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亿甜心万亿宠〕〔我有一本地狱书〕〔疯狂的直播〕〔这个游戏不简单〕〔我真的不想当救世〕〔祖宗显灵啦〕〔贫道要写书〕〔我的成就有点多〕〔带条锦鲤打篮球〕〔系统的末世体验馆〕〔回到八零当女兵〕〔影视空间侠客行〕〔绝命枭雄〕〔明朝当官那些年〕〔重生之我要回农村〕〔重生之隐身富豪〕〔点石成魔〕〔网游之霸血三国〕〔最强边防兵〕〔重生九零之一程山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 番外:羌笛秋声湿竹心(51)
    ,精彩小说免费!

    秦羌也没走多远,在厉竹看不到的方向,唇角微微一勾,旋即恢复如常,顿住脚步,回头。

    厉竹走上前,扬了扬手中药方:“请问殿下,这其中有一味配药叫‘待定’,待定是何药?”

    “哦,待定并非是药名,而是指待你我二人商量后决定的意思。”

    厉竹:“......”

    “所以,这就是殿下口中所说的既方便配置,又安全有效的解药配方?”厉竹将手里的那张配方朝他胸口一拍,扭头就要走。

    却是被秦羌喊住:“等等!”

    厉竹停下,回头,一脸不耐。

    “怎么?”秦羌上前一步,扬了扬手中纸笺:“整张药方,就只有这一味药没写,你就不要了?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吗?觉得自己定不出那一味药?还是不敢挑战,毕竟‘神医’二字名声在外,一旦配不出,恐自己失了颜面,可你方才不是说,医术方面,你就是喜欢有难度的吗?”

    厉竹:“......”

    所以,这个男人现在是在激将吗?

    又或者故意考验她,其实这一味药他心里早已定下,故意留白给她?

    幼稚!

    不予理会,厉竹又将头转了回去,微瘸着腿往前走。

    秦羌抬手捏了捏眉心。

    知道她又倔又犟,却也不意她油盐不进到这程度,面对这样的她,他觉得自己根本无计可施。

    将手放下,他对着她的背影道:“厉竹,我答应你,只要你在一日之内,配出此药方,我就从此在你面前消失,不再纠缠于你!”

    厉竹闻言,顿时停了脚。

    回头:“此话当真?”

    “当......当然当真!”秦羌硬着脖子道。

    只有他自己知道,说这话的时候,他有多底气不足,又有多受伤。

    就那么不希望他在她面前出现吗?

    “好!”厉竹当即回身,走过来自他手上将那张药方抽走,“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希望殿下说到做到。”

    一语落下,厉竹也不再多言,扭头就走。

    回了储药室,她走到桌边坐下,又摊了那张药方于桌面上,垂目细看。

    她还真不信这么一味药能难倒她?

    就在她双手撑着太阳穴,一边揉按,一边冥思的时候,忽闻脚步声响起,她一怔,抬起头,就看到眉目如画的男人已经撩袍坐在了她对面。

    还没走?

    许是见她这般反应,一副马上就要下逐客令的模样,男人开口说在了前面:“为了确保你不是求助于他人,不是借助于外力,而是靠自己独自一人将那味药配出来的,你必须在我的监督下进行。”

    厉竹:“......”

    所以,这个男人的意思是,要盯她一天,直到她将那一味药配出来为止?

    “殿下贵为一国太子,已经闲到了这种地步吗?”

    “不,恰恰相反,我很忙,所以,监督你的同时,我也得做事。”

    边说,男人边将桌上厉竹的笔墨纸砚往自己面前移了移。

    厉竹无语得很。

    见过厚颜的,没见过如此厚颜的。

    不想再跟他多费口舌,就任由了他去,反正她不理他不睬他就行,当他是空气。

    她继续去研究她的药方,他也并没有再打扰和纠缠她,也去做自己的事。

    研墨、铺纸、挥毫......

    屋子里一下子特别静,静到他的鼻尖落在宣纸上一笔一划的声音,似乎都能听得到。

    她轻抬眼梢,瞥了一眼。

    白纸黑字,似是几个药名,好像也在配制什么药的药方。

    并不感兴趣,她也未多看,当务之急是,早点将她的这一味药弄出来,早一点将这个瘟神送离开。

    垂目看向自己面前的配方,她凝眉沉思。

    她垂眼的下一瞬,对面的男人徐徐抬起眼。

    终于他们再一次这样面对面坐着,各干各事,互相陪伴,一个抬眼就能看到对方了。

    以前经常这样,他们面对而坐,她研究和配置各种药或者毒,他就坐在对面,看医书,或者看她做的各种记录,当然,还有看她。

    那时,觉得时光是如此静好。

    可此刻......

    一个人变了,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依旧是静,却没有好,不,应该说,是很不好。

    他很不好。

    他在研究忘情之药的解药,希望能尽早配置出来。

    可是,因为当初配忘情之药的时候,压根就没想过,也没打算过要解药,所以,他现在真的是一丁点头绪都没有。

    觉得写下的那几味药似乎都不妥,他又拿笔将其全部划掉。

    将笔置于砚台上,他双手交握撑在下巴上,再想。

    这厢,厉竹根据配方上已有的那些药,终于寻到了一丝思路,见对面的男人正好没用笔,她伸手将砚台上的毛笔拿了过来,重新拿了一张宣纸,写下她想好的药。

    将笔放回砚台,她又整个将药方看了一遍。

    似乎不对,她又想到了另一味药。

    再次去执砚台上的笔。

    而这时对面的男人也正好伸手准备去拿笔。

    一人是看着手中配方伸手,一人是脑中想着思路伸手,都未看砚台,都是凭着感觉,于是,在厉竹攥住笔的同时,男人的大手就攥住了厉竹的手。

    两人皆是一震,抬眸。

    四目相对。

    厉竹本能地就要将手抽回来,男人却是头皮一硬,干脆攥着不放。

    一拉一扯。

    “放手!”

    “不放。”

    厉竹未能如愿,便火了:“男女授受不亲,你我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本已不妥,你又这般......”

    “授受不亲?”男人轻嗤,直接将她的话打断:“连男女最亲密的事我们都做了,还谈什么授受不亲?”

    厉竹一怔。

    男女最亲密的事?

    所以......

    她愕然睁大了眼睛。

    “别那样一副吃惊和难以置信的表情,你是医者,我有没有骗你,你有很多种方式知道。”男人凝着她,字字句句从薄唇逸出。

    厉竹眸光微敛,又挣了挣,依旧没能将手自他掌心抽出来。

    平素都是习惯右手探脉,可如今手被他握着不放,她只得用左手,迫不及待探上自己右腕上的脉搏。

    探完,呼吸一滞,犹不相信,她又探向自己耳后的大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春晓〕〔霸宠甜甜圈:夜少〕〔圣女之路〕〔惊世战帝〕〔回流大时代〕〔武道大宗师〕〔第一强者〕〔最强医仙混都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