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职业圣殿〕〔伏天氏〕〔戏闹初唐〕〔冷酷男神的傲娇妻〕〔重生舞妃:锦绣嫡〕〔痴情摘心〕〔混蛋爹地妈咪要改〕〔重生之巅峰强少〕〔大争酣歌〕〔特种兵王〕〔重生之机甲大师〕〔僵尸玄学精通〕〔总裁,你家宝宝我〕〔奉孝夫人是花姐[综〕〔都市重生之修仙系〕〔一遇北辰,一世安〕〔我有祖宗十八代〕〔贴身军医〕〔踏天神王〕〔女总裁的特种保镖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青神纪 第一百八十五章 镇魔术
    吞灵化作遁光朝着落九天遁去,临近战场,那里空气格外混乱,光芒斗射,不过金芒始终处于优势,渲染了半边天,将黑芒逼到一角,显然落九天处于绝对的优势。

    吞灵接近战场,先前秦青说的“他是开辟境极境”的话语又鬼使神差的蹦出脑海,不由有些迟疑,心里安稳自己“反正没人见,还是猥琐一点,要真是开辟境极境我就遭殃了,嗯,小心一点总没有错的,这不是怕,这是谨慎。

    他自我安慰,悄然收敛气息,隔着战场几百丈处躲在一处角落,细细感受落九天和扶余的气息。

    “其中一个气息很浑厚,但比起开辟境极境还是相差甚远,另一个就有点怪异了,修为一会是凝神境大圆满,一会是开辟境大圆满,气息混乱而斑驳,似乎是活物,又似乎是死物,真奇怪。”吞灵说奇怪的正是扶余,人与魔刀融而为一,所以才如此奇怪。

    战场处。

    “一个凭借宝物的蝼蚁罢了,连力量也控制不住,妄想和我作对,镇压我?当真是愚蠢!给我爬下。”落九天手持一柄蓝剑,斩出一道蓝芒划向扶余,速度快若惊鸿,气息锋锐无匹,切割的空气呜咽作响。

    “魔刀之威,无人可以挑衅,斩!”滚滚的黑气直冲苍穹,扶余双眸通红,一柄魔刀在空中翻舞,道道漆黑刀光掠空而过,似乎将空间切的七零八碎,坑坑几声,蓝芒破碎,刀光去势不减,横竖交错的封闭了落九天的身形。

    落九天眉毛微微挑动,这修者实力不强,但魔刀的威力实在诡异莫测,倒是偶尔让他有些相形见绌。

    “避光术。”

    他的身影变的模糊,扭曲升腾,似乎没了实质,从漆黑的刀光间隙中掠过,朝着扶余掠去。

    扶余一口气斩出七八道刀光,却不能伤及落九天丝毫,然后就感觉芒刺在背,他下意识弯腰提刀,哐当一声,手中魔刀迸射光华,却被压的贴近胸口,迎面而来的是锋锐的剑芒,脸上一瞬间出现好几道细小的血口子,尤其是脖颈处,一抹血痕浮现,触目惊心,仿佛下一刻,脑袋和身体就要分离。

    扶余面色冷静,嘴角裂出妖异的弧度,元气混合着精血灌入魔刀之中,刀光如黑夜蔓延,隐约听见叮叮当当的金铁相撞之音,他就感觉那锋锐的剑芒已消逝一空。

    “魔刀之威,无人可挡!”扶余持着魔刀,看着从半透明状态显实的落九天,神情癫狂的嘶吼了一声,呈怒劈华山之势斩下,方圆几里灵气海纳百川般涌来,在空中浓缩成一柄百丈之巨的刀光,可怖的锋芒直接在地上划出千沟万壑。

    刀光一闪而过,快的只能看见一条黑线,紧接着与金光相撞,哐当一声,声音似乎要震碎苍穹,一团耀眼的光芒从落九天处绽放,然后就见一道蓝芒从黑金两色中升腾而出,就见落九天略显狼狈的脚踩虚空,愤怒道:“剑碎苍穹,蝼蚁,死去吧!”

    剑光掠过,一副苍穹崩碎的意象浮现在虚空之中,这副意象中,苍穹犹如玻璃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痕,苍穹下的星辰都在一颗颗陨落,这是神灵级别的术法,当然,落九天是不可能完全施展的,但仅仅施展出千分之一的威力,也可以斩灭造化境的修者。

    如此意象,当真大气磅礴,扶余只感觉自己处于一个随时要崩碎的世界,天灾震撼心灵,他手持魔刀,一刀一刀斩下,却只是加快了世界的崩碎,他终于感到了恐惧,面色大变,癫狂怒斩,自己的体魄却浮现一道道深可见骨的血痕,血液噗嗤喷涌,染红了他的视野。

    临近此时,他也在怒吼:“魔刀之威,无人可挡!”

    眼见扶余在剑碎苍穹中要化为齑粉,魔刀突然犹如心脏跳动,迸射出黑芒,这黑芒中蕴含了无数古老朴实的纹路,带着岁月的沧桑之气,朝着四周蔓延,将剑碎苍穹的意象打破,然后包裹着扶余化作黑光消失在天边,曾经,扶余也是凭借这黑光逃出帝尊的斩杀的。

    “怎么会这么快?”落九天根本没反应过来,剑碎苍穹的意象消失,扶余也消失,他震惊这速度,但随即,想到自己没斩杀三番两次挑战自己尊严的蝼蚁,很是窝火,不由大吼发泄:“啊!别让我遇见你,否则不惜寿元也要碾死你!晦气!”

