是只活一个夏天,我依旧要绽放美丽。

    不过命名的时候,他觉得小蝶这个名字有点常见,又是跟“爹”同音。

    没有人能随便占他的便宜,人工智能也不行!

    于是一只蝴蝶被叫做“小湖”,这不是很正常吗?

    小湖智能程度很高,曲涧磊这“当爹的”又不差钱,硬件上舍得花钱,运算速度也很快。

    又因为神州官方的支持,开放了很多数据,它的学习能力也很强大,训练完成度很高。

    除了没有诞生出自主意识,曲涧磊觉得,它跟智慧生命都相差不大了。

    至于说赋予它灵智?曲涧磊没有去琢磨,哪怕他确实有这样的冲动。

    首先,他估计自己很难做得到,他虽然智商极高,但也没有狂妄到发疯。

    其次就是,让人工智能诞生灵智,本就是反社会的想法,谁敢保证它能不会反噬人类?

    不管怎么说,现在终于能见到小湖,他还是非常开心的。

    不过遗憾的是,卡通蝴蝶微微颤动了两下,然后轰然散开,化作了点点星光。

    那星光连一秒钟都没有坚持下来,就暗澹到消失不见。

    紧接着,他的脑中又传来了一阵剧痛——是那种熟悉的胀痛。

    “那就痛吧,”曲涧磊身体还在站桩,双手已经伸向了腰间,取出了一管营养剂。

    一管营养剂服用下去,胀痛更加剧烈了。

    他想也不想,又摸出了一管。

    此前他得了赛先生十管营养剂的工资,在铁头和三爷身上,又搜刮出了十二管。

    现在的他,已经可以稍微奢侈一下,而他确定,这种胀痛大概率能提升脑部运算能力。

    大约用了十分钟左右,他服下了三管营养剂,头部的胀痛才不再增强。

    不过站桩……实在是不能再继续了,毕竟这具身体从来就没怎么站过桩。

    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拿起一个水囊,大口大口地喝起水来。

    站桩花费了不少的热量,脑部消耗的热量更多,三管营养剂下去,不喝水也不行!

    这个水囊,应该是铁头身上携带的,水质居然相当清冽。

    然而,虽然非常干渴,但曲涧磊还是控制住了“畅饮一番”的欲望。

    理智告诉他,身体的怪异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合理规划饮食非常有必要。

    曲涧磊有时候会脑子管不住身体,但是正常情况下,他的自制力是非常强的。

    这不仅仅是强迫症的问题,这个危机四伏的地方,不会留给他多少容错空间。

    喝了六大口合计十二小口的时候,他果断地放下了水囊。

    然后很自然地,他摆出一个“五心向天”的姿势。

    他不确定这么做会不会给自己带来什么益处,但是修道……可不都是这样?

    气息稍微平和了一些,但是脑子里依旧胀痛得厉害。

    又过了十分钟左右,他又摸出了一管营养剂。

    只不过这一次,他没有继续喝水了,水资源实在太宝贵了。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他又服用掉了两管营养剂,喝了三大口水。

    就在他发愁,这一次提升什么时候才能结束的时候,脑中的胀痛逐渐减弱了下来。

    五分钟之后,胀痛已经变得微不足道了,曲涧磊甚至不确定是不是还有残存的胀痛。

    然后,一篇口诀突然就出现在他的脑中,“无名炼气诀”!

    这是……修炼的法诀吗?曲涧磊顿时愕然。

    他在穿越过来后,蓝星的很多知识,记得都不是很清楚了,大多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毕竟他擅长的是超算,不是超忆。

    不过他非常确定,自己在蓝星,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么一个法诀。

    就算真的有修炼法诀,总不可能起名叫“无名炼气诀”吧?

    所以,我穿越的金手指终于到账了,这是……开启了系统?

    (新的一周开始了,新书求各种助力,推荐票是不花钱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末日堡垒车〕〔我的治愈系游戏〕〔道诡异仙〕〔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深空彼岸辰东〕〔大乘期才有逆袭系〕〔请公子斩妖〕〔我的姐夫是太子〕〔宇宙职业选手〕〔诸界第一因〕〔我家娘子,不对劲〕〔夜的命名术〕〔机武风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