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鼎中修仙记〕〔英雄无敌之终焉的〕〔网游我有万倍增幅〕〔忍界:从木叶开始〕〔星际争霸之崛起的〕〔陆总的作精小娇妻〕〔全科满分你管这叫〕〔开局一片地暴击出〕〔三国:积粮万石,〕〔穿成年代文大佬的〕〔穿越荒年,我靠银〕〔我的极品娇妻〕〔特种医妃又飒又撩〕〔诸天:我欲长生〕〔斗破:穿成萧炎妹〕〔重生之金融大玩家〕〔玄幻之我的宗门亿〕〔狂妃来袭:腹黑王〕〔明末狠帝,开局就〕〔学渣老公他超凶的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论坛给真酒写修罗场剧本 第37章 牛郎店任务END
    迷乱的香气无孔不入地侵袭着松田阵平的身体和神经,  他面红耳赤地回过头去,看到了正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的安室透。

    安室透冲了十几分钟的冷水澡,  好歹是抑制住了那源源不断往上窜的烈火,此刻他机智地用湿毛巾捂住了口鼻才走出了洗手间。

    而当他走出来时,一抬眼便僵住了。

    眼前这个脸色绯红、眼神飘忽的男人怎么会是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震惊地看着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安室透,一头金发又软又湿显得有些凌乱,而他敞开的衬衫领口也湿了大半。

    安室透用毛巾捂住了大半张脸,就剩一双眼睛露在外面,他错愕地盯着松田阵平:“你……”

    松田阵平也同时伸出手指着安室透:“你!”

    安室透耷拉下眼皮,  他闭了嘴让松田阵平先说。

    “你洗了个澡?!”音频没有重叠,  松田阵平的话在昏暗幽静的房间中被无限放大。

    安室透刚经历了一些生理上的搏斗,现在不仅身体敏感、五感也很敏感。

    他被这句平平无奇的问话惊吓到了,本来平静的脑海突然涌现出了他本该抛之脑后的一些满是马赛克的画面。

    安室透的脸瞬间又红了起来,  他不动声色地用毛巾把遮得几乎不留缝隙。

    但是随即松田阵平突然靠近,  安室透的脑中警铃大作。

    松田阵平的呼吸声重得像野兽的哼鸣,  而他本人盛满欲色的眼中却带着明显的迷惑。

    “你靠过来干什么!”安室透在松田阵平如同豺狼垂涎猎物的目光下,  他向后退了几步。

    松田阵平的脚步蓦然停顿,  他抬起脸,将视线从眼皮上方望去,  露出充斥锋利之意的下三白。

    “你……你以为我想干什么?!”松田阵平皱眉,  低哑地沉声道。

    安室透瞥了一眼松田阵平的情况,  除了外表比较恐怖以外,实质性的东西好像没有起来,  那么看来这迷香对他不是很起作用。

    安室透的内心疲倦到了极点,他低下眉目,  念道:“这屋子里的香薰被下了药,  都说了让你不要进来……现在快出去吧。”

    他说着,  握着门把手的手动了一下,不行;再动一下,还是不行。

    安室透怔愣地盯了紧闭的房门,随后耳边传来松田阵平带着怒气却难掩那欲念的声音。

    “门被从外面反锁了。”松田阵平沉痛地说完后悲愤地捂住控制不住红透炙热的脸。

    安室透的眼神从平静到震惊只用了一个眨眼的功夫,他僵硬地转回头看向似乎要爆炸的松田阵平:“那你打电话给樱井他们啊!叫他们来帮忙。”

    松田阵平泄气地甩下捂着他那张绯红而纯情的脸,他幽怨的语气隐约就像是在撒娇:“你怎么不打?”

    安室透哽了哽喉结,他无奈地扶额:“……手机在樱井那……”

    松田阵平也心虚地扭过头:“……我的手机没有带在身上……”

    而两人都宁愿看着地面都不想看对方一眼的视线都恰好落在了床头的客服电话上。

    松田阵平就像没了子弹的冷枪,现在沉静得不像他本人,他瞥了一眼电话:“你来打。”

    安室透一顿,他立马反驳道:“为什么是我打?不应该是你打吗?如果不是你闯进来,我们会被锁在这里吗?”

    安室透的眼中露出寒光,他盯着此刻坐在床边,一言不发、格外沉寂的松田阵平,他感到诧怪,不会是因为药性对松田阵平不管用,让松田阵平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了吧……

    这点,确实有点可怜。

    安室透缓缓走近,他在低着头似乎在隐忍着什么的松田阵平面前挥了挥手:“松田?你不会……”

    安室透话音未落,原本坐在那如同黑影一般的松田阵平突然就如同上了膛的枪,爆裂猛烈地一通输出。

    “你已经缓和了吧!那你打电话求助啊!我这样的状态连动都不能动……”说完,松田阵平似乎极小声地呜咽一声,然后他自暴自弃地捂住了眼睛,沉声咒骂着。

    安室透还以为是什么要紧事呢,他直起身站好,原本眼中的同情怜悯荡然无存,取而代之是蔑视和狡黠,“你还是小学生吗?这种生理问题解决掉不就行了吗?”

    松田阵平蓦然转头,眼角红透湿漉漉得如同委屈的卷毛大狗,他的目光中还带着迷惑。

    安室透好心地指了指洗手间。

    随即松田阵平发出一声爆呵:“谁要用你用过的洗手间!”

