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正义的使命〕〔超维武仙〕〔都市医道龙神〕〔老婆是花瓶,得宠〕〔特战之王〕〔重生都市之我是仙〕〔重生药王〕〔叶辰萧初然〕〔太荒吞天诀〕〔我能神游亿万里〕〔异常魔兽见闻录〕〔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管这个叫正经炼〕〔朝仙道〕〔男人三十〕〔封神:请尽情吩咐〕〔洪荒:我食铁兽,〕〔扬天〕〔雾都侦探〕〔宇宙职业选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都是因为你,我才不能行! 第61章 第61章
    “一般来说, 女主是可以死的。无论是在男主视角为主视角的小说里,还是在以女主视角的小说里,情况都是这样的。”

    “男主也是可以死的。但是这样的故事一般都是拥有灵异和玄幻色彩的。也就是说, 男主死后要么是可以复活, 要么是能够以另外一种方式重新回来。”

    俞凌波带着赵昊宇走向那座她已经很熟悉了的中央广场, 并在同时说出了她的观察,以及推论。

    在说出了那两句话之后, 俞凌波就笑了起来。

    她停顿了片刻, 并说出了最有意思的假设。

    俞凌波:“但如果, 男女主互相杀死了彼此呢?你有见过这样的小说吗?”

    赵昊宇深吸一口气,说:“没有。”

    俞凌波:“棒。那我们今天就试试吧,看看会怎么样。”

    身为这个故事里的女主角和男主角, 俞凌波和赵昊宇在对此进行交流的时候根本毫不避讳在这个世界上无所不在,也几乎能够无所不知的“祂”。

    于是俞凌波作为整个世界中与作者的联系最为紧密的人,便在下一秒听到了由作者直接对她说出的话。

    [你到底在做什么,凌波!]

    ‘我在试图改变过去。’

    不等作者问她想要改变的到底是什么过去,俞凌波就接着说道:‘我的过去, 赵昊宇的过去,我们所有人的过去。’

    那是跨越了维度的对话。也是发生在作者与祂笔下人物间的一次交流,或者说是对抗。

    赵昊宇就在俞凌波的边上。他并不知道身旁的人此刻正在和作者进行着跨越维度的交流。他只是在想起了什么之后笑了, 而后搭住了俞凌波的肩膀,和俞凌波低声说了句什么。

    俞凌波看似平常地对赵昊宇点了头。可作者和她之间的那暗流汹涌的对话却还在她的脑袋里继续着。

    [停下来!你既然已经知道你是谁,也知道你其实身在一部小说里,你就该知道你这么做根本就没有意义。]

    ‘但我还是会这么做。不管你阻止我多少次,我都会这样做。因为, 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当俞凌波这样告诉作者的时候, 她感觉好极了。

    ‘因为, 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想到这句话,俞凌波就想大笑起来。她甚至高兴得蹦了几步,冲向正在下面咕咕咕的鸽子,让这些白色的鸽子都被惊得飞了起来。

    在冲到了下一个平台的时候,俞凌波向赵昊宇挥起手来,并让赵昊宇和她一样跑起来。

    雨停了,乌云渐渐散去。

    当阳光重新洒在了这座岛上的时候,彩虹也就像是一座桥那样,把远方的房子连在了一起。

    斯特尔群岛主岛上的喷泉广场也终于在俞凌波走过一个拐角后出现在了她和赵昊宇的视线中。现在,他们只要再往下走那么一百多节楼梯就能够抵达岛上最热闹的地方了。

    俞凌波深吸一口气,神情舒展,她无比骄傲地在心里对创造出她的人说:

    ‘是你把我写成这样的。如果你不希望我们这样执着,你就不该给我和赵昊宇做出那样的人物设定。’

    其实,所有促使俞凌波和赵昊宇联合起来,并如此果决地反抗这个世界强加给他们的设定的品格与特质,都是作者所赋予他们的。

    俞凌波觉得,她在今天和作者说的这几句话都酷极了,也让她打从心底里喜欢。她不禁在作者向她发出愤怒的声音时,把那几句话在心里默念了一遍,一遍,又一遍。而后就一个不留神,脚下一滑。