    他正怒吼着,却感觉一道灵神飞入自己脑海,不由大惊,“什么人?”

    “不是人,是妖,乖乖将你的肉身送给我吞灵吧。”吞灵悬浮在落九天脑海中,戏谑的看着落九天的灵神,心中却有些恼火,什么开辟极境,离哪个境界还遥遥无期呢?亏自己吓自己,真是丢脸了。

    “这几日什么妖魔鬼怪也要侵扰我,莫非今年是我的本命年?”落九天真的愤怒了,一个又一个蝼蚁挑衅自己,现在又出现一只老乌龟,妄想夺舍自己,要不要这么霉运?

    吞灵可不在乎落九天的想法,他在一旁观战了许久,心中对落九天的肉身还是相当满意的。

    化作一道光,恶狼扑食的朝着落九天扑去。

    ……

    在吞灵前往落九天之地时,秦青和雨小鱼就坐在镇魔壁前,双手触摸其参悟镇魔术,静心参悟,两人气息交缠,都陷入一种深层次的参悟心境之中,逐渐的,他们的肉身元气灵神一点一点的被封禁,最后没有丁点气息,犹如死物。

    在镇魔壁中,秦青感受到封禁之力,这封禁之力似乎是根据万物的构造而凝结不一样的术印,在瞬息间,感受生灵气息变化,凝结与之相反的术印封禁其修为或者灵神,与结界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时,秦青想起师父交给自己的那五张纸,上面记述了乌龙对于结界术的一生感悟,就是将结界术运用到生灵的肉身中,开创出造化星的一个新纪元。

    秦青也没忘师父的初衷,将那五张纸上记载的纹印反复揣摩,却始终不得其中奥妙,今日这镇魔壁中的参悟,却让他感觉有了新感悟。

    “结界术之所以不能铭刻在有灵之物的体内,究其原因,还是结界术乃是活物,随着天地之间的脉动、道韵、气候等等变化而变化,根本不可能稳定下来,要是铭刻在体内,随时要担心爆体的可能,但这镇魔术似乎也是根据对方的气息瞬息间凝结出术印,按理说根本不可能长久存在,偏偏形成了镇魔壁,只要我参悟出其中奥妙,我相信在结界术之上是一个质的突破。”

    秦青越是参悟镇魔术,越是惊喜,与结界术相互印证,心中有一种越来越明悟的感觉,似乎有什么想法要迸射,但似乎又没有参悟出什么,这种感受十分不美妙,让秦青有些难受。

    “不急不急,慢慢参悟。”秦青摒除杂念,心思空灵通透,不断印证结界术参悟,在自己体内一次次的凝结镇魔术印来尝试自己的猜想与感悟,他凝结术印,封禁自己的呼吸,但心脏跳动速度稍稍加快,气血流速稍稍加快,又能重新呼吸了。

    “我不应该局部参悟,而要统领大局,整体参悟,就好像人的身体内部,一个个系统是相互配合的,术印也应该一样!”凝结一个个术印的方法行不通,秦青转换思维,又重新从另一个方向入手,他灵神渗透身体每一处,感受其中变化,瞬息间凝结出许多术印,同时封禁自己各个部分。

    不断的尝试,秦青兴趣浓郁, 彻底痴迷其中,一旁的雨小鱼参悟半天也没什么收获,不由有些走心,百无聊赖的坐在那里,看看天看看地看看世界隔膜,看看秦青。

    “这么兴奋,有收货,不行,木头一样的臭蛋都可以参悟,我雨小鱼冰雪聪明,肯定只要稍微用心,就可以参悟出来了,嗯,继续努力。”她不服气,焕发自信,满面红光,双手触摸镇魔壁又静静参悟起来。

    另一处,落九天眼神涣散几下,突然绽放光芒,他活动活动筋骨,捏了捏拳头,摇了摇屁股,满意道:“还不错,虽然比起我先前的肉身弱爆了,但勉强可以凭借这肉身修炼到神的境界,然后再加上我的宝藏,应该可以重回巅峰,那样的话,也算有资格再次问鼎更高境界了,哈哈,我吞灵回来了!”

    没错,他就是吞灵,落九天的灵神完全不是一个活了不止九个纪元老乌龟的对手,老乌龟灵神术法诡谲的、霸道的、阴险、狠辣的,种种灵神术法变化莫测,几息间落九天就败下阵来,不过,落九天的灵神有一团极为强大的力量保护,就目前来说,吞灵还真束手无策,只能任留其残存下来,沉睡这具肉身的脑海中。

    落九天,哦!不,吞灵志得意满的朝着秦青赶去,他要问问雨小鱼落九天的真实身份,想要利用这个身份去获得一些资源帮助自己修炼,毕竟,现在的他可没有什么修炼资源啊!

    “嘿嘿,既然抢了你的肉身,我就好龟做到底,你的身份,你的名誉,你的修炼资源,甚至你的女人,我吞灵都好好替你照顾。

    吞灵感觉脑海中那团落九天残留的灵神无意识痉挛,满不在意,“哈哈,小子,这是你的幸运,从此,一个震慑星域的存在就要诞生,所以,感谢我吧,哈哈,我吞灵的时代又要开启了。”

    落九天残留的灵神迸射一点光芒,吞灵瞬间栽倒在地,脸上还挂着自信张狂的笑容,他起身,环顾四周,见没有人看,才愤愤道:“有本事把那团力量全部用出来了。”

    其实,落九天的灵神早已沉睡,一切都只是被吞灵激起的下意识反应罢了。青神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