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工冷妃:绝情王〕〔农门妻色可餐〕〔全民娇宠〕〔幽灵契约〕〔你好,长善〕〔花剑男神是女生〕〔都市无敌修仙〕〔灭仙神帝〕〔别吃那个鬼〕〔重生西游之证道诸〕〔盛世为凰:暴君的〕〔位面复制大师〕〔亿万宠妻:入骨相〕〔锦绣良田:山里汉〕〔无限升级系统〕〔星卡大师(重生)〕〔婚心萌动〕〔杀破狼奇侠传〕〔修道红尘间〕〔自古红楼出才子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 番外:羌笛秋声湿竹心(73)
    ,精彩小说免费!

    农屋里,厉竹坐在桌前,一手撑着脑袋,一手端着药碗,晃呀晃,晃呀晃,一脸的黯淡。

    真是无聊透了,她院前院后整个转了几圈,几间屋子也是旮旮旯旯都瞅遍了,连一只活物都没看到。

    吃了睡,睡了吃,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给自己做吃的。

    低低一叹,见药碗里的药都被自己晃出来了,便停了下来,送到唇边,一口气饮下。

    刚抬手抹了一把嘴角的药渍,准备将药碗放下,蓦地听到外面的传来一记声响。

    “吱呀”一声,似是有人推开院门的声音。

    她眉心一跳,手里的碗就停在了半空中,然后才轻轻缓缓地放在桌上,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她偷偷探头朝外望。

    应该不是风吧?

    没风呢。

    也肯定不是她父亲。

    父亲临走前说过,一日两日肯定是不会回的。

    难道是要杀他们的人找上门来了?

    吓得不轻,她连忙起身,想找个地方躲,可刚站起来,步子都还没迈开,一袭藏青色华服的男人就闪身进来。

    真的是闪,就像是知道屋里有人一般,急切而入。

    厉竹呼吸一滞,对方也脚步一顿。

    因为已经直咧咧打着照面了,厉竹想躲都来不及,就这么四目相对,就这么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你是谁?”男人先开了口。

    厉竹长睫轻颤,这个问题不应该是她问他吗?

    这可是她家,是他擅闯她家!

    “你又是谁?”她不答反问。

    男人也没有回答她,转眸看了看屋中左右,“你住在这里吗?”

    “是”字几乎就要脱口而出,却是被她硬生生给咽了回去,改成:“暂时是。”

    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她不能轻易交真言,就这一身衣着,就这一身气质,很显然非富即贵,若也是皇室中人,稍不注意可能就会暴露自己,惹祸上身。

    她也不能说自己只是路过,屋里一看就是住人的。

    “你为何暂时住在这里?”男人拔起大长腿,踱了几步,再度环顾了一圈屋内,然后一脸审视地打量着她。

    “因为......”厉竹脑子一转,“因为我是随父亲一起上山来打猎的,父亲见我也帮不上什么忙,跟着还是累赘,又见这小屋荒着无人住,便让我在这里等他。”

    男人没做声,看不出是信了还是没信。

    又走到窗边,探头望了望外面,才开口:“这山里到处都是瘴气,到这里来打猎?”

    “嗯,瘴气父亲知道的,父亲说,就是因为有瘴气,一般人不会来,猎物才多。对了,既然有瘴气,公子又是如何上来的?”

    “我有药。”男人一直在看屋中一切,信口回道。

    有药?

    厉竹眸子瞬间就亮了。

    食了药,过瘴气地带就无碍是吗?

    轻咬了下唇,略一犹豫,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道:“公子的药能给我一粒吗?”

    男人一怔,转眸看向她。

    她只得讪讪解释:“我们是昨日上来的,父亲到现在还没有回,我是......我是想备着一粒,以防......以防万一.......”

    说完,就一脸乞求、眼神巴巴地望着他。

    她的言下之意是,若万一有什么意外,她不至于困在这山上不能出去。

    男人微抿了薄唇,又沉默地看了她片刻,终是伸手探进袖中掏出一粒药丸,放到她面前的桌上。

    “谢公子。”厉竹开心地将药丸拿起来,攥在手心,“对了,请问公子尊姓大名,他日有机会,我定会感谢公子。”

    “不用了。”男人淡漠转身,拾步出了门。

    又在院中站了一会儿,缓缓环顾,似是有些不舍的样子,然后才走出院子,打马离开。

    厉竹高悬的一颗心才总算放了下来。

    垂眸,她看向手中药丸,拂裙坐回凳子上。

    萍水相逢、素昧平生,她能相信那个男人吗?

    这药丸果真是避瘴气的药?

    不会是什么毒药吧?

    若是毒药,那她就是自己作死了。

    不过,她转念一想。

    若他想她死,实在太简单了,刚才完全可以直接杀了她。

    从他闪身而入,以及飞身上马的身手来看,他肯定会武功。

    一个男人,还是一个会武功的男人,而她一介弱女子,捏死她还不是跟捏死只蚂蚁一样。

    根本没必要荼毒这般辗转。

    所以,药丸应该是安全的。

    这般一想,她就放了心。

    提壶倒水。

    **

    风过林动,秦义打马在林中穿过。

    方才一来到院门口,看到院子里被人收拾过,他还以为他师傅回来了呢,心情狂喜又激动。

    结果,谁知道是借宿暂住的。

    那女人眼神清澈,看起来很单纯,似是不在骗人。

    而且,也没有骗他的必要。

    再说了,骗不骗,也不重要,他们接下来也不会有交集。

    他只想找他的师傅。

    师傅,你到底在哪里?到底是生是死?

    **

    夜,太子府

    常姜踏进秦羌厢房的时候,秦羌正坐在灯下,望着桌上的那个装厉竹骨灰和竹榻灰的玉坛子微微失神。

    感觉到有人进来,他才怔怔收回视线,看向门口。

    见到是她,秦羌眸光微敛,起身,将玉坛子送到壁橱里放好,然后才回转身问她:“姜儿有事?”

    常姜看了他一眼,没做声,反身将房门关了。

    秦羌疑惑地看着她,以为她有什么话要偷偷跟他讲,不便让人听到。

    谁知她落了门栓后,一句话都不说,就娉娉婷婷朝他走过来。

    也就是这时,秦羌才注意到她此刻身上穿的是一袭白纱裙,纱很薄,里面的兜衣若隐若现,也让女子凹凸有致、玲珑的身姿尽显。

    隐隐有些意识过来什么,他眉心微拢:“姜儿想做什么?”

    她径直走到他面前。

    这才幽幽开口:“羌哥哥说,不娶我,并不是因为嫌弃我脏,而是因为厉神医刚刚去世,自己无心婚事,对吧?”

    “对,”秦羌点点头,“她尸骨未寒,本宫不可能这样的时候娶别的女人。”

    “那不娶光要呢?”常姜就站在他一步之外的地方,凝目看着他。

    不娶光要?

    秦羌一怔,“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农门悍妇撩夫忙〕〔医毒绝世:帝尊的〕〔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凌天至尊〕〔从姑获鸟开始〕〔武道大宗师〕〔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