    可是站在她身旁的赵昊宇却是一下就抓住了她的手,帮着她稳住了身形。

    “你还好吗?”赵昊宇问。

    俞凌波则回答他:“很好,我现在的感觉,棒极了。这可能是我有过的,最好的一天。”

    如果不是因为担心赵昊宇会误会,她甚至都想抱住身旁的这个人猛亲一口。但即便不是赵昊宇,她也很愿意去亲一口这会儿正从她的身边经过的任何一个人。

    男人、女人、老人和孩子,所有可以和俞凌波分享喜悦的人,她都想去用力亲一下。

    在俞凌波那无法掩饰的雀跃中,作者终于沉默了下来。

    俞凌波感受到了作者的沉默,却也知道作者还在关注着她。于是俞凌波就接着对作者说道:

    ‘和男主在有很多人的地方互相给彼此一枪不是我想要的结果,而是我们向你表达决心的方式。如果你觉得这还不够,我们也可以把相似的事再做很多遍。’

    随着俞凌波和赵昊宇的靠近,中心广场上的游人们的说话声与嬉闹声都

    渐渐清晰起来。

    两人一同走到了那有着古希腊式雕塑的喷水池前,而后正大光明地从背包里拿出了那两把枪。

    这可真是过于刺激的一幕了。

    正站在喷水池前自拍的谢顶男人将墨镜取下,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而沿街的餐厅里的服务生则在出来收盘子的时候惊疑不定地看向了一旁的同伴。

    “那边的两个人……”

    “哦天哪,他们手上拿着的,是枪?真枪?”

    “这是在拍电影吧。”

    一时间,俞凌波和赵昊宇都成为了整座广场上的绝对焦点。

    可他们两个却丝毫没有在意周围的一切。

    看到赵昊宇仔细打量起手上的这把枪,俞凌波便问他:“会用吗?”

    “不会。”赵昊宇摇了摇头,说:“但我可以学。”

    俞凌波:“对,这一点也不难。你肯定马上就能学会。”

    广场上的人不自觉地停下脚步。一时间,许多部手机的摄像头都对准了正在喷泉边的两人。而先前正在这里拍照的游客们则不自觉地为两人让出了一个圈。

    所有人都关注起了这对样貌出众的年轻男女,却没有几个人真正感受到了危险感。

    他们只是好奇地看着俞凌波和赵昊宇。

    作为广场上的焦点,俞凌波丝毫不为那些视线所动。她只是言简意赅地为赵昊宇讲解起了手上这把枪的用法。

    突然之间,赵昊宇的动作顿了顿。

    他发现了,在五个方向上,都有穿着紧身上衣的,体格强壮,却是看起来不聪明的男性在向他们靠近。

    更重要的是,先前这些人没有在那里。他们看起来……就仿佛是突然出现的。

    也就是说,这几个人全都是被“祂”派来这里的。

    赵昊宇不动声色地低下头,叫了一遍俞凌波的名字。

    “俞凌波。”

    “怎么?”

    “我们可能,得快一些了。”

    俞凌波并没有问赵昊宇发生了什么,她只是把自己手上的那把枪上了膛,丢给了赵昊宇,并同时又把赵昊宇的那把枪拿了过来。

    就是在俞凌波要把第二把枪也上.膛的时候,她听到了来自于作者的,那几乎等同于妥协的话语。

    [你的过去,我可以改]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赵昊宇发现那几名正在向他们靠近的强壮男性停下了脚步。那几个人就好像……突然被按下了暂停键的机器人一样。

    俞凌波也在这个时候饶有兴趣地说道:“哦?你打算怎么改?”

    这一回,俞凌波不再只是在心里说出与作者的交涉内容。并且,赵昊宇也在她才一开口的时候就意识到这会儿正在进行着的,究竟是什么了。

    [你想要和海登谈恋爱,我给你海登。你觉得骁远弟弟很帅很可爱,我给你骁远弟弟。不不不,我不光可以把他们两个都给你,我还可以给你很多“哥哥”和“弟弟”,和你谈恋爱的那种!]

