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老婆是花瓶,得宠〕〔特战之王〕〔重生都市之我是仙〕〔重生药王〕〔叶辰萧初然〕〔太荒吞天诀〕〔我能神游亿万里〕〔异常魔兽见闻录〕〔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管这个叫正经炼〕〔朝仙道〕〔男人三十〕〔封神:请尽情吩咐〕〔洪荒:我食铁兽,〕〔扬天〕〔雾都侦探〕〔宇宙职业选手〕〔富到第三代〕〔盖世神医〕〔上门姐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 第165好坏消息-166贾马里出刀
    _: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 第165好坏消息-166贾马里出刀

    第165章好坏消息(一更贺萌主九龙司)

    曲涧磊第一个反应,是巡察署出事了。

    事情严重到要自己这个挂名顾问出面,恐怕生活的平静,又要被打破了。

    然而让他做梦也想不到的是,小秦表情沉重地发话,“天字区后京……发生了激战。”

    事情发生在八天前,发生战斗的地方,正是曲涧磊此前租住的小院。

    战斗是在夜里爆发的,电闪雷鸣不说,还有机枪和机炮声,爆炸的声浪一波接着一波。

    动静实在太大了,城卫军的巡查小队甚至都没有敢第一时间到场。

    如果战斗发生在市区,大家不想上也得上,但是城郊……就没那么重要了。

    等到城里也发现不妙,派出了大部队支援,大家汇合到了一处,才赶到了现场。

    这时距离战斗开始,已经过了十五分钟左右。

    小院已经被夷为了平地,周遭的住户离得相对近一点的,都受到了波及。

    废墟中没有活人,有两个看不清面目的死人,已经炸成了一堆烂肉。

    里面的住户特里和黄蝎子也不见了去向。

    城卫军里有不少人知道,特里是终极战士,他们马上就将情况上报了。

    战斗就发生在城郊,这不但是恶意袭击终极战士,也是在打后京的脸。

    不过第一个将消息传到中心城的,是太都城代家。

    代星妍知道简垒成了中心城居民,还是巡察署挂职顾问,她跟那二位刻意维护着关系。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不能第一时间通知的话,万一被迁怒怎么办。

    她自己则是在废墟蹲守了两天两夜。

    等城卫军撤走之后,她又带人在废墟里翻腾了足足三天,想要查找到什么线索。

    最新的消息是,她找到了一只沾着鲜血的女士鞋,看尺码,很可能是“黄蝎子”的。

    贾马里原本在外面公干,接到消息之后火速赶回,亲自带人去了天字区。

    不过小秦和马龙被刻意留下了,巡察长担心简垒得到消息后会发狂,安排了两个熟惯的。

    曲涧磊的双手死死地攥在一起,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

    他沉默了足足有半分钟,才挤出一句话,“有线索了吗?”

    小秦见到他沉静的面孔,一时间竟然有点心悸,“老大……巡察长正在排查!”

    曲涧磊看一眼马龙,平静地发问,“有烟吗?”

    “我去买,”马龙站起身来,身子一闪出了院门。

    半分钟后,他回来了,手里拿着半包烟,“我先借了半包,现在去买。”

    曲涧磊闷不做声,连续抽了三根烟之后,才沉声发话,“谁能最快联系上宙字区?”

    “我可以,”马龙主动表示,“你不记得了?我知道冰霜狼是宙字区的特产。”

    曲涧磊又点起一根烟,却没有抽,盯着袅袅上升的青烟,他缓缓发话。

    “在宙六聚居点里,有母女二人,我想劳驾你帮忙打听一下,看她俩还好吗……”

    马龙得了辛迪和克莱儿的资料后,本来是要起身离开。

    可是看一看面无表情的曲涧磊,又看一看小秦,他心里微微一颤。

    他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简垒一旦暴怒,小秦绝对制不住他。

    所以他直接打开了腕表呼叫,吩咐的也不是外人。

    “黑豹,我这儿有点事,是简垒大师安排的,他非常重视……”

