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极帝尊〕〔我不想上梁山〕〔唐时明月宋时关〕〔[综穿]公主难当〕〔权臣的掌心娇重生〕〔一方守界人〕〔分手后我成了娱乐〕〔军师之王〕〔我真的不想写歌〕〔曝光马甲后她一夜〕〔快穿之黑化反派不〕〔我的一九八二〕〔娘胎签到至尊神体〕〔团宠农女不好惹〕〔都市透视小神医〕〔放弃男主后,我和〕〔娱乐:我的身份被〕〔午夜跑腿员〕〔爱你时我在尘埃〕〔四合院:从晋升工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妈妈(快穿) 第46章 深海娇O美丽人鱼
    _: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妈妈(快穿) 第46章 深海娇o美丽人鱼

    凯撒尔始终没做下去,他发现维多亚在这方面实在是青涩,毫无经验。

    他以为自己经验不足,结果维多亚比他还懵懂,这证明他俩还真是天生一对,都对这事情毫无经验。

    最后只得抱着他,让他靠着自己缓过神来,凯撒尔才问他:“真就一点都不懂啊?你没做过,你还没见过其他人鱼怎么样生崽崽吗?”

    叶臻的脸埋在凯撒尔胸膛前的鱼鳞上,感觉到有点凉,但没躲开。

    “见过是见过,但没实践过,总得实践过了才会。”

    他其实懂的啊,以为就是和当汗血宝马时候一样,就直接来就行了,谁知道感觉不一样呢。

    他也不知道生崽崽之前还要这么多的步骤,他有点受不了,陌生又诡异的感觉,让他身子都发抖。

    他知道凯撒尔不继续下去肯定是因为他的反应不对了,他有点愧疚:“凯撒尔,你不会生气吧?”

    凯撒尔摸了摸他的耳翼,下滑到他的鳃翼,轻轻地摸了摸:“我怎么会因为这种事情生气,既然你没准备好,那我再等等,等你准备好了再说。”

    叶臻担忧道:“那万一出变故呢?万一我嫁不了你怎么办?”

    凯撒尔就笑:“那我就去抢,谁还能抢得过我?”

    叶臻想了想,点头:“也是,你那么厉害,没人跟你抢,那……你就再等等吧,我出来的时候没跟家里人说,过会儿我还要走的。”

    凯撒尔看了看眼前一片黑暗的海洋:“晚上就不要走了,等天亮了再回去,路上要格外小心知道么?”

    叶臻点头:“嗯,我知道了,那你什么时候被放出来?”

    凯撒尔摇头:“不知道,看父亲什么时候跟那些人鱼的家人解释清楚吧。”

    叶臻这才想起来问:“你真杀他们了?那为什么呢?”

    凯撒尔放开他,游到一边去将叶臻带来的鱼捡起来:“他们欺负女人鱼,合伙把女人鱼打死了。”

    叶臻闻言,瞬间愤怒了:“他们有病吗?那他们就是罪有应得,是他们错在先,你没错。”

    凯撒尔拿着鱼递到叶臻嘴边:“我也觉得我没错,果然维多亚和我想的一样,这种东西即使是人鱼也该死,可不能因为他们和我们是一个种类就放任他,别说这次了,下次我要是还遇到,我依旧会毫不犹豫地弄死他们。恃强凌弱的垃圾,不配活着。”

    这一点叶臻支持:“我们是同类,别说同类了,不同物种之间还互相帮助呢,怎么就能动手欺负弱小?还打死了,他们就该去给女人鱼赔命,该死的东西。”

    叶臻恨地牙痒痒,狠狠地咬了一口鱼肉撕碎,气鼓鼓地咀嚼:“别说你遇到了,我要是遇到,我也打死他们。”

    凯撒尔擦了擦他嘴角的血,伸手递到自己嘴里,吃掉。

    “可不是嘛,我们虽然生活在海洋里,是动物,但我们也是文明的动物,我们有自己的规矩,我可以忍受他们对配偶的自由选择,但我不能容忍任何恶势力在我眼前放肆。”

    叶臻觉得说这话的凯撒尔真的很棒,他感慨道:“人鱼族群因为有凯撒尔会变得越来越好。”

    凯撒尔笑着问:“别人都觉得我可怕,凶残,你就不觉得么?”

