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山村小神医〕〔战地摄影师手札〕〔嘉佑嬉事〕〔乡村桃运小神医〕〔杀生道果〕〔全职高手:一剑风〕〔特拉福买家俱乐部〕〔镇世武神〕〔招黑体质开局修行〕〔为龙之道〕〔我继承了五千年的〕〔从神探李元芳开始〕〔永恒之门〕〔国民法医〕〔陆少的隐婚罪妻〕〔唐人的餐桌〕〔陆少的隐婚罪妻〕〔猎妖高校〕〔重生南非当警察〕〔钢铁蒸汽与火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 第167遗忘的收获-168螳螂和黄雀(四更完)
    _: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 第167遗忘的收获-168螳螂和黄雀(四更完)

    第167章遗忘的收获(第三更)

    找到几颗?贾马里的眉头皱一皱,“总共就一颗。”

    曲涧磊愕然,“只有一颗?”

    巡察长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点点头,“确实就一颗,为调查清楚,我杀了不少人。”

    顿了一顿,他很坦诚地表示,“其实我也很好奇,特里能不能直接用结晶修炼。”

    “所以对于结晶,我盯得最紧,绝对没有遗漏。”

    这就好!曲涧磊微微颔首,本特利手上二十多颗b级结晶,还有“区区”九颗a级结晶。

    所以遗失一颗b级结晶,也不是什么稀罕事,没准是本特利打算用来修炼的。

    不过,用来修炼的结晶都丢掉了,可见当时的情况有多么紧迫。

    见到他点头,贾马里终于暗暗松了一口气,然后又看他一眼。

    这一眼,就让他顿时呆住了,“你这是……b级了?”

    他心里有事,说了半天,都没有发现曲涧磊的气息变了。

    曲涧磊摇摇头,坦然回答,“我也不知道是不是b级,我修炼的理念……跟一般人不同。”

    贾马里试探着问一句,“有什么不同,能讲一讲吗?”

    曲涧磊淡淡地看他一眼,并没有说话,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我现在心情这么糟糕,你要跟我打听这么敏感的事?

    贾马里见状,只能悻悻地表示,“好吧,你先调整吧……有什么需求联系我们。”

    接下来的三个月里,天字区依然没有传来什么消息。

    没有本特利和花蝎子的消息也就算了,这俩原本就特别会苟,但是出手的人也没消息。

    曲涧磊一直在不紧不慢地推算术法,看起来没有什么着急的样子。

    但是萧莫山有点按捺不住了。

    他跟简垒那里得了修炼方式之后,效果非常明显。

    虽然他也支付了五颗b级结晶,但依旧觉得自己有必要做点什么。

    他是风属性的战士,打探消息不要太方便,然后就回来找曲涧磊。

    “两股势力嫌疑最重,一个是道格拉斯家族,一个是安德烈家族。”

    安德烈家族就是冰霜狼的上家,因为冰霜狼的死,曾经在中心城到处调查。

    曲涧磊好奇的是,“道格拉斯家族……这是个什么意思?”

    萧莫山回答,“我也奇怪跟他家有啥关系,听说有个终极战士去了天字区,至今没消息。”

    这个战士是化名去的,但是他用这个化名次数有点多,所以被人记住了。

    平时也没啥人在意这一点,可是眼下任何线索都是要细查的。

    然后他仔细调查一下,发现近期的道格拉斯家非常低调。

    萧莫山性格直爽,但是打探消息是他的本行,自然不缺乏细心。

    b级战士刚死了不久,低调是必然的,可是这外松内紧……是个怎么回事?