    在刚开口的时候,作者的声音还是矜持的。但很快,祂的声音就变得兴奋起来。

    不被一两次“失败”所打倒的作者感觉自己仿佛想到了什么绝妙的点子,并接着对自己笔下的女主说道:

    [你不喜欢当双贞文的女主角,这个我可以理解,而且很能明白你的意思。完全明白!其实,写双贞文虽然保险一点,但现在这个类别也正在过时啊!现在最新的政.治正确是男贞女不贞!]

    俞凌波:“……”

    [这样,昊宇继续贞着,我保证他不管往上追溯几辈子都是贞男。但是你呢,我给你安排十二个贞男。海登贞不贞我之前还没设定过,骁远弟弟我也还没来得及细想,但是他们两个,我全都让他们贞了。怎、么、样!]

    俞凌波:“……”

    [当然了,十二个贞男不能一起来,这不符合网站的写作规范。我可以让他们在剧情开始之前,一个一个来。]

    俞凌波都气笑了,她保持着笑容,并把手上的那把枪给上了膛。

    只听“咔嚓”一声,作者急切起来。

    [十二个也不行吗?那二十四个?]

    俞凌波向后退了那么几步,并在同时用嘴型对赵昊宇说道:谈判失败。

    赵昊宇和俞凌波点了头,也向后退了那么几步。

    现在,他们之间的距离就有十步那么远了。

    作者那抓破脑袋了似的狂躁声音还在继续着。

    祂说:

    [三十六个?]

    [七十二个!]

    [七十二个还不够??]

    俞凌波则只是回了祂一句:“你还是不明白。或者说,你在假装不明白。”

    说完,她便高声念到:“一!”

    “砰!”

    “砰砰!”

    不等“二”这个数字被念出,枪声便已突兀地响起。

    俞凌波的第一反应就是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可她根本毫发无损。当俞凌波再度抬起头的时候,她便发现赵昊宇示意她看向自己的身后。

    有三个看起来就很强壮的,仿佛雇佣兵一样的成年男子倒在了血泊中。

    尖叫声响起,人群开始奔跑着四散,同时位于赵昊宇身后的两名“雇佣兵”也表情凶悍地向赵昊宇冲了过去。

    俞凌波甚至都没有好好瞄准,直接抬起枪就把那两人给射中了。

    俞凌波和赵昊宇刚要相识一笑,就发现周围来了更多连脸都还来不及捏的,想要阻止他们的“雇佣兵”。

    “二!”

    成百上千的“作者佣兵”向他们冲了过来。他们有男也有女,女佣兵冲向俞凌波,而男佣兵则从赵昊宇的身后靠近。

    但是俞凌波和赵昊宇的眼中却没有畏惧。他们干脆又快步走近了,直至枪口抵住彼此的胸口。

    数百双张牙舞爪般的人类的手在同一时间伸向两人,时间却在这一刻变得很慢很慢。连俞凌波和赵昊宇两人扬起嘴角的动作都仿佛在逐帧播放。

    上一次和对方说再见的人是俞凌波。于是这一次,她把说再见的机会留给了赵昊宇。

    赵昊宇终于明白了俞凌波的意思。

    他在一双手就要碰到他的脖子时说道:“再见。”

    ‘再见’

    随着这句道别,两声叠在了一起的枪声终于同时响起。

    “砰!”

    “砰!”

    ……

    四周变得安静起来。

    又或者说,整个世界都陷入了寂静的混沌。

    可俞凌波的意识却依旧还在。

    她想要睁开眼睛,却感觉自己的眼睛像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了,怎么也睁不开。

    他们失败了吗?

    不知道。

    那么……他们成功了吗?

