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极品娇妻〕〔特种医妃又飒又撩〕〔诸天:我欲长生〕〔斗破:穿成萧炎妹〕〔重生之金融大玩家〕〔玄幻之我的宗门亿〕〔狂妃来袭:腹黑王〕〔明末狠帝,开局就〕〔学渣老公他超凶的〕〔诸天游戏登录器〕〔在第四天灾中幸存〕〔一剑长安〕〔都市狂龙〕〔恒帝〕〔回到初唐当神仙〕〔穿成被休回家的小〕〔潜伏狗头吧两年半〕〔斗罗:唐三是我哥〕〔六道仙尊〕〔四合院:退休生涯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都是因为你,我才不能行! 第57章 第57章
    这天的赵昊宇就同往常一样从军帐中走出。

    可他身边的一名亲信却是在跟上他的脚步时说出了不同于往常的话语。

    “恭喜将军和凌波小姐订下婚约!”

    赵昊宇脚下一顿, 看向那名亲信,仿佛是想要通过对方的表情来确定什么。

    因为他其实不知道他已经和俞凌波订立婚约了。

    这并非是赵昊宇已经真正经历了的事。他的记忆中没有与订婚相关的画面,但赵昊宇却是从身边这名配角的台词中得知了这一剧情进程。

    在来到了这个以大纲式写作方法来创造的副本故事之后, 赵昊宇已经渐渐熟悉了这种“交待剧情”的方式了。

    当他身边的人说出某件他根本就不知道已经发生了的事情时, 那并非是对方与之开出的玩笑。而恰恰是故事的剧情展现的方式。

    这么说来, 剧情终于又向前推进了一步。

    亲信浑然不觉赵昊宇的反常,只是照著作者已经写好了的剧本, 喜笑颜开地接着说道:“等到将军这回出征打下邺州, 是不是就能和凌波小姐完婚了?”

    赵昊宇沉默了片刻, 说:“也许吧。”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赵昊宇又是向前走了几步。可很快,他就停下了脚步, 并转头走回自己的军帐。

    赵昊宇掀起军帐的帘布,从床榻底下拿出了一个雕花木箱。

    里头装着的,正是俞凌波送给他的,绑在手腕上的装饰绑带。

    这些绑带的颜色有十种,分别为黑灰白, 以及赤橙黄绿青蓝紫。

    而在这些绑带上,则还有用金线绣的,隐秘的希腊数字。

    赵昊宇看了一眼被他按照顺序摆放的绑带, 而后就将手上的这条绑带解了下来,挂到了他特意放在军帐内的架子上,并将其打了个结。

    在这个木质架子的第一排上,所系着的绑带是绣有希腊数字“1”的绑带。而在第二排上,挂着的则都是绣有希腊数字“2”的绑带。

    赵昊宇其实是在用这种方式来记录自己又经历了一段新的“剧情”, 并也以此来给到自己足够的提示。并且, 在这件事上, 俞凌波也是一样。只不过,俞凌波用来记录那些的,却是发间的簪子。

    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与暗号,但这个小小的细节却是被作者以及这个故事中的所有人都当成是两人心心相印的证明。

    赵昊宇站在这个架子前看了一会儿,当他的目光依次落到那些看起来有些灰扑扑的绑带上的时候,在换下它们时所经历的“新剧情”就在他的脑海中浮现了起来。

    片刻之后,赵昊宇便依照次序从那个雕花木箱中取出下一条绑带,给自己系上,并重新从军帐中走了出去。

    等在军帐外的亲信看到赵昊宇出来,便再次迎了上去,说道:“恭喜将军和凌波小姐订下婚约!”

    亲信跟上赵昊宇的脚步,又道:“等到将军这回出征打下邺州,是不是就能和凌波小姐完婚了?”

    赵昊宇:“可能吧。”

    ……

    起风了。

    风将旌旗吹得不断卷动,发出哗哗的声响。

    风也让树叶飘落在河流的水面上,随着波纹轻轻颤动。

    俞凌波找了一条毯子,将其铺在地上。她坐在树下,吃着糕点,饮着桃花酿,同时看着不远处正在发生着的一幕故事。

    那是她的三个哥哥聚在一起说话的场景。

    这是一幕俞凌波在今天早上才发现的新剧情。并且,这幕戏里没有她,于是俞凌波就得以在舞台灯光的阑珊处,准备起好酒和小食,看这出新上的沉浸式的演出。

    “我派人去到昊宇的老家打听过了。那里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有昊宇这么一个人。”

