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战神柔情护美〕〔我在帝都建洞天〕〔战神传说〕〔重生空间之少将仙〕〔捡个总裁做老婆〕〔妖帝撩人:逆天邪〕〔贴心兵王〕〔锦绣小农女〕〔宠物小精灵之风云〕〔婚有千千劫〕〔皇家宠婢〕〔扔了妹妹所有耽美〕〔竹马谋妻:误惹醋〕〔别怕,是爱情啊〕〔九零军嫂有空间〕〔五音协奏曲〕〔永昭郡主〕〔我在仙界种田〕〔穿成总裁的初恋〕〔制霸编剧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青神纪 第两百一十二章 长夜漫漫
    风云变幻,两人身后各自展开一副画卷。

    摩荒的周天小世界是一片喷薄的火焰,漆黑的光芒充斥整个苍穹,炙热的高温让千里范围内枯叶燃烧,大地融化,山石崩塌,惊起无数修者化作流光逃遁。

    火焰世界中,大地坑坑洼洼,千疮百孔,每一个孔洞中都有漆黑深邃的火焰升腾而出,在空中幻化成火龙、黑虎、大鹏……

    这些意象活灵活现,宛如真实一般,一只大鹏身化流光,展开火焰缭绕的羽翼,一息千里来到秦青头顶,羽翼如刀般切割而下。

    一座雷火缠绕的大山轰隆隆挤破空气撞向大鹏,却只听刺啦一声,裂帛撕裂之音,这座大山被斜斜划开,滑落大地。

    秦青面色微微一变,对方的火焰意象十分霸道,蕴含火焰之道,犹如天地火焰的主宰,具有无匹的实力,端是恐怖。

    “你和我同为开辟境,不过我的实力不是你能想象的,视野决定成败,蝼蚁永远也不知道神龙的伟岸,竟然妄想霸占纳神葫芦。”

    摩荒站立火焰世界中,他身后神龙飞舞,凤凰轻鸣,蛮象踏天……将他衬托的好生伟岸,高高在上,俯视秦青。

    句句蝼蚁,听的秦青也是恼火,他心意一动,周天小世界极速缩小,紧紧贴在他的皮肤之上,一眼看去,秦青裸露的皮肤上雷火蒸腾,山石矗立,锁链蔓延,似乎内蕴着另一重玄妙的世界。

    远攻不行,秦青就打最适合的近战,炼狱魔翼展开,双腿微曲,轰隆一声将大地踩的深陷几十丈,闪电般窜向摩荒。

    “嗯?”摩荒稍显诧异,秦青将周天小世界如此运用,到是别出心裁。

    摩荒诧异,但也不愣神,他高声厉喝:“想要近战,如你所愿,我要让你知道,任何方面我都是碾压你。”

    伴随这道声音的是摩荒的身影,他通体火焰缠绕,光芒无量,瞬息间与秦青相战。

    两人甫一接触,拳脚间空气轰鸣,砰砰砰的闷响声响彻苍穹,震碎高天浮云;秦青双臂鳞片密布,泛着晶莹的光芒,元气催动间一拳都可轰碎大山。

    他的攻击天马行空,招式羚羊挂角,毫厘间变幻莫测,拳脚虚实难测,力道阴柔与霸道连番转变,将这里的空气搅成一片混沌,让这里的景象都有些模糊。

    越战秦青感觉越是酣畅淋漓,肆意攻击间已不受意识控制,每一拳一脚都是身体本能,他已经化身世界最可怕的战斗生灵。

    摩荒此时略显狼狈,眼中闪过震怒,他感觉自己一身实力无法爆发,对方好像有预知未来的能力,自己每一招每一式都被秦青半途截胡,打的端是郁闷。

    秦青躯体大小如意,元湖中蟾鸣此起彼伏,将摩荒的力量纳为己用,拳脚间的力量也越来越可怕,他一拳砸下,豪光迸射,元气喷薄,噗嗤一声将摩荒的手掌砸的血肉模糊,疼得对方身躯抽搐。

    一招得势,摩荒陷入了恐怖的被动中,任有一身可怕的术法神通就是施展不出,眼前就只能看见秦青幻影连雨的拳击,耳边除了轰隆隆的爆破声外,骨头断裂声中还夹杂着雷霆霹雳之音。

    摩荒想说话,却被秦青一掌拍在嘴巴上,张口就是几颗崩坏的带血牙齿,他想后退,秦青速度比他还快,身若流光,四面八方都是拳印脚影,光芒璀璨,雷霆闪烁,电的他毛发齐齐断裂。

    “吼!”他刚嘶吼一声,头上犄角浮现一道道火红色的符文,然后一道细如发丝的符文组成的光线射向秦青脑门。

    此时的秦青,陷入一种战斗的绝佳境界,哪怕摩荒使出秘术,但秦青只是嘴巴一张,口中漩涡浮现,形成镇魔术印,元湖中蟾鸣骤起,就将这道光线吞入腹中,一一分解,缕缕火焰之道便融入秦青元气中。

    “不可能!”摩荒见此,惊喝出声,瞳孔光彩都在涣散,显然心中震惊到无以复加。

    “今天就让你知道谁是蝼蚁,谁是神龙,死!”

