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萧初然〕〔太荒吞天诀〕〔我能神游亿万里〕〔异常魔兽见闻录〕〔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管这个叫正经炼〕〔朝仙道〕〔男人三十〕〔封神:请尽情吩咐〕〔洪荒:我食铁兽,〕〔扬天〕〔雾都侦探〕〔宇宙职业选手〕〔富到第三代〕〔盖世神医〕〔上门姐夫〕〔天下藏局〕〔元宇宙:穿越后自〕〔商海局中局〕〔神医狂婿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 第73狙杀条件-74两只狼王(二合一求首订)
    _: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 第73狙杀条件-74两只狼王(二合一求首订)

    第73章狙杀条件

    花蝎子听到对方的话,有稍微一点点的意外,不过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做为一个出色的神枪手,对于别人希望配合的请求,她遇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她微微颔首,然后侧头看向曲涧磊,“老大,你怎么看?”

    一般情况下,曲涧磊是很少主动表态的,他一般都会选择让花蝎子自己决定。

    但是这次,他很罕见地发话,“我是想问一下,谁考虑过……这场战斗怎么收场?”

    “等救援!”干瘦汉子和疤脸机枪手齐齐回答。

    干瘦汉子很认真地表示,“撑到天亮,应该会有人路过……”

    “这么大规模的狼群,消息一旦传出去,聚居点肯定会派出支援队伍。”

    疤脸机枪手不住地点头,“没错,只要我们能扛到明天天亮……队伍应该能够赶来。”

    “明天天亮?”曲涧磊的嘴角抽动一下,还要坚持一天两夜?

    别看他一枪一只冰霜狼,打得似乎很轻松,他的身体消耗还真是不小,精神也相当疲惫。

    这种状态,能不能支持一天两夜,他自己都没有数。

    尤其是精神方面的疲惫,是深入骨髓乃至于灵魂的,感觉不酣睡一场,根本补不过来。

    “这是最快的了,”疤脸机枪手无奈地叹口气,“所以……节省弹药是必须的。”

    曲涧磊沉默片刻,又出声发问,“如果救援来不了呢?”

    真不是他要抬杠,而是辛迪说了,这场冰霜狼之灾,可能是人为的。

    面对这个问题,干瘦汉子和疤脸机枪射手都沉默了。

    过了一阵,机枪射手才叹口气,“那就拼到弹尽粮绝的时候吧。”

    救援不到的可能性,其实大家都想到了,可是这种事……也就只能拼运气。

    干瘦汉子强行提一下精神,“这种生死之战,没有什么预案是万无一失的……”

    “面对野兽,拼尽全力就对了,莫非你还想强行冲出包围圈逃跑?”

    “喂,你怎么跟我老大说话呢?”花蝎子不答应了,她是担心黑天被再次激怒。

    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是她很清楚,黑天老大一旦发火,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孤身一人就敢去偷袭一支庞大车队,这谁敢信?

    她一本正经地表示,“与其等到弹尽粮绝突围,不如趁着弹药还充足,分散突围!”

    “这个要不得,”机枪射手摇摇头,也是正色回答,“冰霜狼耐力十足,跑不掉的!”

    “尤其是它们非常记仇,就算大家分散突围,追踪两位的冰霜狼应该也是最多的!”

    这些都是常识,但是他也没怀疑对方……被这么多狼群围着,心神失守也是正常。

    曲涧磊想一想,又问一句,“谁能找到狼王?我希望能尝试狙杀一下。”

    “狙杀狼王,”有人不以为意地撇一撇嘴,你还真敢想!

    狙杀狼王的战斗方式,不知道多少年前就有人提到过。

    但是通常来说,这是非常不现实的,没点超强的能耐,怎么可能做得了狼王?

    马上就有人出声反驳,“先不说能不能找到狼王,首先它的闪避能力很强!”

    然后又有人补充,“规模这么大的狼群,狼王也绝对不会普通!”

    花蝎子见状,马上又主动表示,“能不能击杀,交给我老大来考虑,你们能不能找到?”

