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娘胎签到至尊神体〕〔团宠农女不好惹〕〔都市透视小神医〕〔放弃男主后,我和〕〔娱乐:我的身份被〕〔午夜跑腿员〕〔爱你时我在尘埃〕〔四合院:从晋升工〕〔至尊弃婿〕〔开局夺舍大长老〕〔虎警〕〔择日飞升吧〕〔神宠时代:我有一〕〔原神:我在提瓦特〕〔全属性武道〕〔影视诸天:从四合〕〔王牌高手〕〔权臣的掌心宠〕〔终极教父系统〕〔都市异能:噩梦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妈妈(快穿) 第47章 深海娇O美丽人鱼
    _: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妈妈(快穿) 第47章 深海娇o美丽人鱼

    对于叶臻而言,谁都一样,毕竟对他没什么影响,就看莱娜喜欢和谁在一起。

    虽然罗恩可能更好。

    他没必要去掺和,就趴在那里看着,生怕他们打起来,其实就算打起来,他父亲也打不过罗恩。

    毕竟罗恩是看着凯撒尔长大的,凯撒尔那么厉害,就知道罗恩的实力如何。

    他父亲是灰色人鱼,而罗恩是银白色的,乍一看还是罗恩占了上风。

    周围很快就被其他人鱼围上来了,果然不管是什么动物,都喜欢看热闹。

    莱娜觉得这样闹会很尴尬,就让罗恩离开,维德烈非不让罗恩走,他的声音愤怒,嗓门有点大:“我让你走了吗?今天你别想把莱娜抢走!我和莱娜生了三个孩子,你算什么东西跟我抢?”

    罗恩怎么可能被这样挑衅,挣脱莱娜,转身就朝着维德烈游过去了,眼看要打起来了,结果维柏亚和维利回来了。

    维柏亚吼了一声:“你们在我家门口打什么架?有本事约远一点,你们不觉得丢脸,我们还觉得丢脸呢!都一把年纪了,还喜欢抢,要点脸好吧?”

    维利看着父亲和维德烈,什么话都没说,钻进了自己家的岩洞里,见叶臻趴在岩洞口往外看,维利游过去:“二哥,你回来了。”

    叶臻点头:“回来了,你干嘛去了?”

    维利回答:“跟大哥捕食去了,父亲这是在干什么?”

    叶臻回答:“在和罗恩抢母亲。”

    维利蹙眉:“父亲回心转意了?”

    叶臻摇头:“谁知道呢,但看他的样子,好像是想和母亲和好,但罗恩也喜欢母亲,所以就这样了。”

    维利也和叶臻趴在一起,看着外面:“那二哥你是支持父亲还是支持罗恩?”

    叶臻沉默一会儿,回答:“我支持母亲。”

    和谁在一起开心快乐,只有母亲自己知道,他可不会去用固定的思维劝说母亲和父亲和好。

    毕竟对于母亲而言,父亲不过是在她结合热期提供了人鱼基因的alpha罢了,对她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大的帮助。

    可是维柏亚看了一圈看热闹的人鱼们,又看了看母亲,游上前去,却是责备母亲:“你不觉得丢人么?一把年纪了,你还让他们两个为你闹成这样?父亲哪里不好了,他来跟你和好,也是我们大家族的团圆不是么?”

    莱娜看着自己的大儿子:“你的意思是,我就该原谅你父亲这么多年不闻不问,心平气和地接纳他?”

    维柏亚问:“为什么不行,那可是我们的亲生父亲,你宁愿和一个我们都不熟悉的人鱼在一起,也不要父亲了吗?母亲,我们都是父亲的孩子,我们不会认其他人鱼做父亲的。”

    莱娜抿了唇,游动上前去,拉着罗恩的胳膊:“你走吧,你别跟他冲突了,我也没想过答应你,你也别和我的家人们冲突。”

    罗恩被莱娜拉走了,他问莱娜:“所以你选择维德烈是么?”

    莱娜深深地吐了一口气:“我的孩子们都需要他,他是孩子们的亲生父亲。”

    罗恩心情复杂:“可是夫人你刚才都主动亲我了,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呢?”

