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正义的使命〕〔超维武仙〕〔都市医道龙神〕〔老婆是花瓶,得宠〕〔特战之王〕〔重生都市之我是仙〕〔重生药王〕〔叶辰萧初然〕〔太荒吞天诀〕〔我能神游亿万里〕〔异常魔兽见闻录〕〔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管这个叫正经炼〕〔朝仙道〕〔男人三十〕〔封神:请尽情吩咐〕〔洪荒:我食铁兽,〕〔扬天〕〔雾都侦探〕〔宇宙职业选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军师之王 第五十三章 少郡公殷元
    (改得一塌糊涂,上传了n次,稍微涉点边的都不能写,要命了。)

    次日,晨。

    夏雨从睡梦中醒来。

    第一眼,他便看见了怀中正熟睡的绝色少女。

    他呆愣了片刻,才想起昨夜说好只是擦擦背、捏捏肩膀,但最后还是没忍住,滚了床单。

    到底还是禽兽了。夏雨心中苦笑。

    都说男孩子在外面要保护好自己,结果,他还是没志气的上套了。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看来一点不假。

    老殷啊老殷,你说,我是该感激你,还是该骂你呢?

    看着怀中,把自己从一个男孩变成男人的少女,夏雨心中复杂,有柔情,也有惶恐。

    他不知道,该怎么样对待这位殷开山的义女。

    就在这时,他敏锐的发觉,殷芷兮的眉毛动了动,看来,对方已经醒了,却只是装睡。

    害羞了?夏雨失笑。

    他可是记得,这位昨晚可是生生逆推了他,这真是无奈之中又带有一点小小的刺激。

    “睡了就别装睡了。”夏雨微微一笑。

    无奈何,殷芷兮只好睁开眼,但一对上夏雨似笑非笑的古怪神情,却羞得连耳根都红了。

    “昨晚第一次?”夏雨问,他见到了落红。

    “嗯。”小猫般的声音。

    “巧了,我也是第一次。”夏雨一本正经道。

    殷芷兮呆了呆,这无厘头的语风,她一个唐代人好不适应,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

    而这一笑,两人的尴尬也化解了不少。

    “最难消受美人恩。姑娘,你付出这么大代价,是你有所求,还是殷将军有所求?”

    夏雨是聪明人,他是情商有点欠费,但智商绝对在线。

    殷芷兮略有些紧张:“公子,义父想要什么,奴家不知道,他也没有跟我提起过。”

    “嗯?”夏雨略有些诧异:这老殷莫非要做活**?

    “那你呢,也无所求?”

    殷芷兮神情有些复杂,咬了咬嘴唇道:“义父跟晚跟我说,他给我找了个好归宿,就看你有没有缘份了。”

    “我吗?”

    “嗯。”

    夏雨一呆:好家伙,自己是唐僧肉吗,这就开始惦记了?不解道:“这一说,你就同意了?”

    “咱们可没见过,你不怕所托非人?”

    古时,一个女人,最大的财富就是贞洁,这位殷姑娘这么敢赌?不怕他提起裤子不认账?

    “不瞒公子,奴家既是别无选择,也是在赌。”

    “怎么说?”

    “奴家本姓范,父亲是前朝大将军阴世师的部将,大唐起兵后,父亲随阴将军死守长安。”

    “不久,长安城破,父亲和阴将军一起被杀,奴家也被充入教坊司。”

    “后来,是殷将军把我赎了出来,认为义女,养在府中。”

    教坊司,那可是官方的青楼,老殷这么好心?夏雨心中微动,有些玩味的摸了摸下巴。

    “殷将军和你父亲有故?”

    “非亲非故。”

    我明白了。夏雨会意一笑。

    “公子一定猜到了。”

    “所谓的义女,只是一个幌子。奴家其实是一个工具,一个殷家用来交好权贵的工具。”

    “这一点,义父没有瞒我,我也早知道会有这一天。”

    “奴家盼的,只是能遇到一个可以托付终生的人。谁愿意像个礼物一般,被人送来送去?”

