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萧初然〕〔太荒吞天诀〕〔我能神游亿万里〕〔异常魔兽见闻录〕〔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管这个叫正经炼〕〔朝仙道〕〔男人三十〕〔封神:请尽情吩咐〕〔洪荒:我食铁兽,〕〔扬天〕〔雾都侦探〕〔宇宙职业选手〕〔富到第三代〕〔盖世神医〕〔上门姐夫〕〔天下藏局〕〔元宇宙:穿越后自〕〔商海局中局〕〔神医狂婿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 第60章 终是意难平
    _: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 第60章 终是意难平

    曲涧磊先解除了藏在机甲下的机关,那是可以引发连续火暴火乍的。

    然后他进入了机甲,稍微驱动了一下,觉得跟上次使用的时候相差无几。

    他甚至感觉,好像更自如了一点,毕竟他上次做了保养维护。

    很多深层次的保养,浸润也是需要一段过程的。

    简单来说,机甲的状态还略微超出了他的预期,不枉他冒险回来一趟。

    很多相对剧烈的操作,此刻不方便测试,曲涧磊又打开机甲驾驶室,走了出来。

    看着这台机甲,他忍不住又想到了撮合机甲交易的裂缝。

    裂缝这家伙……怎么说呢?做事确实有点独断,但真的是个好人!

    可惜人已经死了,小京现在……估计也凉凉了吧?

    想到这里,曲涧磊就有点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眼睛不由自主地看向了旁边的电磁炮。

    电磁炮是他在洪五聚居点采购的,不是机甲自带——机甲所有的武器都被拆走了。

    曲涧磊当时在洪五大采购的时候,就是因为没有足够强大的武器,才想到添置一个。

    要不当时他能在聚居点花掉六千多银元,真的是采买了太多东西。

    不过电磁炮购买来之后,从来就没有用过。

    敞篷轻卡上装这个,不但太招摇,也容易被人惦记。

    还好他又采购到了机甲,才灵机一动,打算给机甲配备这么一件武器。

    这不是单兵武器,但是机甲使用没有任何问题。

    至于电磁炮为什么不放在小院里,而是在这里,还是那個理由……他的安全感太差!

    在乱石营地的时候,曲涧磊连饭都吃不饱,还挖了三个野外避难所,留了一些物资。

    那些“物资”现在看起来,是非常可笑,但那是当时的他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而这次小院被攻击,他的物资损失惨重,可是核心资产,并没有损失多少。

    所有的变异结晶,他都是随身携带的,银票也随身携带。

    那些重要的物资,比如说黄金、能量块、弹药、肉松……他也带出来不少。

    借着进山打变异兽的机会,他将那些物资带入山里,选了一些地方埋了。

    以他的心态,做出这些事情来,真的很正常……左右不过是以防万一。

    所以前一阵花蝎子以为,他手边没有足够的物资……还真不是那么回事!

    简单来说,他在小院损失的,就是三公斤黄金,三大块能量块,一辆卡车。

    其他的损失,那就都是毛毛雨了,一些武器、一些弹药、些许肉松……

    至于说发电机什么的……在得到机甲前,都是他原本就打算卖掉的。

    把电磁炮带到这里,也是出于类似的理念——电磁炮只有机甲才能使用!

    至于说这里安全不安全……如果连机甲都丢了,再丢一门电磁炮也无所谓了吧?

    目睹电磁炮,曲涧磊心里的杂念,有若乱草一般冒了出来。

    我就这么悄无声息的离开吗?不给对方一点苦头尝一尝?

    他心里很清楚,从理智上讲,此刻离开是最合适的。

    对方势大,自己猥琐发育个十来八年,等到自身强大了,再回来报仇才是正理。

    他已经摆脱了最初的弱小困境,又有无名炼气诀可以修炼,变得强大只是时间问题。

    然而,他就是压抑不住心头的那番火气,这一刻,身体又走在了脑子前面。

    “镇定……”

    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地对自己说,“一定要镇定,要制怒。”

    然而下一刻,他的眼睛一亮,“不过,机甲想要进山,难度似乎也不小啊。”

    他终于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出手的理由。

    机甲的重量只有二十吨,按说不占多少地方,长宽都是两米左右,高也不到三米。

    然而机甲发动和行进的时候,总是要有点噪音的。

    满负荷工作的时候,噪音比重型卡车还大一些。

    而且这是运输机甲,各种运输舱真的展开,长宽也都会加大。

    想让这么一台机甲悄无声息地进山,也是有难度的。

    找到这个理由之后,曲涧磊很踏实地睡了一觉,破晓前夕离开了库房。

    他没有再携带高斯步枪,就是一支激光步枪和一把长刀,在四处游走着。

    上午的时候,他终于遇到了一个人。

    那位骑着摩托,见到他之后,直接停下来,抬手去拿车上的高斯步枪。

    他的口中还大喊一声,“洪一聚居区,一律不得蒙面……你是什么人?”

    “不得蒙面?”曲涧磊低声嘀咕一句,抬手一枪将对方击毙,“这还真是针对我了?”

