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系统:全能女〕〔七恶〕〔图腾圣主〕〔都市超品医圣〕〔穿越八零:农家军〕〔念云念你〕〔奇迹MU之我有系统〕〔甜妻蜜弹:杀手先〕〔女神的布衣兵王〕〔老天让我享受人生〕〔明朝败家子〕〔女性世界里的男法〕〔九界七生〕〔从原始人世界归来〕〔超品修仙太监〕〔西游之白衣秀士〕〔我的崩坏萌妹旅团〕〔大宋超级学霸〕〔金融帝国之宋归〕〔重生1980之强国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新婚1001夜:吻安,总裁大人 第1章 重生:洛筝,你输了。
    “啪——”

    男人面无表情,朝着沙发上位置,重重扔下两份文件。

    沙发上,女孩穿着一袭雪白婚纱,安静蜷缩在那里,绽放着极致的美丽。

    “疼……”

    文件不偏不倚,砸在女孩头上,让她一下清醒。

    虚弱睁开眼睛,当看清男人面容,女孩粉唇勾出一抹笑意:“嗨,慕白哥哥。”

    开口同时,她缓慢坐起身,带起一道“哗啦——”声响。

    只看,在她纤细的脚踝上,系着一根粗长铁链,牢牢囚禁着她,无法离开房间。

    “洛筝,这是第三天,你再不签字,就会饿死在这里!”

    席慕白厌恶看着她,嗓音充斥着淡漠。

    三天前,洛家小千金——洛筝,风光嫁给席家长子——席慕白,婚礼奢华程度,可谓羡煞所有女人。

    只可惜,就在新婚之夜,警察拿着搜查令上门,说是接到举报,洛家涉嫌藏毒。

    随后,果然在洛家地下酒窖,警察搜出几大箱私毒,当场不少洛家人逮捕入狱。

    仅仅三天,洛家因为藏毒破产,从天堂跌入地狱,令人唏嘘不已。

    然而,没人知道,举报者不是别人,正是席慕白……更没人知道,私毒是他借洛筝的手,亲自藏到洛家。

    至于洛筝,自从洛家出事,就被新婚丈夫锁在这间婚房,一直没有给予吃喝。

    席慕白每天露面,逼着她在文件上签字,否则生生饿死她!

    洛筝一开始,还曾大哭大闹发疯,直到现在绝望认清现实。

    麻木低头,她望着两份文件,一份离婚协议,另一份……捐肾协议!

    痴痴一笑,因为哭坏嗓子,她的声音有些缥缈:“慕白哥哥,你明知道,我不可能签字!我爱你十年,费尽心思才嫁给你,怎么舍得离婚?不就是饿死,只要能占着席太太位置,死后墓碑上刻你的名字,我啊……死、而、无、憾!”

    她说完,优雅摇晃着脚踝,铁链“哗啦啦——”作响,隐隐刺痛耳膜。

    “洛筝,你这个疯子!”

    没想到,她这么病态固执,席慕白脸色一沉。

    人人都说,洛筝爱他,深情十年如一日。

    但在他眼里,洛筝就是花痴,蠢货,脑残,能懂什么爱情?

    原以为,她自小娇生惯养,只要涉及生命危险,肯定就会妥协,服软签字离婚,捐出一颗肾!

    如今看来,她或许真的爱他……可是这份爱,让他感到恶心!

    “疯子?呵呵,对!慕白哥哥,我就是疯子,爱着你的疯子……”

    洛筝不仅没有否认,反而笑着承认,莫名牵引着席慕白的心。

    关键时刻,响起另外一道女声,娇柔如同天籁:“阿筝,你何必这样苦苦纠缠?不仅作践自己,还让慕白为难……”

    立刻,席慕白丢下她,转身上前迎接:“念晴,你身子弱,还怀着宝宝,过来这里做什么?”

    洛筝笑意僵住,瞪着女人小腹微凸,再看男人呵护备至。

    “孩子,是谁的?”

    指甲掐入掌心,洛筝沙哑开口。

    哪怕猜到答案,她仍是不肯死心,执意问个究竟!

