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老婆是花瓶,得宠〕〔特战之王〕〔重生都市之我是仙〕〔重生药王〕〔叶辰萧初然〕〔太荒吞天诀〕〔我能神游亿万里〕〔异常魔兽见闻录〕〔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管这个叫正经炼〕〔朝仙道〕〔男人三十〕〔封神:请尽情吩咐〕〔洪荒:我食铁兽,〕〔扬天〕〔雾都侦探〕〔宇宙职业选手〕〔富到第三代〕〔盖世神医〕〔上门姐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 第147尊重知识-148没资格评价(四更完)
    _: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 第147尊重知识-148没资格评价(四更完)

    第147章尊重知识(第三更)

    凭良心说,千柔在中心城,一直是做中介服务的。

    中心城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三千多万人,分布的也很零散,她的生意还是有得做。

    她这次盯上简垒这只肥羊,本身没有什么恶意,就是想赚一笔钱而已。

    真的是曲涧磊想的那样,“点对点的陪伴服务”。

    陪吃、陪玩、陪……反正什么都可以陪,所以被称为私人订制服务。

    千柔陪伴了曲涧磊五天,知道这位不仅有钱,最少还是一个改造战士。

    中心城将近四千万的人口,改造战士只有四五万,相当于是千中选一。

    只要不是自己作死或者有别的追求,改造战士绝对称得上是人上人。

    千柔很想跟对方发生一些更深的关系,这原本也是她应该提供的。

    万一幸运一点,能嫁入对方家门,那就完美了,她对自己的魅力还是很有信心的。

    可惜对方根本没有给她深入交流的机会,恼怒之下,她很干脆地走人了。

    不曾想,可能因为是心不在焉的缘故,居然就发生车祸了。

    被追尾的车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两名大汉,恶狠狠地走了过来。

    一名大汉拍打着车窗,“你特么会开车吗?滚下来!”

    “好好说话,别骂人,”千柔心慌得一批,强自镇定地表示,“是你们急刹车了!”

    “少特么废话,”大汉提高了嗓门,“你这是追尾……懂不懂什么叫保持安全距离?”

    “等交通治安来吧,”千柔也不下车,就在车里坐着。

    “治安员?”大汉闻言冷笑一声,“你确定吗?到时候可不是赔钱那么简单了。”

    “那你还想做什么?”千柔冷冷地看着对方,“中心城是有规矩的地方。”

    “我们兄弟就是规矩,”大汉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给你时间,喊人吧。”

    “信不信我把巡察署的人喊来?”千柔索性心一横。

    这两天她可是载着简垒去过两次巡察署,感觉怎么也能拉上点关系。

    大汉闻言怔了一怔,看了自己的车子一眼。

    紧接着,车上又下来一名女子,“怎么回事……有话不能好好说吗?”

    有女人介入,气氛就没那么紧张了,双方商量一阵,决定各自修自家的车。

    千柔开车其实还算小心,撞得也不太厉害,但是看到爱车的惨样,她还是一阵揪心。

    她家里也小有资产,可是父母亲爱唠叨,她不想为这点事去求父母。

    但是辛苦这五天时间,好不容易攒下点钱,她是打算买两件换季的衣服来的。

    现在要花一部分在修车上,这让她十分心疼。

    对面的女人发现了她的纠结,出声发话,“要不给你介绍个修车的地方?成本价。”

    千柔虽然年轻,警惕心可是不小,而且打听消息的能力很强。

    闻言她不动声色地发问,“你能介绍哪一家……”

    曲涧磊搬进了房屋之后,发现里面被翻得乱七八糟。

    总算还好,基本的生活设施都在,稍微收拾一下就好了。

    最让他感到庆幸的是,房间里居然有冲水马桶,没有他想像的那么落后。

    上水也有,但是有那么股子味儿,他索性做了一个过滤器,又安装了水箱。

    把小院重新收拾一遍,又维修和增添了一些设备,粉刷了墙壁,重新平整了地面……

    一转眼,就是十天过去了,他应该去巡察署报到了——不管怎么说,总是挂名顾问。

    巡察署的办公地点是一栋不起眼的四层楼,里面总共百来号人,终极战士有四十多人。

    听说曲涧磊来了,贾马里亲自来见他,“你这家伙,还知道过来?”