    然后,屋子里就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此刻的辛迪和克莱儿,又住到了城外——她俩的房子被没收了。

    事情起因还是赛家,赛家的车队受到袭击之后,又派来了新人。

    新来的人还是查到了辛迪和克莱儿在宙三聚居区的身份迁出记录。

    于是他们在宙六大肆搜查,终于找到了二人。

    按照赛家的做事风格,当时就想把母女二人拿下。

    然而,这里终究是宙字区,等级比洪字区要高,宙六聚居点可不惯他们这毛病。

    尤其是,聚居点还因为赛家的缘故,有一名守卫被误杀了。

    赛家请出了总聚居点的人说项,然而没用,宙六的高层就是不松口。

    而且辛迪和克莱儿的身份轨迹明确,经得起调查,确实是宙字区的土著。

    她俩跟那俩袭击者也是偶然间认识的,又没有参加波及宙六的战斗,这就要保下来。

    赛家的人只是想出口怨气,苦求不果终于放手了。

    然而,赛家离开之后,这母女二人又被宙六的人针对了。

    聚居区保她俩,是为了维护脸面,她俩的伙伴害死了守卫,也是不容否认的事实。

    所以她俩就被迁怒了,房子也被收回去了,总算还好,退还了一半的房款。

    再然后,她俩的居民身份被剥夺,被强行撵出了聚居点。

    所幸的是,曲涧磊离开前,给她俩留了一笔钱,此前辛迪在城内也找到了活计。

    现在母女俩住在城外,每天也是打零工赚钱。

    有些人知道她俩跟杀人凶手有关,对她俩还抱有敌视态度。

    总算还好,宙六是个“讲规矩”的地方,而大家也没有听到那一男一女落网的消息。

    所以母女俩日子过得艰辛,却也没有遭多大的罪。

    唯一让人焦虑的是,收入打不住支出,坐吃山空的感觉真的不好。

    这一天,辛迪就跟女儿商量,“有支车队愿意捎咱俩,要不咱们换个聚居点?”

    “我不走,”克莱儿非常干脆地表示,“咱们走了,老大和二姐回来,怎么找咱们?”

    她从来没有抱怨过曲涧磊和花蝎子,那样的人生,才是她向往的。

    辛迪无奈地叹口气,“再不走的话,咱们连车费都凑不齐了。”

    “那就买支枪打猎吧,”克莱儿心一横,“我宁可死在野兽的利爪下。”

    辛迪的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就在这时,门外一阵躁动,走进来三四个人,一看服装和做派,就知道是城内的。

    打头是个中年微胖的汉子,顿时长出一口气,“原来你俩还在……”

    他是一路打听着来的,知道辛迪最近屡屡放出想要搬离的口风,目前在找顺路车。

    辛迪闻言,马上就收起了眼泪,她平静地表示,“不用伱们撵,我已经联系好车了。”

    “哎别,”中年人一听,汗都快下来了。

    “这里面存在一些误会……此前我们的操作,可能有一点简单粗暴。”

    他必须承认错误,因为有一个他往常根本接触不到的大人物发话了。

    “如果那母女俩出事,我建议你赶紧自杀,省得到时候想安静的死,都是一种奢望!”

    宙六的狩猎区里,偶尔会出现终极战士,他颤巍巍地问一句,“是终极战士?”

    那个大人物也没生气——这事儿太重要了,必须要交代明白。

    “终极战士?呵呵,终极战士都得发抖!”

    中年微胖一听,好悬没吓个半死,直接亲自带队过来了。

    现在见到这娘儿俩要走,他怎么肯答应?

