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阎帝霸宠:逆天妖〕〔重生洪荒之帝皇〕〔最强魔王天团〕〔我的千年僵尸女友〕〔恶魔校草的可心小〕〔最后一个破坏神〕〔木叶墨痕〕〔津轻海线越不过的〕〔超级抗战系统〕〔神医悍妻:将军的〕〔娇妻太撩人:霍爷〕〔末世异形主宰〕〔王者荣耀之极限进〕〔首席通缉令:神秘〕〔重生校园:长官,〕〔系统重生:战王的〕〔老君传人〕〔都市极品最强主宰〕〔娱乐圈如此美好〕〔传奇法师莫林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 第605章 被救走了(2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韦蓉听完,一拍自己的腿,恍然大悟:“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当时我就是脑子一热,拉住了他的衣袖,他才说这句话的,难怪啊!”

    末了,双手攥了弦音胳膊,如同看到亲人一般:“果然江妹妹对三王爷了解颇深啊。”

    忽的又想起什么,眉心一皱:“可是,不让人触碰,那......那......那岂不是不能跟他亲密?”

    终究是是未出阁的小丫头,饶是胆子再大,说到这里亦是红了脸。

    其实,她想说,岂不是不能跟他亲热的,说不出口,便改成了亲密。

    “那那个被烧死的通房丫头也不能吗?那他们如何通房的?”

    弦音:“......”

    “咳咳”清清嗓子,弦音讳莫如深道:“所以,要先走进他的心,而且在跟他保持距离的情况下走进他的心,听说,那通房丫头就是甚得他心,才被另眼相待。”

    韦蓉听完眉头皱得更紧了:“保持距离的情况下走进他的心,既然保持距离,又如何能走进他的心呢?”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弦音摊摊手,“我要知道,我那个挚友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未得偿所愿,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一定要跟他保持距离,不要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这样就算没走进他的心,也至少不会让他厌恶,不厌恶才会慢慢生好感,一开始就生厌了,就基本上没什么戏了,凡事一步一步慢慢来,对吧?”

    韦蓉想了想,甚是认同地点点头:“嗯,江妹妹说的有道理。”

    **

    城中村,秦心柔被管深和薛富推搡着进了院子。

    院中的废墟原本就乱,后来又被管深带人翻过一遍找唐丕,所以更加一片狼藉。

    地上大片大片的血渍,虽然已经干涸,却也因为干成了黑褐色,更加让人的心里发瘆。

    秦心柔发髻歪乱、小脸苍白,身子摇摇欲坠。

    见卞惊寒拾步从院门口进来,她就像是溺水在汪洋中的人看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虽然知道,那只是稻草,不是舟船、不是浮木,她却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王爷,王爷,真的不是我,请王爷相信我,我是无辜的,我是被人陷害的,我不是凶手,那些皇室暗卫并不是受我所派,真的不是我,王爷......”

    卞惊寒恍若未闻,墨袍轻荡,一步一步朝她走过来。

    秦心柔怔怔看着他,眼泪淌了一脸:“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卞惊寒在她两三步远的地方站定。

    秦心柔发现,他依旧是那样龙章凤姿、风华绝代、让人心生向往,却也是那样心硬如石、凉薄无情、让人看之心颤。

    其实这几日她也一直在想,就算他对她无心,可她怀揣着一颗真心送到他面前,他也不应该那么狠吧?

    他是真的狠。

    见他墨袖一动,“唰”的拔出腰间长剑,秦心柔笑了。

    笑得泪流满面:“我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就是不该喜欢上王爷.....”

    “你最错的,是投错了胎。”

    卞惊寒没有一丝情绪的声音随后响起,秦心柔一怔,还以为他不会说话,没想到竟出了声。

    只是,她没有听明白。

    投错了胎?

    应该投男胎吗?

    就在她怔愣之际,眼前寒芒一闪,面前的男人扬臂,长剑如虹,剑锋折射着下午的阳光,她闭起了眼,为那刺目的光,也为他这个举措。

    就在她做好了赴死的心里准备之际,忽的传来“铛”的一声脆响。

    预期的疼痛没有来,还听到了兵器交接的声音,她陡然睁开眼。

    只见不知从何处突然冒出好几个黑衣人正在跟卞惊寒主仆三人打斗。

    什么情况?

    是来救她的吗?

    她愕然、难以置信......然后,狂喜。

    来人皆黑衣黑裤黑布蒙面,看不到脸,她不知道是什么人,她只知道,有人来救她了,有人来救她了!

    “公主快跑!记住一点,千万不要回午国皇宫!”

    其中一黑衣人边跟卞惊寒痴缠打斗,边朝她大声嚷道。

    秦心柔回过神,见黑衣人人多,卞惊寒就三人,已被黑衣人纠缠上,无法分身,连忙飞快地往院子外面跑。

    一刻都不敢停顿,她没命地疯跑。

    **

    傍晚的时候,结束了坐立行走训练的弦音又躺在榻上挺尸,秦燕风风火火从外面跑进来。

    “喂,你们知道吗?那谁被人救走了!”

    “那谁是谁呀?”韦蓉也是累得动也不想动,连声音都懒懒的。

    “就是那个午国七公主秦什么柔啊!”

    秦燕话落,三人皆是一震。

    “谁?”

    “被人救走了?”

    弦音和韦蓉同时震惊出声。

    “午国七公主,就是那个纵火烧死三王爷通房丫头的那个,听说是三王爷将其带到那通房丫头烧死的地方,准备动手,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批黑衣人,将人救走了,现在三王爷又进宫来了,在跟皇上说这件事。”

    弦音一时有些难以接受,蹙眉坐了起来。

    秦心柔居然被人给救走了!

    她的仇,特别是小兰的仇,还有那个连姓名都不知道的暗卫的仇,岂不是没报成?

    而且,她不知道那夜卞惊寒总共派了多少暗卫在,除了小兰和拼尽全力接住她的那个暗卫,还有没有人遇难,她只知道,当时空气中除了焦味就是血腥。

    过去了那么多天,她现在只要想起,鼻子里充斥的还是那一股浓郁的血腥。

    血帐血偿、天经地义,秦心柔必须付出代价!

    怎么就被救走了呢?

    掌事的嬷嬷自门口进来:“殷史官上午说,这个时候,他的记录可整理好,你们谁去史馆取一下?”

    “我去!”弦音自告奋勇从床榻上下来。

    **

    弦音故意绕了一圈,因为她想经过龙吟宫的前面。

    远远地便看到龙吟宫门前的台阶下面,一道熟悉的身影等在那里,她眼波敛了敛,是管深。

    看来,是在等龙吟宫里正在面圣的卞惊寒。

    好像手臂受伤了,打着白色的绷带,他还不时抬起手臂垂眼去看。

    弦音略一沉吟,拾步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