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极帝尊〕〔我不想上梁山〕〔唐时明月宋时关〕〔[综穿]公主难当〕〔权臣的掌心娇重生〕〔一方守界人〕〔分手后我成了娱乐〕〔军师之王〕〔我真的不想写歌〕〔曝光马甲后她一夜〕〔快穿之黑化反派不〕〔我的一九八二〕〔娘胎签到至尊神体〕〔团宠农女不好惹〕〔都市透视小神医〕〔放弃男主后,我和〕〔娱乐:我的身份被〕〔午夜跑腿员〕〔爱你时我在尘埃〕〔四合院:从晋升工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幽禁八年,皇帝求我登基 第十八章:再被弹劾
    “铛!铛!铛!”

    清脆的钟摆声自金銮殿殿门口响起。

    有资格参与议事的满朝文武百余人在钟摆声响起的一瞬间。

    自发的前往金銮殿殿门口战列。

    “你在这儿,遇到任何事都不要怕,二叔永远在你身旁。”

    许镇临行前将许奕安排在宗亲队伍的中后位置。

    惦念到自家侄儿是第一次参加朝会,且是关乎自身命运的朝会。

    纵使知道自己侄儿心智过人,仍不可避免的再三叮嘱。

    身为二叔的许镇此刻心中竟莫名其妙的生出儿行千里母担忧的感觉。

    见许奕再三点头之后,许镇这才从袖摆中掏出白玉般,脚步略阑珊的朝着最前方走去。

    “铛!铛!铛!”

    清脆悦耳的钟摆声足足响了九次才停歇。

    当钟摆声缓缓消散之后,满朝文武已然与金銮殿前列队整齐。

    高大且充满森严感的金銮殿殿门被人从内缓缓拉开。

    午后的阳光透过殿门、照耀进金銮殿内。

    颇显的那高大无比的金銮殿气势森严,让人不敢直视。

    文武百官在殿门彻底大开之后,这才缓缓走进金銮殿内。

    越过门口威风凛凛的明光甲士,许奕彻底走进金銮殿内。

    双眼目不斜视的同时,也在快速的用眼角打量着金銮殿。

    金銮殿最前方的一座九层高台上,摆放着一把金玉雕刻而成的龙椅。

    一身黑色龙袍,头顶一顶平天冠的正德帝端坐在龙椅之上。

    其身旁一头生鹤发的老太监手持一柄看不清材质的鞭子恭敬的立在一旁。

    此人赫然正是那互道过善意的老太监詹竹。

    龙椅的左下方,身着墨玉麒麟袍的许雍正襟站立、目不斜视。

    但不知为何,许奕总感觉许雍的眼角亦在偷偷的观察着自己。

    “啪!”

    老太监詹竹将手中的长鞭重重甩响。

    “上朝!”

    偌大的宫殿内同时回响着两种声音,一种是清脆的鞭子声,另一种则是詹竹的公鸭嗓。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满朝文武齐刷刷的朝着龙椅之上的正德帝弯腰行礼。

    在非大朝会与祭祀大典等仪式上,大周王朝的君臣之间,一般并不流行跪拜之礼。

    “众爱卿平身!”

    许是当初建造金銮殿时,便经过无数能工巧匠的深思熟虑。

    龙椅之上的那人只需轻轻开口,其声音便能通过回音清晰的响彻在每一个官员的耳中。

    其声恢宏浩大,且充满威严。

    皇家之物,当真是自有其奥妙所在。

    “谢主隆恩!”

    文武百官在闻得平身之言后,再度齐刷刷的直起腰板。

    一切,都好似排练过无数次一般。

    “何人有事呈奏。”

    正德帝的声音自龙椅上传出,经大殿回响之后,清晰的响彻在每一个在场官员的耳中。

    “何人有事启奏?”

    正德帝的声音再度传来。

    并非正德帝故意不开启今日议事。

    而是自太祖皇帝起,便定下规矩,朝会伊始,帝王三问。

    三问过后,若无他事,当正式开启议事。

    此举一来是为了彰显国君以天下事为先。

    二来则是为了防止突发情况发生。

    若无意外,每日朝会的大部分内容早在一天前,便会由内阁呈送到皇帝案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道诡异仙〕〔灵境行者〕〔大夏文圣〕〔光阴之外〕〔曾经,我想做个好〕〔宇宙职业选手〕〔深空彼岸辰东〕〔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我用闲书成圣人〕〔明克街13号〕〔神诡世界,我能修〕〔赤心巡天〕〔我家娘子,不对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