    不知道。

    俞凌波只是感觉到她好像在渐渐沉入深海。可周围却有一些光点,气泡那样不断往上浮动。

    于是俞凌波伸出手。她企图凭借模糊的感觉用指尖去碰触那一个个的光点。

    她说,我希望,在我下次想要做些什么的时候,不再有人对我说这些我不该也不可以做。

    她说,我希望我遇见我该遇到的人,也对他们说出我想说的话。

    她说,我想要我本应该有的人生。

    ‘嘿,你听到了吗?’俞凌波在心里问那个似乎永远都知道她在做什么的意志。

    当她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有一句早先她没能想到的,仿佛答案一般的话语便被她说了出来。

    ‘我想要的,是自由。自由地做我自己的权利。’

    随着这句话被俞凌波在心中念出,并一遍一遍地重复,巨大的光球便从海底升起。

    它太明亮了。以至于,即便俞凌波是闭着眼睛的,她都会感觉到刺目。

    而后,那个巨大的光球便将和它相比是那样渺小的俞凌波吞噬了。

    “加油!”

    “加油!!”

    热闹的加油声将俞凌波的意识唤醒。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她会发现周围全是穿着中学校服的,充满了朝气的少年人。

    那是原本已经被她淡忘了的,中学同学的脸。

    她通过前面那位女同学的小镜子看到了现在的她。

    那是一张……还没有完全长开的脸,带着这个年纪所独有的天真烂漫。

    突然间,前面传来一阵巨大的欢呼声。

    站在俞凌波身前的那位女同学连忙收起了镜子,后知后觉地看向前头。

    而俞凌波则也跟着一起抬起头来,看向欢呼声发出的地方。

    只见一个长得很俊,却是并不很高的男孩子被他班上的同学连着往上抛了好几下。等到他的双脚终于落地的时候,他的目光就在人群中搜寻起什么人来。

    当这个男孩子看到人群中的俞凌波时,他的眼睛就一下亮了起来。

    俞凌波想起来了,这是她经常做的一个梦。

    中学的时候,有一个跳高能比过体育特长生的普通班学生在校运会上和她告白了。

    但是在过去,她的梦都是朦胧的。身在梦中的她也从来都看不清这个男孩子究竟长得什么样。

    现在,一切则都清晰得好像正在发生的事一样。

    于是她也鼓起勇气,不再逃跑。

    俞凌波就站在那里,等着这个男生走到她的面前,红着脸对她说:“我是三班的牟意辰,我……注意到你很久了。我们能……能……能交个朋友吗?”

    俞凌波看了这个男孩子好一会儿,等到这个男孩子都要以为自己铁定会被拒绝了的时候,她就很高兴地笑了起来。

    “好啊。”俞凌波说:“我是一班的俞凌波。以后,你就是我的朋友啦。”

    随着俞凌波说出肯定回答,这个刚刚拿下了跳高冠军的男孩子就脸红得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他深呼吸了一次,想说话,却说不出来。他又深呼吸了两次,想说话,还是说不出来。

    于是这个男孩子就干脆在大声说了一句“对、对不起,你等我一会儿!”后掉头啊啊啊啊啊的跑起圈来。

    俞凌波十分突然地想起了她在空气中飘着甜味的松饼店里看到的一幕。

    那是艰难地看着外带刨冰菜单,不知道应该选哪一个的女孩子。

    那也是站在这个女孩的边上,全心全意地看着她的男孩子。

    当时俞凌波觉得,那是她所没能有过的纯真暧昧,以及她已经错过了的少女时代。

    可现在,她又回到了遗憾开始的这一天。

    俞凌波好笑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她把手伸进了校服的口袋里,然后她就惊讶地发现,她的口袋里躺着两颗用带着五彩偏光的透明塑料纸包着的糖。

    俞凌波把糖果拿了出来,并在阳光底下看了起来。这两颗糖,一颗是黄色的,一颗是绿色的。她剥开了其中一颗杏色的糖果的糖纸,把糖放进嘴里。

    是桃子。桃子的甜味在她的嘴里很快蔓延,那让她的心都跟着一起甜了起来。

    “喂,牟意辰!”

    俞凌波对抓着同伴激动地说着什么的男孩子喊了一声,而后她就用一个很帅气的,丢棒球的姿势,向那个男孩子丢出了那颗绿色的糖。

    这颗蜜瓜味的糖丢到了男孩子的脑袋上,也撞到了他的心上。

    .