    叶臻摇头:“我才不那样觉得,我相信你,你绝不会做让我失望的事情。”

    凯撒尔的心都要化了,他的眼光就是好,看上了一个,唯一的一条美人鱼,却如此信任着他,他还有什么扛不过去的?

    族群对他的不理解,诋毁,这一刻他都觉得无所谓了,因为维多亚毫无条件地相信他,这让他心里舒服了很多。

    他果然没看错维多亚,虽然在恋爱方面笨笨的,什么都好像不太懂,但在关键的时候,能看地比任何人鱼都透彻。

    说他是大智若愚呢,还是笨地可爱呢?

    叶臻陪着凯撒尔吃完一条鱼,问他吃饱了没有。

    凯撒尔回答吃饱了,就带着叶臻去了礁石下的一片柳珊瑚里。

    柳珊瑚可以帮他们清除身体上的一些泥垢,从而达到身体清洁的目的,人鱼也都喜欢用柳珊瑚当床。

    凯撒尔让叶臻趴到柳珊瑚里,他用柳珊瑚给叶臻来回搓搓,叶臻趴在那里,感觉有点舒服,便没动。

    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凯撒尔说着话,却因为凯撒尔的手法不错,竟是慢慢地睡着了。

    他枕在两只胳膊上,眼睛闭上,凯撒尔的手从他的背鳍一直摸到了尾巴,叶臻都没醒来。

    看来是累了一天,也不知道他们族群定居在哪里了,肯定游了很远的路来找他的吧?

    凯撒尔想到这个,就无比爱怜。

    将叶臻身上用柳珊瑚搓了一遍,他躺在叶臻身边,让叶臻枕在他的胳膊上,顺着海水的浮力,他轻而易举地就将叶臻拉到了自己的胳膊上。

    叶臻只是微微看了他一眼,然后双手环住了他的脖颈,靠在了他怀里。

    凯撒尔抱着他,总有一种他和叶臻认识很久的错觉,明明认识还不到几个月,却有种恍若隔世的久远感。

    亲了亲叶臻的额头,脸颊贴着叶臻的头发,在安静的氛围中,陪他一起睡去。

    他想着,一定要尽快把他从族群接过来才是,他独自来的话肯定会孤单,那就把他的母亲和妹妹一起接过来。

    这样他就不用孤单了。

    笨蛋美人鱼,还是有人陪着比较放心。

    海水里还没透光,叶臻就醒来了。

    他看了看周围,估摸着时间也该差不多了。

    他要是不出去,等人鱼守卫来了,那他就出不去了。

    他被凯撒尔抱在怀里,轻轻地动了动,发现凯撒尔的鱼尾压在他的鱼尾上面。

    他始终觉得凯撒尔的鱼尾比他的好看,所以轻轻地离开凯撒尔的怀抱,他小心翼翼地又去摸了凯撒尔的鱼尾。

    鱼尾其实都一样的触感,跟鱼一模一样,手感其实并不是很好,滑而腻。

    上面的鱼鳞比较冷硬,但他就是想摸摸凯撒尔的鱼尾。

    于是尊贵的人鱼二王子的鱼尾巴,就这样被一个小笨蛋摸了半个小时。

    凯撒尔蹙着眉头,没敢醒来。

    叶臻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行为会给凯撒尔造成什么样的影响,要知道这人鱼的尾巴,上面遍布着敏锐的神经纤维,是人鱼的性区域。

    叶臻摸满足了,天也快亮了。

    他要走了,摆动尾巴凑到凯撒尔头边,亲了一下凯撒尔的唇角,轻声道:“我走了,凯撒尔,等过两天我再来看你。”

    凯撒尔猛地睁眼,一把抱住他的肩膀:“会想我吗?”

    叶臻有点紧张了:“当然会,我会想你的,凯撒尔。”

    凯撒尔亲了一下他的鼻子:“真乖。”

    叶臻笑了笑:“那我走了,你自己多注意点。”

    凯撒尔起身去送他:“好,路上小心,我让罗恩送你回去。”

    叶臻听到罗恩,犹豫了会儿,凯撒尔说:“放心,他就算成了你后爸,你和他各论各的。”

    叶臻问:“什么叫各论各的?”