    但是辛迪觉得,这时候坚持离开,没准克莱儿出于对宙六的痛恨,也会答应跟着她走。

    自己的女儿是什么脾气,她真的是太了解了。

    中年微胖哪里敢让她就这么走了?开出了种种优厚的条件。

    被收回的房子免费退还,母女俩的居民身份更不是问题,还允诺了一份清闲高薪的工作。

    到最后,他甚至报出了优厚的精神损失费,小房间换别墅,以及……让克莱儿上学。

    最后一条,是彻底打动了辛迪,于是她答应留下来。

    但是别墅就不要了,她养不起,也不想让女儿养成不好的习惯。

    克莱儿就是一脸的苦相了,“上学……我真不想上学。”

    中年人跟她聊了两句,果断地表示,“我可以让你上猎人学校。”

    克莱儿闻言喜出望外,辛迪却是苦恼地一拍额头,长叹一声,“还是躲不过啊。”

    事情都办妥了之后,中年微胖忍不住问一句,“你们到底认识什么大人物?”

    克莱儿很骄傲地回答,“我老大和二姐,都很厉害,尤其是老大。”

    中年人闻言翻个白眼,心说我就没有听说过,逃犯还能有这么大能力的。

    辛迪做事就稳多了,她不动声色地表示,亡夫以前就职于城卫军,也许接触过什么贵人。

    中年微胖觉得这个答案也不靠谱,但是……理论上是存在这个可能的。

    反正他打定主意了,以后好好供着这母女俩就好。

    终极战士都惹不起的存在,他怎么敢有任何的轻慢?

    曲涧磊得知辛迪母女的消息,就是三天之后了。

    在这三天中,他一直沉默地打坐,身上的气息也不断地波动着。

    这跟他刚刚突破有关,但主要还是情绪波动得太厉害。

    马龙和小秦也不敢离开,生怕他想不开,做出一些什么疯狂的事来。

    感知到房间里的气息,马龙忍不住低声问一句,“小秦,你觉得像不像是……b级了?”

    小秦摇摇头,低声回答,“这个我真的不熟,可惜老大不在,要不他能判断。”

    三天后,黑豹亲自来汇报,把了解到的情况说了一遍,并且表示自己会持续关注。

    听到辛迪和克莱儿没事,曲涧磊终于走出了房间。

    他一脸的憔悴,嘴里轻声嘟囔一句,“谢谢你了,黑豹。”

    (第一更,贺萌主“九龙司青衣”。)——————

    第166章贾马里出刀(二更贺萌主黑天马甲)

    曲涧磊出了房间,先请大家大吃了一顿,感谢他们这三天的辛苦陪伴。

    不过话是这么说,他的脸上没有什么笑意,大家都看得到。

    吃喝完毕,他就请三人离开,说自己没事了。

    马龙也就算了,他不擅长陪护,但是小秦坚决不答应,她见过曲涧磊疯狂的时候。

    最后她表示,“老大非常非常关心你,我在这里,也能第一时间传递老大的新线索。”

    曲涧磊拗不过她,给她安排一个房间暂住。

    不过小秦也真折腾惨了,当天晚上居然呼呼大睡了起来。

    萧莫山终于飘然而至,“来得晚了,简垒……是上次那个特里吗?”

    “是,”曲涧磊默默地点头,想到前不久三人合作,秒杀了冰霜狼,心里生出无尽唏嘘。

    “修炼方式最近刚入门,”萧莫山很耿直地表示,“我可以帮你,但不能白出手。”

    “不着急,”曲涧磊没有生气,相反地,他其实挺欣赏对方的态度。

    人情是人情,交易是交易。

    上一次对方帮忙杀冰霜狼,没有提任何条件;这一次提条件,就很正常。

    人情一旦欠得多了,不管对施方还是受方来说,都不是什么好的体验。

    升米恩斗米仇的例子,真的不要太多。

    他淡淡地表示,“状态已经调整好了,我最近会忙点别的。”

    萧莫山看向他的眼神,就有一点怪异,“你不打算去天字区找一下吗?”

    曲涧磊耷拉着眼皮,并没有看到对方的表情。

    他淡淡地表示,“没必要,贾马里都去了,我一个人的能力,能比得过地字房?”