    八月的临海城已经很是炎热,可八月的柏林却依旧是温度适宜。

    有一群在男校就读的高中生被老师带着,坐了很久很久的飞机来到这里参加暑期活动。

    在来到博物馆岛的时候,这些男生就听到了前方不远处的呼救声。

    赵昊宇和他的同学们在听到了这个声响后,立刻就向前狂奔了起来。

    有人落水了!

    一个女孩落水了,她似乎不会游泳。而和她一起的同伴则焦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赵昊宇虽是他们这行人里年纪最小的一个,但他却是动作最快的一个。

    他在他的同校同学们还在脱着上衣的时候就直接扔了书包,爬上桥的护栏,跳入河中。

    他穿的校服衬衣一下子就湿透了,他的校服领带也变得有些勒人了,可赵昊宇却是浑然不在意,只是速度很快地游向那个已经近乎溺水的女孩。

    “i got you!”

    明明还是个还没成年的男孩,但在赵昊宇抓住了那个溺水女孩的时候,他却是发出了让人感觉到安心的声音。

    他带着那个黑卷发高鼻梁的女孩一路游到了距离桥中央很远的岸边,并把惊魂未定的女孩托上了岸。

    这些在男校就读的高中生带着落水女孩的同伴一起跑向了两人所在的岸边。两个女孩实在是惊魂未定,用自己的母语不断地向赵昊宇还有他的同伴们说起了谢谢。

    高中三年级的学长刚好学过意大利语,干脆就用意大利语问女孩:“意大利人?”

    留在桥上呼救的那个女孩点了点头,说:“我们是西西里岛人。”

    这会儿的赵昊宇已经解开了他的校服领带,正犹豫着他能不能把衬衣脱下来拧拧水,就看到他的那位学长在说了一句“很棒”之后搭着他的肩膀,指着他说了两句意大利语。

    虽然赵昊宇没学过意大利语,但他这会儿也猜到了学长的意思。

    “他,临海城人!”

    而后,赵昊宇的这群同学们就向周围正善意地看着他们的游人大声说起了赵昊宇刚刚做了什么。

    “嘿,我们同学,临海城人。”

    “他刚刚救了这姑娘!”

    “临海城!”

    来自不同族裔的男高中生在外国救了落水的女孩,这可真是一件能让年纪轻轻的少年人感觉到激动又高兴的事。

    于是他们或躺着,或坐着把落水了的两个人围在了画面中心,并拉着那个在桥上呼救的西西里岛女孩一起拍了张合照,一起发在了他们的暑期活动页面上。

    过去的遗憾被一个一个的弥补。

    想要做的事,也一件一件地,都填上了。

    正是因为这样,当俞凌波和赵昊宇再次想起世界重启前的那一切时,他们的心中不再有愤恨。

    那或许是……全世界只有他们两个才记得的,超越了自然也超越了科学的“大冒险”。

    他们依旧知道自己是一本小说里的角色,可一切都变得自然,仿佛他们只是被一本书记录了自己的所有选择。

    在重启的世界里,无论是俞凌波还是赵昊宇都知道世界上还有那么一个人和他们拥有同样的记忆。

    但两人也都不约而同地没有提前去找对方。

    他们只是享受着现在的生活,也努力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

    直到有一天,他们在作者的安排下,在自己从未想到过的时间和地点,和那个人不期而遇。

    “凌波,我们的下一船客人还有大约半小时就到了!”

    在这个船期里和俞凌波共事的冰川动力学博士喊了俞凌波一声,她说:“我们可以准备集合了。”

    此时的俞凌波刚刚换上庞络公司的白色制服。她应了室友一声,而后拎上了深蓝色的夹克外套,和室友一起走向位于三楼的甲板。

    和她们一起来到甲板上的,还有这趟船期里的另外十名极地向导,其中就有已经有半年都没见了的海登。

    新室友在这之前虽然还没见过俞凌波,但她却是在法国的北极站见过海登,也就知道俞凌波和海登之间发生过什么。

    “你介不介意和我说说你们之间只持续了一个月的恋爱是什么情况?”