    凯撒尔回答:“以后你嫁给我,你就说他主子,他还是要对你恭恭敬敬。”

    叶臻点头:“哦,好的。”

    把叶臻送到礁石洞口,凯撒尔喊了一声:“罗恩。”

    随时在外面待命的罗恩马上出现了:“在呢,二王子。”

    那几个人鱼也都回来了,守在那里,但是凯撒尔完全没把他们当回事。

    他吩咐罗恩:“送维多亚回家。”

    叶臻从里面探出头去,给外面几个人鱼大汉都吓了一跳。

    “你什么时候进去的?”

    叶臻猛地游出去,嘿嘿笑了两声,没回答。

    罗恩游到他身边,也是稀奇:“我也想问你怎么来的,还没人发现你?”

    叶臻没答话,看了一眼凯撒尔,跟他挥手:“我走了。”

    凯撒尔点头,始终没出礁石洞,看着叶臻和罗恩缓缓地消失在了视野。

    那几个守卫人鱼,面面相觑,这什么时候溜进去一条人鱼他们竟然没发现……

    等到叶臻不见了,凯撒尔才说:“等我出去你们四个就滚,擅离职守,毫无责任心,不配做守卫。”

    四条守卫人鱼:“……”

    完犊子了,失业了。

    叶臻又被罗恩送回家,罗恩问他:“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你母亲他们呢?”

    叶臻心情不好,他不想离开凯撒尔,叹息一声:“我要找你们还不容易吗,又不是很远。我母亲和我妹妹在家呢。”

    罗恩又问:“你母亲又提起我吗?”

    叶臻问:“提起你干什么?你又没多重要。”

    罗恩:“……”

    叶臻问罗恩:“凯撒尔的事情很严重么?”

    罗恩想了想,回答:“说严重也不严重,说不严重也严重,就看人鱼王怎么处理了,毕竟死的是人鱼王家族的人鱼,他们虽然罪有应得,但关联着人鱼家族的管理层,他们都想让人鱼王把二王子给流放了。”

    叶臻顿时被吓到:“流放?”

    罗恩点头:“赶出家族流放出去,不让他再回来,最近这事闹地比较大,看二王子怎么解决了。”

    叶臻开始担心凯撒尔了,如果凯撒尔真的被流放了,赶出了家族,那他怎么办呀?

    他一定会跟凯撒尔走吧,他这样想着。

    罗恩也很快就问出了这个问题:“如果凯撒尔真的被驱逐流放,你还愿意跟着他么?”

    叶臻反问:“为什么不愿意?这件事本身就不是凯撒尔的错,那五个该死的东西不是自找的么?他们打死了女人鱼,还想让谁放过他们?虽然是动物,可人鱼至少是有自己的规矩,要是像别的低等海洋生物一样,那谁死了都没人在意,可我们是人鱼呀,有思想的人鱼,他们难道连一点点的心都没有么?”

    罗恩点头:“是,你说得对,可是现在人鱼王管理层都在想着针对凯撒尔,他们其实不太想让凯撒尔当人鱼王。”

    叶臻说:“谁当人鱼王都一样,关键是要能造福族群,如果换一个什么都不为大家着想的人鱼当王,那人鱼族是要面临灭顶之灾的。”

    罗恩回答:“最近他们都在想着怎么对付凯撒尔,四处散播凯撒尔的谣言,把他传地特别坏。也幸亏你不信那些,凯撒尔一定很开心吧?”

    叶臻抿着小嘴,他肯定不会相信那些谣言啊,他相信凯撒尔的鱼品。

    只是目前看来,凯撒尔真的如履薄冰,叶臻只能求他挺过去。

    事实上整个人鱼王家族里,除了艾汀看好凯撒尔,没人看好他。

    艾汀是想把领主的位置还给凯撒尔,毕竟那是亚兰蒂留下来的。

    可是经过枕边人的教唆和引导,艾汀的思想也有了变化。

    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叶臻终于和罗恩回到了母亲身边。

    看到罗恩也来了的时候,莱娜也是惊讶,没理他,只是问叶臻:“维多亚你急死我了,要不是达巴伦告诉我你去找凯撒尔了,我都不知道要去哪里找你,下次出门一定要跟我说一声。”

    叶臻钻进他家的岩石洞里,回答母亲:“知道了。”

    莱娜看了一眼罗恩:“你又来干什么?”