    说这句话的人,是枭雄俞琨的第三个儿子,俞凌波在这个世界的“三哥”。

    俞家第三子心思细腻。他们俞家乃武将出身,门第观念并不重。但赵昊宇既是他们的宝贝妹妹喜欢的人,那么他也就理应把这个人查得清清楚楚。

    他们不介意赵昊宇出身低微,却担心这是一个别有用心之人,会让他们的妹妹所托非人。

    俞家二哥则说:“我早就觉得这小子不像是出身那么差的人。光是他走路的样子,就和我在军营里见多了的那类人很不一样。倒是和我早年在京中见过的那些世家子弟很像。”

    俞家的三兄弟并非没有看出赵昊宇的可疑之处。

    但……谁让他们的妹妹那么喜欢这个小子呢。

    三兄弟相对着叹气几声,而后大哥便拍板说道:“管他怎么回事呢。只要我们哥三个在,谅赵昊宇也不敢做对不起凌波的事。再说了,不还有父亲在么。将来等父亲成就大业,整个天下都是我们俞家的,赵昊宇这小子难道还能反?到时候,自是良禽择木而栖。”

    远处的俞凌波用小小的酒杯喝了两三杯桃花酿,而后就不乐意用那小杯了。

    那杯子太小了,用它来装酒,好像抿一口就能喝完。倒满了拿起来,还能晃洒了。

    俞凌波直接拿起酒壶,将桃花酿倒进嘴里。

    她正一边仰头喝着,一边看着三位哥哥在前面演的那幕剧情呢,从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就让她停住了动作。

    俞凌波甚至都不用回头,就知道过来的人一定是赵昊宇。

    “你来了?”

    俞凌波笑着转头看向身后,和赵昊宇对上了视线。

    他们两个被困在这里已经有很久了。

    但俞凌波也说不上来他们究竟在这里待了多久。

    “时间”的概念在这里仿佛变了个逻辑。

    有时候时间明明可能只过去了一个小时,当俞凌波走出院子又看到赵昊宇时,剧本上却是说他们这里已经过去了一年有余,面前的人也当真又长高了许多。

    有时候俞凌波分明觉得发生了很多事,可太阳或者月亮的位置却只是移动了那么一点。

    俞凌波才一见赵昊宇,视线就落到了他那系着绑带的腕上。而赵昊宇则是看了眼俞凌波头上的簪子。

    一切尽在不言中。

    两人相视一笑,俞凌波让开了一些位置,邀请赵昊宇和她一起看河对面的这幕新剧情,也和赵昊宇分享了面前的这盒糕点。

    “我有时候会觉得,我们其实是进到了一个全息的网游世界。”

    俞凌波又喝了一口桃花酿。她品了一会儿这口酒的味道,也思量了片刻。

    她笑叹道:“但说它是网游吧,它又像是单机游戏,因为全服就只有我们两个玩家。而且,我们不把这款游戏的大结局打出来,就也不让我们下线。”

    赵昊宇则说:“我们只是进到了一个降维的世界。这个世界的数据量和运算无法支撑和我们一样复杂的人物。”

    这个说法,倒是比俞凌波想的要更为精准,却也更冷冰冰了。

    其实,在一开始的时候,俞凌波还把这里当成是一座堪称巨大的,有着沉浸式演出的主题乐园。这种新奇的感觉竟让她没有那么反感那出专为她和赵昊宇设计的悲剧结局了。

    和俞凌波还有赵昊宇这两个时而划水、时而不在状态、很多时候甚至连台词都不乐意搭的主角相比,这个世界里的“npc”们表演时都是尽心尽力的。他们人物形象“栩栩如生”,连服装和道具都很漂亮。

    俞凌波在这里把换装游戏玩得不亦乐乎。她不光自己玩换装,还会给她身边的侍女,还有她的哥哥们换不同的衣服还有配饰。

    那时候的她,光是在城里逛街,都能高高兴兴地逛很久。看到什么喜欢的东西,她都能一股脑儿地全给买回家去。

    可后来,她就在月复一月中,被关腻了。

    因为旧剧情实在是循环了太多遍,而她能活动的地方又只有这么一点。那让她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在一艘永远也靠不了案的邮轮上,在大海上漂了那么久,那么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深空彼岸辰东〕〔大夏文圣〕〔道诡异仙〕〔我的姐夫是太子〕〔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宇宙职业选手〕〔明克街13号〕〔大乘期才有逆袭系〕〔唐人的餐桌〕〔我用闲书成圣人〕〔赤心巡天〕〔深海余烬〕〔我家娘子,不对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