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洪荒:天道管不了〕〔我有绝色美人光环〕〔论美貌你们是赢不〕〔星海剑尊〕〔偷到休书后,咸鱼〕〔损道友莫损贫道〕〔武极帝尊〕〔我不想上梁山〕〔唐时明月宋时关〕〔[综穿]公主难当〕〔权臣的掌心娇重生〕〔一方守界人〕〔分手后我成了娱乐〕〔军师之王〕〔我真的不想写歌〕〔曝光马甲后她一夜〕〔快穿之黑化反派不〕〔我的一九八二〕〔娘胎签到至尊神体〕〔团宠农女不好惹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幽禁八年,皇帝求我登基 第六章:生死一念间
    “奕儿。”

    许镇放下手中的茶杯,探头看向许奕。

    “二叔请说。”

    许奕端起茶壶为许镇再度满上茶水,幽宁酒是说什么都不能再让他喝了。

    “五日后朝廷会举行一次祭天大典。”

    “一来,是为感念上天,降下大雪。”

    “二来,祈祷明年风调雨顺。”

    “祭天大典后,当会重提赈灾一事。”

    许镇猛地打了一个酒嗝,面色愈发的红润。

    显然是幽宁酒的后劲有些上来了。

    “二叔,先喝口茶。”

    许奕将适才倒好的茶水递到许镇手中。

    “好,嗝。”

    一杯热茶进肚,许镇的脸色稍稍好转。

    “我会想办法让奕儿参与此次的祭天大典,待祭天大典过后,奕儿与二叔同去参加朝会。”

    “朝会之上,只要奕儿一露面,便会有人将赈灾一事,推给奕儿。”

    许镇通红的脸庞上闪过一丝凶光。

    至于口中的那些人,要么是当年一手炮制巫蛊之祸之人。

    要么是想要将赈灾这个烂摊子推给许奕之人。

    潜意识里许镇反而认为后一种可能性居大。

    此番关中大旱已然到了动摇国本的严重地步。

    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面,京兆尹都已经换了三个了!

    可想而知事情到底严重到了何等地步。

    这个时候,若是不推出来一个替罪羔羊。

    满朝文武又有几人能够承受的了正德帝的怒火。

    试问当今天下,还有比因巫蛊之祸而被软禁在宗正寺内的许奕更合适的替罪羔羊吗?

    “那位会允许我参与祭天大典?”

    许奕摇了摇头,潜意识里对此毫无信心。

    要知道,软禁八年之久,他从未走出过幽宁院。

    而那位,也从未提起过他这个儿子。

    即使巫蛊之案重提,大雪已下,那位也未有任何的表示。

    “会的。”

    许镇重重的点了点头。

    “祭天大典本就由礼部与宗正寺主持操办,在与会名单上,加上奕儿的名字也不过是举手之劳。”

    “但凡你一日还是皇室血脉,他便没有理由拒绝此事。”

    “更何况,莫要忘记了,宗正寺卿可是你二叔我。”

    许镇缓缓起身,一股滔天的气势从四散而出。

    仿佛有着一言不合,便玉石俱碎的霸道气焰。

    “二叔莫要行那傻事。”

    许奕摇了摇头,一把拿起酒坛,仰头痛饮数口。

    直呛的眼泪横流。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他又岂能因己身之事害的自家二叔身陷囹圄。

    当今时代,挑战皇权之人,可向来没有一个好下场。

    即使你是七珠亲王,亦是不可。

    莫要忘记了,最是无情帝王家。

    一个连自己亲生儿子都能逼死的人,又会顾忌什么兄弟感情?

    “怎么?将你二叔当成那不知变通的傻子了?”

    “还有,小小年纪学什么武夫痛饮。”

    许镇笑着拍了拍许奕的肩膀,随即一把将许奕手中的酒坛夺了去。

    仰头便要痛饮。

    只可惜。

    那酒坛之内盛放的酒水,早已被许奕半喝半洒的挥霍空了。

    “你小子!”

    许镇晃了晃空荡荡的酒坛,无奈的将酒坛丢在一旁。

    “祭天大典向来规矩森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道诡异仙〕〔灵境行者〕〔大夏文圣〕〔光阴之外〕〔曾经,我想做个好〕〔宇宙职业选手〕〔深空彼岸辰东〕〔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我用闲书成圣人〕〔明克街13号〕〔神诡世界,我能修〕〔赤心巡天〕〔我家娘子,不对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