    罗恩委屈道:“夫人你好像不太愿意见到我,我哪里得罪夫人了么?”

    莱娜冷哼:“你是凯撒尔的下属,那你一定也不是什么好人鱼。”

    听到莱娜说这话,叶臻不满地蹙眉:“妈,你干嘛说凯撒尔不好?”

    莱娜赶紧游到叶臻身边去:“傻孩子,你既然回来了。我也就不再瞒着你了,你父亲维德烈来过了,不让你嫁给凯撒尔了。”

    叶臻简直震惊:“你们又听到什么他的坏话了?”

    莱娜看了一眼罗恩,悄悄道:“最近人鱼族都传开了,凯撒尔杀了五个人鱼,不分青红皂白,残忍暴戾,他的人鱼王父亲都要把他赶出家族流放出去了。”

    叶臻摇头:“没有的事,你们不要乱听那些谣言,都是为了毁掉凯撒尔。”

    莱娜说:“反正,你也别去见他了,等事情解决完了再说,你还独自跑去找他,多危险啊。”

    叶臻看着母亲的眼睛,很不能理解:“你们为什么要通过别的人鱼去了解凯撒尔呢?难道不能自己接近了解么?你们就这么信那些谣言啊?”

    莱娜摊手:“我们了解他,都是通过传闻,毕竟一般人鱼也靠近不了他,我说真的维多亚,你现在还没和他有什么,回头还来得及,别到时候因为凯撒尔被连累,连族群都回不了,妈妈可不想让你跟着他去受苦。”

    叶臻算是明白了,凯撒尔还受宠的时候,万众瞩目,所有人鱼都想嫁给他。

    凯撒尔刚出了这事,还不是凯撒尔的错,大家都在向一个方向发展,把凯撒尔赶出族群。

    叶臻觉得这些人鱼多少是有点愚蠢的,他不可能因为一个谣言就去断定凯撒尔的鱼品,他始终信任凯撒尔。

    叶臻摆动鱼尾游到了柳珊瑚里,用遗憾的语气告诉莱娜:“现在劝我不觉得迟了么?我整个结合热期都和凯撒尔在一起,你觉得还能和他撇清关系吗?不瞒你说,我真怀了凯撒尔的小人鱼。”

    莱娜愣住,连罗恩都愣了。

    叶臻的语气也不激动,就很平淡:“他当人鱼王子也好,被他父亲赶出族群也好,我都要跟着他的,我的孩子出生,可一定要有爸爸,我可不想跟我们三兄妹一样,一出生连父亲的面都见不到。”

    莱娜:“……”

    叶臻真觉得无所谓:“被赶出去也好,那他就只有我一个oga,我巴不得他被赶出去,我刚好可以独占他。”

    莱娜:“……”

    罗恩游到莱娜身边去:“夫人,虽然你说的那些话让我很生气,但你家的维多亚,属实让我刮目相看,凯撒尔他没有看走眼,当然了,我也不是怪你的意思,你有这种想法很正常,毕竟现在有人针对我们二王子,他的风评很差我是知道的。我也很喜欢夫人,但二王子要是被流放,驱逐出家族的话,我会跟他一起走的。”

    莱娜的心情明显不好:“你跟谁走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罗恩说:“我其实很希望你跟我一起生活,我喜欢夫人。”

    莱娜:“……”

    叶臻假装听不见。

    莱娜赶紧游走:“你干嘛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些,你……跟我来。”

    莱娜游出了岩洞,罗恩在后面跟上。

    叶臻这才回头看他们,叹息一声。

    他打定了主意,不管以后凯撒尔去哪里,他都要陪着。

    他才不要让凯撒尔独自受苦。

    叶臻回来没多久,他的父亲维德烈就上门了,消息倒是很快。

    叶臻也不太想搭理他,毕竟这个父亲除了提供了人鱼基因,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大的作用,却还想左右叶臻家三兄妹的命运。

    维德烈是一条灰色的人鱼,很普通,要不是莱娜长得漂亮,他也和莱娜生不出叶臻这么漂亮的人鱼来。

    他来之后就问叶臻:“你母亲呢?”

