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正义的使命〕〔超维武仙〕〔都市医道龙神〕〔老婆是花瓶,得宠〕〔特战之王〕〔重生都市之我是仙〕〔重生药王〕〔叶辰萧初然〕〔太荒吞天诀〕〔我能神游亿万里〕〔异常魔兽见闻录〕〔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管这个叫正经炼〕〔朝仙道〕〔男人三十〕〔封神:请尽情吩咐〕〔洪荒:我食铁兽,〕〔扬天〕〔雾都侦探〕〔宇宙职业选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 第153报应-154除恶务尽
    _: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 第153报应-154除恶务尽

    第153章报应(一更贺萌主小牛牛)

    曲涧磊对消息有点意外,他知道对方想阴自己,但真没想到是治安员授意的停电。

    他想一想之后发问,“那个家伙承认吗?”

    “不需要他承认,”马龙信心满满地表示,“已经去供电集团取证了。”

    “这特么……”曲涧磊也有点吐槽无力,“供电集团不会出问题吧?”

    “他们不敢,”马龙很干脆地表示,“其实……巡察署跟他们的关系很硬。”

    取证实在太简单了,也就一个小时,带回来了一个供电集团的小头目。

    这个小头目跟治安队有些关系,拉闸的命令就是他下的。

    曲涧磊所在的街区档次不差,想要拉闸的话,基本上需要一个中层拍板。

    小头目自作主张拍板了,他也猜到了,治安队那边,没准有啥猫腻。

    不过对他来说,停电算多大一点事?电闸在自己手上掌握着。

    反正他就下令拉闸了,对上面的汇报则是“检修”,上面也没有在意。

    所以巡察署的人过去一问,他马上就露馅了。

    据说供电集团的人比较护犊子,但是这种事……是真不能忍,更别说惹怒的是巡察署。

    所以小头目被很痛快地交了出来。

    小头目到桉之后,也知道事情大了,主动供述是谁联系自己的。

    联系他的人,还不是被抓的治安员,而是另外一个。

    地字房马上又去捉拿那两名漏网的治安员,执意要把桉子做铁。

    这一次,他们遭遇到了治安队的抵触,那边表示:我们先自清自查。

    所幸的是,这次是贾马里亲自带队,治安队里负责的终极战士出来都不好使!

    他将那俩治安员强行带走,没想到其中一个居然尝试反抗。

    后来据大家分析,此人大概率是想用激光手枪自杀。

    但是面对贾马里这b级战士,想自杀都是一种奢望。

    巡察长抬手一指,一道金芒直接打穿了对方的右上臂,“不是吧,还敢反抗?”

    这俩人到桉之后,整个桉子的脉络就变得相当清晰了。

    说到底,是前租客没有讨上便宜走了,三个治安员不甘心,想要榨干曲涧磊。

    治安队里还有没有人涉及其中,这个真不好说。

    但是毫无疑问,这三人的表现,已经坐实了,治安队必然要为这次的事情付出代价。

    三人一直都在喊冤枉,说我们就是想图谋点钱财,但是真没想偷变异结晶。

    打砸简垒的院子,都是那些混混临时起意,跟治安队一点关系都没有。

    通常来说,治安员们只求结果,尤其是“外包”出去的活儿,就不能盯得太紧。

    在他们眼中,混混们就是干脏活的,可以不尊重,但是该打马虎眼的时候也不能较真。

    如果人家跟着你死活不赚钱,那谁还会跟着你?

    那个叫简垒的,院子确实被砸了,但是一个小时左右,那些结晶可能流到我们手里?

    他们这解释,真的是据理力争了,逻辑性也很强。

    可问题的关键是,巡察署就没打算跟治安队讲理。

    好吧,这么说也不合适,巡察署的意思是说:我们调查到的,就是真相。

    至于说那些结晶被谁拿了,是不是落到了治安员的手上,这一点并不重要。

    贾马里的态度很明确,“我只知道,我们的人丢了这么多东西,

    必须找回来。”

    参与打砸的混混,一个不落地被带进来了,还死了一个,残了一个。

    这些人身上有少量钱财,也有部分凶器,但是没有曲涧磊所报的“失物”。

    不过话又说回来,曲涧磊离开了一个小时,这段时间足够做很多事了。

    所有的混混都没有跑掉,但是谁能保证,没有人中途离开过?

    就算不是特意离开,上个厕所啥的,总是有可能的吧?

    负责这一片的治安员,早就躲得远远的了,没有人能说明白,整个过程的细节。

    所以并不是巡察署一味不讲理,而是确实存在偷盗和转移财产的操作空间。

    对于混混们来说,停电导致摄像头无用,让他们彻底失去了自证清白的可能。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说的就是这种,也可以算是报应吧。

    巡察署扣下了三名治安员,拒绝放人,并且还尝试挖出更多的相关人员。

    不是没有人尝试说情,比如当天晚些时候,玄字房的一名年轻人就找到了贾马里。

    此人是三十六世家中的子弟,家中有两名b级战士,平时做人乖巧又大气。

    他嬉皮笑脸地问巡察长,这事能不能说合一下,给出适当的赔偿?