    “不开玩笑地说,我老大用高斯枪都能狙杀冰霜狼,如果他用激光狙击枪呢?”

    激光枪最受人诟病的,就是威力不算太强,激光狙击枪,那就不一样了。

    补给站里好几支团队,最起码有两支激光狙击枪。

    疤脸机枪手明显意动了,“如果是这样,倒也不是不能赌一下,我支持冒一下险。”

    然后一个微胖男子出声反对,“狼王被杀,也可能导致狼群失去理智,后果堪忧。”

    “可以赌一下,”干瘦汉子居然也表现出了支持,“狼王被狙杀,起码能造成狼群的混乱。”

    “有很大概率,狼群会出现新的权力争夺……那样的话,咱们起码能多坚持一阵!”

    “这倒也不是不可行,”难得的,那微胖男子也同意了。

    “反正咱们尽人事,成不成的……那就要看运气好不好了。”

    有人怯生生地表示,想要找出狼王来,会花费相当多的弹药。

    不过很多人出声反驳他:多花费一点弹药,总好过赌救援什么时候来。

    大家都相信,救援肯定会有,但是明天天亮能不能来,这就很难讲。

    激光狙击枪也送到了曲涧磊的手上,这枪很吃能量块不说,瞄准的难度高,反应比较慢。

    狙击枪到手,曲涧磊第一个反应就是:拆掉枪上的特制瞄准镜!

    这个反应,引起了枪主人的不满,“我说,我知道你是高手……但是你能看到那么远吗?”

    此人也是神枪手,但是他自认,自己的枪法比不过这一男一女,主动出借了自己的爱枪。

    但是这瞄准镜他校准得很辛苦,还总结出了不同天气和温度下,该如何精准地利用。

    这种使用习惯一旦培养成,想要改变的话,要付出太多的代价。

    “我真能看那么远,”曲涧磊正色回答,“瞄准镜阻碍了我视线,你要不同意那我换支枪。”

    对方禁止他动瞄准镜,他能猜到原因,也不认为是为难自己。

    反正补给站里也不止一支激光狙击枪,强扭的瓜不甜,我换一支好了。

    但是这话,就让对面惊呆了,“这种夜里,你的视线能强过狼王?”

    在微光下,冰霜狼的夜视能力极佳,根本不是人类能比拟的。

    曲涧磊一扬眉头,认真地回答,“决定冰霜狼夜视距离上限的是能见度……我也一样。”

    这话他说得理直气壮,宙字聚居区的能见度,比洪字聚居区要强一点,但也很有限。

    今夜微光的状态下,能见度应该是四公里左右,狼王能看这么远,他也能看这么远。

    这位闻言,顿时就震惊了,“高手,你的枪法我很佩服,但是……咱能不吹嘘吗?”

    跟你吹嘘……我犯得着吗?曲涧磊很无语地看着他,“你就说让不让拆吧。”

    “你拆,”这位也来气了,他一摆手,“熬不过这一关,枪上有没有瞄准镜也无所谓了!”

    “我就是想见证一下,你的视力怎么能赶得上狼王。”

    “如果你真用我的枪杀了狼王,我也与有荣焉,这枪……最少也能卖个好价钱。”

    这家伙口口声声都是大实话,曲涧磊就算恼怒他怀疑自己,也恨不起来。

    所以他只是轻哼一声,“你做不到,不代表别人做不到。”

    然后他自顾自地拆卸起瞄准镜来。

    这位愕然地看着他,十来秒之后,才看向花蝎子,“你家老大,一直这么有性格?”

    他的潜台词是:能活这么大,真的不容易啊。

    花蝎子淡淡地回答,“你也很有性格,无知者无畏……你能无畏这么久,也是异数了。”

    这位顿时语塞……合着我比你家这个老大还不堪?

