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正义的使命〕〔超维武仙〕〔都市医道龙神〕〔老婆是花瓶,得宠〕〔特战之王〕〔重生都市之我是仙〕〔重生药王〕〔叶辰萧初然〕〔太荒吞天诀〕〔我能神游亿万里〕〔异常魔兽见闻录〕〔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管这个叫正经炼〕〔朝仙道〕〔男人三十〕〔封神:请尽情吩咐〕〔洪荒:我食铁兽,〕〔扬天〕〔雾都侦探〕〔宇宙职业选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 第32章 我不想多事
    _: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 第32章 我不想多事

    看着沙虫逐渐停下,两人也不敢怠慢,又跑了差不多一公里,才停了下来。

    无毛怪一脸的惊悚,额头上有汗珠冒出,两条小胳膊还在不住地颤抖。

    驾驶摩托车在石块上蹦跳着疾行,那滋味,真是做过的才知道。

    曲涧磊则是一边喘气,一边把一支营养剂塞进嘴里。

    “还真是狼狈……不会追上来了吧?”

    “大概不会了,”无毛怪眼巴巴地看着他,咽了一口唾沫,“给我也来一支?”

    曲涧磊看他一眼,丢给他一管营养液,“这是你保护物资的辛苦费。”

    几天奔波下来,两人熟悉了一些,但是东西是不能随便给的,要有章法。

    无毛怪也不管那么多,道了声谢,就将营养剂狼吞虎咽地吞了下去。

    然后又喝了三口水,他才心有余悸地看向来时的方向,“幸亏你发现得早。”

    曲涧磊则是摸一摸额头,苦恼地表示,“方向迷失了。”

    他的方向感非常强,强到几近于特异功能了,甚至可以在脑中自动构建出地图。

    而他此前行进的方向,正是那个店主人悄悄指出的方向。

    他有一种直觉,那应该就是通往洪一避难所的方向。

    但是今天遭遇这么一出,他的方向感彻底丢失了。

    再返回去,倒是可能根据车辙找出方向,但是……现实吗?

    这沙虫群一旦被惊动,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不用着急,”无毛怪却是一脸的无所谓,“真要一路赶过去,不知道还会遇到什么。”

    很显然,此前他不赞成曲涧磊这么做,就是路上存在巨大的不确定风险。

    有点着急了!曲涧磊也意识到了,于是点点头,“那再往前赶一赶,休息一下吧。”

    一夜过后,两人养足精神继续前行,尝试在这石块堆中寻找出路。

    用了大半天时间,才绕出了石块堆,面临的就是新的未知地区了。

    油料和食水都不多了,曲涧磊决定,“先找一个野外营地吧。”

    运气的是,次日他俩就找到了一个补给站。

    补充了补给不说,曲涧磊顺便问一下,这里是属于哪个聚居点的。

    补给站的人也没有感觉意外,幸存者嘛,到处游荡岂不是正常的?

    他们很痛快地给出了答案:此地属于洪五聚居区!

    洪五的话,距离洪四就很近了,曲涧磊摸出三块银元付账。

    果不其然,对方是收了他的手续费,找回的也是洪五的银角子。

    曲涧磊又打问了一下洪四聚居点怎么走,以及附近有哪些营地。

    他已经在这里消费了,对方就很干脆地告诉了他这些消息,并且告知了几个危险地区。

    显然,消息不会是假的,否则会面临被对方找回来的风险。

    曲涧磊暂时没有去危险地区的打算,而是向最近的营地驶去。

    “无毛怪,你说变异铁甲刺猬和腐皮巨蜥……哪个更有更有攻击价值?”

    小孩迟疑一下回答,“两种生物都可能群居,单人很难攻击这些生物。”

    “尤其是变异铁甲刺猬,不但能发射飞刺,你的激光枪,也未必打得动。”

    曲涧磊默然,他是真的不想找人组队,“我是问哪个价值更高一点。”

    “肯定是铁甲刺猬,”小孩回答道,“那个……你能不叫我无毛怪吗?”

    “不是歧视,”曲涧磊一边说,一边停下车,摘下了面巾。

    然后他取出一把小刀,摸索着刮掉了自己的眉毛,“这不,我也一样了?”

    无毛怪明显地有点惊讶,“你为什么也要刮掉?”

    曲涧磊绝不会说自己有麻烦在身,“省得生虫。”

    “那你不把头发也刮掉?”无毛怪嘀咕一句,“叫我小京吧……这是外号。”

    废土的幸存者大多都有外号,尤其在生人面前,很少用本名。

    曲涧磊不喜欢“傻曲”的称呼,只不过此前他无力抗议,“进了营地,你叫我黑天。”

    这个叫做“甜水”的营地不算小,有超过二百的半地下建筑。

    不过这些建筑里都有人,偶尔有空的,也是主人不在。

    曲涧磊也没有在意,就在营地外围选一处柔软的地方,挖出一个半人深的坑来。

    把板车放在上面,再挂上一些毡布,就是临时的居所了。

    这个时候,他有点怀念乱石营地的那一处居所了,那可是他花了好些年才挖出来的。

    现在这个居所,只是暂时性的,想要建成那样的建筑,最少也要一个月的时间。

    然而就算这么简陋的居所,还有人找了过来。

    是两个汉子,一个瘦弱一个粗壮,看起来有点痞里痞气,一个拿刀一个拿枪。

    瘦的汉子先出声了,“谁让你在这儿挖这个坑的?”