    他连续盯了三夜,发现了一个细节:道格拉斯家里,好像还失踪了两名家族终极战士。

    此前失踪的那个化名的,并不是家族战士,只是属于他们家族势力的一员。

    这两个不见的,都是纯粹的家族中人,其中一个都快升任长老了。

    家族里有人提起,说这俩人好久不见了,就有人不许谈论,说那俩是在闭门修炼。

    道格拉斯家族包括其势力,总共也就十来个终极战士,一下失踪三个,事情绝对不小。

    然后萧莫山又发现,道格拉斯家族在暗中串联一些走得近的势力,不知道在图谋什么。

    只是他死活搞不明白,这个家族有什么理由对特里出手。

    难道是看上了电磁属性的修炼方式?也不应该呀,那种大坑谁敢去踩?

    曲涧磊听完他说的话,皱眉思索了一阵,也是不得要领。

    “对了,伱还有没有b级结晶?我买几颗。”

    萧莫山讶异地看他一眼,“你手上b级结晶不少吧?”

    这家伙本是风属性,又格外关心曲涧磊的动向,几乎没有他不知道的事。

    “最近用的比较多,”曲涧磊正色回答。

    他来中心城的时候,自己带了九颗b级结晶,后来又陆陆续续得到了十来颗。

    但是此前推算风属性修炼,最近又推算术法,自己还要修炼,用掉了大部分。

    现在他手上,就只剩下四颗b级了,虽然还有两颗a级,但是他暂时不打算用。

    做为一个安全感不好的人,他觉得四颗b级结晶有点少。

    而且推算术法,真的很耗费结晶的。

    “啧,”萧莫山苦恼地咂巴一下嘴巴,“十颗够吗?”

    “暂时够吧,”曲涧磊闻言点点头,“多少钱一颗?”

    中心城b级结晶的价格,差不多是六千到八千银元一颗,具体价格要看品相。

    他的资金有点紧张,不过大家是邻居,分期付款不难吧?

    “收你个半价吧,三万五,”萧莫山倒是很痛快,“再多你拿出来也费劲。”

    曲涧磊无奈地一翻白眼,“我这点家当,都让你摸清楚了。”

    萧莫山却是很直接地回答,“给你留着生活费呢,不过这个半价,可是有说法的。”

    “应该的,”曲涧磊点点头,世界上就不应该有无缘无故的爱。

    “算诚意金吧,”萧莫山毫不犹豫地表示,“等我b级了,帮我完善一下功法。”

    “没有问题,”曲涧磊毫不犹豫地回答,“但到时候该收的,我还是要收。”

    萧莫山闻言笑了起来,对于不苟言笑的他来说,真的很罕见,“一言为定!”

    能感受得到,他也很喜欢曲涧磊的性格。

    第二天夜里,萧莫山就拿来了十颗b级结晶。

    曲涧磊手上的银票总共也就三万出头,不过他还有三公斤黄金。

    中心城的黄金价格很高,一公斤黄金能换三千银元。

    所以小秦当初就说过,中心城的黄金价格,不是他想像的那样。

    想起自己曾经以每公斤一千块银元的价格,兑换过很多黄金,曲涧磊就有点牙疼。

    但是……也没办法不是?当时就指着那个救急,现在多想也没什么意思。

    所以他拿出了两公斤黄金,然后又点出了两万九的银票。

    “咦?”萧莫山眼尖,看到了保险柜里的一件物事,抬手指一指,“能看看不?”

    曲涧磊一看,是自己当时开宝箱开出来的,一枚黑色的指环,上面有玄奥的图案。

    他曾经琢磨过指环,能跟一百公斤黄金放在一起,显然不是普通东西。

    按中心城的兑换价格,一百公斤黄金能换三十万块银元,能买四五十颗b级结晶。

    但是他一直没有琢磨明白,后来好奇心逐渐消磨完了,就没有继续研究。

    曲涧磊并不直接表态,只是好奇地问一句,“你怀疑它是什么?”

    萧莫山想了一想,然后摇摇头。

    “算了,也许是我猜错了,不过让我上一上手,合适了,我愿意用这十颗结晶换。”

    曲涧磊也没有拒绝,只是表示,“我考虑一下……如果你能说实话,可能性会大增。”

    萧莫山漠然地摇摇头,“这个实话……我没办法说,你知道了,对你也不好。”

    交易完成,曲涧磊问了对方一句,“你哪来这么多b级结晶,是抢了峡谷的仓库?”