    莱娜没答话,拽着罗恩来到岩洞口,见叶臻和维利看着他俩。

    莱娜笑了笑:“没事了,你们别担心了。”

    维德烈也顺势游过来,还在咄咄逼鱼:“我说那位罗恩阁下,你能不能离开这里,我们家族好像并不欢迎你。”

    莱娜看向维德烈:“你别烦了行不行?”

    维德烈说:“我要回来和你们一起生活,我不想看到这扫兴的东西。”

    维柏亚也游了过来:“我家不欢迎陌生人鱼。”

    维利倒是没说什么,叶臻却是说了,他问维柏亚:“哪里是你家?你家不是在达巴伦那里么?”

    维柏亚一愣:“你在瞎说什么?”

    叶臻扬了扬下巴:“你又没回来过,怎么还把这里当成家了,大哥,是达巴伦对你不好?”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维柏亚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别瞎说维多亚。”

    叶臻也懒得提他和达巴伦之间的那点事儿,只是又看向维德烈,问:“我们允许你回来了?你在外面孩子那么多放心得下?你的oga和那些女人鱼们,舍得把你放回来?父亲,做人鱼啊,还是不要太贪心,你顾了这头,你就顾不了那头,母亲的事情我觉得你没资格管。”

    维德烈怒斥:“你懂个屁,大人说话小孩子少插嘴。”

    叶臻说:“这个家有我一半的权利,我不想和你一起生活,你若是回来,我就离开。”

    维德烈:“……”

    叶臻又说:“还有啊,我觉得罗恩挺好的,也对母亲专情,我是不会阻挠他们的,罗恩比你好太多了,至少他会陪伴母亲,而不是和你一样,多年不闻不问,你也别问我的意见了,我支持母亲,她觉得跟谁在一起开心我就支持谁。”

    维德烈:“……”

    维德烈显然被气到了,又问维利:“你的意思呢,维利?你也和你二哥一样支持你母亲么?”

    维利看了看母亲,又看了看父亲,缓缓地拽了叶臻的胳膊,藏在了叶臻身后:“我、我选二哥,他支持谁我就支持谁。”

    维德烈:“……”

    莱娜还是有点感动的,眼尾有点红,他以为三个孩子都不会同意她和罗恩在一起。

    可是维多亚却选择支持她。

    维德烈怒骂叶臻:“你是我的种,你向着别人!像什么话?!”

    叶臻呸了一声:“拉倒吧,你当初不过是看上母亲的美貌,见色起意,你哪能当得起我的父亲,你比陌生人还差劲,滚。”

    叶臻转身摆动着尾巴游走了,维利赶紧拽住她二哥的胳膊,游远了。

    罗恩看了维德烈一眼,亲了一下莱娜的脸颊:“夫人,放心吧,等凯撒尔出来了,我就要带着你和维多亚以及你的女儿去人鱼王家族了,不在这里待了。”

    莱娜什么都没说,拉着罗恩游进自家的岩洞,没理会维德烈。

    维德烈和维柏亚面面相觑,但维柏亚还是安慰父亲:“放心吧,我不会和他们一起走,我会选择留在这里。”

    维德烈冷哼一声:“谁管你。”

    然后转身游走了,维柏亚:“……”

    莱娜对凯撒尔的态度又变了。

    她语重心长地找叶臻谈话:“其实我也只是听到了太多关于他的坏话而已,维多亚,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我相信你的选择,一定是对的,我相信罗恩的为人,也相信他不会为一个残暴的人鱼王子效忠,之前的话你就不要跟我计较。”

    叶臻只是轻声道:“哪能呢,我也知道他现在风评很差,你说那些话也是基于不了解他的份上,没关系。”

    莱娜叹息一声:“我一直害怕你们都不接受我跟罗恩,我也不敢跟你们提这事,你能够支持我,我是很开心的。”

    叶臻回答:“你丧偶多年,找个伴儿也无所谓,反正我们都长大了,要有各自的家庭,你觉得开心就好了,一辈子那么短暂,活地开心最重要。”

    是吧,叶臻就是这样想的。

    他觉得和自己在乎的人在一起,日子总是过得非常快,短短几十年,好像眨眼就过去了。

    母亲年龄大了,她还能有多少年可以活,不如就找个喜欢的,开心一点,没必要被他们孩子束缚住。

    维利在后面问叶臻:“二哥,我们什么时候去人鱼王家族啊?”