    贾马里很干脆地表示:可以啊,你家愿意帮着赔偿物资,并代缴罚金就行。

    不是我为难你,追回财物的一半,会成为我地字房的福利。

    年轻人闻言,马上笑嘻嘻地赔礼道歉,转身离开了。

    黄字房的巡察长也问了一嘴,贾马里反问一句:你是想灭咱们巡察署的威名吗?

    这位也不好意思再说了,只能表示:你特么运气真好,居然抓住这么一个冤大头。

    受到巨大压力的,不只是治安队。

    曲涧磊一直待到天擦擦黑,才驾车离开,选了一家豪华酒店入住。

    他从巡察署带了几本书出来,上面有各种桉例,他想借此推算出巡察的行事风格。

    今天是地字房的几名同僚出面,帮他干脆地解决了问题,难道以后一直要麻烦人家?

    他正在仔细琢磨,酒店前台呼叫他,说是有客人来访,问他是否愿意接见。

    顶级的酒店,服务果然周到,跟蓝星有得一比了。

    来的人不少,却不肯透露姓名,曲涧磊想了一想,允许其中一个人来拜访。

    敲门的是一名老者,精神却是很矍铄,居然还是一名终极战士。

    老人很坦诚,直接表示白天被打伤的那名改造战士,是他的手下。

    但是在此之前,他并不知道有这么一档子事。

    治安队那边被抓走三人之后,有人联系上了他,商量的是巨额财产的赔付问题。

    老头得到的通知是:那些财产,你要全额赔偿,否则治安队跟你没完。

    老头不吃这一套,但是他担心治安队在巡察署面前歪嘴,所以前来求见简垒。

    他拿出五张一千块银元的银票,“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不过此事确实跟我无关。”

    曲涧磊想了想,直接表示,“如果事实证明确实跟你无关,我不会迁怒你。”

    “但是你手下的这些人,也该学一学规矩了……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好说话。”

    老头闻言也只能苦笑,“我已经耳提面命好多次了,但是不能绝对禁止他们找钱。”

    “混社会的,通常都不会有好下场,然而,他们有得选吗?”

    当然有得选!曲涧磊对这话很不以

    为然,好好做人很难吗?还是好吃懒做习惯了!

    不过他也懒得为这种事争辩,“行了,你可以走了。”

    老头道谢之后离开,曲涧磊无奈地摇摇头。

    这钱他必须收下,算是对此人“驭下不严”的薄惩。

    但是他不能装进自己的口袋,明天要拿给贾马里,看巡察长怎么安排。

    所以挨了一顿打砸,我还是要去巡察署坐班了吗?

    真是让人有点哭笑不得。

    这天晚上,不止一波人来找他,第二波是供电集团的中层,是那小头目的上司。

    此人前来,也是表示自己的无辜,顺便表达一下歉意。

    不过他强调,集团的高层已经跟贾马里沟通过了,不打算把事情扩大化。

    曲涧磊听得有点奇怪,“既然沟通过了,你又何必来找我?”

    “我不是不讲理的人,知道冤有头债有主的道理。”

    中层很坦诚地表示,“巡察长说了,必须要获得您的原谅,否则他也会很为难。”

    他已经打听到了,简垒只是巡察署一个挂名的顾问,也不知道贾马里为何这么在意。

    但越是未知的事情,就越要小心,他是生意人,没必要莫名其妙得罪人。

    贾马里会为难……曲涧磊闻言,也无奈地笑一笑,那位一直没放弃拉拢我啊。

    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生出点怨气,“你们随便拉一下闸倒简单,我家被拆了!”

    “我们给您重新装好,”这位中层在来的时候,也没有打算一毛不拔。

    既然对方记挂的是宅院,投其所好就是了。

    “我们的施工队伍是中心城最专业的,您有什么新增要求也可以提,一切都好商量。”

    曲涧磊原本的打算,是让那些混混给自己重新修房子——怎么打砸的,怎么给我装回来!

    但是听到这承诺,他忍不住有点动心:混混们帮着装修房子,可能会很专业吗?

    反正这供电集团不是无辜的,他收点赔礼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他有点好奇,“你们的专业是供电,为什么会最专业的装修?”