    萧莫山愕然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的?”

    我了个去的,曲涧磊有点惊讶,这家伙这么猛的吗?“我就是随口一说。”

    “我是报复,”萧莫山悻悻地回答,“我还真不是见钱眼开的人。”

    “感觉得到,”曲涧磊很认真地点点头,“从半价上就能感受得到。”

    “呵呵,”萧莫山干笑两声,不无自嘲地表示,“左右不过是报团取暖。”

    等他离开之后,曲涧磊想一想保险柜里的那枚戒指,还是按下了琢磨的冲动。

    没办法,身边有一个偷窥狂,这就让人很无奈——万一响动比较大怎么办?

    反正强迫症一来,他也能控制着自己不去考虑此事。

    又过十来天,刚买的十颗结晶就消耗了一半。

    巨大的消耗带来了产出,曲涧磊终于完善了第三门术法。

    他是个非常善于隐忍的人,可是三门术法在手,实在按捺不住试一试的想法。

    术法肯定不能在小院里测试,甚至都不能在城里试,必须要找个没人的地方。

    中午吃完饭,他就打算驱车离开。

    不过才一上车,他就又走了下来,回到屋里打开保险柜,取出了那枚黑色指环。

    看到旁边的b级结晶,他侧头想一想,抓了三颗,装进了口袋。

    测试术法肯定要使用内息,万一遭遇什么危险,结晶也能帮着快速恢复。

    这样使用结晶太奢侈,还会对身体造成一定的损伤,但是……谁让他安全感不好呢?

    就在他离开的时候,饭店里的萧莫山也放下了菜刀。

    “菜切得差不多了,忽然想起有点事,请假半天。”

    他做帮厨一直兢兢业业,等闲不请假,一个人能顶三个用,才会成为老板团队的一员。

    忽然临时请个假,还真不是什么事,甚至有人笑着问,“找到女朋友了?”

    萧莫山也不回答,推出一辆摩托车发动起来,远远地吊着曲涧磊的越野车。

    他倒不是想要做什么,就是纯粹的好奇:这家伙怎么突然出门了?

    萧莫山没注意到的是,两三分钟之后,他的后面又吊上了最少三辆摩托车。

    ——————

    第168章螳螂和黄雀(第四更)

    曲涧磊开着越野车,也没怎么在意身后有没有人跟踪,这对他来说有点罕见。

    事实上,他还是会时不时地看一看后视镜,只不过就是例行公事那种态度。

    他的全部心思,都在三门术法上,实在是有点跃跃欲试了。

    而且他挂名在巡察署的事,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光天化日下,谁敢在城里对他出手?

    一边开车,他一边摸出黑色指环看一看——按捺了十几天的好奇心,真有点忍不住了。

    后面五百多米处,萧莫山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他身上。

    奈何他戴着头盔,对方的车窗也紧闭,他不是能很精准地感知到对方的行为。

    但是大致情况,他还能感受得到,知道那家伙在从口袋里摸东西出来看。

    头盔下,他的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我还以为你真不好奇呢。”

    他身后的五六百米处,三辆摩托车相互打着掩护,轮流上前,死死地盯着越野车。

    公路上摩托真的太多了,萧莫山没有发现身后的摩托,那三辆也没注意到他。

    曲涧磊开了一个多小时车,终于开到了郊外,人烟和马路上的车辆,逐渐稀少了。

    萧莫山见状,慢慢降低了速度,隔着差不多一公里盯着他。

    后面三辆摩托车也是如此,主动降速,降到了距离越野车两公里左右。

    曲涧磊发现了身后的摩托,但是并没有怀疑,就这么一条路,他能走,别人不能走?