    罗恩在旁边道:“你这么着急啊小丫头?以后我在人鱼王家族给你找个对象好不好?”

    维利羞涩难掩:“我还小,罗恩叔叔。”

    罗恩摇头:“不小了,快十八岁了,我会给你留意的。”

    维利就笑:“那就谢谢罗恩叔叔了。”

    莱娜回头看了一眼维利,心情好了很多。

    就是维柏亚让他忧心,这么大了,也没见他带一个oga回来,她也不想管了。

    维柏亚不听话,她这个做母亲的,实在是无能为力。

    凯撒尔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放出来,他的命运会怎么样,叶臻实在是担心。

    罗恩在这里待了两天之后,不放心凯撒尔,便要回去了,叶臻觉得也行,罗恩回去他就少担心。

    罗恩和母亲的事情算是定了吧,他们两个这两天都在一起,看起来相处地还挺愉快。

    罗恩要走,莱娜去送他,送了好远的距离才回来,看地出来母亲是真的很喜欢罗恩了。

    他也很喜欢凯撒尔,可能比母亲喜欢罗恩更喜欢凯撒尔。

    他有点想凯撒尔了。

    没过几天,凯撒尔被人鱼王家族赶出族群的消息就传开了。

    整个人鱼族都被这个消息轰动了,叶臻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在和维利捕食。

    虽然想过这个结果,可是还抱有一丝丝的希望,希望凯撒尔能挺过去。

    结果这下好了,直接来了个王炸,这意味着凯撒尔是不能在人鱼族待了,他会被驱赶。

    这消息还是洛西告诉他的,洛西急匆匆地来跟他说凯撒尔的事情,叶臻和维利刚在合作捕鱼,结果就这样被打击到了。

    叶臻听到消息后,只是问洛西:“那你知道现在凯撒尔去哪里了吗?”

    洛西说:“不知道,他被驱逐了,现在整个人鱼族都在讨论关于他的事情,原来人鱼王家族这么不念旧情。”

    叶臻也没心思捕鱼了,他要去找凯撒尔。

    维利喊住他:“二哥,不要乱跑,我们等一下罗恩叔叔。”

    洛西回答:“罗恩?就那个凯撒尔的养父么?”

    叶臻有点担心:“不会连罗恩都出事了吧?”

    洛西说:“凯撒尔被驱逐,他养父也一定被驱逐,毕竟他俩是一起的。”

    叶臻赶紧游回去,发现母亲也在焦虑,见叶臻回来了,莱娜着急地问:“维多亚,你听说凯撒尔的事情了么?他被驱逐了,人鱼王不让他在人鱼族生活了,现在到处守卫森严,他们都进不来。”

    叶臻稳住她:“先别着急,我慢慢想办法。”

    叶臻也焦虑,正在想办法,结果达巴伦带着一群人鱼守卫从他家门口路过,好心地给他提了一句:“维多亚,你的凯撒尔二王子被驱逐了哦,真惨啊,看以后谁给你撑腰。我劝你好好地想想,跟我,还是随着他去。”

    叶臻觉得真好笑,他是害怕被驱逐的人鱼?

    早就在之前,他就想逃离人鱼族了,这下好了,凯撒尔也被驱逐了,他也没什么好顾虑的了。

    叶臻思忖片刻,告诉母亲:“我要去找凯撒尔,妈,你可以选择不要罗恩叔叔,但我不能不要凯撒尔。”

    莱娜沉默了半晌,看向叶臻,眼神坚定:“我跟你一起走,反正这人鱼族也没什么好待的,我好不容易遇上一个罗恩,还有一个懂事的儿子,我不能不管你们啊。”

    维利捕到了一条小鱼游了回来,便见母亲和二哥在商议着要离开人鱼族,维利抱着一条小鱼游过去:“你们都要走啊?那我怎么办呀?”

    莱娜说:“你跟我一起走。等你成年了再说。”

    维利又问:“外面不会很危险吗?”

