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洪荒:天道管不了〕〔我有绝色美人光环〕〔论美貌你们是赢不〕〔星海剑尊〕〔偷到休书后,咸鱼〕〔损道友莫损贫道〕〔武极帝尊〕〔我不想上梁山〕〔唐时明月宋时关〕〔[综穿]公主难当〕〔权臣的掌心娇重生〕〔一方守界人〕〔分手后我成了娱乐〕〔军师之王〕〔我真的不想写歌〕〔曝光马甲后她一夜〕〔快穿之黑化反派不〕〔我的一九八二〕〔娘胎签到至尊神体〕〔团宠农女不好惹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全师门都知道你俩在隐婚 第23章 第 23 章
    提什么来着?

    ……提亲?!

    凤宁简直怀疑是自己这两天没有休息好, 得了幻听。

    怀里的涂白也在这时候抬起头来。

    他眼睛大大的,脸庞白白的,看起来十分震惊。

    确定自己的精神状态是正常的之后, 凤宁看向青琅,尽力委婉地开口道:“……那个, 你认真的?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青琅面色阴沉, 他右手微动, 那闪着金光的捆仙绳在空中变了个模样,像是一条竖起的蛇, 悬在凤宁的头顶。

    似乎下一刻就要扑上来,把凤宁牢牢缠住。

    “师尊大可试试, 我到底是不是认真的?”青琅冷笑道。

    接着,他目光移到涂白脸上。

    他眉头微挑,声音阴森可怖:“你还不让开?怎么?你想和他一起被捆仙绳捆着,去见证我们注册婚籍吗?”

    涂白吓得浑身一颤。

    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屈服,他转过身子, 看着青琅, 鼓起勇气开口道:“你……你这根本就不是提亲, 你这是在逼婚!”

    青琅嗤笑一声:“我就是逼婚了, 你又能奈我如何?”

    涂白脸庞变得毫无血色。

    青琅看着两人贴在一起的身体,表情越发冷了起来。

    他踏过火焰,走过去。

    然后执起那把斩魂剑。

    凤宁皱了皱眉,不知道青琅想做什么。

    可那把斩魂剑并没有架在谁的胸口或者是谁的脖子上, 只是贴上了涂白的肩膀, 然后一寸一寸滑了下去。

    最后停留在涂白与凤宁贴在一起的手臂上。

    青琅手腕一翻, 灵力混合着剑气震出, 直接将那涂白震的一个踉跄,将两个人彻彻底底地分开了。

    “滚。”

    青琅冷眼看他。

    涂白脸色惨白,浑身都是一哆嗦。

    凤宁看向青琅,沉声道:“你别吓他。”

    说着,他走过去,语气轻柔地对涂白说:“小白,我这边出了些状况,恐怕是不能送你回家了,你可以自己回家吗?”

    涂白眼睛红红的:“可是……可是你……你怎么办啊?”

    “我没关系的,不用担心我。”凤宁笑着摸了摸他的头,然后给了他一个防护符,“你拿着这个安心走,路上就不会遇到什么危险的凶兽了。”

    青琅脸色越发难看起来。

    涂白捏着手中的防护符,最终还是听话地点了点头,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凤宁看着涂白颤抖的肩膀,恐惧的背影,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你又想做什么?”青琅冷声问道。

    凤宁:“你们吓到他了,他很害怕你身后那些魔兵,我送他一程。”

    ……你便如此担心他吗。

    青琅垂下眼,嘴唇抿得平直。

    紧接着,那条蓄势待发的,悬挂于空中的捆仙绳忽然就有了动作。

    它猛地冲上来,像是一条蛇一样缠上凤宁的身子,紧紧将他捆绑了起来。

    “青琅?你做什么?”凤宁低头看了看身上的捆仙绳,抬头问道。

    青琅伸手扯住那捆仙绳的一端,将凤宁拉了过来,他道:“自然是带师尊去成亲。”

    凤宁抬头看向青琅,叹了口气:“你觉得,你真能捆得住我吗?”

    话音刚落。

    那坚韧无比的,黑龙筋所做的捆仙绳瞬间就变为了粉末。

    青琅愣了一下。

    凤宁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碎末,抬起头看向青琅,道:“你身后那百万魔兵或许敌得过我,但也绝不能擒得住我。”

    青琅:“……可你身上旧伤未愈,灵力也只恢复了三成。”

    “即便我灵力只有一成,你和那些魔兵也奈何不了我。”

    青琅沉默半晌,抬起头,目光幽暗晦涩:“那若是,这里不止我和魔兵呢?”

