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正义的使命〕〔超维武仙〕〔都市医道龙神〕〔老婆是花瓶,得宠〕〔特战之王〕〔重生都市之我是仙〕〔重生药王〕〔叶辰萧初然〕〔太荒吞天诀〕〔我能神游亿万里〕〔异常魔兽见闻录〕〔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管这个叫正经炼〕〔朝仙道〕〔男人三十〕〔封神:请尽情吩咐〕〔洪荒:我食铁兽,〕〔扬天〕〔雾都侦探〕〔宇宙职业选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 第75收获-76高手的待遇(求首订和月票)
    _: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 第75收获-76高手的待遇(求首订和月票)

    第75章收获(贺白银萌棒子哥2/5)

    花蝎子其实已经确定,这场战斗胜利了。

    之所以问这么一句,就是下意识不想让人关注到,曲涧磊的虚弱状态。

    然而,她能想到这一点,别人也不可能想不到……连杀两只狼王,可能不付出代价吗?

    不少人都注意到了,那个男人状态的状态有点不对劲。

    但是曲涧磊此前杀人的狠辣劲儿,也深刻地印在大家的印象里。

    没有人敢再去赌,他是不是有能力再杀一个人。

    能刀斩狼王的主儿,这是实打实的狠人,更别说他此前还狙杀了一头狼王。

    干瘦汉子最先反应了过来,“没事了,两只狼王都死了,它们不可能再来了。”

    “我家老大累了,”花蝎子直接表示,“不要打扰他,有话跟我说。”

    黑天的虚弱瞒不过人,不如大明大方地承认。

    就不信谁还敢赌一下,我家老大还能不能杀人?

    “这个……要商量一下战场收获,”干瘦汉子很坦率地表示,“尤其是两只狼王。”