    “安家呢,总要点时间,”曲涧磊正有点懵,“我这算是地字房的顾问?”

    他原本以为,自己是巡察署的机械维修顾问,来了一问才知道,他只是挂名在地字房。

    巡察署一共四个执行组,分别以天玄地黄命名。

    地字房排序是第三,除了贾马里这个巡察长,还有包括小秦在内的七个终极战士。

    再加上十来个改造战士,这就是地字房全部的实力了。

    贾马里闻言点点头,“你这个薪水都是我地字房出的,署里只是认可了你挂名。”

    “那活儿应该不多,”曲涧磊松了一口气,他并没有打算白领薪水。

    “谁有需要维修的设备,可以去我住的地方找我……肯定优惠。”

    一名叫马龙的壮汉闻言,很莽撞地出声发问,“你是什么级别的维修师?”

    曲涧磊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了浓郁的土元素,想一想回答,“我来自天字区,没有去考核。”

    马龙不死心,又问一句,“在天字区考核的也算。”

    曲涧磊一摊双手,“在那里也没有考。”

    马龙顿时就不满意了,他看着贾马里发话,“老大……咱地字房经费也不宽裕呀。”

    他这么公开质疑,曲涧磊并不觉得难受,他喜欢直来直去的人,而且人家又没有骂人。

    贾马里憨厚地笑一笑,“怎么,以为我介绍了一个混吃混喝的?”

    小秦闻言发话了,“人是我亲自从天字区接来的,你以为老大的脑子不如你?”

    “好吧,那我信了,”马龙的性格是真的直,“正好我的车子最近不太好用了。”

    “这种小事别找我,”曲涧磊一摆手,正色回答,“三百银元以下的小活不接。”

    既然你可以耿直,我耿直一点也没有问题吧?

    马龙闻言顿时愕然,“这是抢钱的吧?你本事这么大……还能看上这点顾问费?”

    曲涧磊正色回答,“我在天字区做机械检测和维修,赚的钱都足够修炼。”

    这话说出来,其他人都不做声了,心里都是同一个念头:维修师这么赚钱的吗?

    贾马里见状笑一笑,然后冲曲涧磊招一下手,“来,跟我去签保密协议。”

    曲涧磊着急来入职,冲的就是五大类的功法,倒是没有想到,巡察长这么给面子。

    签了保密协议之后,贾马里直接拿出了一套修炼功法——金系的。

    “这些功法,署里其实并不缺,但是一向禁止外借……你不要遗失了。”

    “知道了,”曲涧磊拿起修炼功法,装进了自己带的挎包里,“多谢,那就告辞了。”

    贾马里讶异地看着他,“你就不问问自己的办公地点在哪里?”

    “办公地点?”曲涧磊讶异地发问,然后表示,“我不需要,不要浪费这些办公资源了。”

    贾马里怔了一怔,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你还真不把巡察署放在眼里啊。”

    曲涧磊想一想,表情坚毅地回答,“我最大的爱好就是修炼和机械维修理论。”

    “行了,你去吧,”贾马里无奈地摆一摆手,“每个月关饷的时候记得来。”

    曲涧磊点点头离开,走出门才轻声滴咕了一句,“还是落后啊。”

    蓝星人发工资,基本都打到存折和卡上了,这里居然用的还是现金。

    还没有出巡察署的大楼,马龙迎面走了过来,大着嗓门嚷嚷,“新来的,会修机甲不?”