    高斯机枪瞬间能打死他俩的吧?曲涧磊不是很看得上这两位。

    不过下一刻,他暗暗告诫自己,虽然装备和战斗力略有提升,但还是不要飘。

    初来乍到的,谁知道人家什么来路呢?

    所以他淡淡地反问一句,“这里……是有主的吗?”

    野外营地偶尔会是有主的,但是这种情况极其少见。

    那两位也不敢说这儿是有主的,他俩真敢这么说,其他人绝对不会答应。

    不过对方回答得不紧不慢,瘦子就又说一句,“你摘下面巾来。”

    曲涧磊的眉头皱一皱,“这又是个什么说法?”

    “最近通缉了几个凶狠的罪犯,”瘦子流里流气地回答,“陌生人都要接受盘查。”

    曲涧磊强压着火气发问,“盘查……请问你是什么身份?”

    这一次,瘦子倒是没有吹什么水,“我就是普通的冒险者,不过悬赏……谁也能接。”

    这是单纯的挑事吧?曲涧磊觉得,这家伙的动机不纯。

    但是身为外来者,既然不摸情况,主动配合才是明智的选择。

    所以他指一指无毛怪,“有人说,跟罪犯同行的有小孩吗?”

    瘦子语塞,但是粗壮汉子不耐烦了,“你怎么废话那么多呢?”

    “我跟你说,通缉就是通缉,既然你来路不明,我们都有资格检查。”

    “你非要坚持认为我们没资格……后果自负!”

    曲涧磊有点头疼“后果自负”,没尺度就不好估量。

    所以他只能问一句,“那我现在离开,可以吗?”

    “不行,”粗壮汉子果断地端起了高斯枪,面无表情地发话,“你真要走,嫌疑就大了。”

    曲涧磊思忖一下,无奈地摘下了面巾,“这样总可以了吧?”

    两个汉子看一看,又对视了一眼,缓缓摇头——这位不是通缉犯。

    通缉涉及到悬赏,不可能强行指鹿为马。

    曲涧磊看得明白,心里的气消了不少,看来这通缉还真的存在。

    然而下一刻,瘦子又出声了,“这个地方不合适挖坑,影响了营地的整体布局。”

    我刚才挖的时候,也不见你阻拦啊,曲涧磊这就纳闷了。

    所以他面无表情地发问,“布局……什么样的布局,谁判断的?”

    “没看出来这里不欢迎你吗?”粗壮汉子不耐烦了,“离开就行了。”

    曲涧磊这下有点不高兴了,“挖坑前你为什么不说,是想昧掉我倆的劳动成果?”

    这个坑,他挖的时间不短,无毛怪也参与了,你们就想这么拿走?

    “谁家营地能没有规划?”瘦子冷冷地发话,“你挖坑前,我俩没注意到。”

    没注意到是你俩的问题吧?曲涧磊忍不住暗暗吐槽。

    不过营地有规划,这一点真的不奇怪,哪怕野外的营地一般都是自发形成。

    有个营地,大家都想建设得更好一点,包括但不限于公共设备的修建等。

    曲涧磊始终愿意为对方着想,闻言他表示,“那我再换块地方挖,总可以了吧?”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瘦子居然直接表示,“你可以留在这里,但是要交布局费。”

    合着还是要收钱?曲涧磊淡淡地发问,“这布局费是一次性的,还是按时交?”

    “当然一次性的,”瘦子很干脆地表示,“三个银角子。”

    三个银角子不算太多,但是搁在曲涧磊落魄的时候,那是两个月的伙食费。

    曲涧磊愣了一愣,然后问一句,“你怎么证明,自己值这个钱?”

    瘦子闻言笑一笑,干咳一声高喊了起来,“我收新人的布局费,谁有意见?”

    他的声音确实大,足以传遍整个营地。

    真的没有谁出声反对,倒是有十来个人漠然地看着这一幕。

    曲涧磊轻声发话,“不会再有人收布局费了吧?”

    这些可能都是客观存在的,他不介意交一些费,只要能解决问题就行。

    结果瘦子又高声喊了起来,“谁再收这位的朋友……”

    然后他问一句,“这位朋友,怎么称呼?”

    “黑天,”曲涧磊面无表情地回答。

    “谁再敢这位黑天朋友的布局费,那就是不给我老莫面子,别怪我不客气。”

    瘦子喊完之后,依旧没有人做出回应。

    然后他看曲涧磊一眼,得意地发问,“怎么样,可以吧?”

    “那行,”曲涧磊伸手入怀,再拿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三个银角子。

    瘦子收了银角子之后,跟着粗壮汉子转身离开。

    走出好远之后,他才轻笑着低声发话,“根本就是个雏儿!”

    (新书期间,求各种助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末日堡垒车〕〔我的治愈系游戏〕〔道诡异仙〕〔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深空彼岸辰东〕〔大乘期才有逆袭系〕〔请公子斩妖〕〔我的姐夫是太子〕〔宇宙职业选手〕〔诸界第一因〕〔我家娘子,不对劲〕〔夜的命名术〕〔机武风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