    意外遭遇狼群,这是天大的灾难,但是同时……也意味着可能有巨大的收获。

    风险和收获从来都是成正比的,满地的狼尸就是证明。

    冰霜狼的肉能吃,但是味道腥酸,口感柴涩。

    也就因为是变异兽,所以有人收。

    狼皮能做简单的护甲,也值一些钱……其实不嫌弃的话,煮一煮也能吃。

    不管怎么说,再不起眼的收入,只要量积累到了一定程度,那也不是一般人能忽视的。

    现场冰霜狼的尸体,差不多有两千具,半死不活的也有近千具。

    毫无疑问,这是一笔巨大的收获。

    有将近五分之一的狼尸,就是曲涧磊和花蝎子打的。

    这个一点都不夸张,别看他俩使用的弹药少,击杀率真的是一等一的高。

    不过说来说去,还是两只狼王最值钱。

    第一只狼王,那是真正的狼王,第二只狼王……根据大家分析,这应该是候补狼王。

    狼王的争夺很残忍,也很无序,不过也有事先就定好的例子。

    这只候补狼王应该就是这种情况,狼王死了,它必须报仇,否则不足以服众。

    也因为它的地位是提前确立的,它一旦身死,其他狼暂时没有能出来争夺王位的。

    所以狼群的溃败也是必然。

    这都是大家战后分析出来的,是不是真的如此,那就难讲了。

    总之战斗是胜利了,接下来就是战利品的分派了,在这一点上,谁也不会含糊。

    搬运狼尸是体力活,可是曲涧磊真的是一根指头都不想动了。

    花蝎子问了他一声,当即决定把所有的狼尸都卖掉,只留下了那只候补狼王的尸身。

    对于那只庞大狼王的尸身,其他的团队也提出了购买需求。

    狼王是曲涧磊狙杀的没错,但也是大家通力合作的成果。

    不管是出借狙击枪,还是基本判定狼王的位置,别人也都做出了贡献。

    他们希望能以“相对合理”的价格,买下狼王尸身。

    至于说候补狼王,那纯粹是曲涧磊一力诛杀,倒没人不开眼提出主张。

    花蝎子不止是神射手,做生意也有一套,否则不会成为三人小团体的核心人物。

    她觉得对方为狼王开出的价格有点低,区区五千银元不够,最少要一万才行。

    她认为撇开使用价值不提,光是从狼王皮毛的装饰性上,就足以让它成为奢侈品。

    对面却是说皮子坏了什么的,严重影响了价格。

    如果换成是候补狼王,一来没人分润,二来毛皮相对完好,反而能卖出去一万块银元。

    最后还是辛迪站出来向她解释,说宙三聚居区差不多就是这行情。

    也就是这只狼王统帅的狼群足够多,实力也足够强,否则价格还可能低。

    最终花蝎子是以六千的价格,让出了对狼王的所有权。

    辛迪在这桩交易上没有帮到什么忙,但是对普通冰霜狼的价格,她很熟悉。

    一般来说,一只冰霜狼的价格,就是在十块银元上下浮动。

    但是这次大家杀死的冰霜狼太多了,价格肯定会跳水。

    所以别人开出的收购价就是三块银元,反正曲涧磊二人猎杀成本远低于此。

    多亏辛迪告知了花蝎子真正的行情,可就算这样,这一笔买卖依旧谈得异常艰苦。

    收购者表示,因为是批量采购,我们大宗销售的时候,也必须打折销售。

    然而花蝎子的态度是,大宗销售,当然不能追求丰厚的利润。

    她甚至表示,大不了我们把狼尸拉到宙三聚居点去卖。

    不管花蝎子能不能进宙三,光是辛迪这个聚居点居民的身份,就能作保一人。

    再加上辛迪女儿的话,曲涧磊二人都能进入聚居点。

    最后谈成的价格是每具狼尸六块银元,比原价翻了一倍。

    花蝎子和曲涧磊杀了六百只狼上下,光是这差价就达到了一千八百块银元。

    没有辛迪帮腔的话,价格肯定不会这么美丽。

    反正这一场战斗下来,他俩支出的成本,差不多有五百块银元,主要是弹药消耗过多。

    其中最大一块消耗,是最后车载机枪的扫射,吃子弹吃得太厉害了。

    而这一战的利润,基本上就是一万块银元左右,真可以算暴利了。

    不过买了狼王尸体的势力表示,拿不出这么多银元来,等到了宙三聚居点再交易。

    花蝎子赚了这么一大笔钱,很干脆地分给辛迪一张一百的银票,算是奖励。

    旁人看得就有点纳闷,这俩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第二天一大早,大家开始打扫战场。

    花蝎子则是租了一间套房,让曲涧磊进里间呼呼大睡,她在外间边睡边警戒。

    大致来说,补给站还是相对安全的,而曲涧磊一觉就睡了一天一夜。

    他起来的时候正是拂晓,只觉得神清气爽,大吃了一顿之后准备上路。

    辛迪已经跟补给站告假了。

    她虽然收入不高,但是有亡夫战友的照拂,在补给站里生活得也相对自由。

    曲涧磊却是再次跟她确认一番——你已经有一百银元了,确定还要跟我们去冒险?

    然而辛迪却看得很透彻,一百银元能帮我们一阵子,难道还能帮一辈子?

    正经是不能长期陪伴女儿,她也担心女儿的成长问题。

    花蝎子却是小声告诉曲涧磊:这里是她伴侣丧生的地方,家业也被夺了……

    这种伤心之地,估计是个女人就不想留下来吧?

    曲涧磊这才正式接受了辛迪的“入伙”。

    车行了一天一夜,终于来到宙三聚居点,在城外,他们见到了辛迪的女儿克莱儿。

    这是一个矮壮的女孩儿,十二岁了,身高才一米四出头,不过长得特别结实。

    女孩儿眼中有着桀骜不驯的光芒,看起来很有自己的主见。

    她对母亲的态度倒还好,可是对曲涧磊和花蝎子,就相当冷漠了。

    不过在看到硕大的狼王尸身后,她对曲涧磊的态度大变,对花蝎子也变得友好了许多。

    能斩杀狼王的冒险者,而且还是用刀斩杀的,满足了所有小女孩对强者的憧憬。

    母女俩聚居点的身份还在,带曲涧磊二人进城当然不成问题。

    然而,就在城门口,两辆载着狼王的卡车,当场被人围住了。

    这些都是消息灵通的势力,知道前天夜里,有补给站遭遇了狼群的围攻。

    大家清楚,那只大的狼王交易已经谈妥,但是……不是还有一只小的吗?