    安室透的面孔蓦然变冷,他的眼神如同刀片割在松田阵平滚烫炙热的身体上,他嗤笑道:“那你就一直立着吧。反正我不打电话,要打也应该是你打。”

    —

    这边樱井明赶过来和诸伏景光他们汇合。

    地点是头牌牛郎的个人休息室。

    装潢穷奢极欲,比牛郎店还高级酒店。

    萩原研二坐在头牌牛郎的牛皮沙发上,他把腿架在玻璃茶几上,然后把手上抓着一沓照片轻蔑地洒在地上。

    “哼,这头牌牛郎可真不懂珍惜。依子都给他这么多金钱和财富了,他还非要地位。那金主都对他够好的了,他不禁忘恩负义还心胸险恶,说陷害就拉所有下水。”

    伊达航从抽屉中翻出了一堆凌乱的衣物,而那正是这段时间在牛郎店失窃的衣物。

    “这头牌牛郎的脑袋倒是不笨,加了偷窃行为模糊偷拍行为的动机,引导我们认为嫌疑人会是外面的人。”

    诸伏景光黑进了头牌牛郎的电脑里,他正在收集犯人电脑中保存的罪证。

    他们都是马上就要毕业的警校生,而且一起协作共事多年。

    樱井明在他们心照不宣,各司其职的时候有些插不上手,显得有些多余。

    但是诸伏景光却注意到了这点,他把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开,伸手招了招,就把像小狗一样只摆着脑袋静悄悄地左右张望的樱井明叫到了自己手边。

    樱井明来到诸伏景光身边,他没有坐下,弯下腰托着下巴趴在桌上,就静静地看着诸伏景光操作电脑。

    诸伏景光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的弧度,他温声道:“拷这些文件还需要一些时间。樱井,你要不要把衣服先换下来?这衣服穿这么长时间肯定很不方便吧。”

    诸伏景光说着,他将头转过来,眼神温润如玉地望着樱井明。

    樱井明穿了这繁复累赘的女仆装将近大半天的时间,不仅是这蕾丝缀满的裙摆碍事,头上一直戴着的兔耳朵和黑长卷的假发也很不舒适。

    更主要的是为了装扮得更完美,樱井明还一直穿着带着小坡跟的高跟小皮鞋和白色的小腿袜。

    人家在漫展cospy一天都累得要死要活,樱井明不仅是cospy还要当影帝。

    但是此刻他的眼中却没有倦意,甚至连一丝黯淡都没有,流光明亮得像夜中星。

    樱井明闭了闭眼睛,开合着嘴巴,一字一句地幼稚说道:“在换衣服前,我可以先问前辈一个问题吗?”

    诸伏景光一愣,他对这突如其来改变成“前辈”的称呼保留了一些迷惑,他对着樱井明点点头,让樱井明先说,过一会他再说。

    樱井明弯了弯笑眼,粉色的眼眸盛满了甜蜜,他嘟着嘴形容娇羞,但语气却带着傲慢和自信:“前辈觉得我这身装扮可爱吗?”

    诸伏景光一顿,他蓦然笑道,说出的话却不是樱井明要的回答:“你为什么突然改口叫我前辈了?之前不都是一直喊我景光哥的吗?”

    樱井明怔住,他的心漏跳了一拍。

    甜言蜜语的小把戏被人看穿的滋味原来是这么羞耻加……意外的心悸?

    诸伏景光没有纠缠樱井明这个关于称呼的问题,因为随即樱井明就软乎乎地又开口叫着他景光哥。

    不过过了一会,樱井明发现自己被拿捏了,还是狠狠地拿捏了,诸伏景光到现在都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啊!

    他反而被诸伏景光钓得开始摇尾巴……

    萩原研二从牛皮沙发上站起身,他撑了撑懒腰:“阵平他不是去抓那个头牌牛郎的吗?怎么还没来?还有,降谷呢?”

    其他三人同时惊醒,他们迷惑地望向樱井明。

    樱井明知道安室透的情况,但是他不知道松田阵平是什么情况。

    不过安室透到现在都没有出来,难道出了什么问题?

    樱井明正准备打电话过去时,他发现了安室透的手机在他身上,而松田阵平的手机在萩原研二身上。

    众人愣住了,彼此面面相觑。

    而与此同时,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了。

    头牌牛郎推开门时被屋内的强光刺到晃了眼,而当他看清他的个人休息室内站在四个人,他猛地向后一退。

    而站在屋内的四人的视线同时看向了门边,强光照射下的那人鼻青脸肿,浑身狼藉。

    但是依稀可以窥见是那头牌牛郎贪婪又丑陋的面孔。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别跑!你站住!”

    头牌牛郎听到一声令下,立马就拔腿往外跑,这里的地形他最熟悉,想抓到他还需要一些功夫。

    然后就听见迅猛的风声呼啸在他耳边,头牌牛郎一回头,看到了那四人之一竟然已经追上了他。

    萩原研二追上头牌牛郎后,他快狠准地伸出腿就是一踹,直接将头牌牛郎踹到脸着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深空彼岸辰东〕〔大夏文圣〕〔道诡异仙〕〔我的姐夫是太子〕〔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宇宙职业选手〕〔明克街13号〕〔大乘期才有逆袭系〕〔唐人的餐桌〕〔我用闲书成圣人〕〔赤心巡天〕〔我家娘子,不对劲〕〔深海余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