    他愤怒归愤怒,但是并没有因此冲昏头脑,地字房的人出面,根本用不着他帮手。

    天字区的各种地域和势力,他都没有整明白,回去找人……那不是添乱吗?

    直到他抬起眼皮,发现对方眼中的一缕鄙夷,他才反应过来……合着我有点冷血了?

    不过,他并不打算改变,只是解释了一句,“我那两个伴当真要藏,连我也找不到。”

    花蝎子野外生存经验极为丰富,本特利则是被通缉了七十多年都没归案。

    这俩人在一起,别人想找到他俩太难了。

    萧莫山的眼神稍微缓和了一点,但还是追问了一句,“如果他俩被抓走了呢?”

    曲涧磊沉默了四五秒,缓缓回答,“那样的话,如果我在场,就是最好的要挟对象。”

    他不吃要挟这一套,但是不管怎么说,只要他在场,对方肯定会多一点侥幸心理。

    不过凭良心说,他真的不太相信,对方能生擒下本特利和花蝎子。

    花蝎子虽然怕死,绝对有自杀的勇气,要不然也不会冒死等他,又一起穿过无尽山脉了。

    至于本特利?那纯粹是个悍匪,通缉期间还能搞到那么多结晶,行事风格就不用说了。

    而且他在后京院子里布置的那些陷阱,真以为是那么好闯的?

    萧莫山本来都生出了些鄙夷之心,听到这话也忍不住点点头,“你算是活明白了。”

    不过顿了一顿,他又问一句,“如果人真的没了呢?”

    曲涧磊愣了一愣,然后耷拉着眼皮,轻描淡写地回答,“那就……找出凶手。”

    他的话说得平淡,萧莫山却是眼神恍惚一下,仿佛看到了无尽的血色。

    沉吟一下,他出声发问,“你现在……b级了?”

    “我不知道,”曲涧磊淡淡地回答,“对了,你有各大属性的术法模板吗?”

    “有,”萧莫山毫不犹豫地回答,“你想要哪种属性的?”

    我勒个去的,曲涧磊又抬起眼皮看他一眼,“我都要……你叛逃的时候准备得很充分啊。”

    “我……”萧莫山的嘴巴动一动,最后苦笑一声,“我要说我真没想过叛逃,你信吗?”

    “我信,”曲涧磊很随意地点点头,“这个时候,你没必要骗我。”

    “你这……”萧莫山有点语塞,“你才多大,这个智商和反应,不可能是本地土著。”

    曲涧磊不回答,心说我的意识来自蓝星,至于说前身的这具肉体,鬼才知道出自哪里。

    萧莫山则是有点好奇,“听说无属性的战士,可以修炼各种术法?”

    “我都没有接触过,”曲涧磊轻描淡写地回答,“现在就是想推算一下相应的术法。”

    萧莫山的嘴巴顿时张得老大,好半天才叹一口气,“佩服!”

    三天之后,贾马里回来了,特地来看了曲涧磊一次。

    他表示地字房在天字区翻了一个底儿朝天,也没有找到战斗双方的线索。

    不过当晚有好事者,看到了双方的战斗。

    当晚的战斗,其实波及了不少周边住户,死伤达到了两位数。

    但是真有敢冒死吃瓜的,本来嘛,八卦心这种东西,真的是人类天性。

    有人说,当事双方都有人残存下来,因为担心城卫军介入,分头跑路了。

    终极战士之间的战斗,会担心城卫军的介入吗?

    答案是:会!真的会!

    城卫军的实力,肯定要差很多,但是有机甲的话,差距就会拉近不少。

    尤其他们是在天字区,这里的机甲多不说,改造战士和偶然出现的终极战士也多。

    战斗是在城区周边发生的,还造成了当地人的死伤,这个性质就不是一般的恶劣。

    聚居区没资格处置终极战士,但是当场击毙的话,也就击毙了,中心城不会计较。

    就算是被俘,那也不好看,丢人败兴不说,回到中心城,也要接受惩罚。

    所以当事双方心照不宣地溜号,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双方都跑掉了,对曲涧磊来说,这是一个好消息。

    但是他就有点不解,“你查航班……嗯,你可以查来往通行记录,没有这个资格吗?”