    叶臻回答:“出去了,你有事吗?”

    维德烈游到他身边不远处:“有事,最近很多人鱼来跟我提亲,说你的事情,二王子最近又出了这事,所以我和你母亲一致决定,不让你嫁去人鱼王家族,保平安。我会在这些提亲的人鱼里,给你找个德行比较好的,知道了吗?”

    叶臻蹙起了清秀的眉头:“可是,父亲,我怀了凯撒尔的孩子,就在前几天,我结合热期,我和凯撒尔好了,你让我还怎么跟别人好?我又不是你,跟谁都过得去,我只和凯撒尔过得去,你若非要强迫我,那我只能提前离开家族去等凯撒尔了。”

    维德烈:“……”

    叶臻笑了笑:“你过好你自己就行了,我们三兄妹从小也没有父亲疼爱过还不是长大了,你现在这个时候出来干预我们的事情,不显得有点多余了吗父亲?”

    维德烈:“……”

    叶臻的声音很轻:“我觉得除了凯撒尔,谁也配不上我,你也别浪费时间,要是强行逼迫,像达巴伦那样对我用强,我可不保证我会乖乖地在这里等你们欺凌我。我的事情我要自己做主,你们都没资格。”

    维德烈:“……”

    维多亚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能言善辩了?他平时不都是很乖的么?

    果然跟着凯撒尔学坏了啊。

    维德烈冷哼一声:“你现在这样信誓旦旦,等将来凯撒尔有了其他的人鱼,你就该哭了,人家凯撒尔还没有把他当成伴侣,就让你有了孩子,你不觉得他在玩你么?维多亚你得多天真才会认为凯撒尔会认你做唯一的伴侣?就因为一条鱼尾巴,能保持多久的新鲜程度?”

    叶臻生气了:“那是你的想法,你别强加给我和凯撒尔,我比你了解他,你也别跟我说他的坏话,我不想听,我也不会信,你离我远点。”

    叶臻真的很嫌弃维德烈。

    维德烈被气到了:“我还想给你挑一个德行好的,你非要选个最可怕的,那你随便,我以后都不管了。”

    叶臻懒得理,反正也没指望谁来管他。

    维德烈气冲冲地离开了叶臻的家,结果刚出去遇上游回来的莱娜和罗恩。

    他看了一眼罗恩的身形,有点奇怪:“人鱼王家族的人鱼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罗恩是不认识维德烈的,刚想问他是谁,莱娜就拉着罗恩往一边游去:“那个就是维多亚的父亲,你还是别和他冲突了,进去找维多亚吧。”

    听到是维德烈,罗恩觉得这个贱他必须得犯。

    他挣脱了莱娜,又游回去,维德烈在那里等着。

    罗恩靠近他:“你就是维多亚的父亲?”

    维德烈很不悦:“你和莱娜什么关系?”

    罗恩侧首看了一眼追过来的莱娜:“伴侣关系,怎么?”

    维德烈呸了一声:“放屁,她哪来的伴侣?”

    罗恩说:“以前没有,现在有了。”

    维德烈问:“你不在意她上年纪了?她可是给我生了三个孩子的,阁下你是不是有点特殊了?”

    罗恩问:“跟你又有什么关系?你们分开这么久了,准你找其他人鱼,不准她找?你的标准怎么高呢?”

    维德烈神色敌视起来:“我劝你别打莱娜的主意,我都决定要回来跟她一起生活。”

    罗恩简直震惊:“什么?”

    莱娜也惊了:“你什么时候决定的?你问过我了?”

    维德烈说:“最近决定的,我想回家了,莱娜。”

    莱娜笑了笑,挽了罗恩的胳膊:“很遗憾,我已经有罗恩了,我的家里,没你的位置,给老娘滚远点!”

    叶臻听到外面的动静,在岩石洞口看向外面。

    却见罗恩和维德烈剑拔弩张,后爸要和亲爸打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道诡异仙〕〔灵境行者〕〔大夏文圣〕〔光阴之外〕〔曾经,我想做个好〕〔宇宙职业选手〕〔深空彼岸辰东〕〔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我用闲书成圣人〕〔明克街13号〕〔神诡世界,我能修〕〔赤心巡天〕〔我家娘子,不对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