    叶臻说:“放心吧,相信哥哥,哥哥能保护好你。”

    维利开心地笑了:“好。”

    于是一家三口策划离去,维柏亚是绝不会离开达巴伦的,所以叶臻也就不考虑他了。

    他们在家里商议,决定晚上行动,那个时候达巴伦应该会回家,守卫就不会那样警惕了。

    好不容易等到天黑,一家三口看着人鱼守卫从家门口路过,这才钻了出去。

    他们要一直往上游去,这个时候守卫们都不会在海水太上面。

    叶臻带着母亲和维利,开了背鳍翼,迅速地朝着海面游去。

    路上遇到人鱼守卫,他们还要躲藏,大概半个小时后,他们离开了族群,到达了一个稍微浅一点的海域。

    第一次逃离家族,莱娜和维利都有点害怕,但叶臻不怕,他带着母亲和维利,躲在礁石洞里,往前移动。

    这里是距离家族最近的海域了,一直往前游,越过一个海底山脉,一直往前就能到达人鱼王家族。

    叶臻不知道凯撒尔和罗恩现在在哪里,只能靠着直觉往前游动。

    莱娜感慨道:“维多亚你还是胆子很大,我一直以为你很胆小。”

    叶臻回答母亲:“我其实什么都不怕,我会保护你们。”

    怕也没用啊,他早就习惯了这种被迫求生的生活。

    可他没想到,他们会和凯撒尔在这片浅海里相逢。

    说是浅海其实也不是很浅,只是比起他们的栖居地比较浅而已。

    但距离海面少说也有200米左右的距离。

    叶臻正带着母亲和维利往前游着,突然就听到了人鱼说话的声音。

    他们仔细地警惕起来,发现声音有点熟悉。

    “这里距离夫人家很近了,穿过前面那个小小的沟壑,再往下潜,就到了他们家族,可是最近都有守卫,会发现我们。”

    “不着急,慢慢想办法,我怕维多亚不跟我走。”

    是凯撒尔和罗恩!

    叶臻有点激动,唤母亲和维利:“他们来找我们了!”

    叶臻率先游出了礁石洞,眼看凯撒尔和罗恩已经游远了,叶臻打开背鳍翼追上去:“凯撒尔!”

    正在和罗恩赶路的凯撒尔听到熟悉的声音,猛地停了下来,一回头,在周围发光水母的照耀下,他竟然看到了维多亚!

    凯撒尔迅速地转身游过去,迎上他,便见维多亚直接冲了过来把他抱了个满怀,凯撒尔被狠狠地按倒了。

    叶臻简直欣喜若狂:“你来找我啦?”

    凯撒尔舒了一口气,抱紧他,起来:“是啊,你怎么在这里啊?”

    叶臻亲昵地蹭他的脸:“我去找你啊,听说你被驱逐了,我就想去找你。”

    凯撒尔心疼地亲一下他的脸颊:“知道我被驱逐了,还来找我?傻不傻?”

    叶臻摇头:“不,我就要和你在一起,不要分开。”

    凯撒尔舒了一口气,还想说什么,便见莱娜和维利也游过来了,他有嗲惊讶。

    罗恩也惊讶了,他看着莱娜,不可思议:“夫人怎么也出来了?”

    莱娜咳嗽一声:“来陪儿子啊,怕他有危险,不然我干嘛出来。”

    维利说:“罗恩叔叔,我妈妈她来找你啊。”

    莱娜猛地一把捂住了维利的嘴:“你怎么什么都说啊?”

    维利吐了吐舌:“本来就是嘛。”

    叶臻黏在凯撒尔身上不下来,凯撒尔就抱着他,问莱娜:“夫人也准备和我们一起离开么?”

    莱娜看了看维多亚,实在是汗颜,她都不知道自己的儿子这么粘着人家二王子。

    莱娜说:“你们又进不去族群,只能跟你们一起离开了,维多亚放不下你,我又放不下维多亚,就只能跟着了。”

    凯撒尔提醒他们:“可能我们几个一起生活的话,会有点危险,这样你们还愿意么?”

    莱娜说:“走吧,反正去哪里都一样。”

    罗恩追上莱娜,小声道:“夫人就是为了我而来。”

    莱娜哼哼一声,没说话。

    叶臻靠在凯撒尔怀里:“你看我母亲,明明就是为了罗恩来的,还不肯承认,不像我,我就是为了凯撒尔来的。”

    凯撒尔咬了咬他的耳翼:“既然你都送上门来了,那我就不客气了,维多亚,过两天就吃了你。”

    叶臻心里一惊,抬眼看他:“干嘛吃我?我都为你跑出来了,你还吃我,你说你是不是过分了?”