    曲涧磊眨巴一下眼睛,疑惑地表示,“我只负责修地字房的设备,其他的我不管。”

    “是我一朋友的机甲,”马龙大喇喇地回答,“他也是巡察署的。”

    “巡察署用机甲?”曲涧磊有点搞不懂,“不是说终极战士……都看不惯机甲吗?”

    “你这个话不对!”马龙正色发话。

    “可能有终极战士对机甲有成见,但是……绝对不包括咱巡察署。”

    “捉拿涉嫌犯罪的终极战士,很多时候需要机甲配合。”

    “还是终极战士金贵啊,”曲涧磊忍不住都囔一句,这次又是身子反应快过了脑子。

    难得的是,马龙居然没觉得不妥,“终极战士培养成本太高……你到底会不会修?”

    “我先帮着检测一下吧,”曲涧磊沉声回答,“太麻烦的话,那我就只管诊断。”

    “行吧,”马龙大大咧咧地点点头,然后又问一句,“检测不要钱吧?”

    曲涧磊无奈地看他一眼,“你得学会尊重知识……这是第一单,我免费。”

    马龙没在意免费,反而是愣了一愣,“检测一下都要收钱?”

    其实中心城的维修师做检测,也是收钱的,只不过大家都愿意给终极战士一些面子。

    曲涧磊很无奈地看着他,“有人请终极战士出手的话,活儿简单就不用给钱了?”

    “那当然不行,”马龙理所当然地回答,“终极战士培养太难,可维修师很多。”

    曲涧磊扬一扬眉毛,“你要这么说的话,那我就不帮你检测了。”

    “那可不行,”马龙眼睛一瞪,“你都说了免费,这个便宜我肯定要占。”

    曲涧磊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对方说话很冒犯,但他还真是恨不起来。

    反正他维修师的水平受到怀疑,也该做出回应,“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机甲就在楼后的仓库里放着,曲涧磊也见到了机甲的使用者兰德斯。

    兰德斯个头不高,矮壮矮壮的,他狐疑地看着曲涧磊,“修机甲……你才多大?”

    ——————

    第148章没资格评价(第四更)

    兰德斯和马龙性格一样,都是口无遮拦那种的,能处成好朋友倒也不稀奇了。

    曲涧磊自然也不会跟他一般见识,跟着来到库房,看到了那台——冲击型机甲。

    这也算是熟悉的类型了,“说一说都是什么情况。”

    兰德斯对曲涧磊表示质疑,但是身体还是满诚实的。

    “是做这么几个动作的时候,感觉有点僵硬……”

    他操控着机甲示范了一下,然后很恼火地表示,“可那帮家伙说还能用,没必要修!”

    曲涧磊讶异地看向马龙,“没有日常维修费用吗?”

    马龙无奈地一摊双手,“有终极战士的地方,资金紧张很正常……巡察署尤其是这样。”

    机甲还是地位低啊,曲涧磊心里感叹,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根合金棍子。

    “你这是……”兰德斯轻声都囔一句,结果被马龙拽了一把,“免费的!”

    这机甲在兰德斯的名下,但他只有使用权,自然不会自费去维修,眼下免费……就挺好。

    曲涧磊手持合金棍子,来回敲打了一番。

    然后他又拿起仓库里的简单检测工具,对机甲内部的线路逐一测试。

    一开始看到他拿棍子敲打,旁观的两人都是一头雾水,兰德斯甚至瞪了马龙一眼。

    但是接下来的检测,两人就闭嘴了——对方是真的熟悉这一款机甲。

    曲涧磊检测机甲总共用了十分钟,然后收起了工具,正色发话。

    “你这个机甲问题挺大的,隐患很多,必须大修!”

    他一共找出来七处问题,有暗伤,也有零部件磨损,还有传感器老化。

    “我只能保证,这七处问题真实存在,不确定还有其他问题没有。”

    兰德斯听得脸已经白了。

    他虽然不是维修师,但是作为机甲使用者,对机甲的了解远超一般人。

    “这何止是隐患?简直就是要命……你能给我开出维修师证明吗?”