    殷芷兮神情苦涩而自怜。

    夏雨有些怜惜的摸了摸她的秀发,说起来,这也是一个可怜人,在乱世中宛若浮萍。

    “那姑娘觉得我怎么样?”夏雨微微一笑。

    殷芷兮咬了咬嘴唇,鼓足勇气道:“公子出身不凡,文采风流,年纪轻轻便已身居高位,可以说,这是无数闺中少女梦寐以求的良缘。”

    “所以,昨日义父一说,奴家便同意了。”

    “你想赌一把?想跟我?”

    “嗯。”殷芷兮毫不犹豫的点点头,顾不得羞涩,便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心中小鹿乱撞。

    她是个极聪慧之人。

    天下间,夏雨这样好的条件,真是独一份!她只要不傻,就该死死抓住。

    殷开山这位义父,算是对得起她。

    所以,她也只能希望夏雨不是那种提裤子就不认账的渣男,能够给她一个稳定的归宿。

    她不敢奢望正妻的位置,能当个小妾便已经心满意足了。

    夏雨忽然笑了:“恭喜姑娘,你赌赢了!”

    “等打完仗,我带你回长

    安。正妻的位置,我给不了你,不过,小妾还是没问题的。”

    “还有,你会得到幸福。”

    “我这人,重感情,也很霸道。我的女人,我会照顾一辈子,绝不会把她送给别人。”

    殷芷兮瞬间泪如泉涌,竟是喜极而泣。

    “哎,哎,你别哭啊,我可不会哄人。”夏雨有些慌了手脚。

    就在这时,殷芷兮竟然梨花带雨、主动吻了过来。

    好家伙,热情如火啊!夏雨瞬间不淡定了。

    那就再来一场晨练?

    日上三竿。

    紧闭的房门终于打开,初当新郎的夏雨差点扶墙而出,腰腿酸软之余,却是满满的幸福。

    “人呢?”外面空无一人,夏雨有些诧异。

    “军师。”

    听见声音,院门外,胡三一和张玉连忙窜进来,这两货笑得一脸暧昧,挤眉弄眼的。

    屋里动静太大,二人听得心浮气躁,只能远远躲开。

    夏雨顿时有些尴尬,他这老脸毕竟还是不够厚,赶紧扯开话题:“那个,都准备一下,马上去刑场。”

    “军师,”胡三一偷笑道:“大伙早都准备好,就等您了。要不,您先吃个早饭?”

    “对,对,我给您留了。”张玉也连忙道。

    “呃,算了,这便走吧。”夏雨又落一个脸红,一群人等他一个,他还哪好意思在这耽搁。

    “等等,军师,”张玉连忙拦住,低声道:“外面有人等。”

    “嗯?是谁?”夏雨一愣,这一大早的,谁就找上门来?

    “少郡公殷元。”

    “殷开山将军之子?”此时的殷开山,获封陈郡公,乃是军方有数的重臣。

    “正是。”

    夏雨眼中精光一闪: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老殷这是不好意思亲出自马,派儿子来吗?

    也好,探探底再说。

    若不是什么难事,看在半个岳丈份上,帮帮也无妨。

    想到这里,他点头道:“有请。”

    “诺。”

    不多会,张玉领着一个十四、五岁的锦衣少年走了进来。

    小伙子长得虎头虎脑,一看就是憨厚老实的那种,而且年纪虽小,却已然颇为健壮。

    “殷元见过军师。”不愧是世家子,殷元很有礼貌,当即见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末日堡垒车〕〔我的治愈系游戏〕〔道诡异仙〕〔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深空彼岸辰东〕〔大乘期才有逆袭系〕〔请公子斩妖〕〔我的姐夫是太子〕〔宇宙职业选手〕〔诸界第一因〕〔我家娘子,不对劲〕〔夜的命名术〕〔机武风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