    还好辛迪在宙三聚居点居住了不短的时间,她非常干脆地表示:我们要进聚居点卖。

    在废土,强大的实力是最好的保护,如果没有曲涧磊和花蝎子在,辛迪也不敢这么说话。

    现在围上来的人都知道,就是这两位杀了两只狼王,让补给站的人死里逃生。

    面对这种强大的存在,谁还敢唠叨?

    城门口的守卫甚至没有让二人摘下面巾,更没有验看身份,直接就把人放进去了。

    用他们的话说就是,这是拯救了很多幸存者的英雄,身份什么的并不重要。

    如果不是他们在补给站击杀了狼王,击溃了冰霜狼群,周边的野外营地也要跟着倒霉。

    群狼无首的情况下,不会再保持那么大的狼群,一旦分散开来,野外营地就好防守得多。

    聚居点的人看不起野外营地的野人,但终究都是人不是?

    如果没有野外的冒险者,聚居点的安全和物资,都得不到保证。

    所以守卫的态度就很好理解了,越野轻卡带着枪支弹药,都可以进城。

    他们甚至对辛迪都相当客气。

    进城后辛迪带着两人去了冷库,租了一个隔间放下狼王,然后去收另一笔狼王的费用。

    没有出现什么装哔打脸的桥段,能斩杀冰霜狼王的主儿,谁会去冒险挑衅?

    接着辛迪找了牙人,表示明天会拍卖那只狼王——废土也有类似规矩,保证利益最大化。

    然后她又带着他俩一阵大采购,不过让曲涧磊有点不爽的是,这里的能量块卖得很贵。

    他在洪五聚居点的时候,购买能量块相当于是七十块银元一块,这里居然要一百一十块银元。

    就这个价格,能量块商店还是表示:是看在你斩杀了狼王的份上,给了优惠!

    ——————

    第76章高手的待遇(四更贺白银萌棒子哥3/5)

    曲涧磊对能量块的价格,相当不满意,这次他可是打算购买五十块能量块。

    这一下,五千五百块银元就出去了,合着那只狼王白打了?

    在洪五买的话,三千五百块银元就够了,这一里一外……差了两千银元?

    诚然,他在洪五聚居点购买,是使用了黄金,但是这价格差也太大了吧?

    他看一眼花蝎子,花蝎子忍不住表示,“能量块不该是一百银元吗?”

    “你这从哪儿来的消息?”商店的人也很纳闷,“零卖一百二、一百三都正常。”

    辛迪赶忙解释,“你们可能购买的渠道不一样,宙三购买就是这个价位。”

    “不止是宙三,整个宙字聚居区都是这样,”能量块商店的主管回答得很干脆。

    他也没有质疑对方的话,只是表示,“如果嫌贵的话,你用原来的渠道吧。”

    “上面给我们的就是这个价位,我如果卖得便宜了,亏空得自己补。”

    花蝎子的眼珠一转,“我们多买一点,出去加价转卖是否可行?”

    “那随便你,”主管无所谓地回答,“反正我优惠你,也就这么一次。”

    曲涧磊和花蝎子交换个眼神,然后出声,“那我们再商量一下。”

    走出商店之后,他忍不住问辛迪,“能量块的价格,怎么会这么贵?”

    辛迪不解地看他一眼,“不贵吧?能量块真的很抢手,你说的官方牌价根本不可能。”

    “怎么会这样?”花蝎子皱一皱眉头,“难道他们的能量块大一点?”

    辛迪摇摇头,“不可能大,激光枪很吃能量块……你们不会是宙字外的聚居区来的吧?”