    “阿筝,你怎么就是不懂,爱是成全不是占有!你爱慕白,就该和他离婚,成全他的心愿……”

    “沐念晴,我他妈问你,孩子是谁的?!”

    不理对方劝导,洛筝嘶哑再问,神情近乎发狂。

    对此,沐念晴有点吓到,席慕白紧握她的手,冷冷瞥过一眼:“洛筝,你别再发疯,孩子自然是我的!”

    “阿筝,你答应离婚就好,至于捐肾……还是算了吧!再怎么说,念在曾经姐妹一场,我怎么能要你的肾……”

    凝视着洛筝,沐念晴发出浅浅叹息。

    “念晴,我知道你善良,一直对她心存不忍!可是,你正面临肾衰竭,随时会有生命危险,我和孩子不能没有你!她亏欠你那么多,不就是捐颗肾?人又不会死!算起来,倒真是便宜她——”

    听着两人一言一语,洛筝心脏痛的滴血,双眼透着死寂。

    蓦地,她像疯子一样,带着满满恨意,张牙舞爪冲上前:“给她捐肾?席慕白,你休想!我不可能签字,更不可能捐肾,死都不可能!沐念晴,我要拉着你一起下地狱……”

    “呀!好疼……”

    不经意间,洛筝撞上沐念晴小腹,让她发出痛苦惊呼。

    “啪——”

    席慕白想都不想,朝着洛筝甩上一巴掌,狠戾落下警告:“洛筝,念晴和孩子要有什么意外,我让你陪葬!”

    一语毕,他抱起沐念晴,匆匆向外离开。

    洛筝摔在地上,唇角溢出一缕鲜血,因为铁链的囚禁,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

    而在同时,沐念晴悄然回头,脸上褪去温婉善良,轻蔑睨着洛筝,无声落下几字。

    “啊!!!”

    洛筝满含绝望,喉间溢出声声哀嚎。

    眼看着,男人背影渐远,她指甲死扣在地,拼着撕心裂肺追问:“席慕白,十年啊,我洛筝爱你,整整十年啊!这十年,你有没有一点,哪怕一点点……爱过我?”

    说到最后,她语气不自觉染上哀求,卑微胜过尘埃。

    “没有,一点都没有!洛筝,想让我爱你?除非,我死!”

    席慕白不曾回头,落下最后的残忍。

    再然后,房门重新关上,阻隔外面所有景象。

    “死才会爱我吗?哈哈……”

    洛筝疯狂大笑,笑着笑着流下眼泪,目光盛满凄凉。

    终于,她再也支撑不住,整个人倒在冰冷地面上。

    眼前一阵阵发黑,长久没有进食,让她虚弱无比。

    她……就要死了吗?

    没想到,这辈子的结局,竟是死都无人过问!

    痴痴望着窗外,她这才发现,淡淡雪花飘落。

    冬季的第一场雪,悄然而至。

    “哗——”

    突然间,窗上大片玻璃碎裂。

    洛筝瞳孔一缩,看到一抹男人身影,生生凭空出现,强势破窗而入。

    初雪的夜,男人宛如帝王一般,居高临下一步步上前,最终停在她的身边。

    四目相对,洛筝先是撞入一双深渊目光,继而借着房里灯光,逐渐看清他的模样。

    惊艳,这是洛筝最真实的想法。

    男人一袭黑色风衣,衬出修长身姿,容颜清隽如画,周身散发着矜贵气息,令人深感高不可攀。

    “你……”

    洛筝刚一开口,他倏然俯下身,小心温柔抱起她,轻轻放回沙发上。

    然后,她看着他单膝跪地,如同虔诚的信徒,捧起她的脚踝,搁在他的膝上。

    随之,薄寒城捡起铁链,眼底一下盛满幽冷。

    “啪嗒——”

    像是毁掉一件玩具,他双手猛地一拽,铁链生生断掉,洛筝终于恢复自由!

    “抱歉大小姐,我来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天骄战纪〕〔农门悍妇撩夫忙〕〔大千劫主〕〔鬼王传人〕〔真武狂龙〕〔医毒绝世:帝尊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