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娘胎签到至尊神体〕〔团宠农女不好惹〕〔都市透视小神医〕〔放弃男主后,我和〕〔娱乐:我的身份被〕〔午夜跑腿员〕〔爱你时我在尘埃〕〔四合院:从晋升工〕〔至尊弃婿〕〔开局夺舍大长老〕〔虎警〕〔择日飞升吧〕〔神宠时代:我有一〕〔原神:我在提瓦特〕〔全属性武道〕〔影视诸天:从四合〕〔王牌高手〕〔权臣的掌心宠〕〔终极教父系统〕〔都市异能:噩梦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靠氪金成为禅院神女 第18章 第十八章
    _:我靠氪金成为禅院神女 第18章 第十八章

    园子一岁的时候,对技能已经非常熟悉了,语音模式也总算开启,她可以说话了。

    一岁之前她虽然凭着可以活动灵便,却还是很不方便,为了能够快速跳过婴儿时期,她让侍女养成了每天给她念书的‘习惯’,以此增加智力值,然后进行转旬。

    等到一岁可以说话,她就想要到院落外面活动了。

    不过家主并没有给她‘解锁门禁’的意思,似乎真的想一直把她‘保护’在院落里。

    园子是未来家主的嫡女,身份尊贵,但是又到底是个女孩子。

    禅院家想要利用保护园子,却并没有尊敬之意,也不知道到底应该在她身上花费多少精力才是足够的。

    园子大概能够知道他们的打算 。

    以的显眼程度,要是放任园子出去少不得得费时费力。

    她的术式还是未知数,万一花费了很多资源来培养和保护,结果最后却发现竹篮打水一场空,岂不是亏大了。

    干脆关在家里面,又安全又不用太操心。

    等到她的术式觉醒了,确定真的是能够比拟五条悟的存在,再给她最好的待遇也不迟。

    但是要是在六岁之前都一直关在家族里,那前期还怎么发育?

    在一个月又过了一旬之后,园子对着侍女a开口了。

    “我要出去,不想待在院子里面。”

    孩子的声音软声软气,却很是清晰。

    侍女a已经留在园子身边很久了,了解之后就会发现她是个不折不扣的利己主义者,脑子很清醒。

    大概是因为从小就没有怎么受过重视,对禅院家忠诚度也不是很高。

    “园子大人……”侍女a有些惊讶她已经会说话了这件事,想到园子的奇异之处,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不行的园子大人,外面很危险,只有您的院落才是最安全的,家主大人和各位长老都是为了保护您。”

    她用着很温柔安静的哄孩子的办法哄着园子,并且为了防止她再有类似的想法,试图糊弄住她。

    “园子大人是非常特别的存在,外面有很多窥伺园子的敌人,要是那么早出去的话,您说不定会被暗杀者暗杀,请您理解大人们的苦心,他们为了园子大人都操了不少心。”

    “出去我就会死掉?”

    被那双看不出感情的七彩眼睛注视着,侍女a心底莫名有些发毛,声音都颤抖了两下。

    “很有可能哦园子大人,院子外是很危险的。”

    “诶——”

    幼女拖长了尾音。

    虽然知道侍女a在搪塞自己,但是她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这个有些特别的侍女。

    因为她最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侍女a这两个月有些怪怪的,正好cd也刚刚结束了,园子不介意第二次用在她身上。

    下一秒,在园子的视线里,眼前的侍女a身上扩散了一圈水波纹一样的光圈,然后她的身上就笼罩了一层浅淡的黄绿色,头顶也多出了npc身份简介卡。

    ——功效之一,能够看出npc的心情变化,从紫到红心情指数依次上升。

    禅院园子目前唯一一次见到红色,是自己刚刚出生时在大喜的禅院直毘人身上看到的。

    紫色倒是没有看到,但是心情指数那么低的话,怕是马上去自杀也不意外了。

    侍女a身上原本是正黄色,突然变成黄绿色,想必是心虚之后胆怯了。

    ——功效之二,能够看到一切物体的备注卡片,比如数值化出npc的身份卡,备注出道具的用途。

    只要她愿意,甚至看一把椅子都能够看到木头的原产地。

    例如一开始看到的椅子只备注了这个名称,再增加咒力就能够看到椅子的重量、木材种类、家具品牌,若是再加甚至能够看到椅子的生产厂家和材料生产地址。

    又例如此时,她面前侍女a。

    ——详细信息(未展开)

    ——是个身兼数职的眼线。

    园子不留痕迹地眨了一下眼,眼里的微弱光芒消失。

    每次使用时,眼睛里的七彩流光也会亮两个度。

    因此园子一直保持着使用的状态,的运转会在皮肤笼罩着一层微弱的荧光,加上她的眼睛本身就在流动发光,并不容易被人看出来。

    侍女a禅院奈奈是长老的眼线园子早就知道了,这也不是她第一次用眼睛看这个侍女。

    一个旁支的庶女在禅院家生存并不容易,抓住长老们抛过来的橄榄枝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更何况这女人还是长老的情人之一。

    ——但是这个五条家眼线是个什么情况???意料之外的盲点出现了。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一年之前侍女a的面板上还没有这条吧,给自己当侍女才刚刚一年就直接倒戈了??

