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鼎中修仙记〕〔英雄无敌之终焉的〕〔网游我有万倍增幅〕〔忍界:从木叶开始〕〔星际争霸之崛起的〕〔陆总的作精小娇妻〕〔全科满分你管这叫〕〔开局一片地暴击出〕〔三国:积粮万石,〕〔穿成年代文大佬的〕〔穿越荒年,我靠银〕〔我的极品娇妻〕〔特种医妃又飒又撩〕〔诸天:我欲长生〕〔斗破:穿成萧炎妹〕〔重生之金融大玩家〕〔玄幻之我的宗门亿〕〔狂妃来袭:腹黑王〕〔明末狠帝,开局就〕〔学渣老公他超凶的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都是因为你,我才不能行! 第55章 第55章
    小世界,

    贞女太后vs非贞男摄政王。

    一年一度的秋猎又到了。这还是新帝继位后的第一个秋猎。

    只不过小皇帝的年纪还很小,才只有九岁。他的年纪这么小,自然也就成不了今年秋猎会上的真正主角。

    但是没关系, 因为在去年, 以及前年的皇家秋猎上, 拔得头筹的就也不是皇帝。而是在当时权势就已是很盛的摄政王。

    谁都知道,如今整个大夏朝最尊贵的女人是艳色无双的贞太后。

    可大夏朝最有权势的男人, 却不是小皇帝, 而是与贞太后有着暧昧关系的摄政王。

    猎得了一头白虎的摄政王带着自己的猎物来到了太后的马车前。

    他态度恭敬地同坐在帘子后面的太后说了几句什么。而后, 帘子便被人从里面掀起。

    当太后的窈窕身影于马车中显现,摄政王便亲自将人从车上扶了下来。

    只不过,那态度可真是不像臣子对太后, 反倒像是一个身份尊贵的男子对待他心爱的女人。

    与之一道参加了此次秋猎的,有御前侍卫,皇家护卫,也有文官。

    队伍看起来浩浩荡荡的。其中也有太多太多是作者的笔墨所描写不到的“背景人物”。

    当太后出现于人前,并且露出她那华贵的, 却有着一个大大的“贞”字的顶冠时,那些连个代号都没有的“背景人物”便发出了不会被记录在这个世界所属的小说中的,无关剧情的“路人”的议论声。

    “太后果真还是贞女呢。”

    “是啊是啊。”

    “奇哉乎?怪哉矣。”

    “五年前我曾有幸见过太后。当时我见她生得如此貌美也贵为妃、却依旧还是个贞女, 就猜她一定不受先帝的喜爱。当时宫里最受宠的辰妃娘娘没少为此笑话太后呢。谁能想到,此女虽不曾得到过先帝的宠幸,如今当了太后,却能把摄政王迷得不轻。”

    “可是为何呢?太后明明生得如此美艳。为何先帝会……?”

    “为何?总不能是先帝知道摄政王意属太后,不敢唐突佳人吧。如果是那样, 何必还要把人放到后宫里头?”

    “我知道我知道, 据说太后身上被人用妖术下了咒, 先皇一近她的身,就会犯头风。所以只能先把人养在后宫里了。”

    “不不不,我听说啊,太后身上有狐臭,臭不可闻。是以太后虽貌美,却是只可远观。”

    “哟,那摄政王他可真是,为其美色而……”

    太后有“贞”字在身。于是这个小世界里的所有人都知道,此女虽已贵为太后,却依旧还是个“贞女”,同先帝或是其他男子都从未有过任何的关系。

    这种情况放在后宫之中,就是“未曾得幸”。

    而后,这些背景人物们就会在“剧情”写不到的角落里,就此事议论个没完没了。

    被摄政王扶出马车的太后若有所感。她不悦地扫了那边一眼,于是刚才还在对着她的那顶“贞冠”议论不止的人才纷纷闭上了嘴,重新露出了一副恭顺的样子。

    异象便是在此刻发生的。

    原本还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之间乌云密布。在狂风大作之时,黑压压的天空中突然降下一道光柱。