    这位愣了一愣,又奇怪地看他一眼,迟疑一下才回答,“我们的总部在峡谷。”

    “峡谷……”曲涧磊沉默了,这个地方,他最早是听本特利说的。

    峡谷是中心城最神秘的地方,像机甲工厂之类的高科技产品,都出自峡谷。

    但是没有几个人知道,峡谷究竟位于何处。

    (第一更,贺萌主“小牛牛摸摸摸”。)——————

    第154章除恶务尽(二更贺萌主海豚)

    曲涧磊很想了解一下,峡谷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连巡察署的总部,都只能设在中心城,峡谷里那些,得是什么样的存在?

    不过对方的事尚未清算,现在不是提问的好时机。

    所以他只是点点头,“装修的事……我明天跟巡察长商量一下。”

    贾马里给他面子,他也不能目中无人不是?

    果不其然,巡察长听说此事之后,很干脆地表示,“他敢送装修,你还不敢收?”

    然后他拍一拍曲涧磊的肩膀,“老东西送你的银票,你收着,他不会太不懂事。”

    曲涧磊算听明白了,那老者要是不懂得再来找巡察长拜码头,事儿还没完!

    不过这也不关他的事,该打的招呼,他已经打到了。

    对方一大把年纪了,又常年混迹中心

    城,如果真不懂做人,那也怪不得他不是?

    到了中午,又有了新情况出现,治安队有高层前来,想要探视被抓的三人。

    贾马里干脆地拒绝了,理由是有巨额财产失窃,没调查清楚前不得探视。

    后来连巡察署的一个副署长,都被请过来关说。

    不过马龙偷偷地告诉曲涧磊,“装装样子而已,头儿肯定会硬顶着。”

    事态的发展也正如他所料,副署长劝说不果,转身走人了,根本就是走个过场。

    那位治安队的高层气坏了,居然来找曲涧磊。

    “你不过是尚未觉醒属性的战士,家里囤那么多结晶做什么?”

    曲涧磊能感知到,对方也是终极战士,不过这个问题,就让他很不舒服。

    他很生硬地回答,“我只听说过小偷盗窃有罪,没听说过失主太有钱是违法的。”

    对面闻言勃然大怒,“我现在怀疑你走私……需要你来治安队配合调查!”

    “滚远点!”贾马里从门外走了进来,他黑着脸发话,“信不信劳资现在就查你?”

    治安队高层又如何?只要你是终极战士,巡察署就有资格查。

    这位怔怔地看着贾马里,一脸的不解,“你为了一个小年轻……查我?”

    两人的私交不算太差,还有过共同作战的经历。

    “有本事你再问一遍!”贾马里面沉似水,“这儿是巡察署,是你撒野的地方?”

    这位怔了一怔,冷哼一声,转身就走了。

    贾马里没有再说什么,一转身也离开了。

    感觉就像是假的一样!曲涧磊一时间都有点怀疑,这是不是贾马里找了人演双黄。

    自己何德何能,可以得到巡察长的如此偏爱?

    想不明白的不仅仅是他,还有其他房的巡察,正经是地字房的巡察都不做声。

    他们不是没有疑惑,而是都听说了,挂名顾问承诺了一些福利。

    玄字房的巡察长特地找到了贾马里,“老战友,这挂名顾问……到底是什么来头?”

    贾马里跟他关系确实好,于是低声回答一句,“可能……跟峡谷有关。”

    “我猜就是这样,”玄字房的巡察长点点头,“不过,值得吗?”

    贾马里闻言就笑了起来,“你就别试探了,我认准的事儿。”

    那位也笑一笑,然后问一句,“他手上那么多结晶……你不好奇吗?”

    贾马里默然,半天之后才摇摇头,“有些事……连想都不敢多想。”

    “我勒个去,”这位闻言也是一翻眼皮,“那我就不多问了。”

    又过一天,不知道谁把消息传给了被关押的三名治安员,说治安队高层的探视被禁止了。

    这三位顿时有崩溃的趋势了,居然提及其他同僚的违规行为。

    也不是心存举报的意思,而是说“别人都那样了,也没有多大的事”。

    我们只是想薅一只外地来的肥羊,还是未遂……怎么就会这样呢?

    越咬越多这种现象,真的是可能发生的。

    贾马里得知这消息之后,冷笑着下了命令,“拿这些口供去治安队,让他们配合调查。”

    小秦却是有点不懂了,“真抓还是假抓?”

    “又不是咱们的业务,”贾马里随口回答,“让他们别那么嚣张就好。”

    巡察署也能巡察终极战士之外的事,但是那样太嚣张不说,关键是会很累人。

    巡察长的意思就是敲打对

    方一下,再哔哔赖赖不老实赔偿,我们就打算认真了。

    然后他又想起了肇事元凶,“今天怎么没有见到简垒?”

    “他去租宝箱存物资了,”小秦回答道,“然后去跟供电集团的人商量维修的事。”

    “这家伙,才来几天又不来了,”贾马里无奈地都囔一句。

    “他换了水属性的修炼书籍,”小秦回答一句。

    然后她左右看一看,低声发问,“老大,他攒这么多结晶……您没点猜测?”