    不能蒙面……其实不符合洪一聚居区的利益!

    他们能发展到眼下这么热闹,主要是强调辖区秩序,并不深究外来者的身份。

    如果以为强调查证外来者的身份,才能保证秩序,那就是大错特错了。

    过不了身份关的有两种人,一种是穷凶极恶,一种是被人惦记上了。

    洪一以前是真的不在意这个,所以才发展得越来越好。

    现在不让蒙面,显然是总聚居点施加的压力,洪一也扛不住。

    曲涧磊一边琢磨,一边走上前,随手在地上挖了一个坑,把那厮埋了。

    随着修为日渐精深,挖坑这种小事对他来说,消耗不了多长时间。

    然后他跨上了摩托车,看一下仪表盘之后嘟囔一句,“穷鬼,半箱油都不到了。”

    接下来,他依旧戴着面巾四处乱窜,有人质疑的话,他会说一句,“你先报来历!”

    很多人跟风查蒙面人,是期望万一能逮到大鱼,自身的实力并不怎么样。

    但是那些蒙面的人里,可就鱼龙混杂得多了。

    真敢报名号的话,万一被对方记住了怎么办?

    所以大多数人的反应,也只是讪讪一笑,“不是有意冒犯,洪一最近气氛比较紧张!”

    曲涧磊闯荡了一整天,敢对他报名号的,只有两拨人。

    不过都被他出手干掉了!

    他甚至没有兴趣去了解,这两拨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总聚居点来的人杀裂缝和小京的时候,问过来路吗?

    你们不问,我也不问,世间事,大抵还是要讲个公道的。

    那些退缩的人,也没觉得这位的反应有什么异常——洪一桀骜不驯的人实在太多了。

    就在这一段时间内,带面巾和不许带面巾两个阵营之间,发生的冲突并不少。

    总聚居点的人一开始还想强压,但是外地来的那么多冒险者,真不惯这毛病。

    大不了打一场走人——死了就算了,没死就走了。

    民不畏死何以死惧之,总聚居点的人也感觉头大。

    所以这一片区域里,大部分人都不戴面巾了,但是有人一定要戴,那都是头铁的。

    谁一定要查,就要做好被人打死的心理准备。

    曲涧磊的思路没有这么清楚,他一向不太擅长揣摩人心。

    但是他大致能想到,如果我能蛮横,跟风的人也许会害怕。

    事实也正像他想的那样,他晃悠了一天,杀了两拨,其他人问一声就远远避开了。

    正经是有一支团队凑了过来,“兄弟你这么猛,咱们合作一把?”

    曲涧磊看对方一眼,不动声色地发问,“合作什么?”

    “抓黑天,”对方一本正经地表示,“我们基本已经锁定他的活动区域了。”

    锁定我的活动区域了吗?曲涧磊觉得,这事儿有点好玩,“能赚多少啊?”

    对方的眼神顿时就变得警惕了起来,“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曲涧磊指一指自己脸上的面巾,“第一天来,有人要摘我面巾。”

    “原来这样啊,”对面顿时笑了起来,然后神秘兮兮地表示,“击杀此人就是一千银元。”

    一千块银元,让我自己杀自己?曲涧磊摇摇头,“我不去,你们自己玩吧。”

    对面用异常怜悯的眼神看着他,“伱真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曲涧磊翻一下眼皮,“但是我知道自己是谁……”

    一天下来,他终于了解清楚了,总聚居点的人还没有离开。

    负责人有时候会住在聚居点内,但是真正的运营中枢,是在城外。

    这个道理讲得通,想把指挥中心也放在城内的话,那就影响了洪一自身的秩序。

    那得是总聚居点绝对的大人物下来,才会有这种安排。

    反正不管怎么说,他是知道了总聚居点的营地,就在通往山脚的路中央。

    然后他就随着几拨人,去远远地观察了一下。

    在这个过程中,依旧有人拿着他的面巾说事。

    但是曲涧磊根本懒得理会,他暗暗地记下了,总聚居点的运营中枢在什么地方。

    在运营中心的附近,他看到了一辆终生难忘的装甲车。

    对于一般人来说,装甲车就是装甲车,相同类型的装甲车都是一样的。

    但还真不是这么回事,废土大部分装甲车都经过了修补和改造,有不小的差别。

    曲涧磊的眼光非常好,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赛先生的装甲车啊。”

    怀着复杂的心情,他骑着摩托默默离开。

    到得夜里,曲涧磊又潜入了回来,在三公里外打量着指挥中心。

    “赛先生现在,到底是在聚居点里,还是营帐里,或者在装甲车里?”

    (更新到,新书期间求各种助力。)

    最近弹窗厉害,可点击下载,避免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末日堡垒车〕〔我的治愈系游戏〕〔道诡异仙〕〔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深空彼岸辰东〕〔大乘期才有逆袭系〕〔请公子斩妖〕〔我的姐夫是太子〕〔宇宙职业选手〕〔我家娘子,不对劲〕〔夜的命名术〕〔诸界第一因〕〔机武风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