    拆瞄准镜用不了多长时间,也就是两分来钟的事,这还是对方固定得好。

    然后随便试验几枪,也耗费不了多少时间。

    试验完,曲涧磊心里就有数了,然后放下狙击枪,斜靠在马槽上假寐,说到底是真累了。

    花蝎子主动操起激光步枪,开始了新的一轮压制。

    严格来说,她的射击难度,比曲涧磊要低不少。

    毕竟激光枪这玩意儿,真的是指哪打哪,考验的无非是微操和反应速度罢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那也不是一般人能掌握得了的。

    要不然,有人有激光狙击枪,为什么要交给曲涧磊使用?因为瞄准和击发的速度太慢!

    再有就是,视力也真的很重要,大部分的废土人,能精准瞄准的范围,也就四百米上下。

    花蝎子的有效瞄准距离,能达到七百米左右,这是天生就该端神枪手的饭碗。

    两个小时之内,她打掉了两百只左右的冰霜狼。

    要这么算下去,她在六十个小时内,就能打掉所有的冰霜狼。

    然而,战争并不是数字游戏,冰霜狼也不是没有智慧的。

    她出手越频繁,冰霜狼也越懂得如何趋利避害,猎杀的效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降低。

    跟曲涧磊做的一样,她只用一支枪,就压住了一个方向的冰霜狼的进攻。

    但是其他方向的进攻,就不可避免地增强了。

    这个现实,令很多人生出了一些无奈:你能不能不要打得这么准?

    这种抱怨显然没什么道理,大家只能暗戳戳地想一想。

    不过这些抱怨也只是小事,重要的是:试探狼王的存在,真的需要消耗大量的弹药。

    四个方向的火力齐开,弹药不要钱一般打了出去。

    包括花蝎子压制的这一方向,冰霜狼也蜂拥而至,真的是拦都很难拦。

    不过好消息终于传了过来,两个小时之后,干瘦汉子找了过来,“大致能圈定范围了。”

    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个方向,“应该是在四公里左右,你查探的时候小心一点。”

    冰霜狼的智慧原本就不低,而狼王对危险的预知能力,更是远超一般人的想像。

    ——————

    第74章两只狼王(贺白银萌棒子哥1/5)

    曲涧磊还真不怕狼王的预知能力。

    如果对方不是小弟众多,他自己感觉,单挑两个狼王没有什么压力。

    顺着对方暗示的方向,他将内息运在双眼上,顺势扫了过去。

    别说,就这一眼扫过去,他还真的发现了异样。

    一个深蓝色的身影,在群狼的背后飘忽不定——不是幻像,是真实存在的。

    别的冰霜狼,基本上都小牛犊大小,大一点的,也就是马驹大小。

    至于说再大一点的,了不得也就是老虎那么大。

    但是这一只淡蓝色的身影,足足有一只双峰驼大小!

    然而曲涧磊并不觉得,这体型有多大威胁——比一比猛犸象,这体型还是有点不够看。

    他先是用眼角的余光去锁定对方的位置。

    说是不在意预知能力,但那只是战略上的藐视,战术上必须保持重视。

    然后,他悄然分了一缕内息到手臂上,持着狙击枪稳稳地一转身。

    就在扣动扳机的一刹那间,狼王似乎感知到了不妙,身子猛地一闪。

    然而,还是慢了一点,深蓝色身影的后臀上,爆出了一个大洞。

    曲涧磊心里暗暗感叹,多亏是激光狙击枪,步枪的话,怕是不能破防。

    “呜嗷~”一声凄厉的哀嚎隐约传了过来。

    然而,就在叫声传来之前,曲涧磊已经又连续两次扣动了扳机。

    硕大的激光狙击枪在他手上,轻得仿佛一根鸿毛一般,手臂稳健得令人咋舌。

    其他人也知道他要狙杀狼王,却是连盯着看都不敢——这是刚才大家再三约定好的。

    狼王实在太机警了,万一第一次失手,根本不可能再有第二次机会。

    直到曲涧磊第一次扣动扳机,才有人火速端起了夜视镜,寻找远处的狼王。

    等到三枪过后,干瘦汉子终于找到了狼王的方向,他惊喜地叫了起来,“打中了!”