    “不是,”花蝎子很干脆地回答,“只不过此前我们购买能量块,价格就是一百银元。”

    辛迪没有怀疑她的话,她的亡夫生前是个小队长,所以她知道,宙字之外还有聚居区。

    但她知道的也只有这些,其他字头的聚居区,据说很难来这里。

    所以她反问一句,“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再去那个渠道购买?”

    “那人死了,”花蝎子波澜不惊地回答,“其他人……我们信不过。”

    “那估计里面有说法,”辛迪没有怀疑这个说法,废土死人不是很正常的吗?

    她也没有胡乱打听,只是中规中矩地建议,“不过你们可以趁着这次优惠,多少赚一点。”

    曲涧磊的眉头皱一皱,明天拍卖另一只狼王,应该还能筹措出一笔钱来。

    下一刻,花蝎子出声发话了,“先找地方买些书籍吧。”

    想到一块了!曲涧磊闻言暗暗点头,跟花蝎子组队,确实能省不少心。

    有辛迪领路,终究是不一样,而且她曾经有点身份,比一般居民知道得要多一点。

    其实她心里多少也生出了点怀疑:对方居然优先考虑买书,来历可能有点问题。

    然而在她落魄的这些年里,她已经掌握了足够的生存智慧:不该问的事不问!

    反正从来没有人一次给过她一百银元,只冲着这份报酬,她就会管好自己的嘴巴。

    前后忙乎一通之后,他们竟然买了两百多本书,价格还非常优惠。

    尤其难得的是,居然买到了一些工具书,其中还有诸如维修机械臂知识的书。

    曲涧磊马上就被吸引到了,居然坐在车上就看了起来。

    他对运输机甲的改造,一直不是很满意,结实程度也还罢了,关键是能量转换率太低。

    如果不是凑巧发现了地热山洞,只靠那点能量块,他和花蝎子有很大可能走不出大山。

    看到他在翻看维修知识的书,辛迪讶异地扬一扬眉毛:这人连这个都懂?

    在宙字聚居区,有这种专业手艺的人,必然是有传承的,而且绝对不会轻易外泄。

    “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说法,在废土几乎是深入人心。

    既然可以靠着手艺,不须冒险也能生存……而且活得还不差,为什么要培养竞争者?

    下一刻,她又想起了自己要办的事,“黄蝎子大人,我可以迁出宙三的居民身份吗?”

    “迁出聚居点身份?”花蝎子讶异地一扬眉头。

    她可不是曲涧磊,对于这一套还是很熟的,“这个你自己考量,你打算迁入到哪里?”

    聚居点的身份很难得,不过在同一个字头的聚居点之间,改换身份是可以的。

    聚居区之间,各种环境和条件有显著的不同。

    有些人为了自身发展或者别的原因,需要改换地方,这可以理解——得允许人才流动!

    只不过迁出好说,等到迁入的时候,多半是要交点费用,除非是明显的“下迁”。

    “我没有心仪的地方,”辛迪很干脆地回答,“两位大人建议是哪里,那就是哪里吧。”

    她只想逃离这个城市,反正有正规手续,迁入别处不算难办。

    “我俩也没什么建议,”花蝎子很干脆地表示,她知道对方这么说,有表忠心的意思。

    孤儿寡母离开自己熟悉的地方,跟着两个来历不明的人浪迹天涯,连身份都带着走。

    这就是赌他俩行事不会差!

    所以她能说的就是,“不迁出也无所谓,你可以等几年之后,再带着女儿回来。”

    “不想在这个恶心地方待着了,”辛迪淡淡地表示,“我们想换一个环境,重新开始生活。”

    “那就到时候再说好了,”花蝎子觉得对方也是成年人,自己的建议点到为止即可。

    不过最终,她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一直跟我们在一起,风险可是很大的。”

    辛迪眼皮都没有抬,淡淡地回答了一句,“哪里没有风险?”

