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科满分你管这叫〕〔开局一片地暴击出〕〔三国:积粮万石,〕〔穿成年代文大佬的〕〔穿越荒年,我靠银〕〔我的极品娇妻〕〔特种医妃又飒又撩〕〔诸天:我欲长生〕〔斗破:穿成萧炎妹〕〔重生之金融大玩家〕〔玄幻之我的宗门亿〕〔狂妃来袭:腹黑王〕〔明末狠帝,开局就〕〔学渣老公他超凶的〕〔诸天游戏登录器〕〔在第四天灾中幸存〕〔一剑长安〕〔都市狂龙〕〔恒帝〕〔回到初唐当神仙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都是因为你,我才不能行! 第56章 第56章
    俞凌波是在一阵雾气中醒来的。

    她感觉到自己似乎是被浸泡在了热水当中。那也让她没能在第一时间就思绪回笼, 整个人都迷迷蒙蒙的。

    但俞凌波的感官又会十分敏锐地接收到来自外界的信号。

    那是她所泡着的热水的水温,浮在水面上轻颤着的花瓣,以及……热水从盛水的器皿中流动下来的水声。

    “哗啦。”

    水流落到了俞凌波的肩膀上。

    当水珠从她的肩膀上弹起的时候, 俞凌波就猛然睁大了眼睛, 清醒过来。

    “小小姐?水温还好吗?”

    当俞凌波把目光放到声音传来的方向时, 她便发现了她此刻所身处的,究竟是怎样的环境。

    当这样一段话在俞凌波的脑袋里出现, 她就都明白了。

    在去过了数个由别人所创造出的“小世界”之后,她终于又一次地成为了一整个故事里的,主角。

    这应当就是之前“作者”所说的, 她和赵昊宇的be前世剧本!

    但这都不是眼下最要紧的事。

    眼下最要紧的,是她不想在那么多人的注视下,洗澡。

    “我不用你们帮我洗澡。你们都出去,留我一个人在这里就好。”

    俞凌波让自己的身体往下,将自己更多地藏进那漂浮着一层花瓣的水中。可侍女们却仿佛全然听不见她刚刚说的话。

    她的话才说完, 身侧就又来了一名看起来才只有十七八岁的妙龄少女,替她轻轻搓洗起了乌黑的长发。

    “小小姐的头发真好,又黑又亮。我刚刚过来的时候, 听人说二公子替小小姐猎了一头雪狐,要给小小姐做围脖呢。”

    “你好?你们能听得见我说话吗?”

    作者所写出的话语还在一句一句地在俞凌波的脑袋里出现,可当俞凌波向身边的这些侍女挥起手来时,却发现她们似乎根本看不见自己的动作,也听不到她说出的话语。

    只有当俞凌波豁出去一般地从浴池中站起身来时,这十六名婢女才按部就班似的替俞凌波披上浴巾。

    包括俞凌波在内的,这个浴堂中的所有人都仿佛身处一场盛大的舞台剧的中央。这个舞台的布景华美,灯光也带上了华贵的感觉,却是不知外头的观众究竟有几人。

    但是所有人都在按照既定的剧本出演着自己所负责的角色。

    除了俞凌波。

    这或许是因为,作者此时在写的,只是一篇字数很短的“前世番外”。

    对此,祂用上了“大纲式”的写作方法。于是祂也就能在最大程度上避免人物出现自己所掌控不了的“个性”。

    作为构建了这个世界的意志,祂其实根本就没有写出那十六个婢女的任何一句台词,于是这些人也就无法做出除了“基础设定”之外的任何事。

    可俞凌波却没有也和她们一样。

    因为,她是已经已经被真正创作出来的,拥有过去,也经历了相当一部分“未来”的,拥有属于自己的脸的“人物”。

    即便她在作者的键盘敲击之下,来到了被刚刚创作出来的,她和赵昊宇的“前世”,她也没有丧失已经生成了的记忆,并且依旧知道自己是谁。

    她记得临海城的一切,也记得她在那几个小世界里所看到的人与事。

    那是贞贞与阿洁的每逢几十个字必有一个“干净”。

    是现代豪门背景下的,在相遇之前曾让她好奇关注,却是在相遇之后被“风流不贞渣”和“贞”这两个带着炫目光晕的标签盖住了真实面目的一女一男。

    那也是合欢宗少宗主带着落寞与不解地对她说的那句“我也……被他‘用过’了”。

    而后,那便是贞太后怒斥她的那句“连哀家这等尊贵的女子都顶戴贞冠,你为何能没有?”了。

    在刚刚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俞凌波还没有意识到。可直到此时,她却是才感受到这句话的后劲。

    那让贞太后的声音仿佛一直一直地在撞击着她的胸口,把她撞得脑袋嗡嗡响。

    俞凌波抬起手来,按住胸口。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她意识到了不对劲。

    因为此时她的手根本不是自己熟悉的模样。这双手看起来……也稚嫩得根本就不像是属于一个已经成年了的女性。

    俞凌波不禁着急地去到浴池的池边,剥开眼前的花瓣,让池中水照出她的模样。

    水面中的倒影是让她感觉到熟悉,却又已经有多年未见了的模样。

    那是……她十二三岁时的样子。并且,此时水镜中映出的她,比那年还在初中上学时的她看起来要更精致漂亮些。

    当俯身靠近水面的俞凌波在花瓣再度向着这里漂来时重新坐直身体,这座华丽的舞台就变换起了场景。

    侍候她沐浴的十六个婢女鱼贯而出,整座浴堂也仿佛舞台上的道具一般,随着机械齿轮的转动,逐渐离开了她。

    取而代之的,是外头的皑皑白雪。

    当俞凌波再次低头时,她会发现自己已然换上了厚实的冬装以及斗篷。

    就连侍女先前提到过的,“二公子”替她猎的雪狐也已经被做成了围脖,系在她的颈间了。

    这场大型舞台剧的“第二幕”所演的,是她在一个雪天里,为了找寻哥哥而带着人出城,并意外发现了被埋在了昨夜下的雪中,几乎要冻死了的少年郎。

    在作者写出的剧本里,“小俞凌波”一看到这个少年郎被埋在雪中生死不知的样子,就难过得掉眼泪。

    可俞凌波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却并非是那样的感受。

    事实上,带着记忆来到这里的俞凌波在看到那个少年人的模样后,她既是感到高兴,又是警觉,同时还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迟疑。

    因为,眼前这个人的年纪虽然不一样了,五官也有了些许的不同,可俞凌波却能认出来——他应该就是赵昊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深空彼岸辰东〕〔大夏文圣〕〔道诡异仙〕〔我的姐夫是太子〕〔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宇宙职业选手〕〔明克街13号〕〔大乘期才有逆袭系〕〔唐人的餐桌〕〔我用闲书成圣人〕〔赤心巡天〕〔我家娘子,不对劲〕〔深海余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