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女[快穿]〕〔地狱之手〕〔我是巨人〕〔万邦来朝〕〔盗神之戒〕〔我真不是良民〕〔瑶光女仙〕〔捡到一本三国志〕〔斗魂大陆〕〔万界建道门〕〔会穿越的道士〕〔废柴逆天:至尊驭〕〔重生第一奸商〕〔末世从红警开始〕〔甜妻驯夫记〕〔电影世界开拓者〕〔哀家有喜:摄政王〕〔重生六零养娃日常〕〔变身神龙闯都市〕〔奋斗在大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 第719章 赫然是聂弦音(2更)
    金銮殿

    一片静谧。

    皇帝也不说话,不下指示,也不宣布散朝,就高坐于龙椅上,眉目沉沉、抿着薄唇,一声未吭。

    殿中众人自是也大气不敢出,加上边上的宫人侍卫,将近也有百来号人,几乎声息全无。

    大家都不知道皇帝到底意欲何为,当然,除了按照皇帝指示办完事回来的如清。

    大概子时末,禁卫统领急急前来,终于打破了这一片沉默。

    不仅打破了沉默,还几乎让整个金銮殿里炸开了锅。

    因为他带来了一样东西。

    起先大家还不知道那是何物,只看到以黑色包袱所裹,不少人还以为是谁的头颅。

    后一看,禁卫统领呈上之后,大太监接过,转手呈给皇帝,皇帝也接在了手上,大家就当即排除了头颅的可能。

    就在大家各自猜着那到底是何物的时候,皇帝扬手一抛,包袱散开,里面的一物落于殿中的玉石地面上,发出一声令人心悸的大响。

    赫然是一枚青铜面具。

    有人震惊,有人变了脸色。

    皇帝也当即出了声:“黑风戴的可是这顶面具?李襄韵、太子!”

    所有人惊错!

    对,惊错,并不是因为皇上的前面半句,黑风戴的是这顶面具,而是惊错于皇帝的后半句。

    他问的不仅仅是李襄韵,还问了另一人,太子!

    太子?

    所以......

    所有人错愕转眸,看向太子卞惊卓,包括李襄韵。

    卞惊卓再镇定自若,也绷不住脸上的难以置信和慌错。

    强自敛了心神,他撩袍跪下:“儿臣愚钝,不明白父皇的意思。”

    说着,眼角余光再次瞟向殿中地上的那一方青铜面具,心中依旧是无法相信的。

    此面具他藏得如此之谨慎,如此之隐秘,这世上只有他一人知道,就连府中亲信他都无一人告知,他们是从哪里找到的?

    是假的吗?故意诈他的?

    可是这面具也就李襄韵一人见过,谁又能做出如此一模一样以假乱真的出来?

    心跳突突、呼吸紧窒,他脑中快速做着思忖。

    皇帝沉沉的声音又再度响起:“方统领,此物是在何处寻得?”

    禁卫统领抱拳颔首:“回皇上,末将按照皇上旨意,快马加鞭去了太子府,按旨意上所写,直奔太子殿下书房,在书柜后面夹层的机关里觅得这枚面具。”

    全场众人再次震惊。

    旨意?

    所以,方才皇帝亲笔所拟的那道圣旨根本不是给卞鸾的,而是给这位禁军统领的?不,应该说,是一张搜查太子府书房的圣旨?

    因为这样突击去搜,才能让卞惊卓措手不及,无法采取任何应对措施?

    如清看着这一切,看着大家一个一个惊愕不已的表情,以及太子卞惊卓的面白如纸,想起方才那一道圣旨。

    对,那道圣旨就是下给禁卫统领的,让其快马加鞭去太子府书房,于书柜后面的夹层里取这枚青铜面具。

    他不知道皇帝是如何查出这些的?他只知道,他到现在都还没有从那份震惊中缓过来。

    太子竟然是李襄韵口中的那个黑风!

    当然,最难以置信的人,还是李襄韵。

    她凝眸看着卞惊卓,轻轻摇头,“你......你是黑风?”

    虽然她已觉得黑风一定在现场的这些人当中,她甚至将现场可疑的人一个一个猜了个遍,却第一个将卞惊卓排除了在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他!

    “为何?”她哑声问卞惊卓,“你已贵为太子,你为何还要这样做?”

    这也是所有人疑惑的地方,包括卞惊寒。

    已是太子,将来就是皇帝,为何还要如此处心积虑地去陷害一个王爷?

    卞惊卓没有做声,他还沉浸在那份难以置信中。

    难以置信他父皇是如何知道他将面具藏于书柜后面的夹层里的?

    虽然证据确凿,可他本能地还是想否认。

    就在他收了心神,准备说自己也不知道这一切,这肯定是谁栽赃陷害之际,殿中忽然响起“唰”的一声,长剑拔出的声音,然后就看到一道身影飞起,再然后就是一道冷喝:“何人?”

    所有人一震,全都循声望去。

    是皇帝的一名带刀侍卫。

    他落于皇帝的龙椅背后,手中长剑直直指着龙椅后方。

    众人大惊。

    皇帝龙椅的椅背后面有人?

    大家惊惧地探头探脑,想一看究竟,奈何龙椅实在太过宽大,尤其是椅背,几乎三面皆是精雕细琢蟠龙腾飞图样的挡板,视线受阻,什么也看不到。

    就在大家骇然猜测之际,皇帝也回了头。

    只不过,让大家意外的是,皇帝的举措竟然是扬袖示意侍卫将长剑拿开,然后扭头吩咐背后的人,“出来吧。”

    一道小身影从龙椅后方走了出来,走进大家的视线。

    赫然是聂弦音。

    确切地说,是缩了骨的聂弦音。

    全场愕然,卞惊寒眉目大动,卞惊卓面色一颓。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啊。

    难怪他父皇会知道得如此清楚那枚青铜面具的所藏之处,原来她就藏于龙椅之后。

    他想了想,是他父皇问李襄韵黑风的特征时吧,李襄韵说,对方戴青铜面具、长期装哑巴,那时,他心里想了想青铜面具的藏处,并想着安全第一,回府之后,立马就将其毁掉。

    是那时吧,是那时他的心事被这个女人窥破,然后悄悄告诉了他父皇是吗?

    所以,他父皇已经知道了这个女人会读心术?甚至接纳了这个女人会读心术?

    这怎么可能?

    他父皇如此多心多疑、如此谨慎迷信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接受这些?

    最重要的,一个帝王怎么会接受一个时时刻刻能窥探自己心事的人?

    帝王不会,他父皇更不会。

    这也是他千算万算,算准了聂弦音不敢跟他父皇实言,而就算实言了,他父皇也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女人的原因。

    可事实就摆在眼前。

    终究是他算错了。

    这个女人不仅活得好好的,他父皇甚至还让她藏在了龙椅的背后,这意味着什么?

    他的脑海里甚至想到了“垂帘听政”这个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医毒绝世:帝尊的〕〔从姑获鸟开始〕〔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鬼王传人〕〔最强透视〕〔凌天至尊〕〔重生军嫂有点甜〕〔一品道门〕〔君临星空〕〔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