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美漫开超市〕〔商海雾霾〕〔明威天下〕〔中二道士〕〔捉鬼极品大妖王〕〔遍地都是技能树〕〔王牌渡灵人〕〔走出海贼的虐杀姬〕〔第一夫人:总统请〕〔萌宝来袭:皇叔独〕〔凰女倾世:魔王大〕〔捉鬼龙王之极品强〕〔水墨田居小日子〕〔极品快乐升天系统〕〔神矛局特勤组〕〔赤红的世界〕〔万古最强宗〕〔龙血战神〕〔重生校园:夏少,〕〔不良痞妻,束手就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 第472章 你真的懂(4末)【求月票】
    弦音的话说完,世界就静了。天  .  书  中文 网

    卞惊寒黑眸一瞬不瞬地凝着她,也不知是震惊,还是没听懂,又或是难以置信。

    半响,才开口确认:“你说什么?”

    弦音反正也已经豁出去了,而且,她觉得告诉他,也不是告诉别人。

    “我说我会读心术。”

    卞惊寒又深目看了她一会儿,忽的就轻笑了一声出来:“读心术?你当本王跟你一般大吗?”

    “是真的,就知道说出来王爷肯定不信,所以一直不敢跟王爷说。”弦音心里急死。

    “你的意思,你之所以不跟本王说,是因为你觉得说出来本王会不信?”卞惊寒问她。

    “是啊。”

    弦音不知道这句话有哪里是需要如此郑重地重新确认一遍的?

    反正男人脸色似乎好了不少。

    还特别难得地表现出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

    “那你读读看,本王现在在想什么?”

    弦音汗。

    “王爷的读不出。”

    “你方才说所有人。”

    “王爷除外。”

    “为何本王除外?”

    弦音心里是真的急死,也不知道素芳那边有没有开始杖责。

    “我也不知道为何,反正目前所遇之人,就唯有王爷一人我读不出。”

    卞惊寒“唔”了一声,似是不信。

    弦音便提议道:“王爷可以让别人进来一试”

    说完,又蓦地想起一件事,“对了,王爷还记得那日管家大人在这里,王爷问他小名的那件事吗?就是王爷问他,是不是整个王府只有王爷一人知道,当时我正在喝水,一口给呛住咳了很久,当时,我就是读出了管家大人的心里,他在想他宁愿王爷不知道,宁愿世上无人知道,因为那个小名太难听了,狗腚子,我就是读到狗腚子的时候,没忍住一口喷了。这些总能证明我所言非虚吗?”

    卞惊寒没做声,长指摸着自己的鼻尖,似是在思忖她的话。

    弦音便干脆心一横:“行,既然王爷还是怀疑,那我便将什么都说了吧,素芳昨夜是不是被人下了迷晕药在燕窝羹里面?她怀疑是我或者佩丫所为,所以陷害佩丫,其实,是王爷下的吧?”

    “你从素芳那里读出来的?”

    “前面的是,最后一句不是,最后一句是我猜的,是王爷吧?”

    卞惊寒眼波微动,也不否认:“是。”

    如此坦然承认,弦音倒是有些意外。

    长睫闪了闪,一时间都不知道如何接话了。

    对了,正事。

    “既然是王爷所为,王爷就更应该制止素芳啊,不能让佩丫承受这不白之冤不是。”

    卞惊寒凝眉做思索状,然后点点头:“似乎是那么个理儿。”

    话落便自位子上站起来,“行,本王便替你伸张正义去。”

    边说边拾步走在了前面。

    弦音心中一喜,刚准备紧步跟上,却又听得他道:“只是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像本王一样,相信你会读心术?”

    弦音汗,伸手一把拉了他的袖襟:“王爷不会是要告诉大家我会读心术吧?”

    “当然,”男人一脸认真:“不然本王如何声张正义,又没有任何证据,唯一的证据便是你会读心术,你能读出两个当事人的心里不是吗?”

    弦音真是晕死。

    “不行啊,不能说。”

    “为何?你不是也告诉本王了吗?”

    弦音小手抓着他的袖襟,急得跺脚,怎么就说不清呢。

    “王爷是王爷嘛,能告诉王爷,并不表示就能告诉他们。”

    也不知道是被她的样子愉悦到了,还是被她的话愉悦到了,男人忽的就笑了。

    “那你希望本王怎么做。”他问她。

    弦音咬唇想了想,“我知道,素芳是王爷当着皇后的面定的,也不可能昨夜刚通房,今日就对人家怎样,有些戏总归是要演的,我懂,所以,也不能太让王爷为难,王爷只需过去说,暗下避子药,等同于谋害王爷子嗣,事关重大,王爷要亲查。目前,虽然没有证据证明是素芳诬陷佩丫,但是,也没有证据证明避子药就一定是佩丫下的,对吧?既没人看到,又没被素芳抓个现行,就凭佩丫端汤不小心打翻了汤就如此断定,未免太过草率,王爷觉得呢?”

    “本王处境你真的懂?”

    男人没回答,反而问了她另一个问题。

    弦音怔了怔,不意他的反射弧竟然这么长,她后面都说了那么多,他竟然还停留在她第一句话第二句话那里。

    她点点头:“嗯,懂。”

    所以,方才在前院她那般气愤,她也没有想过直接开撕素芳。

    其实她会读心,想要抓住一个人的弱点并不难。

    男人深目看着她。

    “嗯,走。”

    原本是她的手攥着他的袖襟,他转身走在前面的同时,却是反手将她的手腕给握住了。

    于是就变成了他拉着她的腕,带着她一起出门。

    心尖一颤,她吓得赶紧将手抽了出来。

    虽然她还是个孩子,可是他也说过的,来了初潮,她就要注意男女大防了。

    总归让人看到不大好。

    好在她抽得快哟喂,他们一出门,就碰到管深跑过来。

    “王爷,素芳的汤里被人下了避子药,素芳说是佩丫所为,正要杖责佩丫”

    “本王知道了。”管深的话还未说完,就被男人淡声打断。

    男人继续拾步向前,弦音跟在后面。

    管深只得也紧步追了上来。

    “因为大夫识出那汤里的避子药是来自葡门药铺的,素芳为了让大家心服口服,便让人去葡门调查今日何人去他们铺里买过避子药”

    弦音脚下一滞。

    尼玛,那个女人还是派人去了?

    管深瞥了她一眼,有些犹豫:“结果结果”

    “结果怎样?”男人信步而走,墨袍轻荡。

    “结果对方描述了一个人,很像,很像”

    这次轮到卞惊寒脚步一滞。

    停了下来,他回头。

    并不是看向管深,而是看向弦音。

    与此同时,管深的声音也再度响了起来:“很像她,聂弦音。”

    弦音心口一撞。

    “葡门药铺那边说,如果有需要,他们也可以来府里直接认人。”管深接着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第一强者〕〔君临星空〕〔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