    然后,狼王的哀嚎才传了过来。

    “打中了吗?”补给站的冒险者们欣喜若狂。

    然而,当他们看到曲涧磊依旧端着狙击枪,又生出了一丝疑惑。

    还没死……曲涧磊看得明白,第二枪击中了狼王的肩胛,第三枪正中狼王的脊柱。

    然而那狼王还在地上挣动,这些野兽的生命力,还真不是一般的顽强。

    他又是连续两枪,正正击中狼王的脖颈。

    狼王的大半个脖子都被打断了,只剩下部分气管和喉管连着,要不然头都要掉下来了。

    “总算是搞定了,”曲涧磊嘀咕一声,长出一口气,缓缓收枪。

    已经这样了,倒不信它还能不死!

    “好枪法!”借出枪的狙击手伸出一个大拇指来,他看到了曲涧磊最后两枪。

    那是何等惊艳的两枪!“我是心服口……”

    还没等他说完,疤脸机枪手发问了,“真的死了?”

    “脖颈断了一半,”狙击手摸一摸自己的喉咙,“颈椎断了,只剩下这里……”

    “太好了!”大家纷纷喊了起来,整个补给站都变得热烈了起来。

    “小心防守!”干瘦汉子没命地大喊一声,“最困难的时候要到了!”

    下一刻,整个冰霜狼群都炸锅了——它们知道,自己的王陨落了!

    无数冰霜狼冲着补给站扑了过来,真正是铺天盖地。

    整个补给站瞬间也炸锅了,所有人都端起枪来防御,连预备队都上了。

    辛迪也走了过来,要跟花蝎子借霰弹枪——身为人类,这是最后的尊严!

    “拿走我的高斯步枪吧,”曲涧磊深吸一口气,端起了车载机枪的枪托。

    花蝎子疑惑地看他一眼,低声问一句,“怎么了?”

    “消耗太大,”曲涧磊低声回答一句,摸出两支营养剂,挤进了口中,又喝了几大口水。

    营养剂能补充热量,但是刚才的五枪,耗费了他太多的精神。

    现在的他,就像是三天三夜没睡觉一般,整个人都感觉虚脱了。

    再使用高斯自动枪,他会崩溃的,所以只能拿起车载机枪了。

    花蝎子还是稳稳地一枪一个,但是就算他俩这个方向,也无法继续压制狼群了。

    曲涧磊手上的车载机枪怒吼了起来,根本就不敢停歇。

    然而即使是这样,冰霜狼群还是前仆后继地冲了上来。

    “咱们的人太少了!”花蝎子忍不住叫了起来,随手又打出一枪。

    他们所在的方向背对大门,人数确实少一些。

    尤其是刚才他俩轮流压制狼群,人手显得绰绰有余,又被其他方向征调了几人走。

    “快帮我上子弹吧,”曲涧磊不由自主地打个哈欠,车载机枪真的太吃弹药了。

    “我怎么成了打辅助的?”花蝎子忍不住嘀咕一句,但还是乖乖地帮着上子弹。

    区区一支步枪,打得再准也赶不上机枪的压制。

    机枪的射速越调越快,但狼群还是在不住地逼近,已经有零星的冰霜狼冲进了矮墙。

    冲进来的冰霜狼没命地撕咬,在人群里引发了一阵混乱。

    这一刻,就连辛迪都冲了过去,没头没脑地搂动高斯枪的扳机。

    “定力还是差一点,”曲涧磊居然还有空分心观察她——这是未来的队友。

    然而下一刻,他觉得眼角有蓝光一闪,想要转动机枪,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趴下,”他大吼一声,身子一侧,顺势抽出了背上的长刀。