    由于狂风吹起了落叶与沙石,许多人都以宽大的衣袖挡住了自己的眼睛。

    两名“异乡异客”便是在此时降到了前来秋猎的皇家卫队的面前。

    那正是俞凌波与赵昊宇。

    他们仿佛是被人从万米之上的高空投到了这个世界,却是在落地之后毫发无损。

    但当两人回过神来时,他们便也被护卫太后以及皇帝的侍卫们围了起来。

    由于两人来到这里的方式实在是太过骇人听闻,也确是真正意义上的“天降之人”,于是侍卫们都犹豫着,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抽出兵刃。

    “来者何人?”

    俞凌波和赵昊宇原本是坐在地上的。当俞凌波看到将他们围起来的这些人时,她的第一反应当然是快速后退。可很快,她就在后退的时候靠的了赵昊宇的背。

    那一瞬间,她的动作顿了顿。

    俞凌波在慌乱之下试图转头去看赵昊宇,却是发现他们已然被人包围了。

    在默契的数次深呼吸之后,两人便背靠着背,动作缓慢地站起身来。

    即便他们在上一个“小世界”的时候就已经能够被那里的“男主”与“女主”所看到了。

    然而那毕竟只是一对一的见面。

    可现在的情况,却是让人感到紧张以及局促。

    面对那么多的人,他们也很难真正去解释自己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我们……”

    俞凌波的话才起了个头,身着华贵服侍的太后便已带着小皇帝一起,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这也就让俞凌波停下话来,且不动声色地观察起这两个人。

    俞凌波和赵昊宇的出现方式本身就已经足够奇怪,再加上他们的奇装异服,以及一眼看过去就无法藏起武器的穿着,太后倒也不会认为他们是什么此刻。

    太后示意侍卫们放松一些,并向后退一些。

    但她刚想说些什么,目光便在触及俞凌波的脸时顿了顿。

    疑惑与不解在太后的脸上一闪而过,而后她就将俞凌波从头到尾打量了个遍,甚至还绕着俞凌波走了一圈。

    太后似乎是想要在面前的这个女孩的身上找到些东西。她似乎认为,这样东西就算不在这个看起来奇装异服的女孩的脸上,也该在她的身上或者是衣服上。

    可事实是,她却怎么也找不到。

    于是贞太后渐渐焦躁起来,仿佛泰山未崩,她却已改面色。

    “你身上……为何无字?”当太后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说话时的气息已经带上了一次颤抖。

    “我……?”俞凌波和穿着华贵服饰的太后对上了视线,心里头有一点懵,问:“我身上……该有什么字吗?”

    怎料,这句如此简单的话语却是触怒了对方。

    “自然该有!”

    俞凌波这才突然意识到,太后戴着的冠上,有着一个字体极为古朴的,“贞”字。不仅如此,在她的额头上,也有着一个颜色比肤色略浅的,“贞”字。它虽不显眼,但只要仔细一看,就能看出来。

    这让俞凌波不禁倒抽一口气,并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故事一般向后退了那么一小步。赵昊宇稳住了她,两人并也因此交换了一个眼神。

    可这样的反应却是着实刺痛了太后,也令其大怒。

    太后怒道:“这世上的所有人,头上都该有字!连哀家这等尊贵的女子都顶戴贞冠,你为何能没有?”

    小皇帝虽年纪小,却已是十分聪慧。他见俞凌波和赵昊宇一副完全无法理解的样子,便语句清晰地说道:

    “太后所言甚是。不论男女,只从一人者或是尚未和人有过私情者,是为贞。从一人以上者,是为不贞。既然你们身上无字,那你们又到底是贞是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深空彼岸辰东〕〔大夏文圣〕〔道诡异仙〕〔我的姐夫是太子〕〔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宇宙职业选手〕〔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明克街13号〕〔唐人的餐桌〕〔我用闲书成圣人〕〔赤心巡天〕〔我家娘子,不对劲〕〔我,哥斯拉,旧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