    真不愧是御三家的五条家啊,真是有来有往……园子若有所思。

    “园子大人,我来给您念书吧,园子大人不是最喜欢书籍了吗。”

    园子又一次提出要求:“我要见家主和「父亲」。”

    侍女a有些为难。

    家主和禅院直毘人都不是可以随便见到的人,虽然园子大人拥有超然的身份,可是现在也才是一个刚刚满一岁的孩子,要是这只是园子大人随口一说的话……

    “园子大人,家主大人和直毘人大人平日里都很忙,等他们空闲的时候一定会来看园子大人的……”

    园子表情平静,浓郁卷翘的睫毛微微颤动,“现在就要见,我不能出去的话,就由你去找父亲,找不到的话,我也不想再看到你了。”

    嫡女的声音虽然还带着几分奶气甚至口齿不清,但是所说的话却让她心头一震。

    这确实戳到了她的死穴了,虽然嫡女还年幼,但是身份非同一般,只要嫡女不喜欢,侍女换多少个家主都会同意的。

    要是不是园子大人的侍女的话,她现在一点价值都没有。

    家族不希望园子大人变得软弱,所以不允许夫人接近园子大人,连侍女也不能跟园子大人多交流,她也是因为园子大人喜欢听人念书才能减少接触距离。

    原本还以为可以趁着念书的机会,偷偷让园子大人对她产生几分依赖感,以便日后在禅院家有更好的依靠。

    但是和那些家族中心的大人们想的一样,嫡女真的是对照顾她的人没有产生半分感情,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神明大人一样。

    “是,那我现在就去请家主大人和直毘人大人。”她匆忙地起身,迈着小碎步离开了。

    侍女a去找家主和「父亲」让园子等了很久,大概是他们真的很忙,足足过了两个小时,侍女才总算是见到了人并且把他们请了过来。

    特别是她亲爱的「父亲」,刚刚一做完任务,甚至来不及换个衣服,就风风火火地带着他的酒葫芦赶了过来。

    “怎么了园子,听说你会说话了,是身体不舒服吗?”禅院直毘人快步走进来,看得出来很是担心园子。

    园子软软开口:“父亲。”

    直毘人丝毫不意外园子才刚刚会说话就能够吩咐人做事这点,似乎自己的女儿能够做到这种事情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他是唯一没有把园子当成玻璃人对待的禅院家人,一进来就伸出双手拎着了还飘在空中的园子,把她抱起来举高高。

    “园子是天才啊,不愧是我自满的女儿。”

    “真的?那为什么天才不能出门,普通人却可以出门?”

    直毘人脸上的笑容保持着不变,眼神暗沉了几分。

    他和园子对视了两秒之后,蹲下身把园子放在了矮桌上,安静地与她平视着。

    “园子,是谁给你说了什么吗?”

    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影响这个孩子。

    “没有。”园子摇了摇头,“只是不想待在房间里,想出去。”

    禅院直毘人摸了摸园子的脸颊,粗糙的指腹抚过她的下眼睑,很有威严地说道。

    “但是园子还是个孩子,得听大人的话。外面很危险,你现在还不能够出去。”

    禅院直毘人绝对不是一个纵容小孩的人,作为一个掌权者,他精妙能干,眼光毒辣犀利。

    但是很少和自己的孩子有什么亲密的接触,更别提所谓的父亲对孩子的爱,对待孩子没有爱只有利益。

    因为园子是直毘人从小看到大的,又一直担心她会夭折,对待她的态度已经足够特殊珍视。

    “骗人,父亲在说谎,园子的眼睛不会骗园子。”

    “哦?”禅院直毘人直视着她的眼睛,两缕小胡子一翘,看上去饶有兴趣地诱导着她问,“为什么觉得父亲在骗你?”

    “知道就是知道。”她的眼睛空灵无神又带着几分孩童的稚嫩懵懂。

    骗人的。

    刚才已经在侍女身上用过了,现在有cd在用不了眼睛,知道这种事情自然是靠她的脑子知道的。

    小孩子不理解其中的圈圈绕绕,她一个玩家还能够不知道吗。

    直毘人并不打算同意她这个‘幼稚’又‘麻烦’的要求。

    “但是说了不行就是不行,不要任性,园子。”

    无论怎么看,把园子关在这里等到她术式觉醒才是最好的选择。

    “出去。”

    “不行。”禅院直毘人在这一点上很是坚定。

    说到底他生来就位高权重,又在这种男权家族长大,就算思想算得上禅院家数一数二的开明,决定的事情也不容置疑。

    他原本以为一般的孩子被家长拒绝之后,就算是难过也毫无办法。

    一岁多的孩子能有什么人权?

    说起来,园子从生下来,就一次都没有哭过,甚至很少露出微笑。

    可是一切和他想的都不太一样。

    又一次被拒绝之后,园子身上的咒力波动了。

    孩子的语气一直保持着平静,体内磅礴的咒力却开始疯狂涌动,居然像是要……暴走了??

    “……园子?”

    “我要出去。”

    这么突然起来蛮不讲理的咒力暴走,饶是禅院直毘人都没有马上反应得过来。

    他连忙想要阻止。

    “等等园子——!”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刚刚赶到门口的禅院家主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

    他快步向前走到了禅院直毘人身边,眉头紧皱得都能够夹死苍蝇了。

    “直毘人你对园子做了什么?!太不像话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道诡异仙〕〔灵境行者〕〔大夏文圣〕〔光阴之外〕〔曾经,我想做个好〕〔宇宙职业选手〕〔深空彼岸辰东〕〔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我用闲书成圣人〕〔明克街13号〕〔神诡世界,我能修〕〔赤心巡天〕〔我家娘子,不对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