    花蝎子对他的话,选择了毫无保留的信任,身子果断向车斗里栽倒——标准的战术姿势。

    曲涧磊将大部分内息都运在双臂上,腰部和腿部同时发力,一刀就迎向了扑来的蓝影。

    那是何等惊艳的一刀!快逾闪电,带起了无数的残影。

    旁人眼角的余光,只看到了半个风扇重重砸向了空中的蓝影。

    “又一只狼王!”有人惊叫了起来。

    曲涧磊这一刀,直接斩开了蓝影的肩胛骨,对方前扑的势头也为止一滞。

    这只冰霜狼,比刚才狼王的个头要小一些,但也有雄狮大小。

    它的身体异常坚硬,曲涧磊惊艳绝伦的这一刀,竟然没有将它斩为两段。

    更让人意外的是,这只冰霜狼虽然被劈退了,肩胛也受了重创,但是它腰肢一转,竟然在空中诡异地折了一个向,再次向曲涧磊扑了过去。

    可以看得出,它受的伤绝对不轻,现在也算鼓起余勇,但是气势不减。

    周围的人受到这股气势的影响,甚至连举枪的动作都做不出来。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速度太快,大家来不及反应。

    但是曲涧磊的动作足够快,一刀斩出之后,顺势半招“凤还巢”。

    这一记,用上了转身的腰力,比刚才那一刀还要狠辣。

    若是选择下撩的话,他这一刀可能割断冰霜狼的喉管,但是自己也会受伤。

    可是这硬碰硬的一刀,正正地斩到了冰霜狼的脖颈上,硕大的狼头顿时飞起,鲜血喷溅。

    曲涧磊还真没想到,这一刀正好斩到了冰霜狼脖颈关节的连接处,居然一刀建功。

    他擅长计算,但也只算到这一刀不能使用巧劲下撩,必须硬碰硬。

    这个结果让他自己都大吃一惊。

    不过下一刻,他就将跌落的狼头一脚踢开,再次回到了车载机枪的射手位。

    越是关键的时候,他就越冷静,绝对不会惊慌失措。

    然而这一脚也相当了得,狼头起码有七八十斤,被他一脚踢得飞出去二十多米远。

    车载机枪再次响起,花蝎子终于从车斗里翻身起来,再次填充子弹。

    她的战术动作非常标准,战斗素养也很高,从卧倒到再次爬起来,连三秒都不到。

    然而就是这三秒的时间,又一头狼王被斩杀了。

    不仅仅是这样,她将下一个弹夹卡进供弹器的时候,顺势抬头看一眼,顿时愕然了。

    “狼群……居然退了?”

    曲涧磊也有点奇怪,但还是扫出了一梭子,才看向周围,“果然是退了?”

    就像退潮一般,围攻的冰霜狼高声哀嚎着,夹起尾巴转身奔逃。

    眨眼之间,大群的冰霜狼就消失了。

    如果不是地上大批冰霜狼尸体,和空中的血腥味,根本感觉不出这里曾经被狼群围攻。

    “胜了!”一个微胖男子率先跳了起来,他是一个小商队的主管。

    紧接着,大家都欢呼了起来,有的人激动得抱着又跳又叫。

    终于是死里逃生了,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欣喜若狂。

    “这就……赢了?”花蝎子有点不敢相信,我的实力还没有完全发挥呢。

    但是其他冒险者的反应不会是假的,肯定是胜了。

    曲涧磊也有点懵,冰霜狼的习性,他并不是非常了解。

    不过他现在身心疲惫,直接就坐到了车斗里,靠着马槽假寐。

    真的恨不得下一刻就沉沉睡去,最后的两刀,不光是消耗了体力,也消耗了精神。

    精神这种东西很奇妙,你觉得它没了,但是就跟女人的那啥一样,挤一挤总会有的。

    可是透支之后那种难受,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花蝎子在瞬间就猜到了,黑天猎杀了两只狼王,肯定付出了相当的代价。

    尤其是后面那只,他还是处于被偷袭的状态。

    想要有收获,必须要有付出,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看到黑天坐倒在车斗里,她下意识拎起了激光枪,目光扫向四方,高声发问,“没事了?”

    (二合一6k大章,加更贺白银萌“卖棒棒糖蜀黍”,1/5,求首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末日堡垒车〕〔我的治愈系游戏〕〔道诡异仙〕〔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深空彼岸辰东〕〔大乘期才有逆袭系〕〔请公子斩妖〕〔我的姐夫是太子〕〔宇宙职业选手〕〔我家娘子,不对劲〕〔夜的命名术〕〔诸界第一因〕〔机武风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