    克莱儿对离开宙三,也没有任何的排斥,反而是有点期待。

    “不用办迁出手续了吧?还要花钱……咱们可以做野生的冒险者。”

    看着她跃跃欲试的样子,曲涧磊的脑中蓦地冒出一句,“剑未佩妥,出门已是江湖”。

    对少年人来说,冒险的生涯真的是有吸引力吗?

    不过辛迪显然不这么认为,绷着脸呵斥了她两句,还有诸如“我是为你好”之类的话。

    克莱儿扮个鬼脸,没有再说什么,显然这叛逆少女对母亲,还是有一些尊重的。

    办迁出手续的时候,遇到一点波折,负责的人居然劝说辛迪要三思。

    辛迪对这一番劝说,都相当意外,她觉得自己没有这么受欢迎。

    果然,对方接着又建议,说你既然跟强者接触到了,与其跟着走,不如把对方留下来。

    宙三聚居点承诺,曲涧磊二人真要迁入,所有手续费全免,还可以免除十年的人头税。

    人头税是每个聚居点都要收的,大部分的规定是十岁以下全免,十岁到十六半价。

    这里面有鼓励生育的意思,但是对大部分居民来说,每年一块银元的人头税,真不便宜。

    克莱儿都已经被收了两年的人头税,虽然是半价,却也是一块银元了。

    辛迪一个人工作养活两个人,还要交人头税,压力之大也是可以想像的。

    曲涧磊却是实在有点忍不住了,“你觉得我们差十块银元?”

    “持枪证这些……可也要花钱的,”对面倒是态度不错。

    曲涧磊二人这次进城,什么费用都没有收,但那只是因为他才立下功劳,被减免了。

    简单来说,在聚居点里想要拥有各种权力,就要支付各种费用。

    花蝎子不动声色地发问,“如果我们没有迁出证明呢?”

    “没有迁出证明……这就难办了,”对面有点为难。

    他倒不认为,对方肯定没有迁出证明,能一百银元买到能量块的主儿,会差一张证明?

    没错,宙三聚居点真的不大,对消息灵通的人来说,根本就不存在什么隐私。

    他认为对方只是隐瞒来历,这种情况也不罕见——真正的高手,不愿意被人打扰。

    所以他坦诚地表示,“两位如果能够保证在宙三城卫军效力十年……”

    “不但可以免去迁出证明,我们还可以免费提供居所。”

    “当然,不是所有事情都会劳动到二位,平时偶尔巡查一下,大事才会请两位出马。”

    这些人对强者的心态,揣摩得也很到位,强者不会怕事,但是没谁会喜欢麻烦。

    废土版的人才引进计划吗?曲涧磊的思维有点发散。

    不过这真的不算意外,这里原本就是个强者为尊的地方。

    聚居点的身份,普通幸存者很难得到,但是真正有实力的人,还真的不用发愁。

    一时间,他有点恍惚,当时自己在洪四,想要得到一个聚居点的身份,难于登天!

    可是现在,居然就有人主动送上门了。

    “还是免了吧,”花蝎子表态了,“我们就喜欢到处游荡……”

    “一个小小的聚居点身份,就想捆住我们十年,真的是太一厢情愿了。”

    克莱儿听得眼冒金星,这样的快意人生,才是她要追求的。

    父亲虽然很伟大,但是太过唯唯诺诺了,死了都要背锅,她不想要这么窝囊的人生。

    对面也不生气,只是淡淡地表示,“辛迪,我对你一向不差,希望你不要这么冲动。”

    辛迪面无表情地回答,“你确实没欺负过我,但是我也不欠你什么。”

    (二合一6k大章,贺白银萌“卖棒棒糖蜀黍”,求首订和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末日堡垒车〕〔我的治愈系游戏〕〔道诡异仙〕〔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深空彼岸辰东〕〔大乘期才有逆袭系〕〔请公子斩妖〕〔我的姐夫是太子〕〔宇宙职业选手〕〔诸界第一因〕〔我家娘子,不对劲〕〔夜的命名术〕〔机武风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