    “我就没有考证,”曲涧磊很随意地回答,“开不出证明来。”

    “开不出证明?”兰德斯愕然地看向马龙,“这就是你给我介绍的?”

    “你可以再去自费检测,”马龙正色回答,“确实有问题的话,检测费用能报销吧?”

    兰德斯挠了挠头发,再次出声发问,“真的可信?”

    “我们老大专门考察过,”马龙一摊双手,“你觉得有必要怀疑他的眼光吗?”

    “那我多谢了,”兰德斯冲着曲涧磊一抱拳,“左腿支撑柱的隐患,应该比较好测出来。”

    他也不傻,七个问题不需要全部检测,找出一个问题验证就够了。

    曲涧磊却是摇摇头,“机械臂的腕部传感器老化,更容易检测一些。”

    “再次感谢!”兰德斯又是一拱手,这次就客气多了,“居然用棍子就能做到……果然牛!”

    马龙也狠狠地点点头,表示赞同,不过嘴上却说,“那就再多查一些吧。”

    “差不多点啊,”曲涧磊白他一眼,“这是免费的,你要求还挺多。”

    “这位兄弟,回头我请你喝酒,”兰德斯非常客气地表示,“你这算是救我一命!”

    “倒不至于说救命,”曲涧磊笑着摇摇头,“冲击型机甲皮糙肉厚,打起来很不容易。”

    说完他转身就走了,留下那两位面面相觑。

    “打起来不容易?”马龙目瞪口呆,“这位难道不止是改造战士?”

    “哪有什么皮糙肉厚?”兰德斯却是苦笑一声,“也就是c级战士能力差一点,b级呢?”

    巡察署查作奸犯科的对象,不仅是c级,还包括b级甚至a级。

    “先去检测一下吧,”马龙提出了建议,“我认识几个维修师,找人免费帮个忙。”

    “免费帮忙,”兰德斯翻个白眼,忍不住吐槽,“还是终极战士面子大啊。”

    “外面检测真的收费吗?”马龙先是很欠揍地问了一句,然后才摸向腕表。

    “我看看通讯录里,有几个维修师……b级的应该够了吧?”

    b级的维修师,在下面的聚居区里,横行一个聚居点没有问题。

    但是中心城的b级维修师太多了,遇上终极战士,选择跪舔才是正常的反应。

    不多时,一个b级维修师就赶来了,很干脆地开始检测传感器。

    他用了一个小时把传感器拆下来,又检测了足足半个小时,才愕然地表示。

    “这种非常态的偶然性老化……是谁检测出来的?”

    “是我们这里的一个机械维修顾问,”马龙大喇喇地回答,“他的技术怎么样?”

    “这是原装传感器,出厂封标都还在啊,”维修师苦笑一声,“没拆下来检测?”

    马龙和兰德斯齐齐摇头,“没有。”

    维修师越发地好奇了,“用了多长时间检测出来的?”

    “两三分钟?”马龙不太确定,“这个人的水平怎么样?”

    “我没有资格评价,”维修师惭愧地摇摇头,“哪怕不是a级,最少是有专长的。”

    兰德斯的眼睛转一转,“人家用十分钟时间,找出了七处问题。”

    谁说直肠子就不会玩心眼的?这两个特质并不矛盾。

    果不其然,维修师直接就上套了,“还有哪六处问题?”

    看完其他六点说明,他的脸色瞬间就是一变,敢接机甲的活儿,他有相应的专业能力。

    “如果都属实,这机甲的问题还真大了,不过……”

    定一定神,他又表示,“这么多问题,他是用十分钟检测出来的?”