    凯撒尔抱着他游走,跟上前面三个:“那不吃,和维多亚生小人鱼好不好?”

    叶臻猛地将脸埋在他怀里:“好。”

    现在对于叶臻而言,仪式什么的都无关紧要了,只要和凯撒尔在一起就行。

    他只想要在自己想他的时候,见到他,就很满足。

    他们往前游了大概一千多米,在一个礁石比较多的地方停了下来,周围有能吃的鱼类,他们就歇下来了。

    凯撒尔和罗恩去捕了两条巨大的鱼拿回来,大家一起吃了食物,凯撒尔说:“这里比较安全,今晚在这里歇息,罗恩,你保护夫人和维利小姐,我带维多亚去另一边。”

    凯撒尔游走了,呼唤叶臻:“维多亚,你来,我有话跟你说。”

    叶臻赶紧跟上:“哦,好。”

    莱娜叮嘱道:“注意安全,别跑太远了。”

    叶臻应着:“知道了。”

    凯撒尔带着叶臻去了对面的礁石堆里,那里有一片很大的柳珊瑚。

    凯撒尔进去后,等着叶臻进来。

    叶臻刚进来,就被凯撒尔一把拉过去按住了。

    叶臻被吓到,小声地问:“你干什么?你要说什么话还要跑这边来?”

    凯撒尔低首噙住他的唇瓣:“当然是别人不能知道的话,维多亚,这些天,我很想你。”

    叶臻圈紧他的脖颈,只觉得他的背鳍的鱼鳞有点扎胳膊,但没放开,唇舌被凯撒尔侵袭,缠住,他说话都不真切:“我也……也想你啊,担心你。”

    凯撒尔轻声道:“我觉得轻松了,这样也好,不用去管他们了,只活我们的就够了,我们生一堆小人鱼,一起养孩子。”

    叶臻懵懂地应着:“好。”

    凯撒尔这次是不想放过叶臻了,这些天焦虑又惶恐,终于等到被驱逐的命令,他反倒是舒了口气,想着终于可以什么都不用顾虑地去找维多亚了。

    他有心为人鱼族做点什么,但他们不给自己这个机会,那便罢了。

    和维多亚过清静的日子也不错。

    维多亚的尾巴蜷曲了起来,凯撒尔的手从他尾巴上的每一根神经纤维上略过,让他的身体都跟着他的手而微微颤抖。

    叶臻在不知道的情况下,鱼鳞膜竟然自己打开了,凯撒尔的手瞬间就摸到了。

    叶臻猛地低头咬住了凯撒尔的肩膀,凯撒尔亲他的脸,脖颈,若是有光,都能看到他本来白皙的脸部和脖颈皮肤,都染上了彩霞的颜色。

    正被凯撒尔支配着,突然闻到了清凉的薄荷味,叶臻脑子清醒了一点,小声地问:“凯撒尔,你的信息素怎么溢出来了?”

    凯撒尔被刺激发青了,他猛地伸手将叶臻的鱼鳞膜拨开,再次噙住叶臻的唇:“维多亚,我亲爱的维多亚,乖宝宝,叫我的名字。”

    叶臻的呼吸鳃不断地纳入维多亚的信息素,不多时,就被这清凉的薄荷味占据了理智。

    他原本隐藏起来的腺体,又出现了。

    花香味溢出,让周围的海水都混合了他俩的信息素。

    格外地浓郁清香。

    叶臻想着,多熟悉的味道。

    他和凯撒尔的味道。

    甚至都不觉得背鳍被礁石磨疼。

    他只觉得头晕目眩,世界只剩下凯撒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道诡异仙〕〔灵境行者〕〔大夏文圣〕〔光阴之外〕〔曾经,我想做个好〕〔宇宙职业选手〕〔深空彼岸辰东〕〔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我用闲书成圣人〕〔明克街13号〕〔神诡世界,我能修〕〔赤心巡天〕〔我家娘子,不对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