    “很多人拥有双重甚至多重身份,”贾马里对此非常清楚,甚至有点无奈。

    “这个问题,真不是我一个小小的巡察长能解决的,除了三十六世家,还有峡谷啊!”

    曲涧磊想一想,确实也是这个道理,“那你有怀疑对象吗?”

    贾马里真有怀疑对象,但是……他不敢说。

    这些天里,他把所有可能的嫌疑人员,排查了一个遍,因为这件事他必须重视。

    除了涉及唯一懂得电磁属性修炼方式的特里,还涉及到了可以改变修炼格局的简垒!

    这两种情况出现任何一个,他都要穷追不舍,何况是两个?

    然后,有一个乘坐飞行器的人进入了他眼里,那是道格拉斯家族下属的一个终极战士。

    终极战士去下面聚居区,经常使用假身份。

    这种情况很正常,中心城就不鼓励终极战士随便去聚居区——被打死都不管。

    但是绝对不去,又是不可能的,所以就冒出了各种假身份。

    这种情况,真不是巡察署能拦得住的——就算拦得住终极战士,能拦得住峡谷的人?

    积重难返,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本特利能自由往来中心城,也是钻了这个漏洞。

    贾马里相貌憨厚,但是人真的精明,要不然哪里轮得到他当巡察长?

    道格拉斯家族的终极战士……为什么会出现在天字区,用的还是化名?

    他几乎在瞬间就想到了答案,心里一阵发凉。

    然而,这是他自己操作失误了,怎么可能敢告诉简垒?

    只不过他心里就发了狠……道格拉斯家族是吧?真是好大的狗胆,咱们走着瞧。

    面对简垒的提问,他只能表示,“我对特里的重视,你也清楚,这件事我会查到底。”

    曲涧磊想一想,又问一句,“我那两个伴当……现场留下了什么财货没有?”

    贾马里迟疑一下回答,“有,为此我很是杀了一些人。”

    当晚,城卫军大队人马赶到之后,除了寻找线索,就是搜刮财货。

    他们上交了一部分枪支弹药食物什么的,算是给后京城的交代。

    但是其他的一些能量块、黄金、银票和银元之类的,就被私下瓜分了。

    贾马里带着地字房的人赶到之后,那些人也没敢说,自己私藏了财货。

    然而,这种事情目睹的人很多,有人得的好处多,自然就有人心里不平衡。

    贾马里从小兵升到巡察长,办案多年,深知下面是些什么尿性。

    他对城卫军施以重压,甚至声称有谁不老实的话,一旦查出来就是株连。

    这种情况下,终于有分得少的人承受不住压力,背着人悄悄地去自首,同时积极举报。

    后来的事,也就不用说了,贾马里真的杀了不少人,同时查封家产。

    最后还追查到了后京的一个高层身上,那厮收了城卫军一颗b级结晶的好处。

    高层照杀,依旧是全家,贾马里充分展现了中心城巡察署的冷酷和血腥。

    甚至其他高层都因此而被追责,惩罚了不少。

    他下手太狠,以至于有人告到了中心城,也不说后京委屈,就说求你们让治安队来吧。

    贾马里对简垒解释了半天,想的就是将来万一道格拉斯家事发,对方能原谅自己。

    然而曲涧磊关心的不是这个,他皱着眉头发问,“一共找到了几颗b级结晶?”

    (第二更,贺萌主“黑天马甲”。)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末日堡垒车〕〔我的治愈系游戏〕〔道诡异仙〕〔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深空彼岸辰东〕〔大乘期才有逆袭系〕〔请公子斩妖〕〔我的姐夫是太子〕〔宇宙职业选手〕〔我家娘子,不对劲〕〔诸界第一因〕〔夜的命名术〕〔机武风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