    凤宁心中猛然一跳。

    就在这时,一片树叶从空中缓缓降落。

    凤宁抬头一看,青大槐正高高坐在一棵树上,晃着两条腿,叼着狗尾巴草。

    满脸冷笑。

    凤宁:“……”

    救命!

    “小青琅啊,不带这么卑鄙的吧。”凤宁压低声音,好言好语地陪笑道。

    青琅面色冷漠:“怎抵得上师尊始乱终弃另寻新欢来得卑鄙?对了,我现在是不是不该叫您师尊了?毕竟您都对我写信,规劝我退学了。”

    凤宁:“……”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凤宁深吸一口气,彻底没了脾气,他万分无奈地开口问道:“……不是,你到底怎么了?怎么忽然就想起来要和我成亲啊?你原来不是这样的啊?”

    青琅盯着他的眼睛:“你当真不知道是为什么吗?”

    凤宁:“为什么啊?”

    “轰隆!”

    又是一道雷从空中落下,直直地朝着青琅劈去!

    凤宁心中一惊,刚想伸手去挡,就见青琅周身泛起一圈金光。

    ——那是六界交易市场上价格最昂贵的金光保护罩,可顶处却出现了些许裂纹。

    那道天雷朝着青琅劈了上去,却被这保护罩挡在了外面。

    天雷没劈到正主,开始不知疲倦地劈下第二道,第三道。

    那金光保护罩挡了两道天雷。

    可当第三道天雷劈下来的时候,便将这罩子劈成了碎片。

    青琅深吸一口气,很是熟稔地又重新拿出来了一个保护罩扔到头顶。

    凤宁:“……”

    凤宁愣愣地看着这一切:“到底怎么了?你做了什么?为什么会被雷劈?”

    青琅冷眼看他:“怎么?那日醉酒之后发生的事情,师尊此刻都忘了个干净吗?”

    “我记得啊,只不过这和雷劈有什么关系……”

    凤宁声音戛然而止。

    忽然明白了过来。

    ……天婚石。

    名字。

    四十九道天雷。

    “天婚石只显天定婚约,但有个规矩,不能毁也不能破。若是谁违背了天婚石的姻缘,便会遭受七七四十九道天雷所遣。”

    凤宁愣了一下:“……你是说……天婚石生效了?”

    青大槐也从高处上跃了下来,冷笑一声。

    “我家小石头从三天起就开始遭受雷劈,到今天已经被劈了一百零八道了。你可知道现在整个交易市场上的金光保护罩都快被我们买完了,因为我家小石头被劈五次就要毁一个保护罩,你若是不和他成婚,他以后就要顶着个罩子过活了,你说这事你该不该负责?”

    .

    凤宁:“……不对不对,这定有……定有补救的办法!”

    “怎么补救?奇了怪了,你说这刻名字的人是你,始乱终弃的人也是你,怎么这天雷就不劈你,光逮着我家重孙子劈?真是瞎了眼,光欺负好人。”

    凤宁看了眼天,喃喃道:“……要是劈我倒好了。”

    四十九道天雷而已,左右不过是休养一两个月。

    但对于青琅来说就不是这样了。

    青大槐又道:“这天婚石的雷能劈死人的事情可是有目共睹的,几万年前不就有个霉神,在天婚石面前撕毁了婚薄,结果一下子被劈进了棺材……而且那霉神都好几百岁了,当时都快被封神了,我家小石头才几岁呀?”

    凤宁犹豫了一下,说:“……可是……可是,上回被劈的是霉神,他那么倒霉,天雷肯定是道道往命门上劈,青琅应该不会……那么倒霉吧?”

    青大槐眯起眼:“你让我家小石头去冒这险?你别忘了,他才二十岁!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定取了你的狗命!”

    ……不会吧?

    他不会真的要和青琅成婚吧?

    那他以后还怎么顶着个已婚的身份去寻找爱情啊?

    凤宁终于有些慌了。

    他急得团团转,然后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拍脑袋,眼睛亮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道诡异仙〕〔灵境行者〕〔大夏文圣〕〔光阴之外〕〔曾经,我想做个好〕〔宇宙职业选手〕〔深空彼岸辰东〕〔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我用闲书成圣人〕〔明克街13号〕〔神诡世界,我能修〕〔赤心巡天〕〔我家娘子,不对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