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九转星辰诀〕〔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风尘刀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是大唐废太子 第54章 第一桶金(又续)
    晚饭后,被芳儿带回来的消息打击了的众人虽然还在做着扇子,只不过都有些无精打采的。

    李重润手里捧了壶酒来的时候,就见到葡萄架下却没了昨日那般热火朝天的景象,连敲打铆钉的声音都有气无力的,听着就一股子丧气。

    “来来来,各位姐姐,小子这边拿了些酸浆子,大家今天先休息休息。”

    几日的相处下来,大家都已经习惯了自家小主子的随便。简单的行过了礼,便有人拿了几个竹子做成的小杯子来,给众人各斟了一杯酸浆子。

    “芳儿可知晓这酸浆子一坛,作价几何?”李重润见大家都尝过了杯中之物,自己也小酌了一口,慢悠悠的问。

    “回王爷,若是去南市酒坊采买,一坛作价50文。只是若要去酒楼,那就贵上一些。”芳儿平日负责日常采买,对这些物价自然熟悉。

    “那酒楼中,要贵上多少呢?”李重润紧接着问上一句,

    “一坛要百文。不过芳儿也只是听说,小姐不喜欢酒楼那般喧闹,很少去。”芳儿回答的很是麻利,只是眼神依旧一副浑浑噩噩的样子。

    “同样是酸浆子,为何酒楼中要贵上许多?”李重润仔细观察着众人,只是奈何没人体会到李重润的意思,都是一副榆木脑袋的样子。

    “自然是酒楼也要挣钱的呀,卖的肯定贵上一些。”芳儿有了一丝丝猜到自家小主子想说什么,只是嘴却比脑子快的多,直接就蹦了出来。

    “那为何贵上这么多?”

    “自然是因为酒楼还要帮你筛好,还拆开了按壶来卖的缘故。”芳儿继续不过大脑的说着,眼神却是亮了起来。

    “我懂了,王爷的意思是让大家把扇子做的更舒服一些,多花点心思在工艺上,别人卖的便宜,我们的更好,自然就会卖的更贵一些。”

    “我们工艺做的好,别人自然也能做的好。咱们的手艺和那些祖传的竹篾匠比起来,那自然是比不了的。”李重润见在座的众人实在是开不了窍,索性就直说了。

    “同样的东西,我们给它添加些附加的价值,比如字画和诗文,自然就有讲究的人来花钱采买。小爷我别的不会,若是论写诗,”李重润很是自得的笑了笑,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当然,若是在市面上再烘托一下,那自然价格也就上去了。不仅能卖的贵,只怕他们还要哭着喊着抢来买。”

    “不就是一个扇子,怎么还会有人抢着买?”

    “那就要从一群不穿鞋子的突厥人开始说起来了。。。”

    配着用井水镇过的酸浆子,李重润像后世的成功学讲师一般,洋洋洒洒的喷了半天的口水。直到被上官婉儿唤去休息了,众人还在目瞪口呆的消化着如今这种大消费时代的营销概念。

    第二天早晨跑完了圈,李重润便指使着几个通文墨的宫人,取了些先前做好的空白纸扇过来。嘴里一边念着些不知名的诗句,一边让那些宫人誊抄在扇面之上。

    “芳儿,把这些送国子监去。交给范育碧手上,让他挑些今年应考要投行卷的学长送去。”

    “王爷,不要钱吗?”芳儿很是心疼的看着这一堆几十把折扇,“好歹也要几百钱呢。”

    “昨天怎么教你的?免费的才是最贵的。”

    “好吧。。。”芳儿很是恋恋不舍的看着李重润拿了方小印很是仔细的给每个折扇上面加盖了个《清漪》的章子。

    章子是请了婉儿题的,只是庄子中没有刻章的匠人。好在有个宫人会雕花,依样画葫芦的本事还是有的,阴刻出来的章子虽然有些死板,却还另有一番古朴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大夏文圣〕〔光阴之外〕〔我的属性修行人生〕〔道诡异仙〕〔宇宙职业选手〕〔深空彼岸辰东〕〔我的老婆从游戏里〕〔我用闲书成圣人〕〔曾经,我想做个好〕〔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里是封神,励精〕〔大唐之第一逍遥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