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娘胎签到至尊神体〕〔团宠农女不好惹〕〔都市透视小神医〕〔放弃男主后,我和〕〔娱乐:我的身份被〕〔午夜跑腿员〕〔爱你时我在尘埃〕〔四合院:从晋升工〕〔至尊弃婿〕〔开局夺舍大长老〕〔虎警〕〔择日飞升吧〕〔神宠时代:我有一〕〔原神:我在提瓦特〕〔全属性武道〕〔影视诸天:从四合〕〔王牌高手〕〔权臣的掌心宠〕〔终极教父系统〕〔都市异能:噩梦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升小学2
    _:悠闲的都市怪谈生活 升小学2

    日子一天天过去,你度过了暑假,借了琪琪老师很多书看,每次看书都会搬着小椅子坐到楼道里,偶尔宥光会出现,你拉着他一起看书,他从不拒绝,但你也不清楚他有没有在认真看书。

    你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赚钱方法,就要读小学了。

    好消息是,星辰幼儿园有直升小学,叫星辰小学,距离幼儿园不远,而且是义务教育,你只要缴纳书本钱就能去上学。

    母亲上次给你的零花钱用来缴纳书本费,绰绰有余。

    小学班级里,几乎有大半同学是幼儿园的同学,你们互相之间很熟悉,仅仅是换了个环境上课。

    和你关系最好的同学都在,周萌、陈媛媛、王迪。

    唯独让你头疼的是,你的名字在小学生里都格外显眼。

    你的同学们时不时就会问:

    “宝宝,你为什么叫宝宝啊,这是你的大名吗?”

    “我爸爸妈妈在家里也这么叫我哦~”

    “宝宝可以当男孩子的名字吗,会不会不太威武啊……”

    也许你得有个正式点的名字了,今天回家就去找母亲取名。

    学校里的小学生最近很流行交换玩偶玩具,你们班上也不例外,老师对此事乐见其成,认为这样做能让班上的同学们快速熟悉起来,融入集体,甚至主动提出,班上每个人都要参与,第二天带玩偶来班级里交换。

    放学后,小学老师没有像幼儿园琪琪老师一定要把你留在教室里,等待家长来接,你可以直接从学校离开。

    和猫灵去商店买了一个毛绒绒的兔子玩偶用于明天参与班级活动后,你回家等着母亲。

    晚上九点半,母亲回来了。

    你上小学之后,她回家的时间经常变得很晚,这是最晚的一次。

    母亲微微低头,长发挡住大半张脸,她缓缓踱着步走进来,浑身散发着阴郁让人不想靠近的气息。

    比起以前,母亲如今的样子看起来越发像个人类了,即便她阴翳沉默,但现在在普通人眼里看来,是属于人类范畴之内的存在。

    这种变化你不知是好是坏,猫灵以前只是不接近母亲,如今走动间却刻意绕开母亲所在的位置。

    似乎在猫灵眼里,她变得更可怕了。

    你顾不得提出取名字的要求,凑上去问:“妈妈,怎么回来这么晚?”

    母亲关门的动作顿了顿,身体保持着背过身关门的姿势,脑袋一点点转过来,与身体之间的角度几乎有150°,面向你。

    她漆黑的眼睛注视着你,嘴唇微张,却迟迟没有声音。

    你的皮肤表面顿时激起一层鸡皮疙瘩,寒毛直竖。

    “妈妈?”你强行忽略身体的恐惧,拉住她没有放在门把手上的另一只手。

    没有温度,但不再冰冷。

    就像……摸到了一具没有体温、没有皮肤弹性的尸体。

    和以前完全不同了。

    母亲嘴巴又张大了些,她似乎想说什么,却像卡带了一样。

    她目光直勾勾盯着你,阴冷可怖,眼球像是要从眼眶里冲出来,充满恶意。她的嘴越张越大,将脸扯得变形。

    诡异的气息从她身上涌出,将你包围,即便是脸被大张的嘴扯得变形,她依旧牢牢盯着你。

    “妈妈!”你意识到不对,将恐惧抛在脑后,紧紧拉住她的手。

    恍然间,你突然从她那张被嘴扯得变形的脸上,看到另外一张陌生的脸,像男人、又像女人,满满的恶意与狰狞。

    霎时间,你被某种奇怪的力量纠缠,周遭的世界伸出无数黑暗触须,你的目光只要触碰到那些黑暗触须,它们便像是发现了你,蜂蛹袭来,要将你连同身体和精神,一寸寸淹没,拖进无边的黑暗深渊。

    但只要你不去看它们,目光紧盯着母亲的背影,无处不在的触须就会恢复平和,在周围缓缓游移,只等着你目光再一次将其触发。

    你无法控制地陷入沉默,静静地看着母亲的背影。

    “……宝……宝……”母亲大张的嘴里发出嘶哑的声音,像有人掐着她的脖子,又像是有人在与她争夺着某种东西。

    你想回应她,身体却选择了沉默。

    母亲反手握住了你的手,起初没什么力气,后来握得越来越紧,几乎变成了掐,手掌疼痛不已。

    你陷入莫名的沉默,身体可以活动,你没有甩开母亲的手,忍耐着,等待着。

    此时你所拥有的能力根本派不上用场,因为对方是你的母亲,而你全然不知她身上发生了什么。

    时间过去了不知多久,那些黑暗触须一点点攀上你的手脚,将你紧紧缠住,无法逃脱。

    “啊――!!”

    你突然听到尖厉的惨叫声,那声音像是有好几个声音混杂在一起,有男有女,发出消亡前最后一声哀嚎,不甘、怨愤、痛苦……

    一只瘦弱惨白的手从黑暗中探了出来,扯掉一簇簇缠绕着你的黑暗触须,动作僵硬却又迅速地将你周围的黑暗触须清理一空。

    你能清楚感受到,那股纠缠着你的奇怪力量随着清理的动作迅速削弱,但始终存在,它还纠缠着你,用不了多久,它还会再次出现。

    “宝宝。”母亲的声音将你唤醒。

    你看到她恢复常态,俯身,双手捧着你的脸,阴沉的脸上出现担忧。

    她的手,和最后清理黑暗触须的手,同样瘦弱,同样惨白。

    那只手,就是她的。

    你张了张嘴,问:“妈妈,你没事了吗?”

    话一出口,你才听到自己的声音虚弱得可怕。

    “没事了。”她语气幽幽:“是我太心急,否则……连累宝宝了。”

    她拉起你的右手,就是这只手刚才被她反握住,手上布满了乌紫的印子,轻轻一碰就钻心的疼。

    “妈妈带你去看医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道诡异仙〕〔灵境行者〕〔大夏文圣〕〔光阴之外〕〔曾经,我想做个好〕〔宇宙职业选手〕〔深空彼岸辰东〕〔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我用闲书成圣人〕〔明克街13号〕〔神诡世界,我能修〕〔赤心巡天〕〔我家娘子,不对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