    新室友好像咬耳朵一样在俞凌波耳边问起了这个问题。

    这个时候,海登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并转过头来看向俞凌波以及她的新室友。

    这名来自法国的鸟类学家显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眼下的局面。

    和他相比,俞凌波就要自然得多了,她说:“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我发现他对待女朋友和对待信天翁的方式,是一样的。那肯定,会让人感到有点别扭。”

    俞凌波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问题就在于这里的八卦知情人实在是有不少。于是听明白了这句话的人就忍不住肩膀发抖起来。

    作为即将在一起合作十五天的,同属于一个团队的伙伴,他们各自介绍起自己。

    等到即将登船的客人在船边下车,他们这些向导也就在甲板上用望远镜看起了对方。

    “我看到了不少亚洲面孔。你说他们会是中国人吗?”

    海登不知在何时来到了俞凌波的身边,装作不经意般地问出这个问题。

    俞凌波倒也没有感觉到别扭,她通过望远镜稍稍看了一会儿拿出了护照正准备登船的人,说:“我觉得是。”

    海登:“看起来,我们又得要你帮忙了。”

    俞凌波没有回答。

    海登却也不在意,他接着说道:“你说,我需不需要把我的英语发言稿先拿给你看?这样你就能在进行现场翻译之前就知道……”

    俞凌波依旧没有说话。

    又或者说,她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因为她从自己的望远镜里,看到了一张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见到了的,她永远都忘不了的脸。

    俞凌波依旧记得,在这个世界重启前的时间线上,她在凌晨四点的警察局门前见到了这个人。

    那时候天明明还黑着,可当这个青年出现在视线中时,俞凌波会觉得路灯的光点、月亮的柔光全都聚到了他的身上。

    而现在,天还亮着,午间的太阳照在白色的码头路面上,向上反射的阳光甚至能让人感觉到刺眼。

    可她依旧能从人群中一眼就看到这个青年。

    他是……赵昊宇。

    “这么说,你同意了?”

    当一旁的海登问她的时候,俞凌波才知道她已经不自觉地流露出了笑意。

    “对,你可以把你的英文发言稿发我。”

    “可是我……刚刚说的不是这个……”

    “抱歉,稍等。”俞凌波放下了望远镜,转向海登,露出了抱歉的笑意。

    她说话的声音实在是太温柔了,以至于先前还有了那么一点点沮丧的海登很快就高兴了起来。

    俞凌波于是又拿起了望远镜,看起了人群中正在和朋友一起合影的赵昊宇。

    她在自己的心里,和这个人轻轻地说了一声:嗨,好久不见。

    也就是在这一刻,赵昊宇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他抬起头来,和距离他很远很远的俞凌波透过望远镜对上了视线。

    那种感觉就好像,他们站在距离彼此只有一把枪的距离的地方,和好久不见的人打了个照面。

    尽管在俞凌波和赵昊宇见面之前,他们都已经各自拥有了很多过去。

    可是,属于这部小说的开篇却是从两人间的这个照面写起的。

    尽管这一切都来得很突然,但俞凌波觉得,他们应该都做好准备了。

    准备好去认识一个真实的他或者她。

    ‘嗨,赵昊宇。’

    俞凌波放下了望远镜,在赵昊宇的注视下哼着歌转身回到船舱内。

    ‘我们……又见面了。’

    (《都是因为你,我才不能行!》,全文完)

    作者有话说:

    这篇字数不多,却是让我写了很久的一篇文写到这里终于完结啦!

    感谢一路追到这里的读者们能够不离不弃tat,也希望这章大结局能够让大家觉得看得过瘾。

    如果有缘,我们下篇文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末日堡垒车〕〔我的治愈系游戏〕〔道诡异仙〕〔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深空彼岸辰东〕〔大乘期才有逆袭系〕〔请公子斩妖〕〔我的姐夫是太子〕〔宇宙职业选手〕〔诸界第一因〕〔我家娘子,不对劲〕〔夜的命名术〕〔机武风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