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五行御天〕〔急案特攻〕〔抗战之我有一亿条〕〔我的外挂是只鬼〕〔午夜直播间〕〔萧域〕〔名门军婚:军少,〕〔我在开封捉鬼的日〕〔欢宠田园妻:公子〕〔神医弃女〕〔小饭馆〕〔偷心娇妻:总裁老〕〔穿越八零:麻辣小〕〔纹阴师〕〔折仙谋〕〔重生至尊〕〔腹黑总裁心尖宠〕〔漫漫诸天〕〔爆笑洞房:天降萌〕〔异能军嫂逆袭日常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 第876章 番外:羌笛秋声湿竹心(79)
    夜,好黑,好黑,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耳边风声呼呼,声声入耳、呜呜咽咽,像是人在哭泣,偶尔还传来乌鸦的叫声,是乌鸦吧,因为黑得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凭听力,时远时近,一声一声,凄厉瘆人,让夜越发显得静谧和阴森。

    常姜一直往前走着,一直走着,可是怎么也走不到头,怎么也看不到光亮,她听到自己的喘息声、心跳声,伴随着哭泣的风声、凄厉的乌鸦声,越来越急,越来越响。

    陡然眼前一道强光亮起,就像是闪电,强光中,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猛地入目,就在她的跟前,脸白如纸、眼红如血,阴森森地瞪着她。

    “啊———”她吓得尖叫,惊坐而起。

    守在边上正伏桌打盹的银耳闻声惊醒,连忙起身上前:“常姑娘,做噩梦了?”

    常姜双手抱着薄毯,浑身发抖、大汗淋漓,左眼里的惊恐还未退掉,似是还沉浸在那份恐惧中出不来。

    银耳拿了帕子,刚伸到她的额前准备替她揩汗,她吓得一颤,往后避开。

    “别怕,常姑娘,是奴婢,奴婢是银耳。”

    常姜喘息着,怔怔看向她,好一会儿,似是才回过神来,微微往回挪了挪。

    银耳拿着帕子轻轻拭去她满头的汗湿,“姑娘是不是做梦了?”

    常姜看着她,半晌,心有余悸地点点头。

    **

    翌日,银耳将常姜夜里做噩梦的事跟秦羌禀报了,秦羌开了一些安神的药。

    可,似乎并没有什么用,夜里,常姜刚睡下不久,又被噩梦所缠,惊醒。

    常姜吓得下半夜不敢睡了,愣是睁着眼睛到的天明。

    **

    雷尘踏进厢房的时候,秦羌正在换衣服。

    见他将原本身上的一套绛紫色华袍脱下来,换上一套崭新的胜雪白衣,不仅白得纤尘不染,还无一丁点图案,甚至连暗纹都没有,雷尘怔了怔。

    特别是见他对着镜子细细打理着衣领、衣袖,还有袍角上的褶皱,似是特别郑重,不仅如此,还对镜正了又正自己头顶的发髻,一副要去见什么人赴约的样子,他便忍不住问出了口:“殿下这是要去哪里吗?”

    “进宫。”男人头也未回,继续打理着身上。

    雷尘更是一怔,进宫?

    似是感觉到他的疑惑,男人侧首瞥了他一眼,声音温淡:“好久没上朝,也好久没进宫了,应该去请请安了。”

    雷尘有些意外。

    意外他这种时候,还有心情去宫里请安。

    不过,他还是很开心看到他这样,的确,是时候振作了,厉竹出事后,他朝也不上,宫也不入,官员也不见、公务也不处理,也不给皇帝请安维持关系,长此以往,他真的担心,他的太子之位会形同虚设,直至不保。

    “那属下去准备马车。”

    “嗯,另外,去问问姜儿去不去?她也有许久没进宫了,或许想跟着一起进宫玩玩。”

    “是!”

    **

    常姜本想着自己的右眼上的补丁还未拆,实在影响视瞻,不打算一起去的。

    可想到难得秦羌主动约的自己,而且,也难得有两人相处的机会,最重要的,她还有事情要找皇帝,所以,还是跟着去了。

    两人一人一辆马车。

    入了宫,秦羌说自己先去一趟刑部,问问事情的进展,让常姜先去请安,他随后就至。

    常姜自是求之不得

    **

    常姜来到龙翔宫的时候,皇帝正坐在内殿的龙案后批阅奏折。

    虽然已经听说秦羌还眼的事,可看到常姜的眼上缠着白布,皇帝还是怔了怔。

    常姜跪地行礼,声未落,眼先红。

    见她如此,皇帝扬袖,示意宫人退下。

    胡公公便带着所有的宫人退出了内殿,并替两人带上内殿的门。

    门关上后,皇帝先出了声:“怎么了?是不是眼睛痛?”

    常姜一脸憔悴地摇摇头,泪终是忍不住夺眶而出:“皇上”

    见她一副委屈至极的小可怜样儿,皇帝低低一叹,朝她招手:“过来。”

    常姜吸吸鼻子起身,拾步过去,行至龙案前站定。

    皇帝朝她伸出手。

    她长睫轻颤,抿唇扭捏犹豫了一下,终是挪着步子绕过龙案,来到他的边上。

    皇帝握了她的腕一扯,她便跌坐在了他的腿上,皇帝展臂,将她拢在怀中。

    略显干枯,且带着几分薄茧的指腹替她揩去脸上的泪湿:“瞧你,眼睛正在恢复期,怎能这样哭?小心哭瞎了眼。”

    常姜小嘴一瘪,又要哭了。

    皇帝皱眉:“到底怎么了?嗯?”

    常姜吸吸鼻子,红着眼睛看向皇帝,惊恐一点一点爬上眼眸:“皇上,厉竹来找我了。”

    “厉竹?”皇帝面色一滞:“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我说的是梦,噩梦,这几夜每天夜里我都能梦到她,一副女鬼的样子,十分可怖,皇上,你说,她她是不是来找我索命的?”

    皇帝眸光敛了敛,弯唇,“不会的,是你想得太多了,心里压力太大,才会如此,放轻松!”

    见他说得轻飘飘,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常姜心里有些恼。

    这几夜她可是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

    “真的是我想多了吗?皇上难道就不怕?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可我们做了亏心事呀,皇上也是怕的吧?皇上若不怕,为何要让人盗走厉竹的骨灰?”

    “拿走厉竹的骨灰,是因为听说了她的尸体在冰窖里发生了自燃,既非露天,又无火种,在冰窖那样的地方,还能自燃,实属蹊跷,朕让人卜了一卦,说是厉竹的冤魂在作祟,让朕将她的骨灰拿过来施以禁咒之术,便可压制住她的魂魄,让她无法再出作祟,更让她永世都不得超生。”

    皇帝边说,边捏了捏常姜的脸:“朕已依言将她的骨灰压于夜壶之下,夜壶之中还不是人的尿液,取的是马、牛、羊、猪、狗、鸡六畜的粪便,绝对绝对压得住,所以,她不可能再去找你,你肯定是自己压力太”

    皇帝的话还未说完,蓦地听到“嘭”的一声巨响,内殿的门被人一脚踢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寡嫂〕〔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武道大宗师〕〔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