    摩荒愣神间,秦青陡然暴喝,他的血脉凭空沸腾,一缕缕诡异的力量从其中流入他全身四肢百骸中,秦青的体表出现青色的鳞片,嘴中长出长长的獠牙,好似从地狱而生的妖魔,张嘴仰天嘶吼,镇压万里生灵,惊起一片恐慌。

    “这是什么吼声,好可怕的心灵压迫,啊,不行了。”一个凝神境修者生生被这道嘶吼震的脑袋空白。

    “快走,有妖魔现世,这声音太恐怖了。”

    “娘亲,我好怕。”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生的极为精致,此时却被秦青的吼声吓得一个屁股坐在地上,哇哇的哭了起来。

    不管是修者还是普通人,甚至是没有灵性的树木花草,似乎都被这吼声镇压,仿佛君临天下。

    同时,太阳上,火焰扭曲,又出现了一个“王”字虚影。

    “吼,死!”

    声音回荡苍穹,秦青整个身体都化作流光撞向摩荒。

    噗!

    在无限惊讶与震怒中,摩荒被撞的化作无数缕黑烟散去。

    “这次是我小觑你了,秦青是吗,我会再来找你的。”

    摩荒这一寄托的肉身被秦青撞碎,但意识不散,他怒笑,最终没了声音。

    同时,摩荒原来站立之地,一块灰色的石头跌落在地,是一种豪无规则的形状,偶尔闪过一道火焰才显示出其不凡的一面。

    秦青那一吼,简直震惊天地,但他回过神来,只感觉头脑空白,脚底虚浮,精气神消耗一空,哪怕有初生元体,也感觉浑身难受,情不自禁干呕几声。

    他身上的青色鳞片也慢慢褪去,血液中的力量缓缓沉寂。

    “好累啊,感觉身体像被掏空一般。”秦青“大”字躺在地上,气喘吁吁,不知不觉间竟然睡了过去。

    夜,满天繁星,星光静静地倾泻在秦青的脸庞上,倾泻在他的睫毛上,有着细碎的荧光,将他染的熠熠生辉。

    斑点爬在那里安心地修炼,身上黑色的火焰不断变化,偶尔张嘴从苍穹上吸下一口璀璨的星辉,他的毛发晶莹明亮,涛涛大河般的血液流动声很是响亮。

    沐慕静静地坐在秦青旁,乖巧地看着其一张侧脸,听见斑点修炼的声势,皱了皱鼻子,欲言又止。

    她手一卷,一道元气长绫将秦青卷入其中,带着秦青远远地离开斑点,来到一个静谧的地方,又乖乖地看起秦青。

    “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呢?唉,这种感觉好美妙啊,希望时间永远静止……”沐慕小心翼翼地看了眼秦青,然后仰天透过树叶的间隙看着那一闪一闪的星星,有着憧憬地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一阵凉风吹过,掀起她脸颊的青丝,沐慕没有太在意。

    她的脸上悄无声息的出现一条血迹,很细小很细小,然后眨眼间却消失无踪,皮肤又变的光滑细嫩。

    那条血迹出现到消失几乎不到千分之一息的时间,沐慕连疼痛都没感觉到,就完全愈合,她自己还双手托着下巴痴痴地看着星空,说着心里话,丝毫不知道自己受过伤。

    “嗯!我真的很喜欢你,我觉的我太胆小了,喜欢就要说,我一定要追求你,啊,不行啊,我不敢,沐慕啊沐慕,你怎么就这么没出息呢?”沐慕还在自言自语,一会满脸坚定,一会又羞红着脸蛋轻啐自己,心思很是莫测。

    嗡嗡!

    两声轻响惊醒沐慕小心思,她**的眼睛看着秦青,歪着脑袋思索了一会,还是将手伸进秦青的胸膛中拿出浮光镜。

    元气灌入其中,镜面出现一个娇美的女子,生的一副好面孔,眉毛似弯月,一双眼眸好似玉珠般透彻,红唇显得很是美丽,沐慕看的有些自愧形象。

    其实沐慕也很美丽,有一种娇柔的气质,好似水中洁白无暇的莲花,但总是缺少一股自信,认为自己不够完美。

    “小妹妹,秦青在吗?”镜中人看见沐慕掩嘴一笑,笑的花枝招展,娇媚道。

    “啊,他正在睡觉,有事不如你告诉我,我传达给他。”沐慕愣了一下,小声道。

    “嘻嘻,睡觉啊!”镜中人嬉笑,眼睛转了转突然道:“好吧,那你就告诉他,我许川清怀了他的宝宝,小妹妹,我做大你做小哦。”

    镜面光芒熄灭,沐慕好似天雷轰顶,手中浮光镜跌落发出铛的一声,都没有惊起她的魂儿。

    “没什么?秦大哥这么优秀自然已经有妻子了。”沐慕眼睛雾气蒙蒙,说话间带着哭腔,却还是坚强的忍着眼泪,没有让眼泪流下来,只是眼眶红通通的,说话都有些抽泣。

    “沐慕,你也太柔弱了,这样是不行的。”

    ……

    夜,清风徐徐,这小姑娘一直在安慰自己,不远处修炼的斑点听见沐慕的话语,闻见其身上的伤心气息,也无心修炼,想起来小花,感慨道:“多情自古空余恨,好梦由来最易醒,你说你哭啥,把我听的都伤心了。”

    斑点嘟囔着,心绪繁杂,也不由仰头望向星空。

    只有小羽在星空下无忧无虑的飞翔,好是快乐。

    长夜漫漫,长夜慢慢。青神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