    贾马里闻言摇摇头,“等他自己愿意说的时候吧。”

    迟疑一下,他又补充道,“你也可以试探一下……一定要小心,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小秦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离开了。

    曲涧磊小院的重新装修,用了二十天时间。

    不得不承认,供电集团的工程队,干活确实漂亮,速度还快。

    二十天后,小院彻底大变样,不但美观整洁大方,各种防御措施都建设了起来。

    如果说此前只是个平常的家居小院,现在几乎就算得上是一个城堡了。

    不但防御力惊人,警戒能力也很强,明里暗里的摄像头不下二十个。

    连保险箱都换了,合金装甲足有一尺厚。

    而偏偏的,从外面看上去,跟以前没啥两样,谁都想象不到,外皮下的内核换了。

    各种高科技物品,如果从市面上买的话,绝对比老者那五千块银元要多。

    这个赔罪的态度,曲涧磊还真没什么话可说,只能暗暗地感慨,不愧是总部在峡谷。

    在装修的过程中,为了防止对方做手脚,他基本上也是全程在监工。

    修炼的时间耽误了一些,但是省了这么一大笔钱,还是值得的。

    更有意思的是,因为那名中层也经常来,两人关系明显地改善了不少。

    可惜的是,终究没有近到可以谈论“峡谷”的地步。

    在这个过程中,小秦也经常过来,那名中层看在眼里,对曲涧磊的重视越发高了。

    小秦在帮忙的时候,也时不时跟曲涧磊聊两句,总是有意无意地提起结晶。

    曲涧磊并没有太在意,因为不管治安员还是混混,赔偿的结晶一直没有落实下来。

    地字房在不住地施加压力,一次比一次严厉,但是对方硬是没有崩溃。

    就在完工的当天,有人来谈门面房了,开口就是,“月租还是九百吗?我租了!”

    门面房也装修了一番,外面看不起眼,进门一看则是富丽堂皇。

    曲涧磊不好意思临时提升房租,但是现在让他九百块租出去,也不那么合适。

    知道的是他心存厚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智商欠费呢。

    他表示房屋刚装修完,打算空半个月,在此期间,如果有人报价高,我会租给别人。

    他真的不擅长谈价钱,这么操作,也算是变相的拍卖。

    对方愿意不愿意提价,那就跟他无关了,标准的懒人操作方式。

    准租客才走,小秦又来了,她带来一个新的消息。

    第一次砸摄像头的两个混混,藏身地点已经被探明了。

    这俩混混不混这一片,没参与打砸,当初来砸摄像头,也因为是生面孔。

    出事之后,两人消息灵通,知道撞上了铁板,吓得直接跑路。

    被抓的混混供出了他俩,但是一直行踪成谜——对社会人来说,藏匿是基本生存技能。

    这一次藏身地点的

    泄露,还是那个老头子,也就是混混老大提供的消息。

    小秦此来就是告知曲涧磊:你可以有仇报仇,有恨解恨了。

    巡察署倒不是不想帮他报仇,但是对两个普通混混出手……真丢不起那个人。

    而曲涧磊身为受害者,出手还击就名正言顺,别人不会笑话。

    曲涧磊听得有点意动,别人都把饭送到嘴边了,他还能等着喂不成?

    不过他还是问一句,“我的终极战士还没有认证,出手会不会有麻烦?”

    小秦却是不以为然地回答,“他们在城外,没人看到就不是问题。”

    “其实你有巡察署的身份,城内出手问题也不大……当然,要是能认证一下就更好了。”

    会不会是陷阱?曲涧磊的脑中闪过了一个念头。

    但是下一刻,他就将这个念头抛到了脑后:再不动手,不用别人,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他跟小秦要了那俩人的地址,“好了,多谢你,辛苦了。”

    “这才到哪儿?”小秦白他一眼,“我会跟你一起去的。”

    “我不参与你的恩怨纠纷,但是万一……那老家伙骗人呢?”

    曲涧磊看她一眼,深深为自己刚才的怀疑而惭愧:真是以小人之心置君子之腹了。

    他摇摇头,“算了,我自己去就行,不麻烦你了。”

    “我必须跟着你去,”小秦正色回答。

    “万一遇到埋伏,不光是你会有危险,巡察署也会成为笑话……居然被人骗了!”

    从她的话里可以听得出来,那个老年终极战士的口碑,也不是很好。

    (第二更,贺萌主“大西洋海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末日堡垒车〕〔我的治愈系游戏〕〔道诡异仙〕〔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深空彼岸辰东〕〔大乘期才有逆袭系〕〔请公子斩妖〕〔我的姐夫是太子〕〔宇宙职业选手〕〔诸界第一因〕〔我家娘子,不对劲〕〔夜的命名术〕〔机武风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