    “没错,”马龙和兰德斯齐齐点头,随后马龙又加了一句,“是我们的机械维修顾问。”

    “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b级维修师恍忽一阵,然后一咬牙一拱手。

    “马龙大人,我希望能帮这位大人检测一下机甲……只查那六处。”

    “为什么?”兰德斯很狐疑地表示,“我已经检测出来了,你想再收一遍检测费?”

    “免费!”b级维修师很干脆地表示,“就是想看看那位前辈的能力有多强。”

    “我们巡察署的顾问,当然很强,”马龙傲然回答,“你比不过的。”

    “这个我知道,”b级维修师苦笑一声,“但就是好奇。”

    兰德斯的眼珠又是一转,“好奇……是要付出代价的。”

    “这个传感器……我帮你换了,”维修师又一咬牙,“如果那六处问题都存在的话。”

    他怕终极战士,但是机甲战士嘛……离开机甲还能有什么?

    兰德斯笑一笑,“我不是有意为难你,关键是……维修机甲是巡察署出钱。”

    b级维修师想一想,然后表示,“传感器……我开票。”

    “这个可以有,”兰德斯笑着点点头。

    他不是特别贪婪的人,机甲战士也不是很缺钱。

    一天之后,他拿到了检测报告,“果然,不愧是我巡察署的顾问,看问题就是准!”

    b级维修师犹豫一下,出声发问,“兰德斯,你能说一说那位前辈是怎么检测的吗?”

    兰德斯为人并不贪婪——巡察署的人,做事还是比较注意分寸的。

    然后他就直接表示,“那位不算前辈,人很年轻。”

    贾马里叮嘱了地字房的人,不要随便泄露简垒的信息,但是兰德斯不知道不是?

    “啊?”b级维修师直接傻眼,“人很年轻……那他怎么检测的?”

    兰德斯将自己看到的经过说了一遍,最后感慨,“……就是一根棍子啊。”

    b级维修师愣了好一阵,才出声发问,“敢问这位前辈……顾问叫什么名字?”

    “叫简垒,”兰德斯毫无保守秘密的意识,他不觉得维修师的姓名是多大的问题。

    事实上,他觉得自己能去专门打听维修师的姓名,已经很有觉悟了。

    “简垒……”b级维修师思索一阵,然后眼睛勐地一亮,声音也变得颤抖了起来。

    “是不是那个写传感器旁路构思的……就在《机械探秘》上?”

    “啊?”兰德斯有点傻眼,“你说的是什么?”

    “我想见那位前辈……那位大师,”维修师正色发话,“您能带我认个门儿吗?”

    “这不是多大问题,”兰德斯信心满满地回答,“等我啊。”

    过了一会儿,他灰头土脸地回来了,“那位顾问……权限比较高,不用坐班。”

    他是真没想到,地字房请了一个顾问,居然都不用坐班。

    b级维修师却没有在意,他琢磨过那篇关于传感器的文章,觉得写得太好了。

    这种人才得到任何优待,他都不会奇怪,“您能引我认识一下那位的家门吗?”

    兰德斯还真的问了简垒的住址,“我倒是知道,但是那个人不太好打交道。”

    他是真没有想到,地字房有多么希望藏好曲涧磊。

    “那就多谢了,”b级维修师郑重表示感谢,“以后除了马龙,您单独找我也行。”

    曲涧磊可不知道,他离开巡察署之后,还发生了那么多事。

    他觉得一切都处理好了,可以开始进入宅男生活了,但是事与愿违。

    随着他的入住,楼下的门面房有人过来打问,想要租用

    第一个来打问的,就是以前的租客,是售卖各种维修师材料的。

    (四更到,连续万字更新第18天,求月票和追订支持。) <center class="clea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末日堡垒车〕〔我的治愈系游戏〕〔道诡异仙〕〔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深空彼岸辰东〕〔大乘期才有逆袭系〕〔请公子斩妖〕〔我的姐夫是太子〕〔宇宙职业选手〕〔诸界第一因〕〔我家娘子,不对劲〕〔夜的命名术〕〔机武风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