    事实上,出城之后,公路上摩托也不算太少。

    又开了一个小时,基本上没什么人烟了。

    曲涧磊看到路边有一个缓坡,远处还有一片树林,一打方向开下缓坡,直奔树林而去。

    一公里外的萧莫山速度不减,还是顺着公路笔直前行,盯梢肯定不能尾随的。

    不过下一刻,他的注意力就放到了身后——行动要小心,不能让别人看出异常。

    然而,一关注身后,他察觉出一点不对劲儿:那三辆摩托……有点蹊跷啊。

    但是他也没有什么反应,反而稍微加大一点油门,路过缓坡也不做停留,疾驰而去。

    曲涧磊将车停在树林边,还特意地看了一眼身后,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见他进了树林,三辆摩托车中的一辆稍微减速,后座上有人用手台呼叫。

    “目标下车,进入了树林!目标下车,进入了树林!”

    “收到请回复,收到请回复!”

    “收到,”一个声音从手台里传出,“你们有序离开,重复一遍,你们有序离开。”

    曲涧磊进入树林,拿出指环先感知一下,然后又用意念感受。

    紧接着,他情不自禁地一蹦老高,“我了个去的,不是这样吧!”

    他惊讶地发现,指环内部居然有空间……这特么是传说中的储物戒!

    他真的有点不敢想象,“这玩意儿居然、居然、居然……”

    自己明明穿越的是废土,还有末世前的机甲和高斯枪之类高科技武器。

    终极战士还可以说是涉及了基因改造,但是怎么就出现储物戒了呢?

    “这个废土,不是我想像的废土啊。”

    不过他的心脏足够大,下一刻,他就开始观察起内部来。

    也许是对某些仙侠的误读吧,他觉得这个储物戒……感觉有点小。

    差不多就是三米乘三米,高有两米多,连辆大一点的卡车都放不下。

    里面一半的空间,是垛得整整齐齐的箱子,一看就知道是能量块。

    其他就什么都没有了,曲涧磊忍不住皱一皱眉,“为什么不把黄金放进去?”

    然后他反应过来了,真把黄金也放进去,那个宝箱里除了房契地契,就是这个戒指了。

    如果那样做的话,储物戒就太扎眼了。

    “回头可以把一些东西放进来,”曲涧磊喜不滋滋地将指环戴在了自己的手上。

    里面的能量块又是一笔横财,但是毫无疑问,百倍的能量块也换不来这么一个储物戒。

    他在心情激动的时候,肢体管理能力确实差一点,想镇定捏诀施术,强行平静了很久。

    等他开始测试的时候,萧莫山已经摸了过来。

    他是把摩托藏在了远处,仗着惊人的身法悄然过来的,速度比骑摩托还要快。

    萧莫山没敢靠得太近,因为在他的感知中,对方已经是进入了b级这个层面。

    他就算再自信,也不认为自己能打得过一个b级战士,他更不想让简垒误会。

    既然说好了,要报团取暖,他就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意图。

    两百米远,就是极限了,不能再近了。

    然后他就是一愣,“电磁术法……我勒个去的,这家伙果然是无属性啊。”

    他感知各种属性很有经验,此前并没有感觉到,简垒身上有什么属性。

    不过下一刻,萧莫山的眉头一皱,疑惑地看向另一个方向:有风属性战士?

    刚才跟踪的三辆摩托有点蹊跷,他已经感知过了,一共是五个人,也都戴着头盔。

    他能感受到,里面最少三个是普通人,另外两个……疑似改造战士。

    这五个人有的携带着激光手枪,有的携带着短匕,带枪的应该有枪证。

    他觉得这五个人的体量,不可能给简垒造成多大的伤害,估计是哪家的眼线。

    结果没用多久,居然有终极战士赶到了?

    萧莫山和对方一样,都是c级的风属性战士,可他是峡谷出来的,运用方式强过对面。

    而且他有相当的把握,对方是感知不到他的。

    要不要向简垒示警呢?来的这位不像是带了善意。

    萧莫山思考一下,决定暂时先观望,实在是他没办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区区一个c级的风属性战士,简垒对付起来,应该不难吧?

