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少专宠:前妻有〕〔荣耀与魔一念间〕〔杀神之神〕〔仙人一清〕〔从荒野开始的万界〕〔极品全能医仙〕〔都市之时间主宰〕〔圣蒂〕〔都市超级医仙〕〔报告爹地,妈咪要〕〔穿越八零:麻辣小〕〔隐婚试爱:娇妻,〕〔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废柴逆天召唤师〕〔灭世霸尊〕〔逆天九小姐:帝尊〕〔一晌贪欢:腹黑总〕〔间谍的战争〕〔我的伟大的卫国战〕〔重生之前方高能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宠妻如命:霸道老公太給力 第455章:危机来临
    ,精彩无弹窗免费!

    温素莲的动作因为这一句话突然顿住了,复……婚?

    这是什么意思?白墨寒和小悠,不是只是男女朋友吗?怎么季昱修会说复婚?这个名词实在是太敏感了,其中的含义也很明确,难道说,他们之前是夫妻?后来离婚了?可是还不等她仔细想清楚,季昱修又拉着她醉醺醺的开口:“丫头你……你看我,寒能……给你的,我都给你。他伤害了你那么深,你……你为什么还能原谅他?你就……就不能看看我吗?我到底,哪里不如

    寒,你告诉我……我,我改好不好?丫头……”

    温素莲静静的看着他撒酒疯,她的这个小叔子好像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喜欢小悠,既然他这么痛苦,那么作为嫂子,不帮助他一下,又怎么说的过去?

    一抹阴险的笑意自她的唇角扬起,温素莲打发了佣人们,这才费力的扶着烂醉如泥的季昱修往楼上走去……

    房间里。

    小悠缓缓睁开眼睛,揉了揉酸疼的腰,忍不住心里暗骂了两句。

    什么‘医生说房事不能太频繁’,最后他不还是没能忍住。

    昨天下午非要自己陪着他一起睡,到晚上精神了,就拉着她一顿耕耘,简直太恶劣了。

    看了看旁边空荡荡的位置,又有些委屈,她都好几天早上起来没能看到他了,也不知道他要忙到什么时候。

    郁闷地坐起身,慵懒的抻了一个懒腰,身上的被子滑了下去,露出满身青青紫紫的痕迹,仿佛是在告诉别人,昨夜的白墨寒有多么的疯狂。

    她小脸一红,连忙拉起被子,挡住那些痕迹,正准备找衣服穿上的时候,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没有敲门?那就不是佣人。

    难道白墨寒今天没有上班?这样想着,小悠的心里涌起了一丝喜悦。

    门被完全打开,小悠扬起笑脸看过去,可是出现的人却让她瞬间变了脸色:“大叔?!”

    怎么会是大叔?这个时间他来自己房间做什么?

    一想到被子下自己未着寸缕的身子,她的脑子里一时间空白一片,连询问都忘了,只知道紧紧地拥着被子。

    “小悠……”季昱修脸颊微红,平素清亮的眸子里混沌一片,他缓步走了过来,冲天的酒气也随之扑面而来。

    大叔喝酒了?!

    这是小悠脑海中唯一的信息,而且看样子,喝的很醉,连意识都没有了。

    瞬间,她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

    “大……大叔,你能先出去一下吗?我穿好衣服就……啊!”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季昱修就猛地扑了上来。如此近的距离,她更加能闻得到季昱修身上浓浓的酒气,大叔他怎么会喝这么多的酒?“小悠,跟我走好不好?我带你离开这里,找一个随便什么地方,只有我们俩个,我会对你很好的,绝对不会和寒一样,伤害你,你跟我走,好不好?嗯?”季昱修眼睛微红,眸底隐含着痛意,就这么望着

    她。

    小悠心头一动,她从来不知道自己会让大叔如此痛苦,可她能有什么办法呢?她的心只有一个,已经给了白墨寒,无法再给另外一个了。

    “大叔,对不起,我……我爱的,是白墨寒。”

    她爱的是白墨寒,多么伤人的一句话,却这么轻飘飘的从她的小嘴里说了出来。

    “呵,呵呵,你爱寒,那我呢?我算什么?小悠,我不相信,你对我,从来都没有一点点的动心。”

    对大叔动心?

    小悠沉默了,或许曾经是有过,那时候白墨寒还在想尽了办法的折磨她,羞辱她,在她最艰难的时候,是大叔在帮她,陪在她身边。那时候,或许她真的是动心了,可,也仅仅只是心动。那个时候,她也以为她是不是爱上了大叔,可是直到后来,她真正的爱上一个人,才意识到,当时的那种感情,最多也就是好感罢了,根本不能称之

    为爱。

    “呵呵,原来一点也没有……一点也没有……”季昱修绝望的笑了起来。

    小悠害怕的往后缩了缩,她看得出,酒精淹没了他的意识,现在的大叔,和平时的大叔完全不是同一个人了。

    可是,她身上只裹了一条被子,这么往后缩,被子便掉了下来,瞬间,布满了吻痕的身子便出现在了季昱修的视线中。

    “啊!”小悠惊叫一声,连忙伸手去拿被子,却不想,季昱修更快一步,按住了被子的一角。

    “大……大叔?”“小悠,你知道吗?曾经,我有机会得到你的,可是……因为不想你难做,我生生的放走了那个机会,现在,我不想忍了。”季昱修微眯着眼眸,眸底的红色显得更深了。他紧紧地盯着面前什么也没穿的女人

    ,仿佛一只野兽,猛地扑了上来。

    那些痕迹,全都是寒留下来!

    每一个,都那么的碍眼,他要将这些痕迹全部擦掉,全部全部擦掉!“啊!”小悠脑子里一片空白,唯一的反应就是躲。可是她的力气又哪里抵得上季昱修?挡在胸前的小手被狠狠的扯开,季昱修微眯着眸子,雪白的皮肤上那些青青紫紫的痕迹,带着情欲的味道,刺激的他

    血管贲张,猛地便吻了下来。

    陌生的吻,陌生的触感,让小悠心里泛起了一阵恶心。她拼命的躲,拼命的躲,可是那些触感却真真实实地的落在身上。

    “不要!不要!大叔,我求求你,你放开我!”她哭的小脸都花了。

    为什么,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她一直敬重的大叔,一直温文尔雅的大叔,为什么会突然变得像野兽一样,给她带来最大的伤害。

    她拼命的喊着,希望能喊来人,可是整个季家像是空了一样,根本就没有人来救她。

    她的双手被季昱修死死的箍着,她的腿被他的压住了,她连动都动不了。鼻间全是酒气和陌生的男人的气息,眼睛里看到的大叔,也不再是曾经熟悉的那个人,陌生的可怕。

    绝望,一时间像是洪水一样袭击了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