    下一刻,他的眉头又是一皱,“这是……土系术法?简垒这家伙,琢磨出两门术法?”

    曲涧磊还真不知道,自己正在被两拨人盯着,他专心感应着自己推算出的术法。

    他推算了三门术法,第一门就是本特利的“雷龙”之术。

    本特利别说是电磁术法了,他连修炼方式都没有,这术法就是曲涧磊帮着推算出来的。

    不过曲涧磊只能推算出大概,想自我调整和完善,还需要本特利用天赋来感知和配合。

    而这雷龙,也正是本特利当初差点重创贾马里的那一招。

    曲涧磊对雷龙的精髓吃得很透,所以他首先推算的,就是这一术法。

    他跟本特利不一样,没有电磁的天赋属性,老本上手就能用,他还得重新推算。

    可就算是这样,推算雷龙术法,也比推算其他术法简单得多。

    刚才他控制着输出,用极小的内息试了一试,感觉……就还差点意思。

    他对电磁的掌控能力,终究是比本特利差了一点,不过这也没办法,他不具备这天赋。

    现在他是b级了,总输出肯定强过老本,但是比细节,不服不行。

    然后他就开始测试第二个术法——“土墙术”。

    为什么第二门术法选这个……这还用问吗?安全感不好的人,当然优先考虑的是防御。

    推测这一门术法,曲涧磊可费老劲儿了,扔进去起码六七颗b级的结晶。

    其实他可以跟马龙旁敲侧击地打听一下,这一门术法怎么炼,消耗就会降低很多。。

    然而,真想掌握其中的精髓,那可不是三言两语能讨论明白的。

    他如果跟马龙讨论得多了,肯定会引起对方的怀疑不是?

    更别说他院子旁边还有个偷窥狂,天天盯着他。

    曲涧磊对萧莫山的印象不错,但是自家的底牌,谁愿意随便被外人看了去?

    反正这个术法他推演得很费劲儿,现在也是在不停地调整和测试。

    他没有奢侈到每一次测试,都要拱出土墙来,反正是实验阶段,有个土棱就行了。

    虽然是在荒郊野外,动静还是能小就小一点的好,猥琐发育才是正道。

    他专心地测试了好一阵,终于觉得继续调整下去的话,可能有点得不偿失了。

    精益求精是应该的,但是他现在好像……条件不太具备,大差不差也就够了。

    在他测试的过程中,萧莫山一直在感知着对面的风属性修者。

    对方似乎也知道简垒不好惹,远远地躲在四百米开外,想要感知简垒的行动。

    萧莫山哪里会允许出现这种情况?想探知简垒的情况,问过我了吗?

    他悄悄地使出了一个“微粒”术,就是无形中卷起一些微粒,阻碍对方的感知。

    微粒之术是峡谷才有的,至于说中心城的风属性修者……抱歉,你们不配!

    萧莫山施展微粒术,甚至都不担心对方发现,双方在运用层面上,差着级数呢。

    对面试探了几次感知,看频繁程度,应该是没有收获,有点着急。

    但是风属性的战士,都是天生的斥候,几次试探未果,就果断放弃了。

    当然可以加大力度,但是惊动了被窥探的对象,那不是划不来了吗?

    下一刻,萧莫山又发现了异常,他能感知到,对面的气息也模糊了很多。

    稍微分辨一下,他就无声地笑了起来,“哈哈,浮尘术?”

    用简垒的话说,浮尘术……其实只是微粒术的阉割版。

    (四更到,连续万字更新第二十三天,求月票和追订支持,明天开始恢复两更。)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道诡异仙〕〔我的捞尸生涯〕〔全球灾变:我的武〕〔斗神狂飙〕〔深空彼岸辰东〕〔我的师父什么都懂〕〔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光明壁垒〕〔蛊真人之行天下〕〔宇宙职业选手〕〔国民法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属性修行人生〕〔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